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近戰符師
近戰符師 連載中

近戰符師

來源:google 作者:一滴小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滴小白 奇幻玄幻 鍾玄

墜落的天使,永恆的誓言萬世輪轉,生生不息吾等當初說過當紫金色的王座再度浮現時,萬里山河都需俯首稱臣展開

《近戰符師》章節試讀:

「看!是摩爾王族!」

街道**,一輛豪華的馬車在兩匹筋骨強壯的寶馬牽拉下,緩緩地行進着。

在馬車的兩旁還擁護着一隊侍衛和幾名僕人。

路邊的行人見狀,紛紛跪拜,渾身被冷汗浸濕。

因為他們的命運就在對方的一念一想之間,若是王族看他們不順眼,就算是在街道上現場斃掉他們這些平民,也沒有人敢吱聲。

炎國的天氣總是無常,鵝毛大雪飄落。

鍾玄斜躺在街頭小巷的角落中,身上裹着破爛的灰色大衣,在他的身邊還有一個瘦弱的少年裝扮與他一般無二。

兩人相互依靠着。

小澤看着街道**的情景,嘴唇哆嗦着道:「小玄,你說,如何才能過上那種生活呢?」

鍾玄聞言也是看去,「那需要實力,更需要權利和地位。這兩樣東西,我們都沒有。」

兩人都不說話了,小巷中陷入寂靜。

「止。」

馬車中忽的傳出了中年女子的聲音。

馬車猛然一頓,有名僕人眼珠一轉,嘴角掛着笑容快步走到馬車門旁,四肢着地,充當階梯。

頭上插着鳳尾簪,身着金色連衣裙的王族中年女子手中搖着山河圖摺扇,嘴角噙着一抹媚笑,踩着僕人走下了馬車。

「把那角落裡的兩個孩子叫來。」

她精準地指了指街頭不起眼的一處小巷,對着身邊的侍衛命令道。

「是!摩爾查夫人!」

馬車內接着走下一人,金色的短髮奪目,衣衫華麗,但卻渾身有着一股和他長相極為不符的痞子氣。

街道兩旁跪拜着的平民中傳出一陣低聲的議論,「竟然是摩爾王族的少主摩爾瑪,這紈絝子弟怎麼來這了?」

摩爾瑪雙眸閃過一抹森冷,右手直接一把奪過了侍衛手中的長槍。

嗖!!!!

在一陣破空聲和飛濺的血液中,剛才議論的男子應聲倒地,胸膛被長槍貫穿。

「渣滓們,不知道小爺是武師嗎?」

神色間滿是傲然,他眼神冷漠地搖了搖頭,像是踩死了一隻螞蟻。

「母親,此地真的有那老神棍所說的幼龍嗎?」

摩爾瑪沒有理會瑟瑟發抖的民眾,皺着眉頭向中年女子摩爾查問道。

「既然是那老傢伙所說,應該有他的道理。不論如何我都要來一趟才是,這種人,必須為我們所用。」

「必須」兩個字被她咬的尤其之重。

不一會兒,小巷裡的兩個孩子被侍衛帶了過來。

看着渾身散發著惡臭,衣衫襤褸的兩人,摩爾查夫人皺了皺眉頭,眼中微不可查的閃過一絲鄙夷。

「你!去把把脈,看看哪個資質好。」

少主摩爾瑪則是臉上帶着毫無掩飾的不屑,對着侍衛命令道。

一名身材高大的侍衛走出隊列,上前托起兩人的手腕,將指頭按在了脈搏上,緊閉雙目,仔細感受。

「夫人,右邊的那個小子應該資質尚可。」

侍衛看了一眼小澤,放下雙手轉身立正,面對摩爾查高聲彙報。

摩兒查的臉上露出了嫵媚動人的笑容。

隨後看着兩人問道:「你們有名字嗎?」

「我叫鍾玄。」

「小……小澤。」

「眼前這貴族怕是沒安好心,像那種小巷應該無人注意才是。貴族和平民之分猶如天壤之別,由此可見,她怕是帶有針對性的找尋我們二人。」

鍾玄快速的運轉着大腦,冷靜的分析着當下局面。

跑?

