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君不見我我念君
君不見我我念君 連載中

君不見我我念君

來源:google 作者:櫻桃蘇蘇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璟 舒卿

新婚之夜,她被最愛的人掀了蓋頭摘了鳳冠,跪在地上看着他和旁人云雨他怪她害了自己最愛的白月光,從不肯給一絲一毫的溫暖卻不知,他心心念念的救命恩人,就是他百般折辱的人情傷心斷,再無轉折餘地,她終於認了命,飲下他賜下的毒酒,從此塵歸塵土歸土他以為她是強奪旁人心血和感情的無恥之人,隨意丟棄亂葬崗等到真相大白,再想尋回,斯人已不在……這一生,終是痴纏恩怨,徹底糾纏不清……展開

《君不見我我念君》章節試讀:

  隨着司璟話音落下,幾個侍衛馬上推門而入,動作粗魯的拎起地上的舒卿就往外走。
  
  現在是數九寒冬,滴水成冰,更別說舒卿還不會游泳,要是被扔進湖裡且有命在,她又驚又怕,拚命的央求解釋:「王爺,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沒有做錯事,雪兒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你不能這樣對我!」
  
  她的哀求沒有任何用處,幾個侍衛如狼似虎拖着她很快到了湖邊。
  
  看着結了一層冰的湖面,舒卿全身都在抖,雖然懼怕,但是她也是堂堂相府千金,怎麼也要為自己爭一把。
  
  於是穩住身形,厲聲開口:「放開我!我是皇上親封的靖王妃,我又是爹爹愛女,你們敢對我不敬,會被抄家滅門的!」
  
  懼怕和恐懼讓舒卿豁出去了,侍衛聽了她的話有瞬間的猶豫,眼前的女子是皇上親封的靖王妃,還是丞相大人的愛女,這今天晚上的事情要是傳出去。
  
  就在侍衛猶豫瞬間,一聲冷笑從後面傳來:「相府千金又如何,只要進了我靖王府,你就是我靖王府中的一員,我要你生你既生,要你死就得死。」
  
  舒卿轉過頭,見靖王和溫卿宜相依出現在湖邊,司璟的臉上帶了寒霜,比這寒冷的天氣還要讓人感覺到冷,看見他和溫卿宜相依相偎,舒卿的心裏針扎一樣的疼。
  
  為什麼他會對自己這樣兇殘?為什麼他的溫柔會都給了另外一個女人?
  
  她真的想不明白司璟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只是把一雙盈盈的水眸看向司璟:「王爺,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你這樣對我要是被皇上知道,會懲罰你的!」
  
  「死不悔改的東西,事到如今竟然還想狡辯,竟然還敢威脅我,真當我司璟是那怯懦之人?」舒卿在情急之下央求的話聽在司璟耳朵了,簡直就是**裸的威脅。
  
  到現在這種時候都不忘記擺相府千金的身份,着實可惡,司璟怒從心起,越發的認定舒雪兒的死和舒卿有關係,「既然你身份尊貴別人不敢動你,那就讓本王親自替雪兒報仇吧!」
  
  說著抬起腳惡狠狠一腳踢在她的胸口上,舒卿被這一腳踢得飛了出去。
  
  司璟這一腳極狠,舒卿只覺胸口一陣劇痛,「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接着身子重重的落在了湖面上。
  
  本是隆冬,那湖面本是結了一層冰的,隨着舒卿落下,竟然被砸開了一個窟窿。
  
  冰冷的湖水馬上濕透了她的衣服,寒意一點點浸透她的肌膚,舒卿拚命的掙扎。
  
  湖邊司璟漠然的看着這一切,「通知下去,靖王妃舒卿不小心掉進湖裡,被發現時候已經沒有呼吸。」
  
  司璟冷冰冰的聲音一字不漏傳入拚命掙扎求生的舒卿耳朵里。
  
  她的心比這冰冷刺骨的湖水還要寒冷,她愛了他整整三年,她記得他情真意切的給她寫的情書。
  
  為了能夠嫁他為妻,她拒絕了太子的求親,她一直在遵守和他的每一句諾言,可是他呢?
  
  她滿心歡喜幸福甜蜜的出嫁,卻沒有想到,等待她的竟然是這樣的局面。
  
  那個在鴻雁傳書里對她深情以待的男人竟然對她厭惡至此,他竟然要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