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和克蘇魯的女兒交換身體
開局和克蘇魯的女兒交換身體 連載中

開局和克蘇魯的女兒交換身體

來源:google 作者:香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佐 奇幻玄幻 香檳

冰晶般的花園世界,一個玻璃女孩看向了自己瘋狂本身,悄悄抬起祂那張幾萬倍黑色蝶蛹的駭人面龐血色里,她挖出了腐爛的頭顱兩千米的深淵,誰的戀歌如同嬰孩尖笑「假如你成為神,你會怎麼滿足信徒的願望?」【我虧掉了這次交易,我將以一部分的扭曲支付代價】有詭異悄悄代自己執筆《我大祭司,和邪神那些不得不說的事》怪異在偷笑,邪徒在歡呼,未知投來注視,人們愕然側目穿上教主黑袍的夏佐臉上笑容卻逐漸凝固展開

《開局和克蘇魯的女兒交換身體》章節試讀:

好吧,反正只是一場夢,夏佐心想,便也不跟她計較什麼了。

雖然這夢有點漫長。

這時夏佐才想起,她剛才有說,冰箱里沒食物了。

他現在也確實有些餓了。

「你應該餓了吧,需要吃飯嗎?」

剛打開擼啊擼,又取消排位,關掉遊戲的夏佐,站起身,蹲到她的面前,盯着她那雙一動不動,恍若木偶般的眼睛。

「食物?有食物嗎?!」

克希拉雙眼立刻一亮,似深潭有了月光。

夏佐險些被這一輪月光,給炫目得為之迷失。

媽的,真是好看到好像給她幾拳啊!

**的邊緣,夏佐硬生生把這種念頭給壓了下去。

「要下去買,不過錢都在我手機里,請問,我手機在哪裡?」

夏佐有些哭了,身體融了,手機不會也跟着融了吧,這個概率,可能很大。

「手機?那是什麼?」

果然。

但峰迴路轉,她似乎擁有從無形世界裏獲取知識的能力。

雙眸流光溢彩了一會兒,

「好像掉在冰箱那裡了。」

卧槽!

哇!謝天謝地。

夏佐在冰箱下面找到手機,指紋無法解鎖了,但除了指紋夏佐的手機主要還是靠圖案解鎖。

夏佐解鎖完手機,看着功能完好,餘額還在,實在萬幸。

「那你想吃什麼?」

「好吃就行。」

嗯,看來要求真低。

「那等我一下,我下樓去買早餐。」

「嗯嗯。」

下樓,走進主打雞湯麵的麵館。

五分鐘後,夏佐回到了房間。

「好好吃!」

伴隨着雞湯麵入口,小小的房間立刻飄蕩開一種歡快的氣氛。

看着她緊閉雙眼,一臉幸福的模樣。

夏佐陷入沉思,有些明白她為什麼會被自己的姐妹們排擠了。

這貨也算是舊日支配者?

但聯想到度娘關於她的傳聞,她是舊日支配者裏面唯一一個一直被關押,還對人類並不抱有惡意,並且嚮往人類生活的舊日支配者。

可按照傳聞,她不是被諸神關押在被無數神話生物嚴加看管的虛無之地嗎?

因為她擁有着可以復活克蘇魯的能力。

所以諸神,對她極為忌憚。

算了,想這些幹嘛,不就是一個夢嗎?

夏佐想的腦殼痛,忽然覺得自己想這麼多,像個傻逼。

「還有嗎?」

額...

「你胃口這麼大,我忽然發現有點養不起你。」夏佐無語道。

「對不起。」

這句對不起,儘管她的語氣依舊彷彿沒有靈魂一般,玻璃質地的冰冷感。

夏佐還是感覺自己受到了一萬點的萌系魔法暴擊傷害。

「好吧。」

反正是夢的話也無所謂吧。

夢醒了自己的錢還不是會重新恢復?

「我再下樓去買。」夏佐說道。

「嗯!」

早上9點,太陽剛剛升起。

而網上,各個手機和電腦端,卻忽然被強行的黑掉。

雖然這只是個夢,但因為太真實,夏佐還是本能的,在付款的時候肉痛啊。

可就在這時,剛為新買的兩大碗雞湯麵輸入60塊時,手機忽然黑了。

不僅他手機黑了,還伴隨着一陣「咦!」。

因為驚呼聲過多,而彷彿整座城市都發出一聲巨大的嘩然。

店員和身邊的顧客都面面相覷。

結賬用的收銀電腦,因為連了網也當機。

但很快,屏幕內出現了一個嶄新的畫面。

那是直播畫面。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張滿是刀疤的恐怖人臉,貼着鏡頭,向著鏡頭外面的所有人冰冷的張望着。