對面有武師,跑是沒希望了。

長期的摸爬滾打和乞討生活讓他從小便認識到人情冷暖,也讓年僅十二歲的他比同齡人成熟數倍。

「小澤啊,阿姨見你骨骼驚奇,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想將你收為義子,不知小澤你願意嗎?」

摩爾查夫人溫柔地笑着,蹲下身來平視着小澤。

「啊??」

小澤一聽這話頓時懵了。

周圍的民眾更是連呼吸都粗重了許多。

王族納平民為義子?

這在炎國近乎不可能,不,應該說就沒有人開這個先河!

前無古人!

一旦加入王族,那將會享受一生的榮華富貴,要錢有錢,要權有權,要女人有女人,在這炎國,除了皇室,你,就是天!

更別說成為摩爾王族的少主了,雖是義子,那也是少主啊!

何等尊貴的身份?

這可是一般人八輩子修不來的福氣!

就在所有人、包括鍾玄都以為他會毫不猶豫的答應時,小澤卻是鼓起勇氣,說出了一句讓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話。

「不需要,我要陪着小玄。」

鍾玄垂頭,眼眶泛紅,強行不讓自己的淚珠滾落。

稚嫩的嗓音落下,少主摩爾瑪和一眾侍衛僕人皆是石化在了原地。

「開什麼玩笑!小鬼,你以為你有拒絕的權利嗎!!?」

摩爾瑪上前,揪起小澤的衣領,怒聲吼道。

「我快餓死的時候,是小玄拚命偷了老張家包子救了我,自己明明也那麼餓!我在快凍死的時候,他明知道會被揍成重傷,甚至死掉,也要去孩子軍中拚死搶奪這件衣服。」

他手心泌滿汗水,緊緊地攥着破爛大衣的衣角。

「我從小沒有親人,小玄對我來說,比什麼都要重要。」

清澈的雙眸中滿是認真,面對摩爾瑪猙獰的臉龐,他害怕到全身發軟,卻還是顫抖着說出了這些心中埋藏許久的話。

鍾玄眼中血絲遍布,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中。

他很清楚,今日,怕是凶多吉少。

六歲那年,兩人機緣巧合之下,在城頭包子鋪相遇。

因為都孤苦無依,沒有父母親人,所以兩人聊着投機就成為了好友。

相識,相伴了六年。

他們彼此間早已將對方視作唯一的親人。

他沒有想到,小澤會沒有絲毫猶豫的拒絕。

因為成為王族的誘惑力太大了,大到難以想像。

「真他媽無語,給老子打!狠狠的打!」

摩爾瑪放下小澤的衣領,大手一揮,徹底的失去了耐心。

摩爾查夫人早已起身,臉色陰沉的在旁觀看,沒有絲毫要插手的意思。

他以為自己是誰?

這炎國的國主見了她都得給幾分面子!

什麼時候一個小乞丐都敢拒絕她了?

「別打死了。」

她淡淡道。

「是,夫人!」

鍾玄快速上前,擋在了小澤前方,頭也不回的高聲道:「快逃!動起來!!!」

砰!!!

話沒說完,一名侍衛冷笑,一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面頰上。

一般的侍衛,最低都是一級武者,鍾玄只是一個毫無修為的普通人,而且還只有十二歲。

怎麼可能經得起這樣一拳?

人還在半空,口中便鮮血狂噴,身體離地足足斜飛出去五六米方才停下。

只見他痛苦的蜷縮在地,眼前一陣陣發黑,面頰上的拳印青紫,深深的陷在瘦弱、稍顯稚嫩的臉龐上。

街道兩旁的民眾中有人攥緊雙拳,死死的咬着牙。

那只是十幾歲的孩子啊……

視線略微清晰,看着人群中被拳打腳踢,痛苦地護着頭部,無助蜷縮着的小澤,鍾玄目眥欲裂。

他想要站起身撲過去,但渾身像是被撕裂了般,劇痛瘋狂的襲擊大腦,五臟六腑像是徹底移位了一樣。

太他媽弱了!跟傻*一樣!毫無還手之力!

無力,深深的無力感。

嘴角的鮮血淌下,他絕望的遠望着小澤,無比艱難地伸出沾滿血跡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