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
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 連載中

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愛親魚的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瀾 陶婆婆

身為美妝博主的蘇瀾,機緣巧合之下穿越了,只是女人萬萬沒有想到,開局她就險些被黑衣展開

《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章節試讀:

「家人們,這次鄉村美妝之旅活動已經到了最後一站啦。」
蘇瀾舉着攝像機,對着直播間里幾十萬粉絲甜甜一笑。
突然,攝像機「滋滋」幾聲,黑屏了!
周遭突然黑雲密布,無邊的黑霧衝天而起,緊緊包裹着她,意識很快被剝奪... 她再次醒來,自己竟然已經置身一片密林之中,此處陰暗潮濕,不見陽光,黑壓壓如恐怖鬼蜮。
「瀾瀾,該回來啦。」
一個老爺爺溫暖慈祥的聲音傳來。
「誰在說話?」
她心中不安,惶恐的問。
「誰!」
不遠處一個蒙面黑衣人被驚動,聽聲辯位,從密林中竄出,精準的一劍刺向蘇瀾。
「受死!」
那劍直指蘇瀾眉心而來,她心口一慌,腿軟了,想跑卻動不了!
救...救命啊!
這場面不應該是古裝劇里的嗎?

她誤入片場了?
千鈞一髮之際,她腰間忽然一緊,一個旋轉,她的長裙盪開花邊。
她...她今天直播,明明穿的是T恤和短褲啊!
還沒到等她反應過來,便撞進了一個高大堅硬的胸膛,冷冽的氣息讓她心頭一悸。
她無措的抬頭,入目是男人線條分明的下頜線,五官帥氣,一雙狹長的眼眸如深海幽邃,讓人本能的覺得危險。
蘇瀾心一沉,這男人可以碾壓如今娛樂圈所有的男明星,可她卻從未見過這張臉。
從未來過的地方...突然換掉的衣裙... 恐怕,這不是演戲,她...她穿越了!
顧靳言皺眉將人護在身後,語氣不耐:「發什麼呆,躲好!」
突然被凶的蘇瀾:「......」 男人朝黑衣人怒喝:「無關之人,何須傷她性命?」
「她撞見了我殺你,就必須死!」
黑衣人提劍猛地躍來,再次出手:「今日你們都得死!」
顧靳言提劍格擋,卻不防黑人另一隻手突然撒出一片金針,看準的卻是蘇瀾!
那金針針尖泛黑,明顯有毒。
顧靳言護着蘇瀾,一時不妨,被金針刺中了右肩膀。
「唔...」毒素髮作,他右手臂一麻,「哐嘰」劍掉在了地上。
黑衣人痛快的大笑:「哈哈哈哈,這毒在一盞茶內便會將你全身麻痹...只要你死了,天下第一的玄閣便不足為俱!」
劍襲過來,顧靳言強行運氣,卻吐出一口黑血,渾身更加無力... 蘇瀾急得要命,左右找尋能抵擋之物。
【滴,已識別,幻夢草,花粉可使人出現幻覺,一定劑量能致使人昏迷。
】 她的腦中憑空出現一個機械音,但詭異的是!
她不僅聽懂了,視線還自動鎖定了腳邊這幾株「幻夢草」。
危機之下,蘇瀾死馬當活馬醫,動作麻利地薅下來,屏息之後,一手捂住男人口鼻,一手將花粉兜頭撒到黑衣人臉上。
黑衣人步子一頓。
真的有用!
顧靳言瞅準時機,一劍了結了黑衣人。
「砰」一聲,黑衣人砸在地上。
男人低而沉的聲音勉強帶了些讚揚:「不錯,不是全無用處。」
蘇瀾不服氣:「我是很有用處好嗎?」
雖然他救了自己,但這男人...說話怎麼就這麼不中聽呢?
蘇瀾哼了一聲,卻見男人面色一白,像是支撐不住一般,握劍單膝跪地。
她忽然想起,一盞茶時間已到,他這是毒發了!
如果不管他...萬一黑衣人還有同夥找來呢?
方才是他救了自己,她不能見死不救!
正心急如焚,她忽然想起方才那個救了她的機械音,當即在腦中呼喊:「幫我找解麻痹之毒的草藥!」
【滴,已識別,七靈花,葉片搗汁,敷在傷口可解麻痹之毒。
】 機械音出現,視線也鎖定在了不遠處的一朵花上。
蘇瀾一喜,兩個眼睛亮如星子,以最快的速度摘七靈花葉子、搗葉子後,敷在男人的傷口處。
她鬆口氣,擦了擦額頭的汗。
原本震碎三觀的穿越,經歷了這場生死...她好像...都有些看淡了... 畢竟,自己能活下去,就不錯了!
手腕上傳來的微涼觸感拉回了她的思緒。
顧靳言眉頭微松,嗓音低啞:「我身體麻痹感減緩許多,你會醫術?」
蘇瀾不知道怎麼解釋機械音的幫助,只能點點頭,默認了男人的說法。
她問男人:「你知道這是哪嗎?」
「大夏國夙山深處。」
這個時代,沒聽說啊。
而且...自己穿越成了誰呀?
蘇瀾心亂如麻之際,腦海閃現一張張陌生的臉龐,和一幅幅從未經歷過的畫面。
她頭疼欲裂,恍恍惚惚似乎記起了些什麼,但是又好像模糊不清。
於是,她只好又問了個自己最關心的問題:「我看起來...漂亮嗎?」
她這個人最是愛美,就連工作都是美妝博主。
自己如今啥也沒了,若是還有副美貌,起碼還要安慰幾分啊!
顧靳言眸光一動。
此刻發問的少女,大約十五六歲,個頭到她胸口,白嫩的臉龐可以掐出水來,一雙眼睛明亮靈動,整個人如同初夏的桃兒一般鮮嫩,渾身透着甜氣兒。
他壓下眼中驚艷,提起嘴角:「還行吧。」
還行?
這是幾個意思?
她還想再問。
顧靳言掙扎着起身說道:「我們必須儘快下山,即將入夜,狼群會出來捕獵。」
蘇瀾嚇的一哆嗦,心又提了起來。
她這會兒也顧不上探究了,忙去扶顧靳言。
好在,顧靳言會認路,終於趕在天黑前出了山,看到一個村子。
「瀾瀾,你跑哪去了!」
突然,一個焦急又後怕的聲音讓兩人一楞,順着看去。
一個老婆婆站在她們對面,頭髮散亂,褲腿都是泥巴,腳上只剩下一雙鞋子。
那個老婆婆跑上前來,關切的抓着蘇瀾的手,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着急的問道:「瀾瀾啊,你怎麼才回來?
怎麼還受傷了?」
剎那間,一股心酸混合著莫名的親切湧上了蘇瀾的心頭。
那些模糊的畫面逐漸清晰,蘇瀾終於知道原主的身份了。
原來她穿越到了一個孤女身上。
而孤女幾年前被眼前的這個陶婆婆救下並且收養至今。
不過...孤女被救下前的事情,卻還是一片空白...  

《開局種田王妃賺錢路子野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