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九行天下
九行天下 連載中

九行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百里雲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千君意 古代言情 納蘭九溪

他,千君意,飄雪穿雲月,俊雅絕風華!21歲,武功絕學:飄雪穿雲行伍絕技:御射雙絕,穿楊射柳,百發百中八歲立漕輓榭舫,十八歲歲便將漕輓榭舫經營至天下第一,漕為水運,挽為鏢局,門人數以萬計他也是修君澈,據傳:君子持四藝冠絕頂天下,21歲便名滿天下,倉黎王修征傾與寧初帝姬之子,排行老三,倉黎國三公子,三歲喪母,七歲遠離王宮,疾病纏身,御醫判定壽元將盡於三十居住蒼山腳下的西山暖池行宮,距離倉黎王都50里,禮、樂、書、數冠絕天下,號稱天下無敵手她,納蘭九溪,五州六姝排行榜第一,出塵脫俗白璧無瑕,18歲,並且外貌定格在18歲,浮澤仙境的學生,蒼梧仙宗宗主關門弟子,一襲紅衣,卻出塵脫俗,白璧無瑕出言無忌,嫉惡如仇絕世武功:凌雲萬里終極武器:混綾九節鞭宗門封號:延寧仙姬她也是凌兮,傾國傾城風姿卓絕,18歲,岳昌女王凌羨妤之幺女,封號棹華宗姬,年少有為,十歲便出《論治岳十策》,《七言絕句》享譽整個岳昌,雖然沒有內力,但她相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十二歲一劍斬斷禁軍統領手中的方天畫戟,十五歲以四節棍獨戰上百軍將,十七歲成立一支五千輕騎展開

《九行天下》章節試讀:

「哈哈哈哈……」

正當眾人呆愣着時,悶熱而血腥氣熏人的林中忽地響起了一串清亮的笑聲。瞬間,林中仿若有道清涼的微風一掃而過,又仿若有條清冽的泉水乍泄而出,腥味淡去,悶熱退散,一股涼意從心底沁出。

「真是無趣。本姑娘就想好好游個山玩個水,卻能遇上爾等蛇鼠在欺負一個身受重傷之人,還有沒有天理了?」

清亮的嗓音再度響起,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五仗開外,一名年輕的紅衣女子手持紅凌還戴綁着九節鞭,長長的黑髮直直垂下,面容清冷非凡,唇角含着慵懶冷笑,注視着眾人,如此一副畫面,仿若夢境夢境,不切真實。

眾人望着如此清麗脫俗的女子,不由都有些看痴了。

片刻,公孫無最先出聲相詢:「敢問姑娘是何人?」

紅衣女子沒有答他,反道:「唉喲,這位大蛇,你這一刻倒是挺身而出了,方才對着人家的三尺將軍令劍怎麼就後退了。」說話之時,紅凌一揮,一物飛起落在她手中。

眾人此刻才看得清楚,她手中提着的正是姜陌離,只是此時他已昏厥過去,此女速度如此之快,難道是習得傳說中移形換影之術不成?

「你!」公孫無被紅衣女子譏諷,不由臉一紅,卻一個字也沒說下去了。

「嘖嘖,這姜陌離真是英雄了得,還長得如此英俊,姑娘我就收下了,爾等無事便退下吧!」紅衣女子單手提着姜陌離,邊細細地打量着因失血過多而面色慘白的面容,邊心滿意足地點頭讚歎,然而一個百十斤重的大男人提在她手中,竟似提着繡花枕頭般輕鬆。

「你這臭娘們兒不想活了!」一道粗獷的嗓音響起,人群中一個身材粗壯的大漢排眾而出,指着紅衣女子大聲呵斥,「識相的快快放下姜陌離,然後滾得遠遠的!臭……唔——」

那大漢話未說完,眾人只見紅光一閃,啪的一聲,紅衣女子的九尺紅凌環扣的九節鞭一下打在大漢嘴上,瞬間又收回紅衣女子廣袖中。

「你的聲音實在太難聽了,姑娘不愛聽你說話。」紅衣女子一邊將姜陌離隨手往地上一放,一邊悠悠然道,「而且你這口氣也實在太臭了,還是閉嘴為妙。」

「撲哧!」有人忍俊不禁,但礙於大漢滿臉兇相又趕忙收斂住了。

那大漢一張臉憋得像豬肝,伸手摸了摸早已疼得沒了知覺的嘴,一手的血跡,心中是又驚又怒,卻真的不敢再開口。紅衣女子這一手可見其功力,恐怕是已經到了電光火石之間便可傷人立死之境界,而最可怕的卻是自己看不到人家是如何出手的,眼見九節鞭隨着紅凌甩出來也無法躲避,高下已分,若非人家手下留情,或許自己此時已見到了地藏菩薩。

僵持間,那商賈模樣的人走上前,和和氣氣地開口道:「這位姑娘,今日在這兒的人也皆非無名之輩,姑娘武功雖好,但雙拳難敵四手,因此姑娘不如走自己的路去,也算賣個人情給我等,他日青山綠水,也好相見。」

「哎呀,張雲雷老闆果然為人和氣,難怪你家生意那麼紅火。不過張老闆你長得如此醜陋,我自是更願意此生不相見的。」紅衣女子對着那商賈模樣的人點點頭,顯是識得這人身份,「不過,賣人情嘛……」納蘭九溪故意思索一番繼續道:「你這話甚有道理,說得姑娘怪動心的。」

