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人手一個老爺爺
開局人手一個老爺爺 連載中

開局人手一個老爺爺

來源:google 作者:爛泥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義 奇幻玄幻 爛泥怪

【修仙】與【科幻】強力碰撞!!老爺爺不是人手一個嗎?偏偏主角沒有後末日時代,玄壁洞開,不同世界粉墨登場,命運當然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誰不服就揍誰!展開

《開局人手一個老爺爺》章節試讀:

劉義見過初級修仙者追捕年滿十八歲的「大老鼠」,卻從未聽說有一隻「大老鼠」能逃過初階修仙者的追捕。

大部分原人時間一到就會選擇束手就擒,也有選擇象徵性反抗的,但最多也就能躲個三五天。

所以,依舊是先前的想法。

能逃離這裡最好,實在不行再說。

又休息了一段時間,劉義的大腦總算是基本恢復過來。

他緩緩坐了起來,晃了晃腦袋,目光穿過布滿灰塵的玻璃窗,漆黑的天穹出現一片魚肚白。

他整理了一下包袱,目光瞥見不遠處酉進七渺小的身體上。

酉進七自毀神魂後,劉義的小部分靈魂便被迫留在了酉進七的體內,他又不會什麼靈魂出竅的神通,現在是想收回來也辦不到了。

索性被困酉進七體內的靈魂只有一小部分,相對於劉義龐大的靈魂來說目前並沒有太大影響。但如一個男人切除某個球形器官一樣,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區別,但誰知道影不影響以後的日常生活呢?

劉義伸出兩根手指,小心翼翼拈起那具小小的身軀,神情無比複雜,像極了某位權傾朝野的大太監望着掛在房樑上形形**的小布袋,無比惋惜又暗自神傷。

劉義細細摩挲小小的身軀,眉毛一皺,愣了一下,突然眼前一亮。

他小心翼翼地將那具身軀貼近自己的額頭。

雖然很模糊,但劉義能感受到自己與另一半靈魂有一絲微妙的聯繫,就像兩塊磁石,相距越近,磁力越強。

「那就再賭一把咯!」

.

.

.

如果從高空俯瞰廢墟,除了破敗不堪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除非從某個特定的角度觀察,才可能隱約看到一束扭曲成弧形的奇異射線自單子塔頂端射來。

單子塔是廢墟最高的一座建築,高406米,說是塔,其實就是一座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

一定會有人問怎麼會有「單子塔」這種奇怪的名字?

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現存的這座大樓曾經有個高334米的「兄弟」,只是這個小兄弟遠沒有它幸運,與其他隨處可見的大樓命運一樣,早已攔腰折斷。

單子塔頂懸浮着一枚來自天人世界的法寶,距離塔頂十幾米高,名為柵欄。

柵欄是一個淡黃色的碟狀法寶,碟沿的位置向四周射出一束束射線。

光沿直線傳播,這人人都知道,然而柵欄發出的射線卻更像高壓水槍平射出的水流一般,只要發射的速度沒有超過7.9千米每秒最終依舊會墜落大地。

柵欄發出的射線就是如此,射線水平射出,划出長長的拋物線,最終墜落在遙遠的地面,深入地面二百米,就像一個倒扣的透明圓盤,將整個廢墟嚴嚴實實包裹其中。

除了一個特殊的出入口,沒有任何一坨活着的蛋白質能完整地穿過柵欄,至少沒有一個原人和初階修仙者能做到,廢墟邊緣無數碎屍塊都願意站出來證明這一點,如果他們能站起來的話。

.

.

.

「秦學長,秦學長!」

龐小猴半蹲在地上,仰視着眼前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笑容如菊花一般綻放,滿臉諂媚。

被他稱作秦學長的孩子粉雕玉琢,完美無瑕,面容稚嫩,一眾初階修仙者卻隱隱以他為首。秦學長名叫秦玄鳴,能進入修真學校的,往往都是年紀越小的越是強悍。

其實這種情況不難理解,無論老爺爺有無惡意,是尋找傳承者,或是尋找唇齒相依的合作夥伴,還是試圖佔據原人的身軀,都會優先選擇資質更好的。就像賣水果一樣,所有人都是先挑好的,剩下的都是些歪瓜裂棗。

聽到年齡比自己大好幾歲的傢伙稱自己學長,秦玄鳴肩膀聳動,嘴角微微勾出一條弧線,只是他自以為掩飾得不錯,卻被龐小猴看得真真切切。

「說!」

秦玄鳴故作老成。

「劉義,劉義進任務欄了!」

「劉義,誰呀?」

秦玄鳴皺眉思索,轉而眉頭舒展,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微微一笑說道,

「那個當前難度榜第二,體魄榜第一的傢伙?」

龐小猴連忙點頭,做足狗腿子的姿態,讚揚道:

「對對,就是那個廢物,什麼第一第二?沒能得到老爺爺的垂青,再強的天資也敵不過秦學長的一根兒小手指。話說回來,秦學長真是聰慧過人,記憶力更是驚人,這種阿貓阿狗的名字也能記住!」

很明顯龐小猴前面的馬屁對秦玄鳴而言十分受用,直到聽見最後一句,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異樣。

「阿,貓,阿,狗?」

秦玄鳴一字一頓,面露不悅。

「你算個什麼東西?十六七歲才有老爺爺勉為其難與你簽訂契約。你管因為神魂太強,無數老爺爺求之不得的劉義,阿?貓?阿?狗?」

「那我算什麼?」

龐小猴見秦玄鳴臉色不悅,連忙輕拍自己的嘴巴,賠笑道:

「那個人我太了解了,他絕對不會束手就擒的,咱們要不要領了這個任務?」

秦玄鳴再不搭理龐小猴,自顧自通過頸後符文印記,了解這個捕捉任務。

果然,「五倍積分」,「必須活捉」。

秦玄鳴舔了舔嘴角,面露凶光。龐小猴連忙站起身連走幾步又半蹲在秦玄鳴的面前。

「劉義那個廢……」

還好「物」字還沒說出口,龐小猴強行咽下去,又輕咳兩聲掩飾一下,接著說:

「劉義那個人對廢墟十分了解,他知道柵欄的存在。按照他的性格,他一定會先嘗試各種辦法逃跑,當他發現無論如何都逃不了後,肯定會鑽進四通八達的下水道,藉助地利襲殺修仙者。」

「襲殺修仙者?還真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秦玄鳴嘴角一翹,不屑一顧。

「所以,秦學長,咱們是要領了這個任務嗎?」

龐小猴撅着屁股搓着手,就像一隻準備開飯的蒼蠅。

「不領了!」

秦玄鳴捏了捏拳頭,心中想起一個男人,一個自己稱為父親卻理論上只見過三次的男人。

第一次是自己出生的時候,他來看了一眼便走了。第二次自己滿八歲時,他又看了一眼點點頭走了。第三次與第二次相隔不到三天,自己完成與老爺爺的契約後,他看了看自己,面帶欣慰地走了。

或許只有自己越強大,他便越看得起自己吧。

想到這裡,秦玄鳴轉過身,雙身背在後腦勺,掩飾剛剛的一絲錯亂,向廢墟**走去。

本來聽到這裡,龐小猴心都涼了。誰知道秦玄鳴後面又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話,差點讓龐小猴喜極而泣。

「我去直接宰了他吧!區區五倍積分哪裡有殺個劉義來的有意思?」

其餘幾個尾隨秦玄鳴的修仙者只能面面相覷,卻也不好說其他,跟上秦玄鳴的步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