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轉狂神(書號:4691)
九轉狂神(書號:4691) 連載中

九轉狂神(書號:4691)

來源:google 作者:武元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乾 奇幻玄幻 武元信

簡介:少年陸鴻,經脈被廢,受盡屈辱一朝覺醒,修九轉神訣,得九世逆天記憶,走上無敵逆襲路!煉藥師、煉器師、馴獸師、靈陣師……所有職業老子無所不能!修鍊一日頂你們一年!我要睡最美的女人,滅最強的勢力!武道之巔,唯我獨尊諸天神佛,我為狂神!展開

《九轉狂神(書號:4691)》章節試讀:

寂靜,全場寂靜。

柳擎天眸子中滿是冰冷,雖然陸鴻只是當年武元信一個弟子的孩子,但武元信當年的巔峰時刻依舊讓他感覺心中發冷,他的實力太恐怖了!

當年十幾個強者只有他撿了半條命回來,對於武元信的實力他可是深有體會!

今天,陸鴻的那一拳隱約間讓他看到了武元信當年的影子,這可不是什麼好徵兆。

不過他也知道陸鴻天生就與一般少年不同,否則也不可能在那些侯府少爺的手下活到現在,不過終究還是自己顧慮陸鴻與柳凝霜的婚約而已,自己稍微出手陸鴻就必死無疑。

陸鴻收回這一拳,將小妖拉到自己的懷抱中,小妖臉色通紅,感受着陸鴻身上那種男人的陽剛之氣,還有剛才那霸氣絕倫的一拳,突然感覺有點頭暈目眩,她似乎也忘記了自己此時正身在侯府議事廳中。

那個倒下的侍衛臉色充滿了驚恐,剛才的時候他突然感覺陸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股力量也有種無法抵擋的感覺。

陸鴻也回憶剛才那一拳,剛才自己運用右臂經脈中儲存的一絲玄力,而後全力打出,就造成了這般恐怖的威力。

似乎自己的身體比一般人要強大許多,亦或是自己身懷什麼奇異的血脈。

按說從小到大每天經歷各種毒打,一般人早就死了,可是自己不但沒死,而且第二天醒來依舊活蹦亂跳,或許自己真的蘊含著什麼奇異的血脈也說不定!

天地間大多數強悍血脈都出身於各種古族或者皇室,但也有例外,這要在日後修鍊中逐漸體現出來。

血脈一般的等級是人、地、天,至於那最強的血脈,被稱之為神級血脈,那等威力無法描述,因為天玄界無盡歷史中根本沒聽說過什麼神級血脈。

那些侍衛因為陸鴻的放肆已經將他團團圍住,九公主洪青瑤卻是站起身,說道:「柳叔叔,今日是皇室提親,為何還動起武來了。剛才您的提議我看可以,我也可以當個見證人,一年之約今日正式達成如何?」

柳擎天看向陸鴻,一絲殺機閃過,陸鴻渾身經脈被廢這是無疑,剛才那一擊也沒有暴露出什麼玄力,看來只是用了蠻力而已,一年後也終歸是個廢物而已。

而且那個侍衛只不過利用外力勉強進入鍛體境,且整日沉溺與酒色之中,陸鴻在怒急之下將其擊退也不是無法解釋。

柳凝霜剛才也因為陸鴻這一拳吃驚了一下,但轉眼間恢復了原本的傲氣,她冷冷的開口:「好,既然九公主願意為這個約定當個見證人,陸鴻,你要是個男人敢不敢應下來?」

「敢不敢?」陸鴻心中冷笑,他察覺到柳凝霜體內玄力外溢,明顯已經觸摸到鍊氣境的門檻,現在說這種話簡直有恃無恐。可惜,現在的自己已經不是原來的自己了。

這對父女,徹底讓陸鴻知道了什麼叫做恩將仇報。當年父親與武元信救下這柳擎天,將他當親兄弟,可是卻被他殺死,其人只狠毒,讓陸鴻心中湧出一股濃烈殺意。

「柳凝霜,希望你記住今天的話。一年之約,我陸鴻應下了,一年後的今天,只要我陸鴻還活着,一定會旅行一年之約!輸贏在天,今日還有幸讓九公主做一個見證,這場約定已經關乎柳家的顏面,這一年你可要好好的修鍊……」陸鴻沒有往下說,他就這般凝視着柳凝霜。

