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連載中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

來源:google 作者:極品石頭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宗卿 馬玉

穿越到1925年,成為從西點軍校、D國軍事學院畢業的張大帥第二子張宗卿偶獲超級軍工設計系統,各式超時代武器紛紛湧現彼時,時局維艱,華國尚未一統羸弱的華國面對虎視眈眈的倭奴國,張牙舞爪的大熊國世界格局風雲涌變,華國在二公子的帶領下自此復興,傲立於世張漢青:「誰敢欺負我,你們知道我二弟是誰?我二弟是大帥,我就是扛着二弟的旗子吃軟飯,不服氣,憋着!」張大帥:「家有麒麟兒,張家必興,華國必興!」姜老闆:「倭奴國人打過來了怎麼辦?釀皮西,問張宗卿去!」白諸葛:「白某自認諸葛,卻連給張宗卿提鞋的資格都沒有」李綜任:「從未見過如此戰法,從未見過如此火力壓制,簡直是吊錘倭奴兵啊!」思達林:「打什麼打?看着張宗卿的軍隊來了,撤退就是!這叫保存實力」倭奴國:「悔不該招惹華國,悔不該招惹張宗卿」……展開

《抗戰之開局讓少帥下跪》章節試讀:

1925年初春,有雨水窸窸窣窣從天空落下,天氣微涼,讓人不由覺得一陣寒意。


營城港口外,有一艘郵輪發出「嗚嗚嗚」的長鳴聲。


扶着郵輪上欄杆的一個青年男子,緊了緊裹在身上的大氅。


他的目光尤為堅定,像是能看穿歲月長河,觸手就能把控這個腐朽帝國未來的命運軌跡。


「嬅夏,炎黃!」


「沒想到我張宗卿竟然會穿越到這個世界。


青年男子伸手接過從天空飄落的雨水,心中暗暗想道。


他本是21世紀**最年輕的少將軍長,在某次演習之中,無意之間便越過歲月長河。


當張宗卿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就已經成了奉天城張大帥的第二個兒子。


之後他還在米國西點軍校,在D國軍事學院等地方。


度過了兩年的時光。


在那裡,張宗卿和未來的八頓將軍打過獵,和未來的愛僧豪威爾將軍扳過手腕,揍過未來的麥克啊澀將軍。


在D國軍事學院,張宗卿更是和隆美兒喝過酒。


和曼師坦因一起推演過破解馬其諾防線的戰術。


直到今天,他才馬上要踏上闊別已久的土地。


此時他的心情,可以說是五味雜陳。


但更多的則是興奮。


融合了記憶之後,張宗卿知道自己在張大帥、在奉軍所有將帥心中的分量。


穩如泰山!


幾乎沒有人能夠挑戰張宗卿,在所有人心中的地位。


不僅僅是他的身份。


更是他的能力!


就算是張大帥頗為喜歡的大兒子——張漢廷,在張宗卿的面前都不敢抬起頭來。


少年的張宗卿,給張漢廷留下了魔鬼般的記憶。


甚至張大帥不止一次在別人的面前,稱讚過張宗卿。


「生子如此,夫復何求?」


若非少年得志的張宗卿,執意前往米國西點軍校學習。


試圖為這個沒落的國家找出一條路。


他已經執掌了奉軍軍權。


如今,他王者歸來!


這個國家,註定將會朝着不同的方向發展了。


張宗卿張開自己的右手,接住從空中落下的雨水,滿臉的自信。


「超級軍工武器設計系統匹配完成,正在加載中。


「10%……50%……100%,成功綁定宿主。


「發放新手大禮包,請宿主接收!」


作為一名穿越者,得到系統的輔助在正常不過。


只是張宗卿沒想到來到這個世界幾年,才綁定了系統。


超級軍工設計系統?


系統給自己的新手大禮包,會是什麼呢?


