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大佬為祖國發光發熱
快穿:大佬為祖國發光發熱 連載中

快穿:大佬為祖國發光發熱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就靠近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聶鈺 銘青

【強強聯手+偏劇情+勵志成長+報效祖國】作為五位神之首的聶鈺手下掌管的大世界不知為何衍生出小世界為了不讓小世界毀滅,天神只好封印自身記憶,分出一絲神力衍化出一個強國系統民國領軍鐵娘子:「不是生而英勇,而是選擇無畏!」航空母艦專家:「如果你嫌棄你的國家落後,那麼你就去建造它,而不是……」社會調查記者:「生於心於光明的孩子又怎會懼怕黑暗呢?」展開

《快穿:大佬為祖國發光發熱》章節試讀:

聶鈺在江菁離開自己視線範圍就不放心跟了過來。

她剛剛一直沒有過去,是想看看江菁會怎麼做。

值得一提的是她沒有看錯人,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那兩個臉色鐵青的男人偷偷摸摸離開人群。

脫離人群就趕緊走向巷子,聶鈺跟了過去,站定在巷子里,看着前面背影。

「系統出來。」

「好嘞!」

下一秒聶鈺腿邊驀然出現一隻像狼的動物,狗子系統開心哈哈氣,有些小激動。

好不容易再次出來透透氣,憨憨仰頭望着宿主:「要幹啥呀宿主?」

聶鈺冷漠無情:「去吧狗子,我相信你,別把嘴巴咬殘就好了。」

系統:「……」是不是玩不起!!

還有別把嘴巴咬殘什麼鬼!!

不等系統死乞白賴,聶鈺直接乾脆轉身,「我相信你,做完趕緊回空間,就你這嚇到別人了可不好。」

你把我當狗耍呢??!

大狗子系統眼睛一眯,腦海裏面大喊:「有沒有雞腿!!」

「看錶現。」輕飄飄一句,人已經揚長而去。

狗子系統:嘿嘿嘿,我本來就是只系統狗,對,就是這樣,沒錯了!

狹小的巷子里,傳出驚懼慘叫。

竟然不會說話那就別說話了。

狗子系統等上嘴咬人才反應過來,不對啊?!!

「啊啊啊啊!狼啊!!」

「啊啊啊狼咬人啊,狼咬人啊啊!」

狗子強忍着胡亂咬人,被口臭熏的想吐,只見一隻像狼的動物撲倒兩個人,趴在其中一個男人胸口上。

它白眼一翻,好似下不去,作嘔吐狀引人發笑,狗爪子悶口往上狂抓。

另一個剛剛被嚇得躺在地上的男人,心中懊惱,怎麼沒趁這狼反應過來就跑。

這下好了,他一動,那狼就蔑視冷眸刺向他。

男人嚇得一哆嗦,額頭冒冷汗。

接着便是慘無人道的土撥鼠啊啊啊啊。

「救命救命啊!!」

「誰來救救我們!啊我的嘴,啊啊救命——」

卻無人聽見這長長求救聲。

聶鈺走到江菁身後,輕輕拍拍她肩,淺笑:「做你想做的,改變你能改變的。」

江菁一愣,明白聶鈺說的意思。

是啊,她為什麼不能去改變,哪怕只是一個人的力量。

不,或許不只是只有她一個人。

圍觀群眾漸漸退散,剛剛與孩子母親說了要注意哪些,李秀麗千恩萬謝還想跪下來被江菁及時攔住。

過了一會兒。

齊雲流暴露在聶鈺視線內,走過來打招呼,「好巧啊。」

江菁左看看,右看看:「你們認識嗎?」

二人異口同聲:「——認識」

就是這麼意外巧合。

江菁順理成章進醫院,幫齊雲流同志『忙』

***

火車站。

「夫人當心。」蔡言志微摟着妻子下火車,避免來往乘客推搡到她。

蔡夫人臉色不好,應是坐太久火車,身子骨實在扛不住。

「都怪我這不爭氣的身子,還給先生添麻煩。」

「我們夫妻情深那麼久,你何必又說這種話?」嘆了一口氣。

夫人自小被家裡人灌輸舊思想束縛,經歷了裹腳,等嫁於他,那種以夫為天已刻進骨子裡。

那麼多年才讓夫人放開做自我,但夫人還是有些小心翼翼在乎他的情緒。

有人已經在車站等候。

看到人,小夥子上來激動道:「蔡先生!!我是學校派來接您和夫人的!」

能不激動嗎!啊啊啊啊啊!!

這可是報紙上活生生黃粱一夢先生!!

