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救命!我只是個路人甲
救命!我只是個路人甲 連載中

救命!我只是個路人甲

來源:google 作者:葉孤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商寒遠 褚辭

男主輕輕撫上他的臉,「阿辭,你永遠也不會離開我,對嗎?」褚辭乖巧點頭:嗯嗯!下一秒,火速聯繫系統逃離拜拜,男主你自己去玩吧!可是當他醒來,卻並沒有回到自己自己的世界,而是在——修羅場現場本場!咳咳,強制愛了解一下!「阿辭,你逃不掉的」「你永遠,永遠,永遠都屬於我」————————論——身為路人甲的我被大男主文的男主角愛上會怎麼樣?褚辭一朝穿越,成為了一本仙俠大男主文中的路人甲,出場次數一個手都數得過來那種!綁定的系統告訴他,只要他苟到大結局,再遵循書中人物的既定命運死亡,完成任務後,就能回到原來的世界系統不靠譜,沒關係,還好他戲份少,輕輕鬆鬆鹹魚躺躺着躺着,褚辭發現不對勁了他的戲份咋越來越多了?男主商寒遠不按劇情去發展自己的感情線,反而對他處處在意,時時撩撥(bushi)?褚辭成功死亡,不曾想回不去不說,還得留下來面對一個……黑化瘋批的男主救命!好難啊!(男主商寒遠在很早之前,就愛上了褚辭所以看見褚辭,才會那麼容易被他吸引,再次愛上褚辭)一個越躲越跑不脫的故事(哦豁!)展開

《救命!我只是個路人甲》章節試讀:

孟玦神色凝重,「你要找的扶風花,便在那苦州山秘境中。」

顧青玉神色驚恍,他低聲喃喃了幾聲,又再次問道:「當真?」

似是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他苦笑一聲,解釋道:「掌門師兄勿怪,我只是失望的次數多了,已經開始怕了。」

自從他在藏書閣中,翻閱眾多書籍,終於在一本古書上知曉了扶風花的存在後,便開始尋找它。根據記載下來的一些絲絲縷縷的信息指向,他大大小小也去了不少地方,皆是無一所獲。

古書上記載的東西信可不信。畢竟也沒有人真正見過,只有幾方短短的文字。也許世上根本就沒有那種東西,就算有,是否真如書中記載那樣,可聚天地靈氣,讓人重塑經脈,脫胎換骨。

宗門中的師兄師弟都十分清楚顧青玉的性子,知道勸不動,索性也開始為他留意扶風花的所在。

他每每期待,可又次次落空。就連顧青玉的心中都開始隱隱動搖,可是又害怕放棄找尋扶風花後,再無其他任何的念想了。

如今,掌門師兄告訴他的確是有這個東西,還有具體的位置。

顧青玉當然驚喜萬分,可更怕的,還是到頭來的一場空。

孟玦知道自己的這個師弟,從小便在感情的事上認死理。在他小徒弟褚辭的身上,更是空前絕後的執着。

孟玦解釋道:「今日察覺到異動後,我便去了苦州山。那異動影響甚大,已經攪亂了周圍的平衡。我救下一隻因之被傷的千年妖獸,那妖獸已經有了很高的靈智,會人言,為了報答,便將苦舟山中的機緣告知了我。」

「可是苦州山不是只有一個小秘境嗎?以前去過的人也有好幾撥,從未傳出過那裏面有扶風花的下落。」顧青玉不解道。

「應該是那異動的原因。那邊的空間割裂得厲害,小秘境在被慢慢吞噬,不出意外,應該會出現一個大秘境,扶風花應在那大秘境中。算算時間,秘境開啟應該就在最近一段時間了。」

「到時候,一起進去歷練的弟子有其他峰主照看着,你的主要任務,就是找這扶風花。想必進去的其他峰主們,也會替你留意着。」孟玦聲音突然變大,「我就不信了,還有我們浩元宗找不到的東西。」

