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科技皇帝:從給皇宮裝監控開始
科技皇帝:從給皇宮裝監控開始 連載中

科技皇帝:從給皇宮裝監控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生態撕裂獸l-27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部形 生態撕裂獸l-27型

李部形魂穿到異世界一名被毒死的短命皇帝身上,發現自己的皇宮裡不僅隱藏殺機,還暗納污穢為了不讓自己再被毒害或者被其它方式弄死,弄清楚這皇宮私底下究竟是何人在作祟,他決定先給整個皇宮悄悄裝上監控,等徹底搞清楚狀況,再想辦法清算然而,當他成功裝完監控的第一晚,他就被自己的皇宮內幕震驚了看似恪盡職守的禁軍大統領不僅私下大肆受賄,還利用自己的職位之權打壓下屬,提拔關係戶!剛進宮不久,被奉為先知的國師竟然不是人,而是披着人皮的妖狐一向對自己言聽計從,從不忤逆任何旨意的太監大總管私下竟是譽王的線人平日里負責皇宮繁雜事務的容嬤嬤竟是雅妃的暗子就連自己平時最信任的宮女巧容都是除妖司故意安排在自己身邊的眼線……隨着越來越多的東西在監控下原形畢露,李部形發現,偌大的皇宮,上萬號人,自己竟然找不到一個可以信任的如果是原來的皇帝面對這種情況,肯定會愁眉不展,憂心不已,積鬱成疾但李部形可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這個世界的規矩也束縛不了他所以,他要利用科技的力量和先進的制度,給這個世界來一波反推,讓他們明白什麼叫科技治國,什麼是科技皇帝!展開

《科技皇帝:從給皇宮裝監控開始》章節試讀:

在巧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躺在龍床上的李部形正在通過監控洞察整個皇宮的一舉一動。

