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君騎白馬傍月西
君騎白馬傍月西 連載中

君騎白馬傍月西

來源:google 作者:廖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巴特爾 方月西 現代言情

方月西和青梅竹馬林琛的孽緣,從受精卵着床就開始了,形影不離的成長,就算沒有別人插足,真的就能相守一生嗎?換個蒙古男人可好?展開

《君騎白馬傍月西》章節試讀:

方月西:「林琛,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兄妹?愛情?還是——友情?」

林琛:「是愛情!西西,你說的沒錯,我一直是我,從來都沒變過,我從小到大,這顆想娶你的心都沒變過。可是,從高中開始,你突然就疏遠我,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很迷茫,所以我才會跟許多女孩子玩,想引起你注意力,可是,你對我越來越冷淡。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你現在,你現在就告訴我啊!」

方月西沉默不語,林琛把她摟得緊緊的,就怕一鬆手她就走了。

高中之前,每次方月西不開心時,害怕時,迷茫時,難過得哭泣時,林琛都是這樣抱着她,她曾經很依賴這寬厚的胸膛。

這胸膛,她很熟悉,亦很陌生。

她閉眼深吸了一口氣,林琛結實的胸膛,有着刺鼻的女人化妝品味。

方月西苦笑:「你求婚的時候,我想着,我們兩個這樣挺好,此生平平淡淡,順風順水的結婚生子,一起做爸爸媽媽,一起做爺爺奶奶,一起做外公外婆,一起老去……」

林琛眼眶發紅:「西西,我們可以的,不管是婚前婚後,我都會一直對你好,愛你一輩子。」

方月西鼻子一酸:「林琛,你從小到大,都對我很好。我也相信,婚後你會一如既往的,呵護我照顧我。但是,那不是男女之間的愛,林琛,你並不愛我,你這是兄長對妹妹的感情。我也一樣的,你和別的女人接吻,甚至李嫣然能用臉刷開你辦公室的門,你們睡了,林琛,你們睡了,你們三個糾纏,我一點也不吃醋;就像這個懷抱,剛才還摟着別的女人的胸膛,小雅的香粉味,不時的往我鼻孔里鑽,我一點也不介意,我還趴在你胸口,和你說話。這不就是哥哥妹妹的情感嗎?林琛,我不是傻白甜,我們都是成年人,這麼多年,你親了無數個女人,比如那個小雅,比如李嫣然,但是,你有想過親我嗎?」

林琛瞳孔放大,緊緊瞪着方月西,語無倫次的說:「我,我想親的,我當然會親,我最愛西西了,你是我的西西……」

林琛慌亂地捧起方月西的臉,正要親她,方月西用手擋住他的嘴巴:「林琛,你不要這樣,你冷靜一下。」

林琛哽咽難言。

方月西的手撫在他那張俊美異常的臉上,她曾經也迷戀過這個放蕩不羈的白衣少年。

但是,她到底是何時不再依戀他的呢?是他和許多女孩一起玩?是他和他討厭的李嫣然出雙入對?是爸爸媽媽說她的人生價值就是嫁給林琛?是爸爸媽媽強迫她一定要嫁給林琛?

方月西淡淡一笑,「再見,林琛。」

林琛站在原地,獃獃地看着她離自己漸行漸遠……

原來如此。

他對方月西,從來沒有動過,男人最原始的**,他把方月西當女神一樣,供在心中的神壇上,不舍逾越。

他看到長得和方月西很像的小雅,就破格把專業不夠紮實的小雅,錄取進來實習。他毫無忌憚地對小雅上下其手,和她親親抱抱摸摸。但他從來不捨得用這樣輕浮的舉動對待方月西。

就算是大二那年,那個蒙古交換生插足在他和方月西中間,他也只覺得是魔鬼覬覦了女神,沒有怪過方月西。

他們是從小一起長大又各自優秀,父母和周圍的人,都覺得理所當然應該結婚的那種孩子。

他潛移默化地認為,娶妻當娶方月西。

小時候,明明兩個人性格截然不同,一個喜靜一個愛動,卻整天黏在一起。

沒有一個人能撼動方月西在林琛心中的地位。若是有人敢欺負方月西,不管是誰,林琛都會把人打得爹娘不認。

李嫣然就是挨過打的一個。

那天,林國棟約了客戶李來寧一家,到自家度假別墅燒烤。

李嫣然,小名「點點」,是李來寧的獨女。她非要方月西頭上的蝴蝶結,方月西解了蝴蝶結,準備遞給點點,結果蝴蝶結上一顆珠子,纏住方月西的頭髮,小點點着急地一扯:「你太慢了。」

「嘶——」方月西痛得皺了下眉頭,林琛剛好看到這一幕,頓時就急眼了,扔了手中玉米,二話不說,跑過來拽住點點的頭髮,把人往地上狠狠一摔,直接揮拳,幸虧方月西及時上前,緊緊抱住他。