這一剎那,他眸子中突然閃過一絲金色光芒,這絲光芒一閃即逝,可是卻正好被柳凝霜看到,這一剎那她竟然感覺自己的生命都不屬於自己了,而且她背後的衣衫已經被冷汗濕透。

這是怎麼回事,那個不能修鍊的廢物為何給我這種感覺?柳凝霜心中自語,可是此刻陸鴻眸子已經恢復了原本的漆黑,看起來依舊是那副平靜的模樣。

恰好,這一幕也讓九公主正好看到,她隱藏在袖袍中的手微微一顫,心中也是出現一絲疑惑。

這個陸鴻,似乎沒有想像中那般簡單呢。

今日柳家暫時沒辦法動自己了,儘管陸鴻對這個皇室沒什麼好感,可他們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平日里他們還是要維護皇室的尊嚴的,所以這一年柳家明面上絕對不敢對自己怎麼樣,可是暗面上絕對少不了動心思。

今天的恥辱讓陸鴻一輩子都忘不了。柳家簡直逼人太甚,自己今天差一點失去做男人的權力,若不會那個九公主洪青瑤在此,恐怕今日自己真的要飲恨了。

他看向柳凝霜,眸子中滿是寒芒,這已經不是憤怒,而是不死不休的仇怨。

一切看似結束了,議事廳中的其他人也都準備離去,柳擎天卻再一次開口:「陸鴻啊,雖然你不願意接受我的提議,可你與凝霜婚約畢竟還在身,這一年就在侯府中修鍊吧,放心,沒有人敢傷害你。」

陸鴻心中一冷,柳擎天看到明面上無法廢去這個婚約,只能採用這種方式了。自己被相當於軟禁在這侯府之中,肯定少不了算計,而且修鍊需要海量的資源,這些柳擎天也肯定會嚴加控制,這麼一來,一年之約自己根本無法好好修鍊。

這一年是最重要的一年,與柳凝霜本身就有着巨大的差距,這樣一來自己與柳凝霜一年後的戰鬥必定必輸無疑了。

這個柳擎天果然是一如既往的陰狠,玩弄起來心機陸鴻根本無法躲避。

不過陸鴻根本沒辦法辯駁,只能說道:「修鍊需要各種資源,我知道侯爺不願意提供給我,我需要自由出入侯府!」

沒想到柳擎天痛快的點頭,而後看向自己身後的老管家說道:「李元,今天開後陸鴻就交給你照顧了,要是他少一絲毫毛我都為你是問。」

李老管家依舊是那副慢吞吞的樣子,抬頭看了陸鴻一眼,眸子中的神光如同一條想要咬人一口的毒蛇。

陸鴻心中一沉,這個李老管家實力深不可測,十幾年前就在這侯府之中,現在還完好的健在,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參與了當年圍攻武元信的計劃。他心機比之柳擎天弱不了多少,恐怕接下來雖然自己能夠出入侯府,也根本接觸不到外人。

不過陸鴻想到自己睡夢中那些驚人的記憶,這是自己變強的資本,自己肯定能擺脫這個老狗。

陸鴻懶得多說話了,一拉小妖那冰涼的小手就走出議事廳。

陸鴻走出去之後,九公主洪青瑤也是微微行禮,先皇長子洪易天一步走出議事廳。

洪青瑤走出之後,整個議事廳氣氛立刻變得冰冷起來。

柳凝霜臉色陰沉似水,至此她還在氣惱剛才陸鴻對她的態度。洪易天神色倒沒有多大變化,此時把玩着手裡的茶杯。

「凝霜,你剛才過了。九公主貴為皇室之女,地位尊貴。將來她支持的皇子有很大希望成為未來的皇,你這般讓她看到你笑話,難道不擔心易天無法成為我大乾武國的皇帝?」柳擎天開口。

洪易天朗聲笑道:「柳叔叔,我就是喜歡凝霜的直率。將來若你扶植我成為皇帝,這天武侯府只會更加被我看重!」

柳擎天微微一笑道:「那就多謝未來的皇帝陛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