慈寧宮,皇太后棲居之地。

「永安拜見太后!」

一個偽裝成宮女的女將士單膝跪地,作揖行禮。

太后:「平身!」

永安:「謝太后。」

太后:「此次秘遣你去見異族首領,可有甚收穫?」

永安搖搖頭:「回稟太后,異族首領猖狂霸道,不可一世,根本不願意與我們和談!」

太后:「繼續!」

永安:「他要我們主動投降,並歸附於他們,否則,來日兵臨城下,屠盡皇城!皇帝做牛,王爺當馬,妃子全部賞給將士,任由縱樂!」

太后聞言勃然大怒:「放肆!!一群蠻子,真是狗膽包天!!」

永安:「太后息怒,蠻子性格一向如此,欺軟怕硬,只有把他們打痛,他們才願意坐下來好好說話,否則,根本不會拿正眼瞧人。」

太后突然嘆息一聲:「哎~~先皇暴斃,皇儲兵敗,邊關被破,天洲失守,如今,我們拿什麼將他們打痛?」

永安默不作聲,心中也倍感無奈。

作為一個從小在軍中長大的女將士,她深知國情的嚴重,別說把異族蠻子們打痛,就是正面作戰,能否打贏他們,都是一個大問題。

兩人齊齊沉默好一會兒之後,太后突然開口:「你沒有與對方提和親之事嗎?」

永安頓了一下,沉聲道:「提了,但是對方卻要我們一次性把五個公主都送去,並且再加十個郡主才行!」

太后緊咬銀牙,眼中怒氣噴薄:「當真放肆至極!」

永安繼續道:「他們還說,現在我們主動送去,他們可以讓大軍修整一月,給我們時間緩緩,若是不從,他們便進不間歇,一路揮軍南下,直搗皇城!」

「呼~~~」

太后吐出一口濁氣,胸膛劇烈起伏,氣得臉色發青,眼睛彷彿要噴出實質性的火焰。

少頃。

太后:「譽王手裡的天南軍可有駐守香洲?」

永安看了一眼太后,沒有說話。

太后眼睛微眯,意識到了什麼:「直言無妨!」

永安:「天南軍主力早已撤離香洲,只留下一些老弱病殘做做樣子,真正在抵抗蠻子的,是原北狼軍殘軍。若是天南軍主力在香洲,僅憑蠻子分流過來的兵力,根本無法撼動香洲。」

太后忙問道:「那原來駐守元洲的天東軍呢?」

永安:「天東軍主力原本打算放棄元洲,是皇后暗中給了主將一紙密令,他們才選擇堅守元洲,此時正與蠻子血戰。

在我回來之前,據說天東軍副將已被蠻子的血狼首領斬首,只剩主將苦苦支撐,情況岌岌可危,估計元洲堅守不了多久了。」

太后:「煙洲呢?」

永安:「煙洲的天北軍在得知北關失守後,就提前撤離了,只留了煙洲的本地軍在艱難苦戰。」

「呼~~~」

太后再次長長吐出一口濁氣,眼神驟然變得犀利:「傳我密令,讓天西軍全軍自花洲北上,開赴元洲,協助天東軍守住元洲。

另外,傳我親令,命噬虎軍全軍北上,兵分兩路,務必在香洲和煙洲失守前趕到!」

永安睜大了眼睛,對太后的這個命令感到難以置信。

太后冷笑一聲:「哼!我大秀國好歹傳承了近千載,本宮雖為一介婦人,但該有的血性還是有的。

區區蠻子,敬酒不吃吃罰酒,真當我大秀國可欺?」

永安聞言,頓感熱血澎湃,雙膝跪拜:「太后英明!」

太后看了一眼永安,繼續道:「通知暗子們,啟動奪權計劃,把天南軍和天北軍的軍權重新奪回來。

譽王既然沒有這個血性,那就不用掌軍了。至於尚書六部,竟敢臨陣脫逃,本宮不治他們罪,就已經是他們的福分了。」

永安:「遵命!」

太后扔給對方一塊令牌:「去吧!」

永安一把接住,隨即行禮告退。

……

坤寧宮,皇后寢宮。

「天東軍還能撐多久?」

皇后躺在床上,小聲的問旁邊撐扇的宮女。

宮女:「若是無援軍的話,最多兩月!」

皇后:「聽說張副將軍犧牲了,此事當真?」

宮女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誠實道:「當真,被異族首領血狼於交戰中斬於馬下。」

皇后放在涼被中的手不由得緊緊握住,閉上了眼睛。

片刻後,她繼續問道:「香洲和煙洲情況如何?」

宮女:「譽王的天南軍主力提前撤離,只留了兩千老弱病殘與北狼軍死死守關,情況岌岌可危。

煙洲的天北軍比天南軍撤得還快,根本沒有管煙洲的死活。目前,駐守那裡的是煙洲的本地軍,處境也十分艱難。」

皇后聞言心中嘆了一口氣,感覺三洲失守只是時間問題。

天東軍曾是大皇子的嫡系,大戰敗北後,剩餘了一部分主力逃了回來,經過重整,現在已經落在了她的手中。

原本,天東軍也是想放棄元洲的,畢竟,天洲失守,異族大軍南下,作為首當其衝的元洲,很難守得住。

可是元洲的位置太重要了,大皇子北征前曾跟她說過,如果他這次北征出現意外,天東軍的軍權會直接落在她手上,到時候,希望她能夠守住元洲。

她雖然不是很懂軍事,但是她相信大皇子,因此,在天東軍主將打算放棄元洲的時候,她才秘書嚴令死守。

為了讓天東軍守住元洲,她不僅暗中求助了家族,還把自己值錢的東西都拿去賣了,換成物資,全部送到天東軍手裡。

饒是這樣,依舊是杯水車薪,戰爭就像吞金獸,根本不是她能夠承受得住的。

她原本希望天東軍可以創造奇蹟,但這才多久,戰爭慘烈到張副將軍都戰死了。

皇后沉默良久,在腦海中過了一遍當前的大秀形勢,深感無奈。

旁邊的宮女見狀,十分知趣的保持了沉默,沒有打擾她。

過了大概一刻鐘,皇后突然再次開口:「陛下那邊如何?」

宮女:「陛下無恙,與往日並無不同!」

皇后:「他最近可有暗中去其他妃子的宮房?」

宮女:「好像沒有。」

皇后鳳眉一挑:「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