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病嬌大佬日日撩我寵我上癮
快穿:病嬌大佬日日撩我寵我上癮 連載中

快穿:病嬌大佬日日撩我寵我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丘筆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丘筆特 扶妖 現代言情

【甜寵,蘇甜欲撩,雙潔1V1】【男主病嬌偏執,不同世界同一個人】扶妖熬夜看片猝死,被「單身狗戀愛系統」綁定,為了得到時光倒流的獎勵,她穿越到各個世界副本和病嬌大佬談場「純純」的戀愛~可是!扶妖:為什麼每個大佬的畫風都那麼不對勁?——吸血鬼用帶血的手摩挲着她的唇角:「寶寶,你好香好軟好甜,乖,給我咬一口,讓我疼你」病秧子小少爺窩在她肩頭,可憐柔弱無助:「姐姐~想貼貼抱抱親親,從今往後,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大魔王雙眼殷紅:「仙尊,你是我的!你看看我,求你愛我~」反派緊扣着她的細腰,咬着她的耳尖,眼底滿是剋制不住的慾念,嗓音低啞:「妖妖,想給你,通通都給你,你乖一點,不要看別的男人……」——扶妖:啊~病嬌大佬們都饞瘋了!展開

《快穿:病嬌大佬日日撩我寵我上癮》章節試讀:

睡覺之前,扶妖接到了夜白的視頻。

她看着房間巨大電子屏幕上無與倫比的臉,突然覺得有點煩。

「有事說事,沒事我要掛了。」

夜白湊近屏幕:「寶貝兒,你能耐了。」

扶妖抱着小白兔抱枕,心不在焉地應了聲,手指捏着兔臉搓。

夜白歪了歪頭,突然嚴肅地說:「不準抱它,你是我的。」

他也想揉搓她的臉,可現在只能在視頻里看看她。

扶妖想起蘭霏:不准她抱抱枕,自己卻有情人,就算是在虛構的世界裏,扶妖也還是被他的虛偽氣到了。

「雙標狗。」

夜白慵懶地靠在床頭:「誰惹我的寶貝不開心了?還是說我不在,你太想我了?」

扶妖:「想揍你……」

遠在外地的夜白沒聽全她的話,只聽到了「想……你」。

他心花怒放,藍瞳幽光亮晶晶的:「真乖。」

【叮~】

【愛戀值+5】

扶妖一臉懵:他真的有那個什麼大病。

夜白朝她勾了勾手指頭:「過來。」

扶妖一臉困惑:「幹什麼?」

然後,她就看到,原本靠在床頭坐的好好的人,突然解開了睡衣的帶子,剝開了胸前的衣領,露出精壯的胸膛。

畫面從他仰起的下頜,一路到他突出的性感喉結,再到胸肌腹肌,還有……

他還故意發出性感的低喘。

他嗓音沙啞:「我下面什麼也沒穿……想看嗎?」

性感蠱惑!

扶妖:……

日!

雲勾引!

她淡定:「穿好。」

夜白修長的手指拂過性感的喉結,下頜微抬:「不想我嗎?」

視頻的角度剛剛好,把他緋靡的一面展現的淋漓盡致,勾人心魄。

他就是這麼勾引別人的?

好歹是個有身份的王,活得像個狐狸精。

呸,**男!

扶妖對着屏幕罵了句:「有病。」

夜白在那邊添了添唇角,嗓音沙啞:「甜心,我想你……」

沒等夜白說完,扶妖就霸氣地關掉了視頻。

【有毒,出來聊天。】

【宿主想聊什麼?】

【跟我一起罵臭狐狸精。】

讀讀聽扶妖的語氣,喜上眉梢:【宿主,恭喜你終於進入角色了,體會到戀愛的甜蜜了。】

【我信你個鬼。】

讀讀打了個哈欠:【宿主加油哦,勝利指日可待。】

【不準睡,跟我一起罵夜白……】

睡意朦朧中,扶妖感覺自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薄荷香在她鼻尖縈繞。

脖子貼上溫熱的柔軟觸感,她舒服地往那裡貼了貼。

夜白被她的小動作取悅到了,手臂把人攬的更緊,嘴唇在她的脖子輕吻,吸取她身上的香甜。

從脖子到耳朵,纏綿悱惻。

扶妖囈語:「糰子,不要在我睡覺的時候添姐姐……」

夜白的動作一頓,盯着她的睡顏,抬起了她的下巴,語氣冰涼。

「糰子是誰?」

扶妖煩躁地想翻身,被他壓住:「嗯?」

扶妖被壓醒了,睜開了雙眼迷糊地問:「你怎麼回來了?」

夜白藍瞳幽深,手指摩挲她的唇:「不是想我了嗎?趕回來陪你。」

扶妖聞到了他指尖一股淡淡的血跡,鼻尖輕皺:「你手上有一股血腥味?」

他幹嘛去了?

