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九龍戰婿/九龍戰婿
九龍戰婿/九龍戰婿 連載中

九龍戰婿/九龍戰婿

來源:google 作者:嬉皮笑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雲溪 陳玄

六年之前,陳玄遭到兄弟背叛,含冤入獄,父親跳樓身亡六年之後,陳玄化身無雙戰神滿載榮譽歸來這一次,他要庇護妻女,斬殺仇敵!展開

《九龍戰婿/九龍戰婿》章節試讀:

第7章 逼迫

雷四海殺豬般的嚎叫。

楊天虎一個手刀將他打暈,然後雷四海被人拖了出去。

面對這一幕,史蒂芬醫生一直保持着淡定,因為在他看來,醫治腎臟手術,還要靠他來完成。

陳玄冷漠的瞟了一眼仍舊坐在沙發上品香茗的史蒂芬醫生,「凡是與此事相關者,殺!」

史蒂芬醫生一口水險些嗆出來,終於坐不住了,忙道:「陳先生,您女兒的腎臟已經移植出來一段時間,時間越長,移植的成功率越低,留給您的時間只有兩天,如果想要將腎重新移植到您女兒身上,您恐怕找不到第二個人選,希望你能對我尊敬一點。」

陳玄轉身就走,楊天虎卻不屑的說道:「那定國天醫夠不夠格?」

「你說他是…」史蒂芬自然聽過那個傳說,震驚無比的望着倏然離去的背影,臉上爬滿無盡的懊悔…

……

原百勝大廈,在陳玄出事後,劉嘯天霸佔百勝集團,將百勝大廈更名為嘯天大廈。

此刻,嘯天大廈十八層偌大的辦公室,門口掛着總裁辦公室的牌子,辦公室內巨大的落地窗,能俯瞰周圍大部分的風景。

此刻一個器宇軒昂的年輕人男人,坐在靠椅上,臉色愈發陰沉。

「啪!」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蘇雲溪你個臭女人,陳玄死在獄中,你竟然還不肯忘記那個傢伙。」

「劉總…」

這時,一個穿着職業套裝的女人,正在門口輕輕敲門,她見到劉嘯天臉色難看,嚇得嘴唇發白。

「有什麼事?」劉嘯天抬頭,盯着走進來的這個女人,嗓音嘶啞。

「有…有份合同需要您簽字。」

「拿過來吧。」

劉嘯天拿起鋼筆,龍飛鳳舞的簽上自己的名字,「行了,沒事不要打擾我。」

女職員臉色一白,趕忙點頭。

劉嘯天收起鋼筆,突然眼角餘光見到一道黑影倏然從窗外划過,瞳孔一縮。

是人?有人從樓上掉下去了?

劉嘯天喝道:「趕緊去看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個女職員趕忙點點頭,踩着黑色的高跟鞋,快速的沖了出去。

「劉總,大事不好了,有人在嘯天大廈跳樓了!」很快,這個女職員就滿臉驚慌的沖了回來。

「誰跳樓了?」劉嘯天吸了口氣。

「雷家的雷四海,還有一個外國人,穿着白大褂,應該是個醫生…」

女職員的話還沒說完,「啪」的一聲,劉嘯天手裡的鋼筆就掉在地上。

那雙眼眸,閃動着震顫!

雷四海怎麼會死了?至於那名外國醫生,他也知道,因為這位史蒂芬醫生是他介紹給雷四海,給雷四海的兒子做腎臟移植手術的,現在這兩個人卻一起在嘯天集團跳樓…

他心臟不由抽搐,臉色微白,難道陳玄真的沒有死?

不,絕不可能。

「給我查,到底是怎麼回事?」劉嘯天大叫道。

「我現在就去查。」那女職員轉身衝出辦公室。

劉嘯天望着空蕩蕩的辦公室,心裏響起一個猙獰的聲音。

陳玄就算是沒死又如何,現在我有權有勢,你又能奈我何,正好我讓你看看我跟蘇雲溪結婚的場景!

想起蘇雲溪,劉嘯天就有些生氣,那個女人竟然拒絕和他結婚,他很是不滿,突然靈機一動,於是給蘇家打了一個電話…

「如果你們能讓蘇雲溪嫁給我,我可以和你們簽訂一個價值千萬的合同。」

……

蘇雲溪像是個行屍走肉一樣走在濕漉漉的街道,灰色的天空還下着雨,可是蘇雲溪像是沒有感覺到一樣,一步一步往前移動。

藍藍治療的費用需要三百萬,她去哪弄那麼多的錢?

陳玄說不用她管,在她看來那就是氣話,畢竟陳玄剛剛從監獄裏出來,哪裡有錢給藍藍看病。

可是該怎麼辦?

