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世醫王闖花都
絕世醫王闖花都 連載中

絕世醫王闖花都

來源:google 作者:叫我阿蓮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叫我阿蓮吧 都市小說 陸風

帶着一身通天本領初入都市會治病、會煉藥……手掌金錢權貴,任你富可敵國,任你權勢滔天,在我面前,都得遵守吾之規矩!我要救之人,地府閻羅不敢收!我要殺的人,天王老子不敢救!PS:簡介無力,請看正文,懂得的懂哦·~~~!展開

《絕世醫王闖花都》章節試讀:

七月驕陽如火。

此時已經接近三伏天,烈日下的路面氣溫更是直接衝過四十度,在柏油馬路上煎熟個雞蛋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嚴城,幸福時光小區門口,

一個穿着短袖制服的保安正在吹着電風扇,警惕的打量着陸風。

二十多歲,一米八左右,身材勻稱修長,皮膚呈現微微的古銅色,

陸風的顏值雖然沒有電視中白嫩小鮮肉那般驚艷,但是稜角分明的五官外加挺拔的身姿卻也讓他平添幾分陽剛的帥氣。

只不過在此時保安眼中,原本90分的顏值卻因為陸風身上一身的地攤衣服被降低到了85分。

灰色T恤,黑色運動大褲衩,破舊的低仿阿迪達斯的斜挎包,外加一雙剛剛在車站外花了三十塊錢買的嶄新運動鞋,全身上下的裝扮統共也超不過一百大元。

這一身如果在平常地方倒也沒什麼,但是此時站在嚴城市最豪華的幸福時光小區門口,便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先生,這裡是私人小區,外人不能隨便進入。」

雖然看得出陸風身上的寒酸身價,但是頂級小區僱傭的保安也沒有傳說中的那般素質低下,狗眼看人低,說話依舊非常客氣。

這倒是讓陸風多少有些意外。

其實剛剛走出山村來到這個大城市的陸風,也沒想到師父給的地址會如此高端大氣上檔次。

僅僅站在這裡幾分鐘,經過陸風身旁的幾輛進出汽車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奧迪寶馬,再加上透過圍欄看到小區內風景如畫,猜也能猜得出來這小區不便宜。

