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九龍歸一訣
九龍歸一訣 連載中

九龍歸一訣

來源:外網 作者:魔風烈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魔風烈

獲混沌寶物,修九龍歸一。斬日月星河,誅萬古妖魔。陸沉一出風雲動,諸天萬界鬼神驚。醉卧鸞鳳美人笑,三千大道渡眾生。www.zyxta.com展開

《九龍歸一訣》章節試讀:

靈氣之龍衝下來,轉眼之間,被炎龍脈吸個光凈。

此時,炎龍脈蘊藏的靈氣磅礴無比,像一條滿溢的江河!

炎龍脈突然扭動了一下,靈氣運轉,滲透四肢八骸。

徒然,陸沉的身體傳來一聲爆響。

咔!

煉體境一重!

陸沉重返武道!

陸沉被廢之前是真元境一重,體魄強大,無需重新煉體,只要靈氣充足,直接突破。

就在此時,陸沉發現一個異常,炎龍脈出現一個小小的白點,綠豆般大小,晶瑩剔透。

真元之種!

陸沉激動無比。

尋常武者,煉體境修到九重,真元之種才會出現,那是為真元境準備的。

真元之種破碎,靈氣轉化真元,邁入真元境,在武道上才算正式入門。

到時侯,真元入體,增強戰鬥力。

甚至真元外放,隔空殺人,戰力恐怖。

更強的武者,將真元煉到極致,煉出真火,戰力更加變態。

陸沉現在才煉體境一重,卻擁有了煉體境九重才出現的真元之種,可以感應真元,比同境界武者不知強了多少倍!

炎龍脈的靈氣繼續釋放,卻不煉體,而是源源不絕的輸入被真元之種。

咔!

陸沉體內又傳出一聲爆響。

煉體境二重!

真元之種增大了一圈。

不知不覺,一天過去了。

炎龍脈的靈氣釋放殆盡,九龍歸一訣停止運轉。

陸沉睜開雙眼,眸光精湛,猶如星輝,璀璨無比。

煉體境五重!

真元之種吸收大量靈氣,增大許多,猶如一粒花生米。

此時,陸沉發覺傷口已經痊癒,不禁大喜,便起身活動一下筋骨。

展開雙臂,力重如山。

區區煉體境五重,卻擁有五千斤的氣力!

尋常武者,煉體境一重有五百斤力。

煉體境二重,則有一千斤力。

如此類推,到了煉體九重,擁有的氣力達到四千五百斤。

當然,這不是唯一的定律。

武脈強大,又或者天生力大的人,氣力比尋常人大得多,煉體境一重就達到六七百斤力,甚至八九百斤。

而陸沉,煉體境一重就直接一千斤力,五重五千,氣力比尋常的煉體境九重還要大。以後境界上來了,可想而知,氣力是多麼的變態。

陸沉不是天生力大之人,那麼很明顯,混沌珠創造出來的炎龍武脈,天下第一,舉世無雙!

而修鍊人體龍脈的九龍歸一訣,更是強大如逆天!

陸沉信心百倍,他要以最短的時間,重返顛峰!

「一個月後,招生大典,我要讓那個毒如蛇蠍的女人美夢破碎!」

想起周若雪的欺騙和無情,陸沉怒火中燒,一掌拍下,旁邊厚實的玄鐵桌子頓時凹陷下去。

啪!

房間打開,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女緊張的沖了進來。

「少主,你……你醒了!」

少女見陸沉立在房中,先是一喜,後見玄鐵桌子有一道凹陷,又不禁心驚膽跳,「這……」

「是我不小心打崩的。」

「那可是玄鐵啊,你居然能打凹它,你豈不是……」

少女見陸沉精神煥發、氣息澎湃,完全不像一個武道廢人,眼眸不由一亮。

少女叫婉兒,比陸沉小一歲,是陸沉的侍女!

