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絕世殺神宋梵
絕世殺神宋梵 連載中

絕世殺神宋梵

來源:外網 作者:宋梵夏冰語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宋梵夏冰語

第一殺神重回都市,那些嘲笑過,背叛過,欺辱過他的人,終究會跪在他腳下顫抖!!展開

《絕世殺神宋梵》章節試讀:

郭飛恆的聲音戛然而止,瞪大了雙眼,彷彿看到了極其可怕的事情一般。
事實也正是如此,戰狂如同一頭兇殘的野獸,沖入郭飛恆這邊的人群後,直接將一人撕成了兩半。
鮮血拋灑,給人視覺以及精神上造成巨大的衝擊力。
旁邊的幾人甚至被嚇傻在原地,一動不動。
但戰狂並不會因此手下留情,開始收割起這些人的性命。
短短一分鐘不到的時間,郭飛恆的所有手下,就都死在了戰狂手上。
並且,戰狂是用最兇殘的方式,將這些人解決,導致地上鮮血橫流,殘肢斷臂到處都是,甚至還有一些花花綠綠的東西。
「嘔!」
柳曼青一個女人,那裡見過這種場景,胃裡一陣翻湧,忍不住轉身吐了出來。
戰狂上前,一把將還處在震撼中的郭飛恆抓住,拎着走向宋梵。
宋梵一隻手捂着女兒的眼睛,給戰狂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到外面去。
戰狂會意,點了點頭,轉身走向別墅外面的院子。
「這位小姐,你應該是冰語的朋友,麻煩你在這裡照顧他一會,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宋梵轉頭,對剛剛吐完,臉色還有些發白的柳曼青說道。
而後,他根本不等柳曼青回話,拉着萱萱轉身走到了別墅院子里,鬆開了她的眼睛。
院子里,郭飛恆已經回過神,怨毒的看着走來的宋梵:「小子,你知道我父親是什麼人嗎,你敢動我,我父親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宋梵沒理會他,蹲下身問萱萱:「女兒,這段時間,都是這個人在欺負你對吧?」
萱萱看了眼郭飛恆,點頭道:「沒錯,我記得很清楚,當初就是他帶人把萱萱抓到醫院的,媽媽想要阻攔,還被人打了一頓。」
宋梵眼中多了一絲冰冷的寒意,臉上則是不動聲色,摸了摸萱萱的腦袋:「女兒,爸爸現在就幫你報仇,他對你們所做的一切,我讓他百倍償還!」
說著,宋梵看向了戰狂:「你去找根繩子過來。」
戰狂點了點頭,放下郭飛恆,轉身去別墅找繩子去了。
郭飛恆恢復自由,眼中掠過一絲精芒,拔腿就往外面逃去。
宋梵呵呵一聲,左腳用力,將前面一顆石子踢了出去。
「啊!!」
郭飛恆發出痛苦的慘叫,整個人以狗吃屎的姿勢趴倒在地上。
他的小腿直接被宋梵踢出的石子洞穿,留下了一個血窟窿。
「殿主,找到繩子了,接下來怎麼做。」
這時候,戰狂拿着繩子從別墅里走了出來。
「先把他倒吊起來。」
宋梵淡淡的開口。
他已經想好用什麼樣的方式折磨郭飛恆了。
郭飛恆看着手持繩子走來的戰狂,徹底的怕了,叫喊道:「你們不能動我,我父親郭天林在臨江市權勢滔天,你們敢動手,不僅是你們,就連你們全家都要跟着陪葬!」
戰狂不屑的笑了一聲,別說一個小小的郭家,就算是在強者無數的海外戰場,也沒有人敢這樣威脅殺神殿的成員。
「既然這樣,你給你父親打個電話吧,最好是開個視頻。」宋梵開口。
郭飛恆做的這些事,不用想也知道,他父親郭天林肯定是知情的。
自己兒子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做父親的非但不管教,反而進行縱容,和共犯沒什麼區別。
所以這一次,宋梵想要處置的不止郭飛恆,還有整個郭家。
