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極天靈神
九極天靈神 連載中

九極天靈神

來源:google 作者:天緣豆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天緣豆寶 奇幻玄幻 軒轅天

少年意外轉世重生到九州大陸,傳承華夏先祖軒轅黃帝的兩大神器為保護家人、守護家族,決心踏上武道之路,成為一名強者少年一路披荊斬棘,擊敗各方強者,斬殺各路強敵,成就九州大陸人族最強者展開

《九極天靈神》章節試讀:

九州大陸。

位於東州東部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有一個王國,名為天寧王國。

其東部邊境有一座橫跨十幾萬里的山脈——天斷山脈,而天寧王國建在此處邊境的城市便取名天斷城。

此刻,在天斷山脈外圍的一條小溪旁,一個看起來相貌清秀的少年正在沿着小溪往上流走。

他時不時地看一眼手裡的那張粗糙的麻布,面露猶豫之色。

這裡已經是野獸橫行的區域了,甚至可能會出現強大的靈獸。

似乎想到了什麼,少年咬了咬牙,繼續往前走。

少年名為軒轅天,本是地星一位大學高材生,某天晚上在陵墓附近被人襲擊身亡後,不知道什麼原因就重生到這個地方了。

這裡是一個武道盛行、強者為尊的世界,名為九州大陸。

這裡的人,一般在六歲就開始修鍊,十四歲前如果不能踏入武者境,就意味着跟武道之路無緣了。

軒轅天已經十二歲了,修為依舊還是武徒三重,這使得他身上的緊迫感愈加強烈。

這張麻布是軒轅天偶然之下從天斷城的一位傭兵手裡買的,上面記錄了紫菱果所在的地點。

軒轅天繼續行走了大約半個時辰之後,來到一座矮山下。

扒開矮山下的一處草叢,一個漆黑的山洞出現在他的眼前。

他小心翼翼的走進山洞的內部,映入軒轅天眼裡的是一棵兩人高的植物。

植物身上長滿了紫色的葉子,還掛着五顆紫色果實。

他死死的盯着那幾個紫色果實,就差流口水了。

「沒錯,紫色的葉子,紫色的果實,果實上面有特殊的紋路,就是紫菱果。」

軒轅天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他很想大笑一聲,最後還是忍住了。

軒轅天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內心,盤腿坐下,調整自身的狀態。

過了一會,他呼了口氣,摘下一棵紫菱果,毫不猶豫的吞了下去。

一股強大靈力充斥在軒轅天的體內,軒轅天感覺整個身體都要炸開了,他立馬運轉功法,煉化靈氣。

軒轅天感覺全身的肌肉筋骨像是遇到獵物的野狼一般,瘋狂的吸收體內的靈力。

他發覺身體有點不受控制的感覺,這股靈力太強了,不是他現階段的身體能承受的住的。

終究還是太魯莽了,可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身體扛過去就能邁出一大步,扛不過去就是萬劫不復。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丹田內散發出一股莫的吸力,將體內大部分的靈力都給吸走了,體內亂竄的靈力平靜了下來。

軒轅天雖然有點疑惑,但是沒有時間去思考其他了,趁着這個時機,全力煉化靈力。

隨着靈力的煉化,軒轅天感覺修為在飛速的提升。

「呼~」

兩個時辰之後,軒轅天睜開雙眼,用力的舒了一口氣。

終於將紫菱果的靈力煉化了,軒轅天握了握雙拳,感覺此刻自己充滿了力量,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是時候離開了。」