陸沉自幼失母,由父親陸正儒撫養。

五年前,陸沉之父陸正儒遠行,只留下婉兒服侍陸沉。

陸正儒一走五年,至今未歸,也不知生死。

在殘酷的陸家過日子,婉兒與陸沉同甘共苦、相依為命,從來沒有一絲抱怨。

若不是陸沉覺醒了玄階上品的玲瓏武脈,受到陸家一些長老看重,立為少主,有了一點地位,兩人的日子恐怕會過得非常凄涼。

「不錯,我有修為,只是不在巔峰狀態罷了。」

陸沉沒有隱瞞婉兒,整個陸家能夠信任的,就只有婉兒一個了。

「謝天謝地,少主仍有修為,實在太好了。」

婉兒雙手合十,歡喜萬分,「少主,我們什麼時侯離開陸家?」

「離開陸家?」

陸沉環顧四周,這才發現牆角有兩個大包袱,眉頭一皺,「你連東西都收拾好了?」

婉兒點點頭,卻沒有回話。

「說,到底怎麼回事?」

見陸沉有些動怒,婉兒才支支吾吾道出原因。

就在昨晚,陸家開了個緊急會議,決定罷黜成為廢人的陸沉,另立少主。

二長老陸正寧更是提議,陸沉得罪城主,理應格殺,以消城主之怒火。

其他長老看在失蹤家主陸正儒的份上,不同意殺陸沉,但要與陸沉劃清界線,以免陸家受到牽連。

最後,長老團一致決定,限三天之內,陸沉離開陸家!

婉兒只好收拾東西,只等陸沉一醒,便與陸沉離開。

「他們驅逐我,又不是驅逐你,你還是可以留在陸家的。」

「婉兒是不會離開少主的,少主走,婉兒也走。」

婉兒頓了頓,又低聲說道,「其實,婉兒已經想好了,帶少主去婉兒的家鄉,雖然那邊的日子苦了點,但總比呆在雙木城安全。將來家主回歸,也容易找到少主,一家團聚。」

陸沉突然伸出手,輕輕拉起婉兒柔荑般的玉手,萬千感激盡在不言中。

而婉兒俏臉紅暈一片,連忙低下頭,不敢與陸沉對視。

陸沉心中清楚,只要他離開陸家,就會危險重重。

周鶴當時不殺他,只是礙於陸沉的身份,若陸沉不再是陸家的人,周鶴沒了顧忌,多半會殺人滅口。

還有,陸正寧想扶他兒子陸榮當少主,一直視陸沉為眼中釘,一旦陸沉被驅逐,保不準陸正寧會趕盡殺絕。這一點,婉兒不會不清楚,跟在陸沉身邊,是非常危險的。

然而,婉兒還是對陸沉不離不棄,生死與共。

陸沉除了感激,就剩下感動了。

「少主!」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語氣之中,只有譏諷,沒有尊重。

一條人影從門口邁了進來。

來人皮笑肉不笑,一雙三角眼盯着婉兒苗條的身體,眸光淫邪。

「陸紹平,你又來幹什麼?」

婉兒看着來人,神色有些驚慌。

陸紹平是陸家旁系子弟,唯陸榮馬首是瞻,是陸榮的走狗,平日沒少仗勢欺人。

「當然是來看你呀,難道來看這個廢物少主么?」

陸紹平看了一眼陸沉和婉兒相握的手,嘴角一抽,臉色瞬間陰了下來,「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竟然干這種齷齪勾當,真是不知羞恥啊。」

「沒有,我們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婉兒俏臉暴紅,連忙從陸沉手中抽回手,忙不迭的解釋。

「你寧願跟這個廢物好,也不跟老子好,真是一個賤貨。」

陸紹平一臉慍怒,視陸沉如無物,直接伸手向婉兒抓來,「既然你不識抬舉,那老子就將你就地正法,老子要讓你這個廢物主子,現場看你被老子蹂躪!」

「你敢過來,我就死!」

婉兒手中不知什麼時侯多了一把剪刀,顫抖的指着自己的頸脖。

「又來這一招?」

陸紹平惱火的哼了一聲,面目猙獰起來,「你這招不管用了,今日你就算是一條屍體,老子也不會放過你。」

啪!

一記耳光響起!

陸紹平臉上多了一道鮮紅的巴掌印,一枚牙齒從嘴巴里掉了出來。

「禽獸!」

《九龍歸一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