顧青玉心中感動,孟玦看他的樣子,有些受不了似的擺了擺手。

「客氣的話就不要說了,都是一個宗門的人,況且我們還是這麼多年的師兄弟。只是到時候,記得照看好你的小弟子。這大秘境融合了之前的小秘境,裏面的情況更加兇險,恐怕是危機四伏,險象環生,除了其他各宗門的競爭,我擔心的是會有魔修混入其中。」

苦州山地勢極好,周圍靈氣充沛。這次的大秘境應是有諸多奇珍異寶,保不齊,還會有大機緣。修仙之人敏感機警,聞異而動。遇見其他熟識的宗門之人還好說,大家說開來,公平競爭;可最怕的,便是那些不講章法的散修和魔修,殘忍邪佞,恐是會殺人奪寶。

褚辭沒有靈力,也不會體力功夫,顧青玉是萬萬不想將褚辭帶入秘境中。可是那古書中記載的扶風花,金貴得很。不易採摘不說,還極難保存,離開根莖不過片刻便會凋零,需要當場煉化吸收。

如今尚且只知道苦州山這一處扶風花的下落,顧青玉萬萬不敢冒險。只得到時候多給褚辭備上些法器丹藥,再將人形影不離的帶在身邊。

兩人藉著此時又將最近莫家的事討論了片刻。

莫家被滅門的事,無論是仙門中還是下塵界,都傳的沸沸揚揚。莫晚星還活着,又拜入浩元宗的事,無疑將莫家又再一次推上了眾人的熱議。

「魔尊古華自從萬年前被那位神秘大能封印後,其眾余魔修便退守不落燼。之後許多年間里,雖然不乏還是有一些魔修無端鬧事,但也是一些小打小鬧。為何這次如此明目張胆,鬧出這麼大的殺孽?」

顧青玉如今也才幾百來歲,那魔尊的事也是聽從長輩提及和書中翻閱所知,並未真實親身經歷過。

據說在萬年前,那魔尊古華,也是位天才般的人物,資質根骨極好,卻心性不堅,走上了歧路,修鍊了被列為禁忌的殘忍功法,帶領幾個魔王將修仙界直攪得一片腥風血雨。那時天象異常,又不巧隕落了不少大能,一時間,修仙界竟無人能與魔尊抗衡。可就在眾人決定破釜沉舟之際,卻憑空出現了一位神秘大能,彷彿是輕而易舉的事,便將古華封印在了伏魔山中,隨後便消失了。

無人知曉這位大能出自何宗何派,修為如何,之後又去了哪裡。

有人猜測這位大能是名散修,封印了魔尊后,功德圓滿後,便飛升了;也有人猜測這大能乃是上神界派下來的,為了讓日漸式微的修仙界重新回歸正途,才會出手干涉。

人們猜來猜去,許多年過去,那位大能再沒有出現過。那些種種猜測,給大能賦予了傳奇又神秘的色彩,連下塵界的說書人,都能將之耳熟能詳的說個三天三夜。

「魔修的這番行動,一定不會簡單,可能,這僅僅只是個開始。」

孟玦的話一下子將顧青玉的思緒拉回,他有些擔憂道:「那伏魔山……」

「無妨,伏魔山那邊我會親自去檢查一番。我倒想知道,他們究竟想搞什麼鬼?你們如若遇見魔修之人,一定要多加防範。」孟玦冷笑一聲,那幾個魔王,莫不是不死心的盤算着怎麼救出古華?

