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酒寄雨
酒寄雨 連載中

酒寄雨

來源:google 作者:即子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孟凡雨 李安

曾有仙者入世世必亂,亂必有救者,救者必為仙依次循環,實數荒謬然安卻妄想成仙尋雨愛,追那天地無一,然,事與願違預知後事如何,且看《酒寄雨》展開

《酒寄雨》章節試讀:

「小雨!」

此刻的孟凡雨自己一人正朝着自己的屋中走去,卻突然聽到了一道聲音正在叫他的名字。

順着聲音的方向看去,發現李安正在朝着自己跑來,嘴裏還不停的念到自己的名字。

「李安!」

見李安跑來,孟凡雨也是回應了一聲,但語氣中的卻多了一絲傷心的意味。

見孟凡雨這個樣子,李安也是拉着他的手說道」別這個樣子,趁現在還有時間,我們一起去玩個夠!「

李安一手拉着孟凡雨的小手,另一隻手指着外面說道。

」好!「

見李安這個樣子,孟凡雨也是收起來了那一絲傷心,既然都快走了,為什麼不能趁現在還沒有離開再玩一把。

孟凡雨真的不想回家嗎?

當然不是,她也想回去,想見她的父親孟遠。可她已經依戀上李安了,她喜歡和李安打打鬧鬧,喜歡和李安在一起,甚至已經把李府當作自己第二個家了。

但如果回到了自己的家,等待她的只有訓練,作為將門世家孟家,每一代都是名聲顯露在外的名將,對於他們這種將門世家,出一個名將比什麼都重要。

所以孟凡雨想回但卻又不想回,她現在覺得,跟李安在一起比什麼都快樂。

看着李安拉着自己的手,再想到剛才,孟凡雨小臉不禁一陣嬌紅,許久不能退散。

而李安面對孟凡雨,則是一個非常尷尬的樣子,雖說自己對孟凡雨有些感覺,可自己畢竟兩世為人,兩世年齡加起來可能都比李予大了,所以自己才極力隱藏自己對孟凡雨的感覺。

可就在剛才的飯桌上,他已經想通了,既然自己要重新活過這一世,那就要拋棄過去的一切,重新開始,不應該被前世所困擾着。

看着自己身後的孟凡雨,李安的心中好像有了一絲變化。

三天的時間過的非常快,你抓不住,只能放任它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雖然不能抓住時間,但卻可以在流逝的時間中留下自己的足跡。

這一天,屋外的雨下的很大,就像李安剛出生時一樣,雨水恨不得將樹葉全部打掉,無情的催打着這一切。

而這時,李府外卻出現了三十個身穿黑色甲胄臉戴黑色面具,騎着黑馬的士兵,戰列整齊,給人一種無形之間的壓力,而這三十人,自從來到李府門口就站在這裡一動不動,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的站在這裡,無論雨勢多大,他們也是只站在這裡。