就好像,他看的見視頻外面的人一樣。

這恐怖的一幕是如此真實,以至於所有人看到這一幕,無不感覺喉嚨中好像卡住了什麼東西。

與此同時,他移開了,露出了身後更加驚心觸目的駭人畫面。

那是一個女人。

一個目前當紅的女明星。

但她現在卻彷彿朽屍般被釘在十字架上。

好看的鼻子已經被削了,昔日精緻的五官已然慘不忍睹。

這一幕驚駭住了視頻外的所有人。

隨即一聲尖叫從人群中發了出來。

哀嚎,痛哭、憤怒的咆哮、還有無數普通路人義憤填膺的喘氣聲。

也有更多不敢相信的質疑聲。

「是惡作劇嗎?」

可是這質疑聲很快就被外面鋪天蓋地的同一個視頻,給淹沒了。

是的,再惡作劇,也不可能做到黑掉所有人手機電腦的地步吧!

只有夏佐迅速從這嚇人的一幕脫離了出來,得益於經常做噩夢的心理素質,他在短暫的一驚之後,立即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甚至為之吐槽道:「這是噩夢又要開始的節奏嗎?」

或許是吧,不然怎麼腦子都開始失控的,如播放電影般出現了另一個畫面——

夏國守夜人總部。

指揮室里罕見的忙成了一團。

來自各個部門的信息幾乎像海面上6級暴風中的雨水一樣,一潑一潑的砸在各個通訊設備上。

令他們每一個人坐在自己的崗位,不得不雙手敲打鍵盤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穿着上校軍銜的印方走入指揮室,眉頭立刻擰成川字。

「C市怎麼回事?那邊的網絡信號怎麼會一下子全癱瘓了?」

然後,他就看見了牆壁上二十幾個監控畫面。

全部都是來自於C市,一個邪神信徒囂張的,公然直播處刑一位當紅女明星的鏡頭。

他臉色立即一寒。

「殿主,C市出現的疑是四年前直播js羅馬皇室公主的列夫。」

「截至目前,他已經用相同的手法處刑了上百人。」

「而且每一個都有着能造成巨大影響的知名人物。」

「是目前導致西方邪神信仰傳播的罪魁禍首。」

端坐在顯示屏前的女孩兒頭也不抬地說。

她大概二十三、四歲,守夜人的特製風衣配合著她的長髮,顯得幹練而冷厲。

與此同時,視頻內的列夫驟然一刀割下了那個女明星的左胸。

捧着鮮血淋漓的肉塊。

發出近乎癲狂的狂笑。

「偉大的古老存在已經在C市復蘇了,恐懼馬上就會降臨,只有自殺才能登天獲得解脫,擁抱極樂!」

「愚蠢的羔羊們啊!和我一起擁抱極樂吧!不然她的現在,就是你們以後的下場。」

看着這一幕,印方深呼吸了一口氣。

他擔任夏國守夜人值殿者以來,幾十年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國外邪神信徒敢如此囂張的在他眼皮子底下下,掀起這麼大的風浪。

指揮室響起了他異常壓抑的聲音。

「命令C市的守夜人,授權啟動1級封印物【思維鏡面】,暫時屏蔽所有人對靈性層面的感知,防止出現集體自殺事件。」

「明白!」負責信息傳輸指揮調度的女孩巫以璞回答。

「另外告訴C市的守夜人,不惜一切代價,將他勒進地獄。」

「殿主,收到C市信息廳的回復,他們無法配合守夜人找到目標的位置。」

巫以璞旁邊座位的男人摘下耳機說。

「對方疑是擁有消除自己存在感的封印物,需要我們總部的支援。」

「回復他們說守夜人已經獲得了最高授權,他會動用相同等級的封印物搜索對方的位置,讓他們配合相關部門做好民眾的工作,防止有人受到影響而自殺。」

「明白!」

下達完命令。

印方走到窗邊,抬頭看了看外面黑沉沉的天空。

沉默了一會兒,自言自語。

「雖然【思維鏡面】可以讓所有人的靈性感知降低到0,不用再擔心看見不該看的東西而被未知的存在吞掉。」

「但作為首例能通過各個由守夜人鎮守的邊境城市,一路來到內陸C市,怎麼感覺都有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又回頭對坐在巫以璞旁邊的男人命令道。

「通知C市信息廳,用赫密斯文(只有神秘者能讀懂的文字)向每個人的郵箱內發佈懸賞令,任何人,只要幫助守夜人解決掉對方。」

「都將獲得一枚斯賓特里亞古銀幣(神秘者交易用的貨幣)。」

「如果自行殺死對方,除了千萬的報酬,另外再獎勵十枚斯賓特里亞古銀幣。」

「收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