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記憶照相館之我的老婆我來寵
記憶照相館之我的老婆我來寵 連載中

記憶照相館之我的老婆我來寵

來源:google 作者:平南1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陽 時楠

單元文,酸甜苦辣咸應有盡有小鎮上的廢棄別墅叮叮噹噹裝修了大半年,院子里被新主人種上了各個品種的花,春夏秋冬都有花朵在院子里開放,別墅大門外掛着一個老式牌匾上面用公正的黑色楷體寫着照相館三個字,大門外旁邊豎著一個木質提示語【一個愛情故事一張照片,將愛情回憶存檔待白髮蒼蒼取回】下面還跟着一句話倒是有趣【若是進院無人迎接請在院中賞花,若是等了好久還沒人出來,那麼請自行離開,老闆不缺錢,迎客人看心情】照相館有兩位年輕的老闆,一位是溫文儒雅的溫亭林,一位是不苟言笑的褚聞溫馨提示:本文是由多個小故事組成的,架空世界,純屬虛構展開

《記憶照相館之我的老婆我來寵》章節試讀:

酒過三巡,日落西山。天色漸晚幾人陸續離開。

時楠指着亂糟糟的桌子問:「收拾嗎?」

「你會嗎?」周青躺在沙發上頭枕着兩個胳膊閉目養神。

這人大概是把自己當廢物了,時楠心裏想。

周青家的經濟情況明顯比姥姥家好太多,竹編牆隔開做了一間卧室,客廳里有一張藍色沙發,空間雖然不大但勝在整潔。地面是用紅磚做的地板,沙發前的木質茶几上擺着水果盤和糖果。

沒聽見時楠回話周青睜開眼睛心想不會又生氣了吧?

「明天收拾吧,太累。」周青坐起來看着時楠說。

時楠本身也就客氣的問一下,現在當然可以,他說:「行,我先回去了。」

「等等,」周青走過來說,「你和老太太住在一起不方便在我這睡吧。」

和你睡難道就方便了?時楠想了想說:「行。」

「這就對了,」周青打開屋門走到院子里。

時楠也跟着走出去,已經天黑了,月光把院子照的很亮,夜風清爽,他抬起頭看着天空,原來農村的夜晚有這麼多星星。

周青熟練的爬到大杏樹坐在那個最粗的樹榦上,這人是要賞月?時楠心想。

「李奶奶————」周青朝隔壁喊,「今晚時楠住我這了。」

「知道了——」姥姥的聲音從隔壁傳過來,還挺洪亮。

還能這樣?時楠抬頭看着周青,這個人和自己以前遇到的人都不一樣,外表痞帥但做事溫和細膩,尤其是笑起來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但不高興的時候也挺嚇人的。

時楠覺得周青像之前家裡養的小狼狗,外表兇狠其實很………等等!自己怎麼能把周青比作小狗呢?但那是自己最喜歡的小狗,他也不委屈,時楠心想。

「上來嗎?」周青問。

他求之不得,從看到這棵樹的第一眼時楠心裏就已經蠢蠢欲動了,可惜還不熟不好意思說,現在應該算熟一點了吧。

「好,」時楠說。

兩人坐的很近,周青身上有皂角香,遠處夜色中燈火星星點點,農村的夜也沒有多嚇人。

「星星好美啊,」時楠覺得有些安靜找話題。

「這有啥美得,」周青抬頭看了看笑着說,「天天都有,膩了。」

「哦,」時楠突然不想說話了。

「你知道我見你第一眼在想什麼嗎?」周青看着時楠問。

這人說話喜歡直視別人的眼睛,就這麼直勾勾的看着你,他長得又帥,如果是小姑娘恐怕已經臉紅了,時楠不是小姑娘,但臉也有些發燙。

時楠輕咳一聲轉過頭,問:「什麼?」

「炸毛的小白貓,隨時準備撓人,」周青笑了笑,輕聲問,「你其實是害怕對嗎?」

被人猜中心思的感覺不好受,時楠有些不自在,說:「是不適應,不是害怕。」

小孩自尊心都強,周青笑着點點頭給小貓順順毛。

周青摸了摸時楠的頭髮,說:「是我用詞不當。」

夜風雖然清爽吹久了身上也有些涼意,兩人回到房裡,時楠睡卧室周青睡沙發,兩人僅隔一面竹編牆,夜裡安靜的都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夜色漸深,時楠聽着周青的呼吸聲睡意來襲,竟然一夜無夢到天亮。