軒轅天剛起身,就聽到山洞通道內傳來了腳步聲。

從聲音可以判斷出,進來的有兩個人。

「終於要到了,我都快受不了這身臭味了。」其中一人抱怨道。

「如果不是身上塗了這些四階靈獸的糞便,我們也無法安全抵達這裡,估計這會已經成了哪只靈獸的口糧了。」另外一個人安撫道。

「只要我們這趟完成了陵少的任務,我們就能得到大量獎賞,到時候又能快活一段時間了。」

很快兩人就來到山洞盡頭,看到了坐在的軒轅天。

「軒轅天,你怎麼在這裡?」兩人驚愕道。

「哦?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軒轅天看着眼前一高一矮的兩名男子,笑着反問道。

「快看,那是紫菱果樹。」高個男子興奮的指着紫菱果樹說道。

「不對,紫菱果不見了。」矮個男子大聲說道。

高個男子反應過來,惡狠狠的對着軒轅天說道:「快說,是不是你這個廢物偷摘了紫菱果。」

「你們真好笑,紫菱果乃是無主之物,有能者得之,到了你們嘴裏怎麼變成偷了?」軒轅天淡淡的說道。

「廢話,它是陵少要的,那就是陵少的東西,別人拿了就是偷。快交出紫菱果,否則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高個男子色厲內荏道。

「呵呵……那我到要看看你們怎麼不客氣法。」軒轅天被氣笑了。

他表面上是這麼說,心裏卻在思考着怎麼逃離這裡。

「你?」他們被軒轅天的話說的啞口無言。

嘴上說著不客氣,實際上他們就是嚇唬嚇唬軒轅天的。

軒轅天畢竟是軒轅府的嫡系少爺,平常跟着張少陵過過嘴癮,罵他一聲「廢物」還行,要真是對他出手了,怕是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軒轅天看他們不出聲了,淡定的拿起包裹,不緊不慢的從他們身邊走過。

這時候,軒轅天展現出了一個大家族少爺的氣勢,瞬間鎮住了他們。

就在軒轅天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突然感覺耳邊生風,來不及多想,軒轅天轉身擊出一掌。

「砰」的一聲,軒轅天狠狠的撞在了山壁上。

「噗」軒轅天猛的吐出一口血。

「可惡。」軒轅天怒氣衝天,他感覺後背一陣劇痛,而左手都感覺快斷了。

「你瘋啦?」高個男子大聲的質問道,他也沒想到同伴會突然出手。

「我是瘋了,被他們這些家族少爺給逼瘋的。」出手偷襲軒轅天的矮個男子面目猙獰的說道。

「拿不到紫菱果,你覺得陵少會放過我們嗎?橫豎都是死,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殺了,反正這裡這麼偏僻,誰會知道人是我們殺的。」

矮個男子也意識到了這點,說得好聽點,他們是跟班,說得不好聽,他們只是張少陵的狗腿子。

對於他們這種地位低下的下人,大家族的人可不會在乎他們的生死。

想到這裡,高個男子對同伴點了點頭,然後跟矮個男子一起慢慢向軒轅天靠近,這是打算在這裡把軒轅天殺了。

聽着他們的對話,軒轅天心裏不由的一凜。

當兩人距離軒轅天還有幾步遠的時候,突然一股強大的威壓降臨,兩人的身體動不了了。

「主人,快動手。」一道甜美的聲音從軒轅天的腦里傳來。

軒轅天被突然起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不過此時容不得他多想。

他從包裹里抽出一支匕首,飛速地從兩人中間穿過。

兩人的脖子上都出現了一條血痕。

「呃呃呃……」兩人嘴裏發出呃呃呃的聲音,然後倒在了地上,腥紅的血液從脖子上不斷地流出。

「呼呼……」軒轅天發出重重的喘息聲,手裡的匕首粘着血。

聞着他們身上的血腥味,軒轅天有點反胃,但是強制壓制了想要嘔吐的衝動。

軒轅天沒有走過去,過了一盞茶的時間,他確定了兩人已經死透了,才徹底放心了。

來不及顧及自己身上的傷勢,他閉上眼睛,表情嚴肅地問道:「你是誰?」

軒轅天的問話沒有等來回應,突然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他的腦海里傳來,他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然後就失去意識了。

