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金瞳龍婿
金瞳龍婿 連載中

金瞳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無左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淑華 蘇塵 都市小說

五年前,他是靜海第一大少,五年後,他是范家的上門女婿,古玩店一個小小的跑堂,受盡岳母與小姨子的欺負卻不知有一天,全靜海的豪門巨富,全都上門跪求廢婿出手!展開

《金瞳龍婿》章節試讀:

  「蘇塵!」
  身後悅耳一聲傳來,蘇塵回首。
  依舊是自己那個有名無實的天仙妻子。
  「你真的要走?」
  范青輕啟貝齒,略咬薄唇,似有話要說。
  蘇塵聽見這話,不由嗤聲一笑。
  「怎麼?你難道沒看見?你媽是巴不得我滾!」
  范青卻是焦急解釋。
  「可是媽也是為了店裡好,你就不能跟她認個錯嗎?」
  認錯?
  兩字入耳,蘇辰「呵」的一聲就笑了!
  反聲詰問:「我何錯之有?」
  「我為了你老范家的聲譽,收了假貨給你們打圓場,賣假貨給你們說漂亮話!」
  「一切的一切那點不是為了你們老范家考慮?」
  「我有錯?」
  蘇塵心頭慨然激動。
  「就他媽是一條狗,養五年也該有感情了吧?」
  「可你們呢?」
  范青被蘇塵的話給抵住了喉嚨。
  「我…!」
  她俏臉微紅,如鯁在喉,喉里的話不知如何訴說。
  可這五年,自己受的委屈那又比他少?
  「吳耀光肯定會再回來拿那件『金瓷』,到時候記着把價格提到一億五千萬!」
  蘇塵說完這句,便是轉身就走,再沒猶豫。
  而這話一樣被跟來的周倩聽見,譏誚道。
  「呵!一億五千萬?就那破罐子能賣一億五千萬,本姑娘把腦袋擰下來給他當凳子坐!」
  「真以為自己讀過兩本鑒寶的書就能慧眼識寶了?笑話!」
  范青聽見,回首幽怨眸子瞪了周倩一眼。
  便是回了古玩店。
  蘇辰出了古玩街,此時已日上三竿。
  他心頭既是鬱悶又是快活!
  鬱悶的是自己極力挽回范家古玩店的聲譽,結果卻是自己被掃地出門。
  心頭暢快的是,如今自己瞳術禁忌解除,那還在乎他們范家那些勞什子事做什麼?
  正是蘇塵準備另做打算時。
  嗡——!
  兜里的手機響了。
  備註是「黑子」!
  蘇塵見此眼睛微眯,心頭若有所思,但還是接通了電話。
  「什麼事?」
  電話接通,那頭聲音頗有幾分焦急。
  「塵哥,古桐街地下交易場所,今天開市,聽說要出一批五年前消失的寶貝!」
  「您趕緊來!」
  蘇塵聽見此話,心頭一震。
  「你說什麼?」
  一時,五年前靜海那場滅門慘案一幕幕剎那間湧上蘇塵心頭!
  原本舒開的五指轟然緊握,眸光綻出滔天恨意。
  隨後低聲道。
  「我馬上就到!」
  說罷,蘇塵攔下了一輛出租,便是直奔古桐街去了。
  古桐街,算是靜海有名的古玩黑市交易場所,在哪裡流通的或是見不得光,或是着急待出貨的寶貝。
  蘇塵之所以如此着急,是因為他要報滅門之仇!
  五年前,蘇家一家慘遭滅門,蘇塵縱然死裡逃生,卻不知道弒親之仇是誰!
  而在後來,蘇塵了解到,蘇家慘遭屠戮後,百年積澱,皆是被洗劫一空。
  所以,五年里,他從未放棄過要尋仇,他曾是蘇家大少,對蘇家裡的各種珍寶皆是了熟於心,如數家珍!
  但凡黑市中只要流出一件蘇家珍寶,那自己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出當年弒親的仇人。
  而電話里的黑子,是蘇塵在靜海唯一能夠信任的朋友!
  三年前,蘇塵入贅了范家,正在范家古玩店打點生意時,遇見了個落魄的青年。
  蘇塵見他可憐,便是偷偷的拿了些錢財給他,此人正是黑子!
  為報一飯之恩,黑子便是以「塵哥」相稱,後兩年,黑子在靜海混的還不錯。
  蘇塵卻覺着,自己這個做大哥的反而有幾分不相配。
  便是跟他少了來往!
  但黑子一直將他的話記在心裏,各處有大型拍賣會,都會提前通知蘇塵,並且為他備好門票!
  如今,黑子竟說有五年前的一批貨流通於靜海?
  那怎能不讓蘇塵心頭激動!
  …
  古桐街。
  一個幽深狹長的巷子,初看裏面沒什麼東西,但秘密就在裏面。
  門外守着兩個便衣青年,蘇塵知道,他們是龍家的看門狗!
  古桐街這種地方,一直是龍家的底盤,因為是踩着紅線辦事,所以做事行事,都格外小心!
  而龍家,更可堪是靜海古玩收藏界的頂尖商業公司!
  蘇塵知道這些人得罪不得,更何況自己如今僅是解除了金瞳禁忌,自身並未財權之勢。
  故而,他便是掏出了身上僅有的幾百塊,看能否通融!
  「二位,聽朋友介紹,我想進去開開眼界!」
  「您看?通融通融?」
  蘇塵打着笑臉,湊上前去,遞出了手裡的幾張紅票子。
  兩青年聞聲,先是冷看了蘇塵一眼,隨後低眸一瞥,臉上霎時浮上不屑。
  啪——!
  冷不丁的一巴掌直接打掉了蘇塵手裡的幾張皺巴巴的紅票子,散落一地!
  「通融你娘通不通?」
  「拿邀請函來!」
  另一青年見狀,更是譏嘲。
  「小子,你特么當這兒什麼地兒?」
  「阿貓阿狗都能來?也不回去照照鏡子,看看你什麼德行!」
  蘇塵暗壓心頭郁怒,剛要撿起地上的錢。
  忽然!
  又是「啪」的一聲!
  青年一腳踩住。
  「給爺爺磕個頭,爺爺興許能讓你這范家廢物進去!」
  另外一青年看着蹲身在地的蘇塵,眼裡不屑,似乎早已經將他認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