「之後我會讓滄崍擬定一份入境者的名單。你這邊也準備着,秘境一旦開啟,便立刻前往,最好不要有什麼耽擱。」

「青玉知曉。」

——

顧青玉給褚辭簡單的提了提秘境的事,然後叮囑他按時去葯閣之後,便一直在房中閉關。

他的境界在化神期初期便停滯不前,很多年了一直如此。他不奢望在短期內提升修為,只是期望能補充到最好狀態,到了秘境中,遇上其他強者也不至於太被動。

至於顧青玉的話,褚辭懶懶散散的只聽了幾句。

他記得接下來的苦州山大秘境劇情,無非就是男女主藉此時機感情升溫,女二以及其他一些後宮成員登場,男主獲得秘寶機緣等一系列的事。

很刺激,但是和他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他可以安心的待在景令峰,等着這個劇情過去,然後又等下一個劇情過去……

只是師尊也要去嗎?褚辭模模糊糊的回憶。

不過師尊那麼強,按理說應該是要一同前去的吧?

——

褚辭蹲在宋凈舟的雞舍前,看着那幾隻無精打採的小靈雞,一時不知道該不該下手。

宋凈舟知道褚辭嘴饞,檢查了靈雞對褚辭的身體恢復沒有什麼影響後,便不再管他,那顆「窺塵」也早就收起來了。

之前雞舍里的靈雞裝的滿滿當當的,都是宋凈舟覺得院子空蕩蕩,缺少生氣,捉來養着玩的,沒想到最後被褚辭給惦記上了。

褚辭其實也沒太喜歡,但是又像是吃不厭似的,烤了一茬又一茬,如今雞舍里也就剩下眼前的這麼幾隻了。

宋凈舟說過,待他霍霍完這幾隻,還想吃雞,就得自己去後山抓了。

後山沒有下禁制,宋凈舟就是在後山抓的。只是後山那一片都黑咕隆咚的,褚辭去了,在入口處看了看,又回來了。

他是個不合格的吃貨,如果非得要去抓,他可以選擇不吃。

褚辭數了數靈雞的數量,琢磨着自己節制一點,這些應該能撐到他到大結局吧?

而且它們不是還會孵小雞嗎?

這麼想着,褚辭放心的又打開了雞舍的門。那些靈雞現在看到他,已經不再撲騰掙扎,已然看透了自己的命運。褚辭滿意極了,果然是「安靜如雞」。

宋凈舟從藥房忙完出來的時候,褚辭已經在前院收拾「戰場」了。旁邊的桌子上,烤雞吃了一半,留下了另一半。

宋凈舟挑挑眉,褚辭之前還知道背着他,現在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拷靈雞了。真是個蹬鼻子上臉的小傢伙。

宋凈舟吸了吸鼻子,空氣中還殘留着縷縷的肉香味。他常年聞的都是藥草和花香,一下子接觸到陌生的味道,他有些不習慣的翕動了下鼻翼。

「這麼愛吃?怎麼不學學其他的做法?」

「……這樣好吃。」總不至於讓他說,他只會烤吧。這還得多虧他以前經常和朋友一起去野餐燒烤,才練就了這一門手藝。

反正他覺得自己烤的真挺好吃的。

只是之前食材和其他東西都是管家或者其他人準備好的,現在好了,他還得自己動手。要是放以前,想都不要想讓他去殺雞。

唉,好想回家啊。

褚辭將剩下的肉保存好後,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宋凈舟的身邊。

宋凈舟眨了眨眼,有些疑惑,他不明白褚辭的情緒為什麼一下子低落了下來,少年以前吃了東西可都是高高興興的樣子,圍在他身邊問東問西的。

「怎麼了?」宋凈舟問他。

「沒……」褚辭小聲的回應一聲,又開始走神。

小孩的心裏有秘密。

宋凈舟輕輕地嘆了口氣。

傍晚褚辭泡了葯浴,就要去睡覺。宋凈舟叫住他,「明天一早我要下山到下塵界一趟。你起來了,把葯膳吃了,葯也乖乖的喝了。」

「哦。」褚辭應了一聲。

整個人一下子精神起來,褚辭停下腳步,看着宋凈舟,一雙眼睛亮晶晶的。

「宋師叔,可以帶上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