不知過了多久,軒轅天緩緩地睜開雙眼。

他發現自己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腳下踩着的是灰黑色的土地,周圍飄着灰濛濛的霧氣,一眼望不到邊際。

軒轅天發現半空中漂浮着一把劍和一座塔,它們的表面散發出明亮的光芒。

突然,它們前面出現了兩個人影。

「軒轅見過主人!」「玲瓏見過主人!」兩人同時對軒轅天躬身道。

「你們在跟我說話?」軒轅天用不確定的語氣問道。

軒轅天此刻也看清楚了兩人的模樣,分明就是一對少男少女,看起來十六歲的樣子。

少年長相清秀,身穿一襲金黃色勁裝,刻有龍形圖案。

少女長着一張鵝蛋臉,身着彩色羅裙。

活脫脫一對金童玉女的形象。

「是的,主人。」少年回答道。

「你們口口聲聲的說我是你們的主人,那你們告訴我。你們到底是誰,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把我帶到這裡來?」軒轅天嚴肅的問道。

「主人稍安勿躁,讓我來向您細細道來。」少女眨了眨那雙清澈的眼睛,輕聲細語道。

「我名玲瓏,是玲瓏塔的塔靈。他名軒轅,是軒轅劍的劍靈。」

「在上古大戰中遭遇重創,進入沉眠中。大概在十二年前,我們感應到老主人的血脈後代的氣息,於是主動認主。」

「至於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自然是主人您的識海之中。」

聽完玲瓏塔靈的話,軒轅天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過了一會兒後,對着軒轅劍劍靈說道:「軒轅劍?那你們說的老主人是不是華夏先祖軒轅黃帝?還有我轉世重生到九州大陸這件事,是不是你們搞的事情?」

「不錯,我們的上一任主人是軒轅黃帝,老主人在上古大戰中隕落了。」

「十二年前,我們發現你的時候,你的氣息已經極其虛弱了,我們只能護着你的靈魂來到九州大陸。」

「那你們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軒轅天這下終於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那我這幾年一直無法突破武徒四重,是不是跟你們有關?」軒轅天繼續問道。

「因為我們沉睡的緣故,會自動吸取外界的靈氣修復自身,所以主人修鍊吸收而來的靈氣自然而然的就被我們吸收了。」玲瓏回答道。

「請主人放心,如今我們已經蘇醒,能夠主動控制軒轅劍跟玲瓏塔的本體,不會再發生那種事情了。」

「那我就放心了。」

聽了她的解釋,軒轅天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緊接着,軒轅天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它們:「那我以後是不是可以使用軒轅劍跟玲瓏塔?」

「主人目前的實力還太弱,還無法發揮軒轅劍跟玲瓏塔的實力。」玲瓏塔靈一本正經的說道。

呃!」軒轅天頓時有點泄氣。

「主人不用泄氣,以你的天賦,修鍊陰陽造化訣的話,相信不需要太長時間的。」玲瓏塔靈安慰道。

「當真?那個陰陽造化訣又是什麼等級的功法?」軒轅天聽了它們的話,頓時兩眼放光的看着它們。

「陰陽造化訣是最適合主人的功法,至於它的等級,也要比九州大陸的任何功法都要高。」

「等主人突破到武者境,就能正式修鍊了。」

軒轅天再次恢復了期待的表情,突破武者境這個目標對他來說並不算遙遠。

他這次服用紫菱果帶來的效果完全超乎他的想像,竟然直接跨越了四個小境界,讓他從武徒三重突破到武徒七重了。

最重要的是,他一點都沒有感覺到根基不穩跡象。

武徒屬於煉體階段,共有九重,軒轅天距離武者境不遠了。

「對了,我要怎麼離開識海?」軒轅天問道。

「主人只要在心中默念一聲即可。」

軒轅天默念了一聲,退出了識海。

山洞中,軒轅天睜開了雙眼。

他沒有處理地上的兩具屍體,在洞口外重新做了一些簡單的偽裝,就照着原路返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