這時一輛價值三百萬的蘭博基尼跑車開了過來,一腳剎車,在蘇雲溪身前緩緩停下。

蘇雲溪眉頭一皺,望了過去,只見玻璃窗緩緩落下,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眼前。

這個男人一雙小眼,大圓臉,雙下巴,脖子上戴着一條明晃晃的金鏈子,穿着一身阿瑪尼的西裝,一看就是個紈絝子弟。

「堂哥?」蘇雲溪先是一怔,然後叫道。

這個男人是蘇雲溪的堂哥,蘇宇濤,整天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蘇宇濤從車裡出來,搖頭晃腦,口裡嚼着口香糖,看着蘇雲溪這身打扮,滿臉嫌棄,「出門也不知道好好打扮打扮,跟個乞丐似的,也不嫌丟人現眼。」

蘇雲溪從旁邊餐廳的落地鏡里發現,她渾身濕漉漉的,臉色慘白,妝容很不好,有些不好意思。

蘇宇濤不耐煩道:「行了行了,別看了,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出去別說是蘇家人就行,今天我過來是有些事和你說。」

「什麼事?」蘇雲溪皺了皺眉。

「藍藍治病的錢家族可以出。」蘇宇濤說道。

蘇雲溪美眸微微睜大,不由的捂住嘴,震驚道:「真的?」

要知道,當初因為她懷有藍藍,被認為玷污蘇家名聲,才被蘇家從酒店的負責人趕到一個偏遠的門店當服務員,讓她自生自滅。

蘇家會給藍藍出醫藥費?

「當然是真的,不過你要答應家族一個條件。」

「只要你們答應救藍藍,什麼條件我都答應!」蘇雲溪顧不上想那麼多。

「早這麼痛快不就完了,真是浪費時間,兄弟們還在會所里等我。」

說完,蘇宇濤嘀咕一聲,「也不知道劉嘯天那麼精明的人,怎麼看上你個二手貨。」

蘇雲溪聽到劉嘯天的名字,瞳孔一縮,「你的條件不會是…」

「對,讓你嫁給劉嘯天劉總,蘇家才肯出錢給那個小雜種看病。」蘇宇濤說道。

聞言,蘇雲溪下意識搖頭。

「難道你不想治好你女兒的病?要不是因為劉總,你以為家族會給你出這錢給一個孽種治病?」

蘇宇濤冷笑幾聲,蘇雲溪就是個服務員,她還敢反抗?

蘇雲溪露出痛苦與掙扎的表情,最終還是含淚點頭,一字一頓,沙啞的聲音如同砂石摩擦,「我嫁…」

「哼,這還差不多。」蘇宇濤露出些不屑的眼神,「那上車,趕緊跟我回家族將字簽了。」

蘇雲溪坐車來到蘇家,在辦公室里將一份賣身契一般的合同簽了。

合同內容,就是蘇雲溪答應嫁給劉嘯天,而蘇家則願意承擔藍藍的治療費用三百萬,如果蘇雲溪違約,需要賠償一千萬。

蘇宇濤興高采烈的看着合同。

「堂哥,能把錢給我了嗎?藍藍還等着治病呢。」蘇雲溪着急說道。

「着什麼急,你還沒嫁給劉嘯天,萬一拿了錢跑了怎麼辦?」蘇宇濤有些不滿。

蘇雲溪見蘇宇濤的模樣,覺得蘇家不願意掏這筆錢,在劉嘯天那她已經被騙了一次,藍藍還差點被趕出醫院。

蘇雲溪銀牙一咬,「要是不給錢,我是不會和劉嘯天結婚的!」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蘇雲溪表情決絕,為了女兒藍藍,就算是赴湯蹈火,她也願意。

蘇宇濤神色變幻,他還是低估了一個母親的決心。

在這個節骨眼他也不好太為難蘇雲溪,蘇宇濤突然想起了什麼,道:「今天是周末,回頭我讓會計先給你打五十萬,你先回去吧。」

「打了錢,我才和劉嘯天結婚。」蘇雲溪說完,這才離開。

蘇雲溪走後,蘇宇濤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大不了先給五十萬,至於後面的想都別想。」

……

在雷四海別墅外,陳玄喝退了要護送他離開的烈焰軍舊部,而他自己則鑽入之前的那輛悍馬。

陳玄緊緊摟着放着藍藍腎臟的器官運輸箱,臉上布滿慈愛與疼痛的表情,「憨虎快點!」

憨虎毫不猶豫,一腳油門踩到底,引擎嘶吼,悍馬車如同炮彈一般朝着醫院駛去。

在路上,憨虎抬頭看着倒車鏡里,一直緊緊抱着器官運輸箱的陳玄,開口道:「玄哥,根據之前得到的消息,雷四海之所以會用藍藍的腎臟,是因為您的一位老相識…」

「劉嘯天!」

「咔嚓!」一陣骨頭摩擦的聲音驟然響起。

憨虎不由的汗毛倒豎,冷汗啪嗒,啪嗒的往下流…

只因為身後傳來逼人的凜然殺意,比起置身遍野屍體的戰場還要恐怖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