「您好,我來這裡找個人。」

陸風微微笑着,隨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小紙條。

「保安大哥,麻煩能不能幫我找一下宋海?」

聽着陸風的話,保安略帶疑惑的皺了皺眉頭。

「宋海?哪個宋海?」

「宋朝的宋,大海的海。」說著,陸風將小紙條遞給保安,保安接過來便看到小紙條上寫着幸福時光小區,宋海。

由於這個小區比較大,再加上自己也來了沒多長時間,看着小紙條上宋海二字的保安也一時不能確定到底是哪一位業主。

「這位宋先生是住在哪一棟樓裏面的?」

「這……這我也不太清楚,我第一次來這裡。」陸風笑着搖了搖頭。

他真的不知道,離開的時候師父只是給了這張紙條,其他的什麼也沒說。

「宋先生的電話您知道么?」保安依舊非常禮貌的試圖幫助陸風確認,但是最終還是因為陸風不能提供而失敗。

這就讓保安有點為難了,幸好此時年長一點的保安隊長看到陸風和保安在門口一直在交談,便走過來詢問。

「先生您好,我是這個小區的保安隊長,您能不能再提供一下這個宋海先生的其他資料,方便我們幫您聯繫。」

其他資料……

陸風仰頭看了看天,片刻,他猛然想到了什麼。

「噢對了,他是一名醫生,應該還挺出名的。」

「醫生?啊……您說的是不是年紀在六十多歲,滿頭白髮的知名老中醫宋醫生啊。」聽着陸風提供的醫生身份,保安隊長最終恍然大悟。

「是的是的,就是他。你認識他?」

「人的名樹的影,宋神醫的大名誰人不知,只不過平日里喊他宋神醫習慣了,一時沒想起來他的全名。」

很明顯,宋海在這個小區確實比較出名,說到宋神醫的時候兩個保安眼中儘是崇敬之情。

陸風也十分開心的點點頭。

總算是找到了。

而就在這時,一輛白色保時捷汽車緩緩的停在小區大門口處。

滴滴~~~

汽車響了兩聲汽笛,略帶急促的催促保安放行。

白色保時捷的到來讓兩位保安立即行動起來。陸風則被晾在了一旁,畢竟來的人開的是價值百萬的保時捷啊。

保安隊長走到白色保時捷汽車門口,恭敬的敬了個禮。

還沒等保安隊長說話,白色保時捷車窗便緩緩放下。

一個三十歲左右,皮膚白皙,身材豐滿,風姿綽約,戴着墨鏡的女人透過車窗看了保安隊長一眼,

「宋醫生,您來了,今天您休息來探望宋神醫啊。」

保安隊長立即認出來這個女人,同時立即擺手示意手下開門放行。

也就在這時,保安隊長卻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看了一眼站在門口靜靜等待的陸風,連忙再次走到白色保時捷車旁。

「宋醫生打擾一下,真湊巧,這裡正好有一位您父親的訪客,不過他只是提供了您父親的名字和職業,說他和您父親是老相識,您看一下要不要放他過去。」

說著,保安隊長笑容滿面,伸手指向一旁的陸風。

「我父親的老相識?」

女人疑惑的順着保安隊長的指點看了過去,不過隨即眉頭微微一皺。

「我沒見過他!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我父親的老相識,你問他一下他和我父親是什麼關係。」女人回答的十分肯定。

「哎,您稍等。」保安隊長連連點頭,隨即轉身看向陸風。

「先生,這是宋神醫的女兒,她說她並不認識你,請問你和宋神醫是什麼關係?怎麼認識宋神醫的?」

哦。

原來是宋海的女兒啊,怪不得保安隊長認識。

找到宋海讓陸風心情大好,他笑呵呵的走到保安隊長身旁,掃了一眼豪車裡神色冷冷的女人,非常熱情開心的伸手打招呼。

「師侄女你好,我是陸風,是你爹的大師兄,你爹是我的八師弟,我……」

「神經病!!」

嗡~~~

陸風話還沒說完,白色保時捷立即發出刺耳的轟鳴聲,隨即一溜煙的躥進了小區內。

看着揚長而去的師侄女,陸風一臉茫然,

她怎麼了?

說到底還是一家人,她怎麼還沒聽完我的話就直接溜了?

陸風這邊一臉迷惑,但是旁邊的保安隊長和手下則老臉漲紅,略帶尷尬的相互對視了一眼。

「先生,請你現在馬上離開!」說著兩位保安便開始驅趕陸風。

剛剛還客客氣氣的,現在突然間冷面相對,眼前這兩位保安前後的態度更是讓陸風丈二和尚摸不着腦袋。

「兄弟,我真的是來找人的。」

陸風還在嘗試解釋,但是眼前這兩個保安卻已經不給他任何機會了。

「這位先生,我們也是好心想要幫你,但是你卻拿我們當猴耍,二十多歲的毛頭小子竟然說是六十多歲宋神醫的大師兄,呵呵~~~我這輩子沒見過這麼蠢的借口。這裡是私人小區,你再無理取鬧我們報警了啊,請你現在馬上離開!!」

........

陸風萬萬沒想到自己剛剛看到師弟家的親人,非但沒有感受到師兄弟家的熱情,反而被冷冷的甩了一句神經病便揚長而去。

兩位保安更是彷彿被智商侮辱了一般,再也不聽陸風任何的話,直接將他趕出了小區門口。

直到看着陸風晃晃悠悠離開之後,安保隊長這才恨恨的鬆了一口氣。

「真把老子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啊,嘴上沒毛辦事不牢,現在吹牛都不知道打草稿了么?二十多歲竟然腆着臉說是宋神醫的大師兄,呸,我還是天王老子呢!這下讓我在宋醫生面前可算是丟臉了!!」

「下次注意一點,再碰到這樣的神經病別和他廢話,直接趕出去。」

「知道了隊長....」

和保安隊長心情差不多,此時宋婉秋心裏也是十分不爽。

要知道父親在她心裏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不僅是自己在醫學領域的領路人,更是宋婉秋心中高聳的榜樣。

父親宋海在她心裏是神一般的存在,不僅醫術精湛,而且為人正直,是宋婉秋從小到大最崇拜的人。

而剛剛,竟然有個毛頭小夥子當著自己的面大放厥詞侮辱自己的父親,說父親是他的小師弟,他是父親的大師兄,

放屁!!簡直是一派胡言!!