那天,林國棟第一次打了林琛,林琛梗着脖子:「她敢動我女人,我打不死她。」林國棟氣得兩棍子又啪啪抽到他身上。

那一年,林琛14歲。

張雨急哭了:「你這孩子,亂說什麼,還不快跟點點道歉,跟你爸爸認錯。」

這一天雞飛狗跳的,聚餐也匆匆結束。林國棟把林琛拖進房裡,張雨怕出事連忙跟進去。

林國棟怒吼:「張雨,看看你怎麼教的孩子,連女人都打,我臉都丟光了。打了人連道個歉都不肯,氣死我了!林琛,我告訴你,你今天錯在兩個地方 。第一,男人的拳頭不可以打女人,這是作為一個男人,基本的修養。第二,就算是男孩,也不能用暴力解決問題,你要冷靜的處理任何事情。本來這點小事,可以更好的解決,我要是丟了李家這個大客戶,看我怎麼收拾你。」

林琛惡狠狠地說:「只要是西西的事,哪怕一根頭髮都不是小事。你不要把合同簽不成的責任推給我。他有求於你,不會放棄你的合作。若是他們真的介懷,那你應該想想哪些條件,沒達到他們的要求。」

「你!」林國棟無言以對,閉眼扶額:「你這孩子,我不是說了,你該冷靜下來,用更好的方式去處理。你今天太衝動了。」

林琛冷哼一聲撇開臉,張雨心疼地說:「好了好了,月西在外面都急哭了,你到底有完沒完,孩子都十幾歲了,打幾棍就好了唄。」

林國棟掐掐自己的太陽穴:「去給他看看有沒有傷,上點葯,對了,要是有傷,讓月西給他塗藥,這小子,難得給他老婆當回英雄,別浪費了機會。」

張雨噗呲一下笑了。

可惜,林琛身上一點傷都沒有,連紅印子都沒有,林國棟根本沒捨得下重手。林琛嘴裏嘟囔着:「老爸,月西臉皮薄,你讓她上什麼葯。我去找月西了」

張雨看兒子着急地往外跑,她撞了下丈夫的手臂:「瞧瞧這孩子急的,哼哼,你還想撮合我兒子跟那個點點……」

林國棟抿了一口茶:「點點家上面有人,她們李家的壹號集團,要是能跟我們強強聯合,就能把那個,國家級的重大工程搞下來……」

張雨:「國棟,賄賂這種事,咱堅決不能做。榮同這幾十年,打下的基底已經很穩。在我心裏,什麼都比不上你和小琛,你們平平安安最重要。還有,你看今天,兒子一根筋的護着月西,你讓他跟點點湊對,夠嗆,看看兒子對點點下手那是一點兒也不留情,我們可別促成孽緣了。」

林國棟皺眉:「我看你,單純就是不喜歡點點?」

張雨冷哼:「我就喜歡月西這樣,知根知底,性子溫和乖巧,省心,家裡也能一派和氣。點點那種女孩,任性囂張不說,剛上初中的孩子,塗口紅燙髮,一看就不是個安分孩子,不適合做賢內助。」

林國棟點點頭:「那倒是,娶妻當娶賢。不過他們才14歲,還有好幾年才成年,以後的事誰說得准。」

不過,讓大家意想不到的是,自從打架事件之後,點點就黏上了林琛。

林琛在哪兒,點點就在哪兒,林琛不愛理她,點點還是像林琛的跟屁蟲,黏着林琛。

那時候,方月西也喜歡黏着林琛。兩個孩子的父母,都是工作狂,時常不在家。特別是方月西的父母,他們幾乎都不在家,林琛是她最親近的人,只有林琛在身邊,方月西才感覺安心。

所以,點點和方月西間接成了閨蜜,他們的關係很微妙,點點瞧不上方月西,林琛瞧不上點點,而方月西只喜歡在圖書館,古董店,博物館這種安靜的地方一個人獃著。 最後變成點點和林琛出去一起玩,因為她們的性格愛好幾乎一致。

方月西對林琛的這份依賴,一直持續到高中住校。

住校後,方月西和林琛,各自都交上了新朋友。青春叛逆期,林琛這個叛逆少年,對所有的人都一嘴的毒舌,懟人懟得人家體無完膚,卻對方月西更加黏糊。

每每安排座位,總要老師安排他和方月西做同桌,每次有什麼競賽,成績下發,都是第一個找方月西分享他的喜悅。

方月西對他卻越來越冷漠,甚至厭煩父母提及林琛。

這個轉變是因方家父母造成的。

方月西學習很努力也很認真,成績都是位列前茅,但她一直沒辦法超越林琛的成績,興趣班也沒有他報的多,參加的競賽更沒有他多,成就顯得普通。

方月西的父母,總是勸她:「女子無才便是德,反正你們會結婚,你沒有小琛考得好,也無所謂的,你不用那麼努力,隨便讀讀就好了,以後公司就給小琛打理,你最大的任務就是讓林琛喜歡你,然後跟他結婚。」

方月西當時很震驚父母說出的這一套話,別人的父母都望子成龍,而她的父母盼她成蟲。

他們不但否定方月西的努力,還鼓勵她平庸一些,好像成為林琛的附屬品才是她的存在意義。

兩家人都有許多房產,但是二十幾年來,兩家人都住在桃源居的兩棟聯排老別墅里,兩家的院子,為了方便他們一起玩,直接打通,暢行無阻。

那一天,方月西看着那個院子里的洞門突然迷茫了,青梅竹馬就非得有愛情?女人就必須是男人的附屬品?

愛情哪怕緣起各種千奇百怪的原因,但一定包含一種,想吻他萬千那樣的衝動。

這種衝動,她和林琛都沒有。

所以,她覺得林琛和小雅更像愛情。

林琛與李嫣然也像愛情。

而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