這張雲雷在江湖上名聲甚廣,所以對紅衣女子識得他身份一事倒也不覺奇怪,他只盼這女子能早早離去就好,要知他跑江湖一輩子,誰有幾斤幾兩重自也是能看個八九不離十的,這紅衣女子對着他們這麼多人依舊談笑風生,想來自恃功夫不差,而且從她的出手來看,也非等閑之輩,因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況重點只在姜陌離背着的包袱上。

「只是——」在眾人剛要鬆口氣時,紅衣女子忽又來了一句。

「只是什麼?」張雲雷依舊和氣地問道。

「只要你們若能賠償我的損失,我自然會離去。」紅衣女子閑閑地笑道。

「這個容易,不知姑娘要多少?」張雲雷聞言倒是鬆了口氣,原來是個愛財的,對於張雲雷來說,只要是錢能解決的事,便不是什麼難事。

「我要的也不多。」白衣女子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兩白銀?」張雲雷試探着問道。

女子搖了搖頭。

「一千兩?」張雲雷又問。

女子再搖搖頭。

「姑娘難道想要一萬兩?」張雲雷倒吸一口氣,這豈不是獅子大開口嗎?

「非也非也。」女子嘆息着搖搖頭。

「那姑娘——」張雲雷也不知她到底要多少了,總不能要一百萬兩銀子吧?

「張老闆果然是個生意人,張口閉口都是銀錢,但銀錢對姑娘我來說只是身外之物,況且姑娘我並不缺銀錢,你就不能說點別的嗎?」女子邊說邊將手中的九節鞭在廣袖下甩來甩去地玩着。

「還請姑娘明示。」張雲雷也懶得再猜了。

「唉!」女子長長嘆了口氣,神色頗有些遺憾,

張雲雷一干人等看着女子,不知她到底要說什麼,而一旁的眾人已有些許不耐地皺起了眉頭。

「一條幹凈的路,本來我好好的走我自己的路,結果被你們弄髒了,你們若是能把這地上的血跡都舔乾淨,也算是賠了姑娘我乾淨的路了,各位覺得如何?」紅衣女子將四節棍收到廣袖中,撩着自己的頭髮漫不經心道。

「你竟敢耍弄我等?」張雲雷突然暴跳如雷,怒火中燒,也開始口不擇言:「你這臭娘們兒把我等惹急了,我等可是什麼事兒都做得出來的。」

「嘖嘖。」白衣女子搖頭看着張雲雷,臉上重新泛起一絲笑意,「什麼都能做的出來?」而後又輕蔑一笑道:「張老闆,別說姑娘我看不起你,你雖然生意做的很好,但高等數學你就算想破腦袋也做不出來!哈哈哈哈…」

張雲雷沒聽懂納蘭九溪說的高等數學是何物,畢竟天下五州四海除了納蘭九溪在浮澤仙境上學習得此學,其他人基本聞所未聞。但聞得紅衣女子如此囂張跋扈,在場眾人面色俱是一變,目光里此刻已蓄滿殺機。

「姑娘,你知道我祖母為何能活到八十歲還身體健康?」烏狄世家第一高手名高冷聲問道。

「自然是無知咯,她若知道你在外以多欺少,恃強凌弱,助眾為虐,她估計早已氣絕身亡了。」紅衣女子漫不經心地回答,在名高聽來卻儘是譏諷之意。

「錯,她從來不管閑事。」名高氣得咬牙切齒。

「原來如此,我說你怎麼如此缺乏管教。原來根源是你祖母不曾管束你,才讓你如此缺乏教養!」紅衣女子依然是漫不經心的語氣,不緊不慢的。

「看來姑娘是打算管閑事了?」名高臉色更冷,目露凶光,右手悄然握上暗器,「只是名某最後奉勸姑娘一句,今日在場皆是齊盡諸國英雄,也不乏箇中高手,姑娘這一管可是將四國全得罪了,天下雖大,只怕姑娘日後也要無藏身之處了!」

「姑娘我的藏身之處,就不勞你這隻大老鼠費心了。」紅衣女子笑意盈盈繼續道:「他日遇到四國各路英雄,自然是姑娘我的榮幸。只是我這人向來是只相信眼前看到的,所以也着實看不出幾位是哪國的英雄了,以你們之行徑,蛇鼠都不如,喚一聲大老鼠已是姑娘我高看了。」

「你…」奈何名高脾氣再好也忍不住動怒。他本以為經其一番威脅,那女子再怎麼武藝高強,也該有幾分顧慮才是,誰知她竟毫不將諸侯國放在眼中,還出言不遜。眼見在場眾人怒氣升騰,他亦不再多言,左掌探向兵器,打算合眾人之力一舉擊殺此人。

想他姜陌離雖出身行伍,江湖也享有盛名,此刻還不是身負重傷,命在旦夕,如此年輕的女子,即便武藝再高,眾武林高手合圍,幾輪車輪戰下來,她如此年輕的身體,相信很快也會力竭而亡。

眾人似是心領神會,都不自覺握住手中兵器,只等有人帶頭攻擊,眾人便會全力以赴合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