「打開新手大禮包!」張宗卿意念一動,直接命令道。


「新手大禮包打開,恭喜宿主獲得毛瑟Kar98k步槍設計圖紙。


系統話音落下,只見一道金光沒入張宗卿的腦海中。


極瞬之間,張宗卿便掌握了這款在1935年,才在D國服役的經典步槍設計圖紙。


要知道這款D國的經典步槍,甚至21世紀還活躍在一些戰場上。


有這樣的神器在手,軍隊的戰鬥力絕對會大幅度提升。


「張公子,你昨天與我說的華倭必有一戰,我極為贊同。


「只是積貧積弱的**難道只能靠持久消耗戰,打敗倭國嗎?」


說話的是個中年男子,頗有軍人作風。


他的名字叫做姜百里,曾經是保寧軍校的校長!


「姜先生,亂世變局已生,**不一定需要用人命去填,才能奪得這場戰爭的勝利。


說話之間,張宗卿指向東北地區所在方向。


「這個地方有最好的軍工廠,有一批批優秀的軍工設計師。


「有飛機、有坦克,如果能夠利用好,完全可以將倭奴御於國門之外。


「姜先生,如果你願意的話,隨時可以來這裡找我。


說完之後。


郵輪靠岸,張宗卿提着皮箱,撐着雨傘就是走了下去。


「還不知道張公子的住處,改日必定上門拜訪。


張宗卿揮了揮手,開口道:「家父張大帥,我是他的二兒子張宗卿,先生要找我很容易。


說完之後,張宗卿頭也不回的消失在雨幕之中。


聽到這句話之後,姜百里被驚的嚇了一大跳。


在他身邊的女子,攙住了臉色蒼白的他。


「張宗卿,張大帥的兒子張宗卿!沒想到是他,他竟然學成回國了!」姜百里不住的念叨道。


而另一邊,張宗卿很快搭乘火車、黃包車等交通工具,來到了闊別已久的張家府邸。


「噠噠噠」


張宗卿扣動張家府邸的大門。


過了許久之後,方才是有一個門房打着哈欠小跑過來。


打開了張家府邸的大門。


「那裡來的傢伙?大帥、少帥現在都不在,滾回去吧!」


門房是新來的,張宗卿闊別幾年才回來。


他自然不認識大帥的第二個兒子。


「讓我父親的趙夫人、盧夫人、許夫人她們幾個,還有我的弟弟妹妹們出來見我!」


「就說張宗卿,回來了!」


張宗卿的語氣平淡,但帶着濃濃的軍人作風。


新門房還想開口,老管家先是慌裡慌張的跑了過來。


還未向張宗卿躬腰問好,老管家先是狠狠的抽了新門房一嘴巴子。


「狗眼看人低的狗東西,這是二公子!」


說完之後,老管家躬身對張宗卿說道:「二公子,我實在是,實在是沒想到您,這麼快就回來了!」


老管家說話的時候,失了魂般的門房撲通一聲就是跪了下去。


張宗卿看了那門房一眼,也不說什麼。


徑直就是往裡走去。


聽到動靜的各房夫人,紛紛是拉着張宗卿的弟弟妹妹跑了出來。


「宗卿!」


「是宗卿回來了!」


「宗卿,你父親不在,在前線督軍呢!」


各房夫人、以及張宗卿的弟弟妹妹,紛紛是向張宗卿行禮。


張宗卿點了點頭,但他的臉色很快陰沉了下去。


「大哥呢?」


「他到哪裡去了?怎麼不在?」


張宗卿這句話一出,老管家等一行人嚇了一大跳。


臉色瞬間就是變得蒼白起來。


「大公子,大公子他,他在……」


老管家支支吾吾的說道。


「他在哪裡?」


張宗卿的話音,陡然間提高了好幾個聲調。


與張漢廷不同,張宗卿親手處決過叛徒,那還是他九歲的時候。


而老管家親眼見到過。


所以,老管家能聽出張宗卿冷冰冰的話語之中,帶着濃濃的殺意。


「大……大公子,大公子他和朋友……在……在拈花庭!」


心神大亂的老管家趴在地面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而張宗卿的臉色則是越來越冰冷。


「真是好樣的啊,這個只會在女人被窩裏面打滾的窩囊廢!」


說完,張宗卿從皮箱之中,找出一把勃朗寧手槍。


就是往所謂的拈花庭方向走去。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嚇得臉色一陣煞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