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代戰神
絕代戰神 連載中

絕代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秦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天澤 秦羽 都市小說

世人只當他是鄉下來的窮小子可誰能想到他是能掀起血雨腥風的不滅戰神!展開

《絕代戰神》章節試讀:

還不到半小時,秦羽的信息就被發到了徐天潤的手機上,這份資料實在是太簡單,簡單到徐天潤根本不用花費多少功夫。

秦羽明面上的資料不多,僅僅就只是一個雲水村出來的年輕人而已。

至於在青龍組的那些信息,是屬於sss機密級別的資料,全球只有不超過五個人能查看,光憑一個徐天潤,想查到是不可能的。

看着手機上的那些,徐天潤放心下來了。

只是一個鄉下來的野小子而已!男朋友?不可能的,雪晴不可能看得上這個野小子!肯定又是一個冒牌貨。

他心裏堵着的大石頭沒了。

不過,就算是假的,徐天潤也不可能就這樣任由秦羽待在姚雪晴的身邊!

吃完飯,秦羽開着姚雪晴的車送她回了公司,至於秦羽自己的柯尼塞格則是被獵鷹開去了老家。

在姚氏集團門口,姚雪晴問秦羽要不要一起上去,秦羽拒絕了,他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餘光往後看了一眼,有一輛車在他出餐廳之後就一直跟着他。

拿着姚雪晴的寶馬車鑰匙,秦羽暫時沒有要還的意思, "你的車先借我開,晚上還你。 "

"你要開的話,車子直接給你都行,我還有其他車。 "

秦羽點頭。

重新坐上駕駛位,秦羽踩下油門,速度很快,才幾秒鐘,車速直飆一百碼!

後面的一輛賓利上,徐天潤面色一沉,用不容置疑的語氣道, "追上去! "

司機不敢馬虎,趕緊也猛踩油門。

現在正是下班時間,馬路上的車不少,速度也都很慢,秦羽的這輛寶馬車看似橫衝直撞,實則每次都能穩當的躲開其他車,飛速的往前。

被超的司機心跳都是猛的一竄,嚇出不少冷汗,好幾個人更是直接把腦袋伸出窗外,對着秦羽的車尾罵罵咧咧, "你他媽的趕着去送死啊! "

剛一罵完,眼前又是一黑,一輛賓利唰的一下在眼前飛馳而過,探出頭的司機差點直接暈過去。

這真的是在鬼門關走一回。

"會不會開車?!我養你是養了一個廢物? "看着前面似乎越來越遠的秦羽,徐天潤面色陰鬱,破口大罵。

司機的手心都攢出了細汗, "大少,路上車多,再開快點可能會出事。 "

"超!給我超過去!他一個鄉巴佬都敢,你跟我說不敢?! "徐天潤一腳踹過去,踹在了駕駛位的座椅上, "給我把油門踩到底! "

秦羽不知道後面的車裡什麼情況,他只知道,自己不喜歡被人跟蹤,餘光瞥了一眼後視鏡,隨後淡淡收回。

前面正好是一個路口,也正好是綠燈,只剩下最後三秒鐘,秦羽面不改色的稍稍放慢車速。

三……二……猛踩油門!

一!

嗡的一下,車像是離弦之箭一樣沖了過去。

紅燈亮起。

習慣使然,賓利車忽然停下,穩穩的停在了斑馬線前。

徐天潤一個巴掌上去,打在司機的腦袋,大怒, "誰讓你停車?告訴我誰讓你停車?! "

司機縮着脖子,用極其小的聲音說, "紅……紅燈。 "

"超速都超了這麼久,你告訴我不敢闖紅燈? "徐天潤氣紅了眼,也不管是不是大馬路上,打開車門下車,繞到駕駛位這邊,拉開車門,一把把人給拽了下來, "給我滾! "

換自己上去,想要繼續追秦羽,可眼前哪裡還有秦羽的影子。

"草! "一拳頭砸在方向盤上,徐天潤的臉色很難看,自己居然被一個鄉下的垃圾給耍了!

這對秦羽來說只是一件完全不用放在心上的小插曲。

半個小時後,他出現在了皇冠花園的售樓部。

後面很長一段時間,秦羽可能都得待在淮南市,所以得需要一個住處,今天上午,獵鷹已經安排的差不多,只是時間太趕,等不了手續辦完。

不過現在也沒其他要做的,只需要秦羽過來簽個字,拿個鑰匙而已。

售樓部人不多,來的都是三三兩兩結伴,只有秦羽是一個人。

一個穿着小西裝的女人走了過來, "請問先生需要什麼幫助嗎? "

秦羽, "我來簽零號別墅的合同。 "

溫璇先是疑惑了一下,隨後神色怪異了幾分,似乎還有點為難, "先生您……您是不是弄錯了,我們的零號別墅不對外銷售。 "

別說零號,上面很早就有規定,三號內的別墅都不對外銷售,對此,皇冠地產的員工們都十分好奇。

皇冠是淮南市,哦不,是嶺南省最大的地產商,每次開盤,別墅都會被搶購一空,只剩下不對外銷售的零號別墅到三號別墅。

最開始,員工們都以為這些別墅是留給自己公司的高層居住,最後發現幾年下來,這四棟別墅一直都是閑置的狀態,雖然大家還是很奇怪,但是久而久之大家也都忘了這件事,甚至都不大記得自己公司還有這四棟別墅。

"沒有弄錯,就是零號別墅,你查一下。 "

"這……好,好的。 "溫璇壓下心裏的疑惑,朝着裏面走去,腳步帶着急切,萬一真的是去零號別墅住的客戶,她可不能怠慢。

等人的時候,秦羽沒亂走動,在原地拿出手機看東西。

"喂,別擋道行不行?你看不看,不看就讓開。 "一個女人尖銳的聲音響起。

秦羽抬頭,是一男一女,男的四十上下,女的只有二十齣頭,像是個大學生,打扮的卻是花枝招展的。

微微一側頭,秦羽這才發現自己身側是一個公寓模型。

沒有多大表情,秦羽挪開了腳步,讓出了道。

那一男一女在秦羽身邊走過,男人放在女人腰上的手捏了捏,冷哼, "買不起就別站在這裡,耽擱我買房。 "

"就是。 "女人應和一句之後,往男人的身上貼了貼, "親愛的,說好的哦,這個房子寫我的名字。 "

"肯定肯定,你是我的寶貝,不寫你的名字我還能寫誰的。 "說著,男人油膩的手又在女的身上摸了一把。

女人嬌羞的一個, "討厭 "。

秦羽嘴角一抽,準備離遠一點。

中年男人卻是嫌秦羽走的慢了, "還不走,耽擱了我看房的時間,你賠得起么? "

秦羽搖搖頭,沒說什麼,又退開了幾步。

見秦羽這麼配合,男人的虛榮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把女人往懷裡一樓, "寶貝,這套房子你看怎麼樣?要是喜歡,今天直接就買了。 "

剛好就在這時,好幾個人在裏面的辦公室走出來,為首的是售樓部經理,經理的旁邊一起走來的是剛剛的溫璇,此時她手裡拿着一份文件,像是珍品一樣,小心翼翼的捧在懷裡。

中年男人正好認識經理,見經理出來了,而且還是朝着自己的方向過來,男人紅光滿面,有些受寵若驚,趕緊堆起笑臉, "陳經理,我就隨便買個房而已,小事小事,不用你親自出來。 "

陳行看都沒看那男人一樣,在走到男人身邊時,男人伸手想跟陳行握手,陳行直接繞過他走到秦羽面前,恭恭敬敬的低着頭,大氣不敢喘一聲, "請問,是秦先生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