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命蠱婿
絕命蠱婿 連載中

絕命蠱婿

來源:google 作者:會飛的肘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姚晴 都市小說 顧北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鋪路無屍骸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世道從來就是這樣五聖教巫蠱門,收的全都是爹死了也不眨一下眼的惡徒,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所以流傳上千年而不滅,反而越來越興旺但失蹤數百年的門主信物,一枚九星絕世蠱戒,卻被一個委屈過活的上門女婿撿到了這下好玩兒了……展開

《絕命蠱婿》章節試讀:

錢經理在工廠的人緣顯然不怎麼樣,工人們站在遠處指指點點,沒一個人過來詢問的。

這些人也知道工廠馬上就要轉手,錢經理完全靠和吳總的關係當的經理,新廠長一來,只有人走茶涼一個結果,沒人給他留面子,不時發出鬨笑和叫好聲。

顧北有意讓錢經理多出出醜,一直控制着減力的節奏,錢經理既感覺到癥狀在減輕,減輕的速度又很慢,只得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邊跪一邊喊。

過了不久,一輛大勞緩緩開進廠區,吳總下了車,看到錢經理後愣了下,向顧北走過來,小聲問「兄弟,老錢這是幹什麼呢?」

這件事不能明說,顧北故作高深地說「錢經理多行不義,我罰他反省一下。」

「兄弟,你怎麼把老錢收拾得這麼服帖的,」吳總露出佩服的眼神,「這是我們廠的滾刀肉,有時候連我都拿他沒辦法。」

「一些雕蟲小技,不足為外人道,」顧北含含糊糊地說,「看吳總的面子,我饒他一回。」

說完鬆開了柏奚的「人中」。

錢經理立刻不疼了,有些茫然地站在那裡。

他在院子里磕了一個多小時,疼痛由重轉輕,直到消失,絲毫沒察覺是顧北在暗中搗鬼,只當真是狐仙原諒了自己。

人生最大的震撼就是,原本以為是虛幻的東西突然變成了真的。

錢經理幾十年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受到衝擊,只覺冥冥中好像有什麼,正從頭頂俯瞰下來。

他抬頭望天,猛然生出許多敬畏之心,又跪在地上叩了三個響頭。

「老錢不是磕傻了吧?」吳總研究着錢經理的舉動,「這又是幹什麼呢?」

「磕出點心得也說不定。」顧北觀察着錢經理的神情,好像領悟了什麼一樣。

錢經理叩拜完,匆匆向顧北走過來。

顧北瞧錢經理的架勢,以為要來和自己打架,沒想到錢經理走過來後,對他一拜到底。

「顧先生,以前是我眼瘸,不認識你這座泰山,竟騙到了你頭上。

我剛才算明白了,什麼叫人在做天在看,怪不得我蠅營狗苟半輩子,錢都讓媳婦來了個卷包兒會,跟別人跑了。

我這才被逼着到處騙錢,顧先生,你放心,你上次損失了多少錢,我全賠給你!」

錢經理這一拜是有感而發,吳總還是第一次見他這麼服帖,心目中顧北的地位頓時又拔高了一截。

「老錢,你怎麼還騙過顧先生?我真得說你幾句,顧先生這麼有能力的人,咱們巴結還來不及,我看你不如拜拜他,說不定運氣能變好。」

「吳哥,你說得對,顧先生,受我三拜。」錢經理當即跪下向顧北拜了三拜。

顧北也沒料到錢經理被自己捉弄了一通,竟然悟了,只好偽裝出世外高人的風範,用淡泊的語氣說「這些虛禮就不必了,俗話說舉頭三尺有神明,人還是有幾分敬畏之心的好。」

「顧先生說得好,」吳總對顧北的稱呼也改成了先生,「老錢,顧先生難得點撥你一次,這興許就是你的福緣,你別忘了把他損失的錢補上,到時福緣變成禍緣,就沒那麼容易躲過了。」

「我這就轉賬。」錢經理出奇的痛快。

顧北暗贊吳總是個玲瓏人,取出銀行卡,讓錢經理按卡號打款。

確認到賬以後,顧北心情一陣舒暢,勉勵了錢經理幾句,跟吳總到辦公室喝茶。

兩人前後腳走進辦公室,顧北突然嚇了一跳。

前一秒吳總還好好的,下一秒卻像被什麼重物碾壓過,頭和胸腔都變成了扁的,腦漿子全崩了出來,白森森的骨茬子也從肉里鑽出來,渾身上下鮮血直冒。

「顧先生,怎麼了?」吳總研究着顧北的眼神,「不會又有事兒吧。」

顧北直接了當地說「吳總,還真有點兒問題,而且問題不小,血光之災那種。」

「我的運氣有這麼差么?」吳總的臉色有些僵。

這種事不好解釋,顧北也看不出吳總的傷是怎麼造成的,只能讓他自己去試。

在辦公桌上拿了張紙,折成紙人讓吳總拿着,默誦厭勝術的心訣,讓紙人和吳總建立連接。

蠱戒上的寶石又暗了一粒,只剩一粒還亮着。

「吳總,你拿着這個紙人去工廠里轉一轉,紙人損壞,立刻止步,先把這次的厄運撞破。」

「顧先生,你能不能跟我去?」吳總訕訕笑了下,「我……我有點害怕。」

吳總現在就是個大號危險源,顧北也不敢和他靠太近,萬一被殃及池魚就慘了,找借口道「可以,但我只能遠遠看着你,這樣厄運才能撞出來。」

「那也行,總比我一個人好。」吳總拿着紙人,和顧北一起出了辦公室。

顧北跟在吳總身後十幾米遠,在工廠里轉悠起來,但轉了半個小時,什麼事也沒發生。

「顧先生,這不是沒事兒么?」吳總回頭問。

顧北也覺得奇怪,難道不是在工廠里?

「你這次是不是看走眼了,我哪能老那麼倒霉?」吳總笑道。

就在這時,他手中的紙人兒忽然斷成了兩截,接着「砰」的一聲,一輛拉貨的貨車爆了胎,車頭一歪向這邊衝過來。

吳總嚇了一跳,撒腿就往旁邊的廠房跑,但貨車只竄出幾米就「吱」的一聲剎住了,顯然並非厄運的源頭。

顧北掃了眼廠房,目光一凜,喝道「吳總站住!」

吳總下意識停住了腳步,只聽「咣」的一聲巨響,一根短梁從廠房頂部掉下來,擦着他的身體砸在了地上。

吳總嚇得褲襠嗖涼,短梁是鋼構件,重量超過一噸,剛才再往前走一步,他已經變成一攤肉泥。

「先……大師,顧大師,」吳總對顧北的稱呼由「先生」變成了「大師」,「你又救了兄弟一命,你幫忙看看,是不是兄弟惹上什麼了,非要我的命啊這是。」

顧北也有些奇怪,難道就像《死神來了》一樣,吳總註定要死,不管怎麼救都會死於非命?

他觀察着吳總,忽然注意到吳總的額頭上有縷黑氣冒出來,又像小蛇一樣鑽了回去。

顧北只聽說過印堂發黑,這種情形還是第一次見,不會是中了什麼邪門歪道吧?

《絕命蠱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