父親醫術聲名遠揚多年,而且年事已高,他行醫的時候估計剛剛的那個毛頭小子還是個胚胎呢,竟然如此厚顏無恥大放厥詞。

越想,宋婉秋心中越是鬱悶。

不過當然拎着大包小包打開房門的那一刻,她還是盡量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不想因為剛剛的事情影響到父親。

吱呀~~~

房門被宋婉秋小心翼翼的打開。

「媽....」

「哎,婉秋來了啊,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啊。」沙發上正在看電視的母親欣喜不已,連忙起身迎了過來。

「我今天休息,就趕過來看一下您和我爸,我爸呢?」

宋婉秋一邊換鞋子一邊低着聲小心詢問,她知道父親最喜歡安靜,因此每次回來她都盡量小心翼翼,生怕打擾到父親休息。

「在書房裡呢,我去喊他。」母親笑呵呵的接過宋婉秋手裡的包裹,不過當她看到宋婉秋手中一幅山水畫之後,抬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

「媽,這是劉老給父親的山水字畫,他花了大力氣才得到的,知道父親喜歡就讓我帶過來了。」宋婉秋輕聲解釋。

「行吧,老劉費心了,你先坐我去喊你爸出來。」轉身宋母就想去書房,卻被宋婉秋一把拉住。

「媽,不用了,我自己去吧,正好我有事情要找他。」說完,宋婉秋便踩着拖鞋緩步走向書房。

叩叩叩~~~

輕輕敲響書房緊閉着的房門,宋婉秋低聲喊了一句「父親。」

「是婉秋來了啊,進來吧。」

「是的父親。」在得到父親允許之後,宋婉秋才緩緩打開門,閃身進入書房中。

這是一間足可以媲美客廳的超大書房,是原本的主卧,後來專門為宋海改造成書房的。

一進入書房中,琳琅滿目的醫書散發著淡淡的書香撲面而來,這是宋婉秋最喜歡的味道。

此時六十多歲的宋海也從自己紫檀木的書桌前起身,一臉溺愛的看着走進來的女兒,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你可一個多星期沒來了,你媽天天嘮叨你呢。」

宋海的聲音不疾不徐,沉穩淡然。

「最近醫院比較忙一直沒怎麼休息,這不今天調休我就立馬過來了。」一邊說著,宋婉秋一邊悄步走到書桌前,隨手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信封。

「對了父親,我來之前劉老的秘書專程找到我,讓我必須把這個親手交給您。另外還給您挑了一幅山水字畫,我放在客廳了。」

宋海笑呵呵的伸手接了過來,打開。

信封里整整齊齊放着八百大元。

「這個老劉也真是,認識這麼多年了還這麼客氣。」說完宋海隨手將信封放在書桌上,抬起頭,恰好看着女兒的眼睛盯着信封。

再次會心一笑。

「婉秋,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既然父親主動說了,宋婉秋便也沒啥顧忌,索性直接將心中的疑惑一股腦的全部抖了出來。

「父親,我還是不明白您為什麼只收八百的診費,要知道如果沒有您,劉老估計都活不過上個月。您為他費時費心費力的診治,卻只收他八百塊錢,這要是放在我們醫院甚至連個診斷費都不夠……」

宋婉秋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卻被宋海伸手制止住了。

「婉秋,這是我們師門的規矩,不可變,也不能變!!」

師門....

