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連載中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來源:外網 作者:煙火酒頌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煙火酒頌 網遊動漫

穿越名偵探柯南的世界,池非遲被送進了醫院。周二。醫生:「明天周幾?」池非遲:「周三。」醫生:「咳,明天周五。」池非遲:「……」8月21日。醫生:「明天幾月幾日?」池非遲:「8月22日。」醫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遲:「……」當所有人都認為混亂的時間是正確的,而其中一人無法正確辯識並融入其中,那這個人就是異類,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癒不可能。池非遲深吸一口氣:「老!子!不!干!了!」讀者群:756660924vip群:443075892展開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章節試讀:

閱書閣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一人吃飯,一人擺弄手機。
大概五分鐘後,灰原哀吃完飯,又吃了感冒藥,去房間換衣服。
池非遲這邊,三個賞金任務的信息也下載到了手機上,清理了電腦里留下的痕迹,關機,給北川安達蓋了件外套,等灰原哀出來,又把灰原哀換下的睡衣和另外一套新衣服裝好,帶走。
灰原哀默認了池非遲的行為,出門後,把紅色外套的帽子拉上,「那他怎麼辦?」
「醒了他會自己回去的。」池非遲關門,「具體地址是在哪兒,我開車送你過去。」
「米花町二丁目21號。」
一個小時後,一輛車停在工藤家大門口。
灰原哀看着漆黑又安靜的房子,輕咳一聲,「人好像都出去了,你先回去吧,我在外面等一會兒。」
之前她一心想着來找同樣變小的工藤新一,不管是作為『變小的同類』,還是作為同是知道組織還有過節的人,找工藤新一組隊想辦法都是個不錯的選擇,卻差點忘了工藤新一變小後也不會住在這兒了……
「我陪你等一會兒。」池非遲直接下車。
「不用!」
灰原哀跟下車,裝出一副小女孩姿態,神色警惕,「我聽說有的變態就喜歡對很小的女孩子下手,你是不是還想確定我家裡有什麼人,然後制定什麼計劃把我綁走?」
池非遲愣了一下……
「噗!」
笑、笑了?
灰原哀愣愣看着池非遲,大男孩臉上笑意不深,但淺紫的眼睛笑起來像是被融化的雲,暖溺暖溺的。
這傢伙……
回神,冷臉+1。
「你……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池非遲揉了揉臉,這具身體好像很久沒有笑過了,臉上肌肉發僵,突然笑起來有點扯得疼,「你突然表現得像個臭屁自大、不好相處的小鬼,是挺好笑的。」
之前明明還好好的,突然變臉,像是在說——『我一直懷疑你是壞人,到家了,無所畏懼,我要跟你攤牌拆穿你!』
其他人或許會這麼認為,但可惜……
他知道灰原哀不是真的小女孩,不會做出這種孩子氣的反應。
是擔心在這兒會撞到組織的人?還是怕他被牽扯進去、故意拉開距離?
灰原哀想起之前在客廳桌上看到的一堆書,悟了,這傢伙是學心理學的吧,好吧,演下去也沒意思了,「我開個玩笑。」
池非遲點頭,「嗯。」
灰原哀目光古怪地看了池非遲一眼,這種好像什麼都不多想、沉默安靜得像是有自閉傾向的傢伙,真的有在好好學心理學嗎,「你一直是這樣?」
池非遲疑惑看灰原哀。
「沒好奇心,不苟言笑,親和力很差,表現得像是個冷漠孤傲、不好相處的人……」灰原哀一臉悠然地回敬了一下池非遲之前說她『臭屁自大、不好相處』。
池非遲想了一下,「我看起來想是不好相處的人?」
「外表看起來是這樣。」灰原哀看着池非遲神色平靜的臉。
潛台詞:但本身不是。
不過讓她去安慰一個男人別想多……有點小女兒姿態,想想就覺得不適應……
反正對方應該能懂她的意思。
雖然這傢伙話很少,但跟『孤傲』扯不上關係,至少相處起來很放鬆,也是內心溫柔的人吧。
帶她回去,可以是同情她或者別有所圖,給她買衣服,也有可能是錢多燒得慌、覺得花了也無所謂,但這傢伙還買了拖鞋、內……這個不算!
