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JOJO:極致波紋
JOJO:極致波紋 連載中

JOJO:極致波紋

來源:google 作者:無與萬物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無與萬物 遊戲動漫 赫連陽

純JOJO,無系統,主角無替身,智商不高盡量寫智斗赫連陽沉迷於波紋呼吸,但是到了第三季生活所迫不再有空追劇,因此對於第三季之後的劇情渾然不知,在看完第二季之後便放棄了生活壓力使人屈服,最終他還是被迫跳樓「JOJO,命運的力量可是很強大的,我們註定是命運的變數,但命運也不是那麼好讓我們掌握的,我們這變數又怎不是命運早已註定的」「啊,我想改名為,JOJO:蝶翅因果」展開

《JOJO:極致波紋》章節試讀:

因為原番里並沒有講吊爺學校在哪裡,所以便來到番中也承認是自己弄死丹尼的路燈底下,天色逐漸變得昏暗。

吊爺一臉舒暢笑容的從某個方向走來,嘴裏還在暗暗呢喃,當他看見赫連陽的時候,便直接愣在了原地。

運用靈活的大腦,仔細一思考之後便發現這雖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現在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做反派一定要能伸能屈,在吊爺的人生字典里只有苟這一個字,能跑就跑,在自己沒有實力的情況下,一定不要招惹比自己更強的敵人,要招惹也必須要在有一擊擊殺對方的底牌的情況下招惹。

便立即使用了技能,你給路打喲,早打晚打都要打,吊爺這玩意兒跑的就是快,自己追不上,便準備來到房間埋伏吊爺。

看見沒有赫連陽緊跟自己而來的吊爺,也知道他應該是去別墅那邊伏擊自己了,便運用兜里僅剩不多的零花錢在外面開了一個賓館,度過了一天晚上,第二天早上直接去上學,根本就沒有回到別墅的意思。

在第一個晚上等了一個通宵之後,赫連陽便放棄了這次和吊爺的硬杠,繼續健身去了,如果他不健身,七年之後可是根本比不過1m95的JOJO 呀。

七年的時光都在平靜以及健身和吊爺爆發億點點小衝突的情況下度過,金手指也是沒有任何反應。

望着時光流竄,不禁感嘆自己這麼久的時間,居然只活過了第一集,但是來自於七年之後對波紋氣功的渴望一直在驅使他將時間淡化。

這一天正在家裡悠閑的喝着茶的赫連陽,早就聽聞昨天JOJO 說今天學校里要打比賽,因為這次和吊爺是相同陣營,赫連陽便沒有去歐拉。

昨天和JOJO一起吊爺一起去看望生病的老JO,不知為何吊爺最近一直在維持他和JOJO的友誼,雖然JOJO一直在心中,對吊爺沒有多少好感,但在吊爺各種能力之下,還是讓外人認為他們倆關係很好。

赫連陽也只是在別墅里過着日子,那天他又聽見了老JO從窗戶中傳出來的咳嗽聲,一個小感冒居然演變成現在這樣渾身腫痛,這讓赫連陽心生懷疑。

不過這七年一直在水日子導致他記憶力有點下降,在回憶了一波往事之後,老JO 的房間也到了。

JOJO最近開始研究起來那個石鬼面,一直窩在小房間里查閱古籍,赫連陽便在外面一邊躺着躺椅一邊和丹尼玩。

這天他心血來潮,準備孤身一人去看望一下老JO ,望着他的師傅正端着一個托盤準備上樓,吊爺卻突然跑了過來。

微笑的接過托盤自己走上了樓梯,但在他師傅看不見的地方,滿臉邪笑的將藥物換了一袋,赫連陽連忙沖而上。

一把抓住他的手,吊爺顯露出了一瞬間的驚慌,原番里因為JOJO是個紳士,才先讓吊爺發誓。

而他赫連陽只能說擁有黃金精神吧,很好的擁有了從二JO才開始擁有的一種品質,將藥物揣進口袋,望着吊爺有點懵的眼神,一巴掌呼了上去。

吊爺正準備極限解釋一波,卻發現因為赫連陽知道劇情,所以一直沒有和他有多少來往,所以兩人的關係一直是水深火熱。

在呼了吊爺一巴掌之後便沒有再多理睬她,然後直接跑向了JOJO的小房間,將藥物拿給JOJO,並和他解釋了前因後果之後,便讓他去了倫敦。

然後為此,擔心JOJO有點不相信,便來到了原番中的書,讓他去找那封信,在找到那封信之後,JOJO便對此深信不疑。

赫連陽自己卻沒有去,因為他覺得並不能憑藉自己征服史比特瓦根,自己留下來也是因為想要監視一波吊爺。

擔心這個逼,因為這一次投毒沒成功,而趁他不注意加量投毒,因為藥物已經拿去做了檢查,JOJO也細心留下了一大群醫生,所以再次和原番一樣研究起了石鬼面。

因為自己實在沒有理由去阻止吊爺研究石鬼面,便只能在平日里臉不爽的望着吊爺,這讓他在心中也為赫連陽安排上了一個骨刺穿腦體驗。

轉瞬間,三天已經過去,JOJO如同園原番一樣沒有回來,這一天吊爺也穿上一件肩膀有羽毛的禮服向外走去。

意識到今天晚上吊爺一晚上不會回來,又因為他馬上就要變成反派形態,所以他準備在這個大廳裏面布置億點點後手。

因為唯一打敗吊爺的機會,便是他說出那番人生哲理的機會,因為種種原因,導致赫連陽想讓吊爺成為吸血鬼。

這應該屬於一種私心吧,他畢竟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只是為了想要波紋,沒辦法像JOJO一樣站在全人類的角度思考。

他只希望宅里的人都不要有事,順便讓吊爺變成吸血鬼,再加上讓這裡發生火災,引起齊貝林的注意。

後手吧,他也沒準備用什麼了,就是準備讓別人成為那個被吊爺捅的人,因為他不想讓老JO受傷而死,因為在這七年里老JO也收了他當養子。

大概過了一兩個小時時間,已經到了半夜11點多,JOJO和一個藍色禮服配禮帽的黃色長發,強壯的男人。

還在後面拖了一個看起來和老鼠一樣狡詐的矮男人,JOJO臉上焦急的神情,雖然在大廳里看到赫連陽有點震驚,但還是不顧一切的向老JO房間跑去。

在老JO喝完JOJO帶來的葯之後,史比特瓦根也和樓下的赫連陽熟絡起來,主要還是因為兩人性格相同。

此時,太陽緩緩從海平面升起,在河邊圍欄裏面的吊爺脖子正被一個青面獠牙的怪物用手指捅入,還在吸着他的血。

望着那輪朝陽,吊爺不禁在心中吶喊道:「可惡!難道那太陽就是我人生中最後看到的東西?」

眼前由石鬼面轉化成的吸血鬼,頓時容貌恢復了一點年輕,但被太陽光照到的一瞬間,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