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靳少嬌妻太調皮:寶貝,乖一點
靳少嬌妻太調皮:寶貝,乖一點 連載中

靳少嬌妻太調皮:寶貝,乖一點

來源:google 作者:五月桃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瀟瀟 現代言情 靳少華

報復一個女人最好的辦法是什麼?睡了她的男人!她依舊吃的心安理得無數的閃光燈和叫罵後,她終於全身而退,卻不想這個男人打算和她至死方休?你以為靠「體力活「讓她生不如此是一個男人最好的報復辦法?那你還真是想多了,這個男人何止讓她生不如死!根本就是想讓她英年早逝!展開

《靳少嬌妻太調皮:寶貝,乖一點》章節試讀:

  雖然心疼兒子,可是薛嵐深知冷瀟瀟現在是破釜沉舟,她即便是死也要拉着冷家做墊背的,也許她等的就是他們沉不住氣做手腳。可是冷家要顧及的東西太多了,任何決定都得深思熟慮。

  薛嵐打量了一下有些頹勢的冷翼,幽幽的開口:「讓瀟瀟去國外躲兩年吧!畢竟這些事都在A市的圈子裡傳開了,想要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是不可能的,對瀟瀟的名聲也不好。」

  說完,她低頭擦拭眼角,看似為了保全冷瀟瀟費勁了心思。只是,沒有人看到她眼瞳中一閃而逝的精光。

  在國外,她有的是方法收拾那個賤人。只要錢給足了,讓一個人消失的不着痕迹並不是什麼難事。

  「姐,為什麼還要送那個賤人出國?那個狐狸精恨不得攪得整個冷家四分五裂才甘心,竟然還勾引。」

  「薛珊!」薛嵐警告似得提高聲量,善解人意的說道:「不敢怎樣,她畢竟是冷家的女兒。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畢竟是在我身邊長大的。」

  冷瑟不忿的嘟囔:「那真是太便宜那個死女人了。」

  「姐,我不甘心。」薛珊難堪的掩面而泣,心被醋意嫉妒蹂躪的不成樣子。

  冷翼沉聲拍板:「都別說了,就讓她出國,這到了國外,她死活可就與我們無關了。」

  薛珊動動嘴最終沒有出聲,她在沒腦子也看出來了。沒想到,冷瀟瀟手裡竟然握着足以撼動冷家的證據。

  不行,她不能就這麼算了!

  冷瀟瀟就像插在她心口的一根刺,拔不掉卻又無時無刻不折磨着她。就算冷家不得不妥協,她是不會讓她好過的。

  這時,她想到了靳少華。靳少華是什麼人,小心侍奉在身邊她最清楚了,他討厭的就是滿腹算計的人,更何況這次被利用的如此徹底。

  主意打定,她一臉得意的直奔靳少華最常去的消遣場所——夜色。她自信勃勃像是終於找到打垮冷瀟瀟的利刃。

  哼,只要靳少出手,她就不相信冷瀟瀟還能安然無恙的出國。

  夜色,A是最大的夜店,別具一格的是並沒有紛亂嘈雜的音樂,反而清新雅緻,也是靳少華的私產之一。

  薛珊像往常一樣直接進了VIP包間,毫無意外的看到這裡幾乎彙集了各界富二代,然而最讓她移不開眼的只有坐在正中間的靳少華。

  他清冷強勢的氣息,就算靜靜地坐在那裡,散發出來的氣魄不容人忽視,彷彿天生就帶着帝王的霸氣。

  薛珊暗暗的攥緊拳頭,臉色紅暈的盯着隨意端起紅酒的靳少華,她死都不會將他讓給別人!

  她扭着身子坐到靳少華的身邊,頂着壓力胡亂控訴着:「少華,那個冷瀟瀟真的是個惡毒的女人。她竟然處心積慮的捏造對我姐夫不利的證據,想要拉着整個冷家給她陪葬。爬上你的床,也是為了噁心我,不折不扣的賤人一個。你千萬不要放過她,我擔心。」

  靳少華猛的將酒潑向喋喋不休的薛珊,「滾,不要再出現我的眼前!」

  說完,起身走人,整個過程連個眼神都沒有留下。

  周遭玩樂的聲音突然就靜了下來,沒有一點聲音,四面八方的玩味的眼光掃來,讓薛珊覺得如坐針氈,難堪至極。

  她顫抖着手撥開滴水的髮絲,尷尬的擠出一抹弧度,「大家不要介意,他因為一糟心事遷怒我呢。你們繼續玩,我先去陪他。」

  「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不過是一隻扒着靳少的狗罷了!」

  從門縫中溜出的嘲諷更是氣得她渾身發抖,可是終究咬着牙灰溜溜的走了。畢竟沒了靳少華,這裏面的任何一個她都得罪不起。

  當然,這一切誰在看守所的冷瀟瀟一無所知。她心安的睡在簡易的木板床上,沒有一絲對未來的擔憂。

  對於冷翼的選擇,她有十足的把握。畢竟信封中的任何一張照片都是致命的把柄,每年固定送走的禮盒,無故消失的財務經理,甚至他藏在某個別墅的情婦……

  她算準了冷翼沒有扭轉乾坤的那個魄力,更沒有她豁出一切的勇氣。

  第二天。

  冷瀟瀟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看着玻璃牆外那個一夜之間老了好幾歲的老男人,一臉無辜的問道:「爸爸,你對我的禮物可還滿意?」

  冷翼聞言一震,小心的看了看守在門口的**,低吼,「你給我小聲點!我和你媽媽商量了,送你出國,你給我注意點點言行。」

  聽到這個決定,冷瀟瀟一點也不意外,早在計劃初始她就想到這個結局。最慘烈的報復並不是同歸於盡,而是將仇人親手捧上雲端,在任由他們狠狠的摔下來碎成渣渣。

  而為了豐滿自己的羽翼,出國深造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否則,照她之前的處境,簡直是天方夜譚。

  「呵,送我出國?」就算是意料之中,可是有些話還是不吐不快。「只是不知道我這一出國,這條命能否活着回來。」

  「咳咳,你胡說什麼呢?」冷翼驚得險些咬了舌頭,這個丫頭怎麼會知道他的打算。慌亂的避開冷瀟瀟的直視,忙於掩飾:「送你出國是為了幫你躲風頭,等個十年八年的大家忘了這件事,你再回來。」

  冷瀟瀟垂下眼眸,心道,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十年八年,他們還真敢說!

  「最多三年!」她收斂笑意,精緻的小臉不苟言笑,沒有商量的餘地。三年,是她的底線呢。

  冷翼暗罵了一聲,言語有些不耐,「你這次犯的罪有些大,三年的時間太短了,不足夠消散流言蜚語。」

  「不行?那就算了,我想**先生想來對我送您的禮物更感興趣些。能夠和您互換現在的位置,我做夢都會笑醒!」說吧,伸手按了警鈴,「**先生,我像見陳警官。」

  「等等,三年就三年。」冷翼咬牙應道,心中恨不得馬上聯繫國外的殺手,一到美國就弄死這個小妖精。

  「看吧,早這樣好多好,省的我還得折騰着一回。」冷瀟瀟無視了冷翼青黑的臉色,雙手一攤,再次提醒道:「不過,爸爸,也可要快一點哦,我的忍耐時間是有限度的,最多給你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