再加上她吃飯的時候,看到桌上的空便當盒,也了就說明這傢伙去買便當是專門買了兩份,記着她那一份……
頭髮上還殘留着洗髮水的淺淡清香,枕頭上卻沒有一點潮濕過的痕迹,說明幫她洗過頭、細心吹乾。
睡衣和拖鞋都是最柔軟的,至少有考慮面料認真挑選過,買了兩套不同顏色的衣服,還不忘買上兩件適合最近夜裡低溫穿的外套。
再加上一覺醒來就有東西吃,該吃藥的時候手邊的開水也差不多到了適合飲用的溫度。
而從始至終,這傢伙都沒有特意提過他做了什麼,好像理所應當一般。
忽略性格,忽略金錢,這些小細節更讓人動容。
灰原哀不由側頭看了一眼並排站、低頭看手機的池非遲,就是喜歡冷着臉,對什麼都沒興趣的樣子,完全不懂得表現……
「那個……」
隔壁,阿笠博士開門,疑惑看站在冷風裡的兩人,「你們是來找工藤家的人嗎?」
「我是工藤家的遠房親戚,我父母打算來拜訪一下,不過可惜我跟他們走散了,」灰原哀瞄了眼收起手機的池非遲,「他是順路送我過來的好心人,我找工藤新一有很重要的事。」
被發好人卡的池非遲:「……」
「找新一啊?他最近都沒回來……」阿笠博士有點為難。
做鄰居這麼多年,他沒聽說工藤新一說過有這麼一個遠房親戚。
不過遠房親戚以前不走動也很正常,把人放在外面等,好像有點不妥……
「你……」灰原哀看着阿笠博士,臉上露出一絲神秘的笑,「知道他吃的那種葯嗎?」
阿笠博士神色僵了一下,說起葯……
「我覺得你不介意我暫時去你那裡坐一會兒,讓不相干的人先去忙他的事,畢竟我和你也算有點親戚關係,你也應該也很樂意跟我聊聊,對吧?」灰原哀語氣悠然,聽在阿笠博士耳朵里就是赤果果的威脅!
「啊,當然!」阿笠博士收斂了臉上的凝重,勉強笑了笑,遲疑看池非遲。
是『不相干』的『好心人』嗎……
灰原哀又轉頭看池非遲,「謝謝你送我過來,我去他家裡等,你先回去吧。」
池非遲有點好奇,經他一插手,等會兒灰原哀和阿笠博士會怎麼溝通,不過灰原哀明顯不想他牽扯進去,點了點頭,上車,把手機關機,開車離開。
打暈北川安達、撒謊拖延回院時間,這已經是事實。
就算他現在主動回去,一個『重點觀察』加『雞湯』的套餐是免不了的。
既然如此,還不如乾脆點,愛怎麼想怎麼想吧,他不陪着玩下去了。
正好趁這個機會去大阪一趟,逮捕沼淵己一郎!
……
翌日。
大阪,通天閣。
觀景台上,黑皮膚小哥跟身邊的人介紹着,「那裡呢……是天王寺動物園,那邊是大阪運動館……」
服部平次啊……
池非遲遠遠關注了一眼,收回視線,繼續跟人打聽大阪哪個森林裏有瀑布、還有小木屋。
還好他昨天連夜開車來了大阪再找酒店休息,不然賞金目標可能就要被死神小學生截了。
他不記得沼淵己一郎被發現的那個地方的地名,只能裝作觀光客向其他人打聽了。
正好,通天閣作為大阪有名的景點,匯聚在這裡的導遊不少,對本地的風景應該有印象……
「您說的是萁面山的萁面瀑布吧?要說到有瀑布和木屋的森林,應該就是那裡了,只是我很多年沒去過了,不知道小木屋有沒有被拆除,」中年導遊大叔一臉唏噓,「其實早些年萁面瀑布很有名,是條從高崖筆直衝下來的、很秀麗的瀑布,可惜之後沒有繼續開發,那個地方離市區又有些遠,慢慢就荒涼下來了……」
池非遲從新買的雙肩背包里翻出大阪的地圖,找到了萁面山的位置,「萁面瀑布在地圖上好像沒有標註。」
「我幫您標註一下吧,」導遊大叔拿出自己隨身帶的圓珠筆,湊上前幫池非遲標註,「乾脆進山的路線我也幫您標好,這條路可以通車,很方便,不過您去那裡幹什麼?如果要去森林浴,其實更好的選擇,比如……」
池非遲聽着導遊大叔嘮叨了一堆,「謝謝,不過朋友約我去那裡匯合,如果有空的話,那些地方我會跟他們一起去看看的。」
「這樣啊,那到時候可以找我做嚮導,我對大阪的景點可是了如指掌,整個大阪也找不到幾個能跟我比的!」導遊大叔自我推銷一波,「去山島旅行社,告訴他們找平川正就行!」
「有空我會去的。」池非遲應了一聲,拿着地圖轉身離開,順便關注了柯南那邊一眼。
那邊幾人還在看風景閑聊。
他還得去租輛車,羨慕這種帶着警察坐着警車去抓犯人的……
觀景窗戶前,服部平次還在跟柯南解釋,「我夢到就要抓住歹徒的時候,反而被那個歹徒反身刺了一刀……然後你就死掉了~」
柯南一個踉蹌,汗着開玩笑,「什麼啊?拜託,你不要這樣隨便殺人好不好?嗯?」
服部平次見柯南突然轉頭看後方,也跟着看去,「怎麼了?」
「剛才好像有人在看着我們……」柯南看着來往的人群,目光下意識地在一個一身黑的背影上停了一下。
「這裡這麼多人,路過不經意看一眼也很正常吧?」服部平次無語,「就算是多看了兩眼,也可能是看窗外啦,窗外!我們正好站在窗戶前嘛……」
「也對。」柯南收回視線,可能是錯覺吧……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