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代王婿
絕代王婿 連載中

絕代王婿

來源:google 作者:洪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慕秋寒 秦洛 都市小說

十年之前,秦洛離家出走十年之後,他獲封西州戰神,威震天下,權勢滔天!一封離婚協議書,秦洛重回江都!那曾經璀璨溫暖的初戀,那苦等他十年的女人,他要帶她,君臨天下,俯視寰宇!展開

《絕代王婿》章節試讀:

「阿姨,這是我給你買的燕窩和人蔘,你一定要記得吃,你身體太虛了,婉瑜真的很擔心你。」

「這是我給你買的衣服,你要經常穿呢,我說了,你缺什麼,可以直接告訴我,我會給你買的。」

「秦家的人最近沒打你吧?我看阿姨你氣色好了不少呢。醫院我已經預約挂號了,咱們先進去檢查身體,一會兒我帶你吃牛排。」

馮婉瑜對林雨書照顧無微不至,就像一個女兒見到母親,買了各種名貴補品和衣服,噓寒問暖。

秦家每個月家族會前一天,會採購物品,林雨書每月有這唯一的一天能夠從秦家出來。

從十年前開始,馮婉瑜便與林雨書約好,每月這一天,馮婉瑜與她見面,給她做身體檢查,帶她吃好吃的,買好看的衣服和首飾。

一晃十年,馮婉瑜從未缺席。

的士已經遠去,秦洛拉着行李箱,站在遠處,靜靜的看着她,一如當年他背着書包在馮婉瑜教室外等她放學。

「阿姨,咱們進去呀,很多人,要排隊的,你怎麼不走?」

馮婉瑜見林雨書並不着急進入醫院,順着林雨書目光,她回頭,她遠遠的,到了秦洛。

這一回眸,便是十年。

馮婉瑜怔住了。

秦洛拖着行李箱,臉上掛着十年以來難得的溫暖笑容,慢慢走向她。

「你,回來了?」

近在咫尺,馮婉瑜目光溫柔的看着秦洛,嘴角綻放出笑容,剎那之間,她兩行淚珠,從眼眶奪眶而出。

帶笑的淚,看得秦洛心疼。

「丫頭,好久不見。」

秦洛也笑了。

這一聲「丫頭」,時隔十年,再叫出來,秦洛的聲音,也有些哽咽。

西州戰場,他負傷流血,骨肉翻滾,連眉頭也未皺一下。

那年屠城,夜殺十萬人,他冷酷如冰,面色不改。

但現在,那讓人聞風喪膽,讓西州小兒不敢夜啼的人屠殺神,臉頰微動,眼裡,已噙着淚水。

「秦洛,你終於回來了!嗚嗚……」

一剎那的矜持,馮婉瑜撲到秦洛懷裡,終於放聲大哭。

「丫頭,我回來了。」秦洛深深呼吸道。

「你還走么?」

「我……不走了。」

「不走就好,我不要你走了,嗚嗚……」

兩人在醫院門口猶如小別重逢的情侶,引得路人側目。

林雨書眼含淚水,道:「秦洛,這十年,秦家把我囚禁,打罵虐待,對待我像動物一樣,要不是婉瑜照顧我,我早就活不下去了!秦洛,婉瑜這麼好的姑娘,你不準辜負她,否則,我不認你這個兒子!」

「我發誓,我不會,絕對不會!」

秦洛看着馮婉瑜,道:「丫頭,嫁給我吧,我會讓你成為這個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十年之前,高中校園,秦洛牽着馮婉瑜走在林蔭小道上,也曾對她發誓:「丫頭,我願付出一切,照顧你一輩子,讓你做最幸福的女人。」

那時,馮婉瑜毫不遲疑的點頭答應。

但現在,她遲疑了幾秒。

「你不是跟江家大小姐江秋池成婚了么?我怎好橫**來,奪人所愛……」

「我與江秋池只是家族聯姻,毫無感情,今天,我已經與她簽字離婚了,以後,我們毫不相干。丫頭,我這次回來,怕你已婚,心裏曾忐忑不安,但現在,你既然未婚,若你心中有我,我將不計一切代價娶你!絕不食言!」

「可……」

馮婉瑜抿着嘴,看着秦洛,表情難受道:「秦洛,我等了你十年,我曾對家裡人說過,你若不歸,我便不嫁!可我是家中獨女,要我出嫁,我母親有苛刻的條件,我擔心你難以接受……」

秦洛想也不想,堅定道:「任何條件,任何要求,我都會想辦法達成。」

以他如今的身份,他相信,馮婉瑜母親即便是要天上的星星,秦洛也可以想辦法給摘下來。

秦洛如此決絕的表態,馮婉瑜心裏欣喜萬分,在帶着林雨書做完體檢之後,她開車帶秦洛和林雨書回到馮家。

馮氏家族在江都城算是一個三流家族,家族之中一共三房,馮婉瑜是馮家大房馮文昌獨女。

「你竟然回來了,看你沒缺胳膊少腿的,真意外。」

馮家客廳,馮婉瑜母親李慧蘭打量秦洛,目光中滿是不屑:「十年,我還以為你早就屍骨無存了。」

她輕蔑冷笑,看向馮婉瑜:「婉瑜,看到沒,你看秦洛現在這個落魄樣兒,你還往咱們家領做什麼?還把他媽一起領回來了?我們家又不是乞丐收容所。」

李慧蘭一席話說出來,秦洛和林雨書臉色都是一怔。

馮婉瑜道:「媽,我不管你和爸怎麼想,反正,我十年前就跟你說過,秦洛不回來,我絕不嫁人!我就算不嫁給他,也必須要他參加我的婚禮。現在,他回來了,而且,已經跟江家大小姐江秋池離婚了。」

「婉瑜,你什麼意思?秦洛被江家窩囊的逐出江家了,你難道還想接盤?他這種貨色,我滿大街隨便一抓一大把,你為什麼非要認死理,非要嫁給一個窩囊廢?!」

李慧蘭氣的看向馮婉瑜父親馮文昌,怒道:「文昌,你是她爸,你說句話呀,別跟一個死人一樣!你唯一的女兒就要嫁給一個廢物了!我們馮家以後完了呀!沒希望了呀!」

馮文昌性格溫和,懦弱無能,是個妻管嚴,道:「婉瑜,婚姻大事,你還是要想清楚,你是個黃花大閨女,他……已經是個二婚了,而且被秦家和江家,都趕出家門了的。」

「爸,媽,女兒的性格你們知道的,我現在若是不嫁秦洛,那我以後,終身不嫁人!」

馮婉瑜性格善良溫柔,但她性格也是倔強,此時抿着嘴放出狠話,李慧蘭和馮文昌聽了都是一愣。

他們都了解馮婉瑜的性格,此時說出來,必能說到做到。

李慧蘭氣得咬牙,怒道:「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女兒!你是被這個秦家私生子給灌了迷魂藥了吧!」

見馮婉瑜和秦洛都不說話,李慧蘭將目光看向了林雨書,沉下臉道:「林雨書,你倒是說句話呀!你兒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死乞白賴非要娶我女兒,呵,你在這裡裝沒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