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極品教師在都市
極品教師在都市 連載中

極品教師在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北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老程 都市小說 阮超

阮超被迫去當了一名人民教師,天不從人願,萬事開頭難,寶劍鋒從磨礪出想平淡都不行,那就看他如何攪動一番風雲!展開

《極品教師在都市》章節試讀:

第2章:寶劍鋒從磨礪出

「那個鬼地方,打死我也不去了。」

阮超用毯子捂着自己。那天從銅鈸鈸高山下庄坑村出來之後,他就一直賴在床上整整四天,除了吃拉就是這樣子捂着。口裡還不斷地重複着這句話。母親都懷疑兒子是不是中邪了,好在母親一貫來都不是迷信的人。沒有請諸如佛上身之類的神棍來幫他驅邪。

阮超的母親已年近五十了,可因為家裡的生活條件還算過得去,所以只在家裡照顧幾個孩子,沒有什麼重活干,所以看上去只有四十左右。

家中阮超最小,哥哥、姐姐完成了九年義務教育也都出去打工了。父親長年在外做生意得過年才回來。而母親總算是把阮超培養成了一個算有出息的孩子,師範畢業,以後就是鐵飯碗了,雖說不是大富大貴,但也算是穩定了。

家裏面還有七十多歲的爺爺,奶奶很早就過世了。所以一家三代人也就剩三個呆在家裡吃飯了。

阮超的爺爺早年因為是地主身份,被人批鬥過,關過牛棚,游過街。最後散盡家財,才換了一條命回來,可謂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阮超最害怕也是這個爺爺了,害怕爺爺在自己耳邊重複着無窮無盡的陳芝麻爛谷的滄桑往事。所謂滄桑往事無非是58年那時吃糠皮,咽野菜的困難經歷。聽得阮超對爺爺的話是無往不從。也有時稍有不從,等待他的絕對是爺爺「迫擊炮」般的一番狂轟濫炸。

可是這次阮超下定決心要與爺爺抗爭到底,那怕是爺爺把從他裹尿布起一直講到為孫子裹尿布,講上十遍、一百遍也要逆一次爺爺的心意了。

心裏正琢磨着,母親叫他起來吃飯了。阮超緩緩起身,整了整衣服,把頭髮理順,再把腰帶別緊,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從容奔赴飯廳。

母親今天特別加菜,三葷兩素一湯。阮超四平八穩的一坐下,心裏猛地一顫,腦里不由得浮現出程校長那張恐怖的椅子。下意識的將重心移向雙腿上。母親不經意地看了他一眼,看不齣兒子為何會有如此奇怪的動作。

「超,吃吧!我已經把你的東西整理好了。聽說你的那個學校蠻遠的,早點去吧!給領導留個好印象!」母親永遠都是這樣平和的語氣。

「我不想去,那個鬼地方不是人呆的。」阮超沒好氣地說,心裏暗道:我給他留個好印象?他給我的印象太過深刻了,我對他的印象都可以忽略不記了。

「什麼!你說什麼!你小子年紀不大,膽子倒是不小哇!」爺爺聽阮超這麼一說,一下子吼了起來,「你小子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父母長輩花了多少心血培養你。現在到你為國家作貢獻的時候了,你就開始打退堂鼓了。你。你對得起父母,對得祖國對你的養育、培養之恩嗎?你對得起。」

終於,一語引燃了爺爺的「迫擊炮」。

不過,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今天阮超早有準備,坦然面對爺爺「猛烈攻擊」瀟洒地一理長發,隱約間露出了塞在耳朵里的小團棉花。

「58年那會兒,你祖父雖然是地主,可咱是小地主,免不了也要吃些雜糧。看那隔壁家的二柱,還有水根,那生活。嘖嘖嘖。」爺爺一邊講一邊似乎陷入了沉痛的回憶中。

阮超充耳不聞,但從爺爺的表情中仍然可以判斷出爺爺現在講的應該是水根叔偷吃祖父家雞仔那段。自顧自己安心的扒飯,還不時的贊幾口「白米飯真的很好吃啊」的話來穿插着爺爺的故事,以免被爺爺發覺。

今天,阮超的胃口特好,吃了三大碗後。估計爺爺現在應該是講給自己小時候裹尿布的事兒了,應該臉帶微笑,接着就總結陳詞,之後就完了。

可今天爺爺的表情好像不對勁啊!阮超頓時疑惑不解,小心翼翼地摘下棉花好奇心害苦了他!

「娃兒呀!咱祖宗十八代可好不容易出了你一個。而你這說不去就不去,你咋就這麼不懂事兒啊!你。你。讓我有什麼臉去見你的祖父啊!」爺爺激動地顫抖起來,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連母親都怔住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兒呀!沒想到老爺子心中還有這麼一個想法啊!

看着眼淚漣漣的爺爺,手足無措的母親。阮超腦子「轟」一聲,他的防線被爺爺攻破了,急忙改口道。

「爺爺!我。我只是發發牢騷,你怎麼就當真了呢?我又怎麼會不去呢?那個。那個媽不是已經幫我準備好東西了嗎?我這就出發去學校,你老注意身體,別傷心又傷身,我這就去,這就去。」

坐了三個小時的車子,之後就只有靠11路公交車了。徒步15里山路,本來正年輕的小夥子算不得什麼。可阮超的背上卻還有:衣服、被子、鞋子、牛奶、餅乾、蛋糕。

阮超仍然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累,因為滿腦子都是學校那門,那椅子,還有門口那上百種字體的上百個「校長室」以及對未來生活的無比茫然和無窮無盡的鬱悶。

「唉!寶劍鋒從磨礪出!困難是人生最大的財富。我也許馬上就是大富豪了,我怎麼一點高興勁兒也提不起來啊!」

阮超獨自喃喃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