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被按地上摩擦,我神力覺醒了
開局被按地上摩擦,我神力覺醒了 連載中

開局被按地上摩擦,我神力覺醒了

來源:google 作者:敬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納尼 鄧慧

【欲練神功,必先自宮】比武場:胖子:「比什麼?」/學姐:「比劍!」胖子:「你確定比賤?」/學姐:怎麼你怕了?胖子大笑:比賤我可從來沒怕過,看好了語落胖子抱着一根柱子來回磨蹭嘴中還發出:哦哦哦的聲音那模樣當真賤到了骨子裡場下觀戰的學姐學妹滿臉通紅,浮想聯翩「胖子這是在幹什麼?」女扮男裝的水晴川撲閃着眼睛好奇的問道澤安懵逼:「可能是新學的某種武功吧」水晴川眼眸異彩:「要不你也學一下?」澤安聞言差點沒癱倒在地,他翻了個白眼:「我覺得你好騷啊…」……好戲開場了:貧困區少年學習電視劇里的武功為已用!打得一幫武神神志不清!【鐵砂掌】【一陽指】【凌波微步】……此書又叫【與父同在】!展開

《開局被按地上摩擦,我神力覺醒了》章節試讀:

雨在整個安城下着,

洗刷着這座城市的骯髒與污垢,

卻也讓外出覓食的麻雀,淋**翅膀,找不到回家的路!

武之學院,

外圍圍滿了形形**的人,

學院裏面站着氣宇軒昂的武者,

正門口一名光着膀子的少年,抱着一名三十左右的女人,無聲的沉默...

身下那順着身子流下來的一灘血紅,尤為顯眼。

在這陰暗的天色下,襯托的十分凄艷,和...狼狽...

「我美嗎?」鄧慧眼睛眯成月牙,通紅的嘴唇如玫瑰花瓣。

「美!我嬸嬸最美了。」澤安回以微笑!

也幸好有這大雨,才讓倆人如往常,如從前那樣笑着說話,而不是淚水模糊視線...

「你一直問我你叔叔去了哪裡,其實...他是跟着你爸爸走了...你爸爸也真的是個大英雄。」

「只是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但他們有很重要的事,不得不離開我們...」

「你不要恨他,他很愛你的...」

「如若你活了下來,見到他們,告訴你叔叔,我一直在等他,這輩子我非他不嫁!」

「嗯...」

「你的媽媽也是被壞人抓走的...」

「嗯...」

你自顧說著,我耐心聽着.

你說我應,千言萬語,只能...無語。

「我知道你其實早就知道,要不然也不會想方設法的學武功...」

「不過我現在很是後悔,不應該給你錢讓你來這兒報名的。」

「當個...普通人...挺好的...」

鄧慧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已經低不可聞了...

「估計...我們都得...死了...你...恨我...嗎?」

澤安熱淚盈眶,唾液在兩唇絲連...

「媽...」

鄧慧低垂的眼眸明亮起來,嘴唇顫抖着,似要說些什麼,但消耗殆盡的生機,只讓得她發出了有生以來最大的聲音:

「誒...」

手臂無力的垂落,眼角流出一滴清淚!

但嘴角卻是幸福滿足的笑容,一聲媽...足矣...

「媽!」

撕心得吶喊在這雨里回蕩......

遲遲不休...

雨下的更大了,

澤安咬牙躬身,撐起一隻腿,把嬸嬸的身子擔在上面,

顫顫巍巍的又撐起另外一隻,

動作雖慢,卻堅定無比!

待抱着嬸嬸站起,澤安用臉溫柔的蹭了蹭嬸嬸的眼角,

「我們回家...」

雨中,男人抱着女人,空洞的眼神目視着遠方,

雙腿雖然顫巍,但卻不曾倒下,

雨水沖刷着兩人身上的傷口,

鮮血順着腳踝染紅了走過的路,

圍攏的人群見到都一一避讓,為男人閃出一條看不清前方的路。

澤安從武玄三人對峙的空地走過,看到杜川雲劍上殘留的血跡。

步伐微微頓了頓,而後又晃晃悠悠的向前走去。

而一道平淡的聲音也是在這雨中響起:

待得我成年之日,必是你杜家天降血雨之時...

聲音不大,反而像是平常說話那般,

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一種錯覺:他真的會做到!

「嗖…」

「鐺…」

……

澤安沒有管身後的刀光劍影,哪怕萬箭從背後射來,他也不會有絲毫在意。

他現在只想…帶他的嬸嬸回家…

雨好像隨着那句平淡的誓言,帶起了寒意,

天好像變得有點冷了…

眾人複雜的看着那個男人的背影,

他消失在了大雨中,黑暗裡…

高台上,全程注視的古薇兒,看到那個男人消失後,眼神也是有着許些波動。

而後她趁眾人沒有注意的時候,悄悄的離開了高台…

……

安城郊區:亂墳崗,

這裡是貧民區的人葬身的地方,在這裡沒有風水,沒有規格…

不像富人那般幾十萬金幣買個墓穴,也不像武者那樣尋找什麼龍脈。

在這裡窮人只能找個空地,挖個小坑,回填成小土堆後,立個牌子就匆匆過完這一生。

而在一處新墳上,一名男人正跪在地上,傷口與泥巴混在一起,說不出的狼狽。

他就那樣**着上身,任憑風雨吹打。

千里亂墳,無處話凄涼。

良久,少年拿起手中一塊巴掌大小的化妝鏡,用半白半紅的手帕把它包裹。

這是嬸嬸唯一的遺物,

原來她是愛美的…

「駕…」

一道御馬聲傳來,然後只見一蒙面人放出一支穿雲箭,也幸好有這大雨,澆滅了箭上的煙火。

蒙面人倒也沒有在意,區區一個重傷的剛入門武者,還不是手到擒來。

等砍了他那項上人頭,拿去換錢買酒喝!

「駕…」

駿馬奔襲而來,踐踏無數墳頭,

泥水四濺,馬上大刀橫起。

「噌…」

明晃的大刀對着男人砍下,

在臨近之際,男人側身以詭異的姿勢躲開,

然後扶鞍上馬,

刀劍近打,匕首遠打。

蒙面人想不到男人有如此反應,微微頓了一下,但隨即他就永遠沒有了機會。

一刀掌帶着靈力波動砍在脖頸上,兇猛的力量把脖子都給弄斷。

他雙眼一黑,側身栽於那馬蹄之下,亂墳崗中。

隨後男人穿上那蒙面人的衣服,又看了看越來越黑的天,再度上馬,

溫情的目光看向新墳處:

嬸嬸我走了,到成年時我再來看你。

語落,少年手握韁繩,雙腳一夾

一聲「駕…」在千里亂墳中策鞭揚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