「外面的應該是孟遠的心腹吧,我記得好像是叫默騎吧」

李予看着府外的黑色甲胄的士兵對着身邊的白攸說道。

」是的老爺「

鬼知道他白攸經歷了什麼,從京城回來便和這群人一起回來,路上沒一個說話的,好像說話會死一樣。

」對了,我叫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李予突然問到自己交代白攸的事情。

聽到這件事,白攸也是面色沉重,等了許久,嘴裏才說道

「陛下命不久矣,皇室內部爭鬥開始了」

聽到這句話,李予的臉色卻是突然一變,手中的茶杯卻是突然離手摔碎在了地面上。

但那一團茶水卻是懸浮在空中,最後李予手臂一揮,這團茶水也揮之即去。

是啊,那畢竟是他的親弟弟,即便一個坐上了高位,一個遠離朝政。可再怎樣,兩人依舊是血濃於水的親兄弟啊。

聽到這件事李予的臉色變得甚至有些悲傷,雖然他早已料自己得弟弟可能先行離去,可也沒有想到這麼快啊。

「最多還有多長時日」

李予整理了一下心態,恢復了原先威嚴的樣子說道。

「聽宮裡的御醫說,如果陛下現在少吃丹藥,恐怕還有幾年性命,但即便如此,身體也是大不如前」

白攸向李予告知自己所知道的信息,無論有沒有用,都告訴給了李予。

「停吧」

李予手臂一抬,示意白攸不要再說此事了。隨後又看向了府外的三十名默騎。

「安兒和小雨還沒回來嗎?」

李予開口說道。

「算算時間,應該也快了」

白攸回答着李予的問題。

話音剛落,孟凡雨和李安便是出現在了二人面前,只不過二人神情卻都有一絲失落。

李安或許不懂外面身穿黑色甲胄是什麼人,但孟凡雨卻是相當清楚這些人是幹什麼的。

李予只是靜靜地看着孟凡雨,並沒有多說什麼,但卻好像又都說了。

孟凡雨看到李予的眼睛,不用他說,自己也是懂了,有看向了李安,眼中更多的是有幾分不舍。

和孟凡雨對視一眼,李安瞬間懂了外面那些黑騎是幹什麼的了。

「能不能別走」

李安拉着他的手說道,即便他知道孟凡雨離開是無法改變得,可他還是想去試一試。

「抱歉」

說出這兩個字時,孟凡雨直接跑了出去,而眼角的一絲淚水卻是隱藏不住的。

看着離開的孟凡雨,李安不免有了一絲失落。

看着自己兒子失落得樣子,李予也是很無奈,便拍了拍自己的兒子說

「去吧,再看一看,下一次,恐怕就要等到行冠禮了」

李予看着自己的兒子,加油打氣說道。

「嗯!」

李安聽到了李予的聲音應了一聲,便背過身離去。

來到府外,卻已經看見了坐在轎中的孟凡雨了,李安只好衝到轎前,準備衝到轎中再看一次孟凡雨,卻不料被兩個默騎用雙槍擋了下來。

「放肆!我乃逍遙王之子,你們怎敢攔我!」

為了見孟凡雨一面,李安甚至說出了自己得身份,就在說出身份得同時,一股上位者的氣息也是散發了出來。

面對此時得李安,即便這兩個默騎訓練的再好,可面具下的恐懼卻是隱藏不住的。

這些默騎畢竟是訓練有素,可即便如此,當李安報出自己身世得時候,這些默騎依舊有些恐懼。

畢竟那可是王爺之子啊。

可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沒有讓步的樣子,因為他們是聽從於孟家嫡系的話。除非孟凡雨開口,否則絕對不會讓步,包括當今聖上。

「讓開吧」

見幾人僵持不下,孟凡雨開口說道,孟凡雨作為孟遠的親女兒,又作為孟家長女,說話自然好使。

孟凡雨都發話,二人自然是不會再阻攔李安,不過李安也被要求在了在轎外說話。

「小雨,聽着,行完冠禮,我就去找你!到時候,咱倆再去玩遍整個周武王朝!還有,你不是問我有什麼夢想嘛,我的你希望成為一名女將,那我就成為仙,到時候,咱們一起去寫故事的後續!還有……」

「該走了」

這時,白攸出來打斷了李安說道。

無奈之下,李安只好閉上了自己的嘴,但那個眼神好像在說

「我還有好多沒說完的話」

可是卻說不出來。

「逍遙王府護衛白攸,恭送孟凡雨」

這時,白攸突然說道,李安也是驚訝的看着白攸,眼神里還有一絲怒火,因為這個樣子,就是代表了孟凡雨必須要離開了。

「多謝好意,走吧」

前四個字是對白攸說的,而最後兩個字,則是對默騎說的。

聽到自己家小姐發話了,這些默騎也是沒有說什麼,轉身上了馬,就準備離開,離開之際還不忘抱拳謝過白攸。

就這樣,白攸拿起傘來幫李安擋雨,一邊陪着李安一起站在這裡。

而李安,則是一直看着轎子的聲音,直到眼睛裏充滿人牆,再也看不到孟凡雨才作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