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世梟醫
絕世梟醫 連載中

絕世梟醫

來源:google 作者:陳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語涵 現代言情 陳年

六年前,他為保護女友,打斷流氓兩根肋骨被害入獄,蟄伏六年後,他功成歸來如今,他是第一戰神,玄門醫術絕世無雙,手握百萬雄兵,如今就想要牽起妻兒的手,給她一個世界,沒想到展開

《絕世梟醫》章節試讀:

幾乎是剎那間,夏語涵感到渾身的雞毛疙瘩都起來了。
她下意識地身體一縮,就要尖叫出來,卻猛然發現眼前的這個男人無比的熟悉。
「陳……陳年……」
夏語涵終於看清了這個男人的臉,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陳年不是……不是被關進監獄了嘛?
而且自己……自己也明明已經從樓上一躍而下了啊。
難道……自己沒死?而且陳年也回來了?
夏語涵心中有很多困惑,只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一般,但大腦卻不時地襲來陣陣刺痛感。
浴缸中,陳年被夏語涵的動作驚醒,疲憊地睜開眼睛,眸中有淡淡的欣慰:「你醒了。

陳年溫柔地抱住夏語涵,輕聲說道:「對不起……我回來晚了,這麼多年,讓你受委屈了。

陳年將她昏迷六年的事情輕聲訴說,也訴說著他是如何從監獄出來去了邊疆,當然,那些九死一生的浴血搏殺,則一一省略了。
浴缸中,夏語涵早已聽得鼻尖發酸:「我好想你啊……還好你回來了……」
陳年溫柔地撫摸着夏語涵的秀髮,輕聲地回應着:「我會一直在的。

沒想到,下一秒夏語涵試圖想要起來時,卻忽然發現,自己的腿,根本就沒有辦法動彈分毫!
「我……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
夏語涵震驚不已的看着自己毫無知覺的雙腿,俏臉一寸寸發白。
陳年目光一凜,即使他已經做好準備。
此時看着語涵這麼痛苦的模樣,還是心中一痛。
他心疼的將她抱在懷中,柔聲安慰:「語涵,相信我,我一定會治好你的腿,相信我好嗎?」
不論付出什麼代價,他都會找到醫治好語涵腿的辦法!
「真的嗎?」
「真的。

「我相信你。

堅定的,夏語涵選擇相信這個男人。
她伸手緊緊地抱着陳年,好像生怕下一秒陳年又會消失一樣,就這樣,抱着哭着,緩緩地睡了過去。
……
陳年將熟睡的夏語涵小心地抱到了床上蓋好被子,然後走到了別墅一樓的客廳中,坐在了沙發上。
一旁,龍三恭敬地遞上一杯冰鎮過的精釀,緊接着不知從何處拿出一份資料對着陳年說道:「陳帥!情報部剛剛傳來消息,陳家當年的案子有線索了。

「嗯?」陳年眸中剎那間精光閃爍,看向了龍三。
事實上,他的身上一直背負着驚天的血案,多年來不為外人所知。
他家中本也是名震一方的豪門,但十多年前,他父母竟然一夜間忽然失蹤,全家老少幾十餘口或死或逃或不知所蹤,而那天他也是趁亂僥倖逃出生天,才撿了一條命。
只是那時他還很小,也沒什麼能力,一直到後來才開始追查,可惜始終未曾有什麼結果。
龍三拿出資料道:「根據情報部傳來的消息,陳家當年一案絕非偶然,乃是因為陳家在漢江上升勁頭太盛,以致於老牌的八大家族眼紅、不忿,終於聯起手來合夥置陳家於死地!」
「陳帥,依您之見,該當如何解決?」龍三低聲問道,眼中有寒芒閃爍。
以陳年如今的實力地位,莫說親自出手,便是僅僅指派他龍三出手,當年所有與此案有關的人員,莫說八大家族,便是八十大、八百大,毀滅他們也並非什麼難事。
沙發上,陳年的眸光明暗不定地閃爍着,他輕輕地玩弄着手上的玻璃杯,良久才抿了一口說道:「這件事你不必管了,明日一早回龍殿吧,那裡更需要你,其餘的,我自己來辦就好了。

什麼?龍三面色微變,低聲道:「陳帥!您一個人……」
然而,龍三的話還沒說完,便被陳年一個眼神堵了回去。
「我說的還不夠清楚么?」陳年輕聲道。
龍三深深吸了一口氣,心中縱然是有萬般無奈也不敢違背陳年的意願,只好嘆了口氣點頭道:「屬下遵命,明日一早便返程,只是這邊如果有任何用得上屬下的,陳帥隨時吩咐便好。

「嗯。
」陳年點了點頭,待龍三離開後,他望着這偌大的別墅,忽然間若有所思。
……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透過窗欞灑進房間,也灑在了夏語涵的床上,她睡眼朦朧地睜開眼睛,只見天已大亮,但陳年卻並沒有在身旁。
夏語涵心中有些不安,因為她行動不便,陳年早已經為她準備好了特製的輪椅。
傭人推着她打開房門,眼前如此金碧輝煌的內設讓夏語涵微微一怔。
昨天因為太困的原因,她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在哪裡,此刻才恍然發覺竟然置身於一個超級豪華的別墅之內,可是……
即便是自己家也買不起這樣的別墅吧?
陳年又怎麼可能買得起?或許是租的?夏語涵心想,不由地有些心疼,這樣的地方哪怕只是租一天也都是天價了。
夏語涵被傭人推着出門,卻忽然地板上竟全部鋪滿了玫瑰花瓣,在散發著淡淡的清香,而金碧輝煌的燈具上則綁着一個又一個的粉紅色心形氣球。
而當夏語涵到了別墅客廳時,只見早已經在那裡等待多時的陳年忽然單膝下跪,一臉微笑溫柔地看着她。
夏語涵被眼前這突如其來且極具衝擊力的一幕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但無法抑制的,是內心深處的驚喜與感動,連帶着身體都在忍不住微微發顫,想要流淚。
陳年從懷中取出一枚極其耀眼的鑽戒,看着她輕聲道:「涵涵,六年了……本來六年前我就打算向你求婚,然後一起走進婚姻的殿堂的……」
「但天不遂人願,中間發生了那麼多坎坎坷坷,好在我們終於還是走了過來,雖然這次求婚足足晚了六年時間,但我還是很想問問你。

「你……願意嫁給我么?」
陳年的話,像是一顆子彈狠狠地擊中了夏語涵的心臟,那一瞬間,彷彿整個世界都只剩下了這一道聲音。
眼淚模糊了雙眼,夏語涵鬼使神差地走向陳年,她輕輕地握住陳年的手,緊緊地抱着陳年,終於是在陳年的耳畔說出了那句兩個人都等了很久的那句話。
「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