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開局監國,祖龍懵了這是我大秦?
開局監國,祖龍懵了這是我大秦? 連載中

開局監國,祖龍懵了這是我大秦?

來源:google 作者:灰貓貓小小一隻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灰貓貓小小一隻 贏子啟

穿越成為始皇第七子,雖不受寵,但也逍遙可突然而某一天卻獲得監國大權同時國運系統也綁定在身原本打算苟到秦二世之時再發力可事情已經有變,那便重做打算殺趙高,懲儒家,辦書院,分新糧贏子啟:「別人不敢做的事我做,別人不敢管的我管!這就是西...不好意思串戲了...」展開

《開局監國,祖龍懵了這是我大秦?》章節試讀:

贏子啟震驚地看着大殿上方的威嚴男子。

該男子不是別人。

正是這一世他的老爹。

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

嬴政看着自己第七子。

「讓你監國,有何使不得?」

贏子啟無奈了。

也不知道自己這個千古一帝便宜老爹今天是發了什麼瘋。

東遊便東遊,可為什麼突然讓他監國了?

以前這種活都是大哥扶蘇來乾的。

而且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直接獨斷獨行地在朝堂上公開了這一決定,縱使朝臣有心勸說,但看着嬴政這張威嚴的臉,他們慫了。

「父皇,以往都是大哥監國,再說了,我一個七公子,不太合規矩吧?」

贏子啟是真的不想招惹麻煩,他試探性地想要讓嬴政改變這個主意。

嬴政聞言,竟然露出了一絲笑意。

「規矩?說的好啊。」

贏子啟見狀,後背一涼。

得!他本來還想據理力爭呢,可現在他懂了,要是再爭論的話,他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嬴政淡然的聲音響起:「難不成你想讓我與那魏國一樣,朝秦暮楚,朝令夕改?」

贏子啟聞言,便知事情已經沒法改變了,只得躬身行禮。

「兒臣謹遵父皇旨意,儘力做好這監國的職責。」

「嗯,很好,三日後,朕便出巡,屆時你便開始建國,這三日,你便隨朕學習如何處理朝政。」

「是,父皇。」

離開章台宮,到自己的住處,一路上他都在思考,是什麼讓他老爹做出這個決定的。

可不管怎麼樣,都想不出個所以然。

他自打穿越過來,就沒做出什麼能讓嬴政入眼的事情吧?

這監國大權,竟然會輪到他的身上,也是夠夢幻的了。

不僅夢幻,而且刺激。

他可是知道,現在的秦朝看起來完成了統一大業,可六國餘孽依舊在暗中蠢蠢欲動,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出來搞事情。

「唉,隨機應變吧。」

喝口水,壓壓驚,贏子啟準備到時候看情況再說怎麼辦了。

【系統開啟條件滿足】

【主人為秦國七公子,理應為秦國昌盛而努力,因此,系統將主人與秦國相連,秦國越昌盛,主人將會獲得越多的好處】

【觸發新手獎勵條件:七日內,讓秦國國運提升。】

贏子啟眨了眨眼睛。

「系統?」

如此突然的出現,贏子啟倒是沒有慌。

而是仔細的分析着眼前的事情。

「滿足條件?我一直以為自己沒有系統的命了,原來是之前沒有滿足開啟條件。」

「條件難道是監國?不對,那也太苛刻了,應該是參與朝政吧?」

贏子啟想來想去,也只有這一個可能性了。

如今嬴政尚在,秦朝的國運根本不用他擔心,但是如果一切都按照原本的軌跡發展。

第五次出巡,秦始皇會在沙丘宮病逝。

到時候趙高李斯胡亥等人的行為,讓秦國三年之間根基盡毀。

既然他與國運綁定,也就是說,秦國滅了的話,他也絕對活不了?

想到這,贏子啟頓時思量了起來。

「看來,我提前準備的東西,也並非全然無用。」

「也幸虧父皇並非心胸狹隘之輩,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我在監國期間有那麼一些可以做事的資本啊。」

「既然如此,那我要開始搞事情了,父皇,你不會怪我的,是吧?」

……

第二日一早,太陽剛剛升起。

在章台宮之前,百官已經準備好入宮早朝。

「哎?公子啟真的來了?」

「看來是陛下下令了,否則公子啟……」

「小聲點!莫要妄言!」

「…」

章台宮恢弘壯麗,雄偉至極。

階梯兩側,士兵手持長戈,身披黑色盔甲,一日最初的陽光,照耀在他們身上,讓盔甲更是隱隱散發出光芒,肅殺威嚴。

贏子啟雖聽見了周圍百官的些許議論,但他也沒在意。

畢竟自己的形象就是如此。

但三日之後,事該如何,就不一定了。

進入大殿之後,一眾人各自在屬於自己的位置上。

隨着一聲陛下駕到,所有人都正襟危坐,等待着嬴政的到來。

這時候,贏子啟微微抬頭,正好看見了扶蘇也在看着他。

眼神中有着一絲絲的不解。

贏子啟衝著扶蘇微微一笑。

對這個君子大哥,贏子啟還是蠻有好感的,除了腦子不好用,經常會惹嬴政生氣外,其他的事情可以說完全讓人無法討厭。

嬴政從屏風後走了出來,大殿中的氛圍一下變得沉重起來。

這是屬於始皇帝的氣勢,天下之中無出其右。

「參見陛下,陛下萬年。」

「起身吧。」

嬴政第一眼,便是看向了坐在扶蘇對面的贏子啟,見他來上朝了,嬴政滿意地點了點頭。

對這個兒子,平日里雖然交流不多。

但也從其他人口中聽聞,洛公子翩翩少年,風流不羈。

換句話說就是,孩子小,不正經。

如若不是偶然看到他忘記處理掉的竹簡,嬴政都不會覺得自己這第七子是可造之材。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贏子啟也察覺到了嬴政的目光,他笑着與其對視。

嬴政嬴政嘴角微微勾起。

「也不知你配不配得上這句話。」

當然除了試煉贏子啟之外,他未必沒有敲打扶蘇的意思。

目光挪開。

「今日有何事啟奏?」

嬴政話音剛落,贏子啟便站了起來。

「父皇,兒臣有事要奏!」

此時大殿中非常安靜,唯獨贏子啟的聲音似乎還在迴響着一般。

百官目光皆看向這位有着不羈名聲的公子啟。

好奇他第一次上朝有何事要說。

李斯已知曉嬴政有意讓贏子啟監國。

對此舉他大為贊同,作為法家代表人物,他與扶蘇的政見可以說完全不同。

見始皇似有意培養其他公子,他自然是欣喜無比。

可如今,第一次上朝便如此表現自己,着實有些過於急躁。

李斯眼帘微垂,無聲地嘆了一口氣。

便是嬴政也有些詫異,他昨天才告知其監國的消息,今天就想要表現?

嬴政的眼中露出一絲絲的興趣,心中好奇自己這第七子,究竟能給他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還是…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