時楠是被周青吵醒的。

「你的洗漱用品我給你拿過來了。」周青說,「洗漱完來吃飯,小米粥,大包子,白菜粉條的。」

時楠看着冒熱氣的大包子問:「你做的?」

「我變得。」周青不正經的說。

時楠不理他這戲耍人的樣子轉身去洗漱。

周青咬了口大包子小聲嘟囔:「小正經。」

一頓飯吃完時楠覺得無聊來院子里看周青喂兔子。

「等會一起去抓魚嗎?」周青問。

「去,」時楠說,在家裡待着也無聊,不過他又說,「我不會,看你抓。」

周青放下勺子彎腰和時楠對視,笑着說:「小孩,不抓不給吃。」

這人又不正經,欺負小孩,時楠退開一步一本正經的說:「我和你學。」

周青被時楠那一本正經的樣子逗笑了,他直起腰接着逗小孩,說:「做我學生得交錢。」

沒有錢,時楠問:「多少?」

「五百,」周青張開手在時楠眼前晃了晃。

手指修長骨節分明白凈,時楠覺得這人肯定很會勾引小姑娘,笑的那麼好看。

時楠拍開周青的手,說:「欠着。」

「你這小孩,」周青摸了摸時楠的頭髮輕聲說,「太正經。」

是你太不正經,時楠心裏想。

「青哥,幹啥欺負小孩,」劉蓉走進院子里笑着問。

「我可不敢,」周青笑着說,「撓人。」

劉蓉是來叫周青去抓魚的,幾個人在搖花嶺等了半天不見人,結果這人在這裡逗小孩,真是少見。

搖花嶺是一座小山丘,上面種滿了桃樹,山丘下面有一條小河,水不深到成年人的膝蓋,現在正值盛夏,很多孩子都來這邊玩,村裡人都知根知底小孩互相照應,玩到天黑也不會擔心,但有可能會挨打。」

時楠跟在周青身邊,剛來不到一會小孩就少了一半,剛才還熱鬧的小河邊只剩下幾個人了,着實有些誇張。

時楠扯了扯周青的衣角,周青朝時楠挑了一下眉,問:「怎麼了?」

「你人緣很差?」時楠說完又覺得有些蠢,眼前周青的幾個朋友都在呢。

「是啊,」周青對時楠笑着說,「我吃小孩。」

「那你厲害。」時楠說著還朝周青豎起大拇指。

「噗————」周青沒忍住笑起來。

「你就別逗他了,」劉蓉對時楠解釋,「青哥辦了一個輔導班,每年暑假都會免費給村子裏的小孩補課,一聽免費村子裏的人都把孩子送去了,青哥嚴肅起來嚇人,這些孩子都把他比作大魔王了,現在在教室外看到他就跑。

那確實很厲害,時楠心想。

「走,哥帶你抓魚,」周青揉了揉周青的頭髮笑着說。

這人真的很喜歡揉自己頭髮,時楠心想。

河水很涼,時楠將腳放在水裡來回蕩着玩,遠處周青他們真的在很認真的抓魚,還以為是來玩的呢,時楠低頭看着河水心想。

「張手,」周青走過來說。

時楠抬頭看着周青手裡捧着一條小魚連忙伸手接住。

「可愛,」時楠抬頭對周青笑着說,「謝謝你。」

大概是抓魚太累了,時楠覺得周青的耳朵有些紅,他臉上還掛着水珠,時楠見周青撩起衣服擦臉,還真有腹肌,有些羨慕,時楠心想。

「想什麼?」周青伸手朝時楠撒水珠。

神遊天外的時楠被嚇了一跳,手上的小魚跑了,他皺着眉有些不高興。

「來,」周青牽起時楠的手,小手軟軟的,他輕聲說,「沒有了我們再抓,別總皺眉。」

時楠想說不用牽手自己可以走,但想想如果摔一跤挺丟人的所以乖乖讓周青牽着手來到小河**。

「應該夠了,你們先帶回去,我帶小孩玩玩。」周青朝幾個人說。

「行,明天見,」

幾個人打打鬧鬧的走了。

周青回過頭看時楠一臉嚴肅的看着自己,不解的問:「怎麼了?」

「初一了,不小了,」時楠認真的說,「個子也會長。」

周青反應過來笑的都快仰到水裡了,他輕輕捏了捏時楠的臉笑着說:「記性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