果然父親又拿這個理由來搪塞自己了。

只不過這一次當宋婉秋再次聽到師門的時候,她的臉色卻陡然暗了下來,眉頭也控制不住的皺起。

很明顯宋海感受到了女兒情緒的異常,還以為是女兒聽到師門規定心生不滿,隨即臉色一正,瞬間嚴肅起來。

「婉秋,不可褻瀆師門!!」

宋海的聲音冷冽低沉,氣勢更是瞬間裝正嚴肅,讓宋婉秋心中不禁咯噔一下,連忙向父親解釋。

「父親您誤會了,我只是聽到您提起師門,突然想到了剛剛遇到的一件糟心事,這才有些失態,並沒有任何褻瀆您師門的意思,父親您千萬不要生氣。」

聽着女兒的解釋,宋海這才緩緩呼出一口氣,神色也漸漸地平和起來。

「我這一身本事全由師父傳授,師門重恩,萬萬不可忘記。」

「知道了父親。」宋婉秋恭敬的點點頭。

看着眼前聽話懂事的女兒,宋海欣慰的點點頭。

不過隨即有些疑惑。

「婉秋,你剛剛說聽到師門二字讓你想起了一件糟心事?」

「是的父親,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我剛剛在進小區的時候遇到了一個浪蕩年輕人,說了一些胡話罷了。」

知女莫如父。

宋海知道平日里女兒宋婉秋雖然性情高冷,但是心地卻不壞,而且自幼性格堅韌,很少見到能讓她神色大變的情況,

不出意外的話,女兒口中這個浪蕩年輕人所說的胡話便是讓女兒失態的原因了。

宋海呵呵一笑,伸手拍了拍女兒的肩膀。

「婉秋啊,你也算是遠近有名的知名大夫了,醫院裏什麼樣的話沒聽過,怎麼還能和一個毛頭小夥子慪氣。」

「父親,他主要是對您出言不遜,我這才生氣的。不過現在想想也只不過是當他說了句醉話罷了。」

宋婉秋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扶着自己的父親坐下。

「對我出言不遜?那我倒是有點興趣了,他說了些什麼?說我庸醫誤人還是名不副實啊?」

名望往往伴隨着非議,這麼多年,宋海對於外界的種種評價早就習以為常了。

「都不是。」宋婉秋搖搖頭,轉身幫父親倒了一杯溫水,放在宋海手中。

「噢?!這倒是稀奇了,那他到底說了些什麼讓你如此失態?」宋海一邊問着,一邊端起水杯,輕輕的抿了一小口。

看着老父親淡然的模樣,宋婉秋暗暗吸了一口氣,依舊有些猶豫。

「他....他說....」

聽着女兒猶猶豫豫的話,宋海眉頭一挑,抬眼看了一下宋婉秋。

宋婉秋再次吸了一口氣。

「他說他是您的大師兄。」

啪嗒~~~

宋婉秋的話剛剛說完,父親宋海手中的茶杯應聲落地,摔得粉碎。

與此同時,宋海整個人臉色莊嚴無比。

雖然宋婉秋見過父親生氣,但是如此神態確實是第一次見,頓時有些慌亂起來。

「父....父親,您不要生氣,這些年輕人一向喜歡胡說八道,您千萬不要往心裏去。」

「年輕人?!他是年輕人?!讓我算一算....他是不是二十多歲?!」

此時宋海神色明顯有些緊張慌亂,雙手更是控制不住的微微顫抖起來。

宋婉秋這下是真的慌了。

她從來沒有見過父親如此的慌亂,一邊快步走到父親身旁扶住父親的肩膀,一邊扭頭大喊起來。

「媽...媽...,你快過來。」

「說,詳細的說他到底和你說了什麼!!一字不落的重複說一遍,快說!!」宋海突然激動的站起來,雙目圓瞪,緊緊地盯着宋婉秋。

「他....他就說是您的大師兄,您....您是他的八師弟!!」

此時母親也聞聲趕了過來,看着宋海如此神色,連忙上來詢問。「老頭子,你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面對着老婆女兒關切的詢問,宋海卻突然激動萬分的哈哈大笑起來。

「老八……這個世界上也就師父他老人家和大師哥您會這麼喊的。大師哥啊大師哥,萬萬沒想到師父他老人家真的讓您出山了啊。」

話音落定,宋海再次一把抓住自己的宋婉秋,

雙手因為激動萬分而忍不住的微微顫抖着。

「他人在哪裡?快,快點帶我去。老婆子,把我藏在衣櫃里的那套灰色門派衣服拿出來,我要穿上親自去接大師哥到來。」

宋海此言一出,宋婉秋瞬間目瞪口呆。

什麼?

那個年輕人,竟然真的是自己老父親的大師哥?!

《絕世醫王闖花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