夜白鬆開了手,眉心輕鎖:剛處理完一樁聚眾褻弄血奴的惡劣事件,回來之前明明已經洗過很多次了。

夜白起身,扶妖也跟着坐起來,不一會兒,浴室就傳來了一陣水聲。

扶妖心裏一動:她就是隨口一說。

夜白出來,把人抱進懷裡:「糰子是誰?」

扶妖抓住他作亂的手:「狗。」

夜白這才笑了:「鬆開。」

扶妖輕喘,不忘提醒:「夜白,家裡來人了。」

「一個女人。」她強調。

夜白含着她,含糊不清:「愛誰誰。」

他越來越得心應手,扶妖在他手下根本毫無招架之力,這具身體對他太min感了。

扶妖牙齒打顫:「夜白,我……」

夜白吮破她的嘴唇,舔去她唇上的血珠,甜美的味道讓他心底橫亘了一夜的殺戮因子得以平息,可身下的人又讓他眼底嗜血的浮光越來越濃。

藍瞳漸漸變紅,獠牙不知什麼時候露了出來,在她脖頸摩挲。

他能感受到溫熱的皮膚下滾動的血管,像燃着火星子一樣,噼里啪啦地在他耳朵里迴響,勾引着他張開嘴一口咬下去,品嘗他夢寐以求的甜蜜。

扶妖感受到了他的焦躁,心中一凜:「夜白?」

她能感受到他森冷的獠牙正在摩挲她脆弱的肌膚,只要再用力一點點,就能深深地刺進她的血管里。

「你答應了我的。」

夜白猩紅的瞳孔看着她,一隻大手輕而易舉地把她的雙手按在枕頭,高大的身軀覆下,極具壓迫地攏着她。

獠牙入肉一分,血珠就從脖子冒了出來。

另一隻手探下……

扶妖整個人一哆嗦,**眼尾:「混蛋……」

好疼啊~

只入肉一分就已經這麼痛了。

她還有心思想起之前看過的視頻,整個人都像浸在了冰冷的水裡,濕透了。

她胡踢亂踹。

「嗚嗚~好疼啊!」

「你是不是狗?說好了的。」

「我踏馬要殺了你……嗚嗚……」

「你能不能輕點咬?脖子要斷了……」

「夜白!你踏馬……額!」

聲音突然急轉直下,然後被夜白吞進了嘴裏。

扶妖嘗到了一點自己的鮮血的味道,鐵鏽味讓她幾欲昏死過去。

夜白終於放過了她,紅瞳漸漸恢復成幽藍的瞳孔,看着她滿臉淚水,邊哭邊用手擦嘴巴,一臉的嫌棄。

他不禁失笑:「自己的血,味道怎麼樣?」

扶妖狠狠地瞪着妖孽,抬頭一口咬上他的肩膀,在上面留下一個深深的牙印。

夜白托着她的腦袋,讓她的身體舒服一點,聽到她「啊呸」了聲。

另一隻手從睡衣里出來,在扶妖又羞又憤的視線中,慢條斯理地抽出幾張紙巾,似笑非笑地擦拭着指尖。

他擦得很慢,一根根擦得很細緻,手指又長又白皙,簡單的動作都充滿了色域。

每一根手指都像在扶妖的道德底線和羞恥底線上摩擦。

踏馬的……

夜白幫扶妖擦乾淨眼淚:「哭什麼?該哭的是我吧?」

他就是個忍者神龜。

扶妖想轉身,但一動整個人都不好了:腰酸腿疼。

還沒有實質性地突破呢,就已經讓她受不了了,視頻誠不欺我。

扶妖想卒。

她正在氣頭上,瓮聲瓮氣地下逐客令:「你走吧,我不想看見你了。」

夜白抱起她去清洗:「我就輕輕咬了一下,你還有脾氣了。」

他舔.舐掉扶妖殘留在脖子上的血跡,又輕咬了一下:「讓你不聽話,小小懲戒。」

扶妖:「我還不聽話?」

「誰讓你把我踹出去的?」

扶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