他要用整個郭家的血,償還他們所做的一切!
「好,你給我等着!」
郭飛恆見宋梵竟然讓自己給父親通話,臉色一喜,連忙掏出手機,發起了視頻連線。幾秒後,視頻接通,郭飛恆手機中出現了一名中年男子不怒自威的面容。
「爸,有人要殺我,我現在就在居住的別墅,你快點帶人來救我啊!」郭飛恆語氣極快,充滿了慌亂。
電話中的郭天林一怔,皺眉問道:「整個臨江市,誰不知道你是我郭天林的兒子,什麼人這麼大膽敢對你下手?」
郭飛恆咽了口唾沫,正準備回答,宋梵一腳踩在了他拿着手機的手臂上。
霎時間,郭飛恆發出凄厲的叫聲,宋梵則是將他的手機拿了起來,看着屏幕中的那張人臉問道:「你就是郭天林?」
郭天林看着屏幕中出現的宋梵,以及傳來的郭飛恆慘叫,臉色頓時一沉:「小子,你是什麼人,把我兒子怎麼樣了?」
宋梵淡淡的道:「我是那個小女孩的父親。」
郭天林的眼神眯了起來,既便是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目光的犀利:「小子,我不知道你是從那裡冒出來的,不過你女兒能用他的血給我兒子治病,只能說是她的榮幸。」
「識相的話,我勸你趕緊收手,並且放了我兒子,否則的話,郭家的怒火,不是你能承受的!」
「是嗎?」
宋梵冷笑一聲,郭天林的這番話,說明他不但知道女兒的被抽血的事情,甚至沒有任何愧疚!
他徹底被郭天林的態度激怒,轉頭對戰狂道:「動手吧。」
戰狂點了點頭,然後二話不說,將郭飛恆用繩子綁了起來,倒吊在了旁邊的一顆樹上。
「把匕首給我。」
宋梵對戰狂伸出了一隻手。
戰狂聞言,將自己隨身的匕首掏了出來,交給了宋梵。
宋梵打開了手機的後攝像頭,對準了郭飛恆的位置,手持匕首,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郭天林看着被倒吊起來的兒子,如同一隻發怒的獅子:「小子,你敢動我兒子一下試試,我必讓你全家給他陪葬!」
宋梵沒有理會他的威脅,來到郭飛恆身前後,將匕首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冰冷的觸感,以及被倒吊著的懸空感,讓郭飛恆恐懼的近乎崩潰,幾乎快要哭了出來:「不!不要殺我!我不想死!」
宋梵臉上露出一抹笑容,看似柔和,實際上讓人心驚肉跳,「你放心,我不會這麼快就殺了你的,這些天,你身上輸了我女兒不少的血,而我女兒的血,可不是什麼人都配擁有的。」
「所以……現在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讓你把我女兒的血換回來了。」
說完,宋梵手中的匕首輕輕一划,在郭飛恆的脖子上留下一個傷口。
傷口的深度拿捏的極為巧妙,既能讓郭飛恆身上的鮮血,通過傷口流出,又沒有傷及氣管和動脈,所以短時間內,根本不會有生命危險。
滴答!
滴答!
鮮血從郭飛恆的傷口流出,一滴一滴的砸落在地面上,低沉的聲音宛如催命的喪鐘。
郭飛恆徹底崩潰了,淚涕橫流,凄慘的喊道:「爸!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你趕快帶人救救我啊!」
看到兒子凄慘的樣子,電話中的郭天林,一張臉上布滿了殺機。
但還沒等他開口,宋梵就將攝像頭再次轉到自己臉上,燦爛的笑道:「看郭家主的樣子,似乎對自己的兒子很疼愛。」
「你放心好了,短時間內,你兒子應該死不了,接下來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為你發一段你兒子的視頻,直至……」
「你兒子血盡人亡之時!」

《絕世殺神宋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