「蔡先生您好!您可以叫我小澤,我特別喜歡您的文章!!我同學聽到是您過來還爭着和我搶呢!」

他神色全是掩不住的喜悅。

蔡言志溫和慈愛地看着這位同學,聽着他開心的話語也經不住笑了:「哈哈哈,同學你能歡我的文章,吾非常榮幸。」

被人喜歡與誇讚當然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小澤上前幫忙提行李,滿臉通紅,這是激動的。

「蔡先生您這是哪裡話,今日我能接到您,好多同學都嫉妒我,指不定還在羨慕我!我還惹了不少嫌哈哈哈。」氣氛很融洽放鬆。

簡直是氣氛活躍一把好手。

他又補充了一句:「我們先去給您和師母安排的住處吧。」

嘿嘿嘿!以後就是我們學校老師了,先生的家妻,間接性那就是師母了!

不管了!先叫為敬!

小機靈鬼·澤

***

「不是吧,老大,我們幾個才回來多久,還沒休息夠,你就把我們拉過來幹活。」

陳坤延柔弱無骨般靠在椅子上,動也不想動,他還想拉着同夥一起跳坑,看向旁邊之人。

「你說是吧?徐良。」

「滾。」可惜某人不上當。

你想死直說,還想拉着我一起?

徐良鄙視得看了他一眼,接着低頭又繼續計算核心。其餘人默默干苦力,就只有陳坤延有膽子敢叫囂。

真勇敢。

「好了,起來趕緊幹活,我叫你來可不是來當貴妃的,不過…」尾音拉長,小姑娘笑眯眯等着傻孩子送狗頭。

陳坤延明知道是大坑,仍然毅然決然跳進去,還乖乖問刨坑人:「不過什麼?」湊近過去想聽答案。

揪着大耳朵延延,溫柔細語:「不過…我可以把你變成太監,到時候就叫小延子吧?」

溫柔刀子tui地飛過來,好闊怕!

啊啊啊,好痛!救命啊啊啊啊!!小延子土撥鼠式慘叫。

笑死,壓根沒人敢應。

緊接着便是一頓胖揍,聶鈺還專挑地方打,痛的要命就是讓人找不到痕迹。

其餘人眼觀鼻,鼻觀心。

某作者:這被揍的是誰呀?

八個猛男皆是虎軀一震,瘋狂搖頭,斬釘截鐵:「我們不認識!」

過了一會兒。

收回拳頭,此時我們的小延子哆哆嗦嗦捂着臉。

打人不打臉,啊啊啊啊我這英俊小臉差點被打!

聶鈺大無情涼颼颼開口:「行了,沒死就趕緊起來幹活。」

被放過的某人立馬精神抖擻:「好嘞!」小延子連忙爬起來,像是被揍的一點都不疼。

立馬興興跑到小良子旁邊一起幹活。

咱再不跑快點,等着被捶?

等完他們算完手裡公式已經是四個小時後,遞到坐在對面寫寫畫畫的老大。

「我們已經把所有射程、容量、距離、發射都計算完畢,你看看吧。」

「對了,有學校給我們遞橄欖枝,我們正打算和你商量這事。」徐良說道。

聶鈺接過來放在旁邊,想想等晚上再看,揉揉額頭,嘆了口氣:「你們自己決定吧,都給我小心點,可是很多人盯着你們這些小香餑餑。」

「——好。」

真頭疼,現在還不是時機讓他們去隱姓埋名研究,人不根本夠。

思及此,思來想去他們去當老師也是可以,發展學生研究與探索,

等屆時,自然而然有人自己就會蹦蹦跳跳上賊船了。

她昨天給齊雲流的是漢陽造步槍改裝圖紙。

指尖動了動,拾起密密麻麻的圖紙,裏面都是數字與圖紙計算公式,又拿起筆來計算傷害。

過了半分鐘,聶鈺才幽幽道:「別杵在這了,你們都回去休息吧。」

666,用完就扔,你起碼裝一下送人出門也可以啊!?

聶鈺就像是他們肚子里的蛔蟲,撿起她那溫柔笑臉,抬起頭看他們:「怎麼?你們想留下來吃飯嗎?」

不要我不要!這吃下去就要死啊!

幾人齊齊立馬搖頭,表示抗拒。

只見前一秒還溫柔迷人的老大,下一秒錶情冷漠,無情無義:「竟然沒有,那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回家吃飯。」

「忙了那麼久餓着了吧,真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不辛苦!連拖帶跑滾出聶鈺書房,下一瞬幾個人就打趣笑鬧了起來。

「你好慫呀小延子。」其中有人笑的皎潔,看出來這是故意的。

小延子臉一抽:「你有本事你上啊!在這說風涼話!」

「略略略,我才不要。」

這時候我們小良子見小延子殘血,及時補刀:「你剛剛不是還挺勇的么。」

其他人聞言,無情嘲笑,小延子則是扭過小腦袋瓜,跑下樓丟了一句我回家乾飯去了!

剛剛說小延子的人叫萬行乏,他大喊一句:「你別跟我們慫呀啊~都認識那麼久了害羞什麼!!」

「滾!!」

言罷,惹得他們哈哈大笑,笑容燦爛。仿若不是在聶鈺面前的慫包樣,而是瀟洒不羈無憂的少年們。

聶鈺在門口看了一會,好似能隔着門看到一切。等他們離開之後才收回視線,唇角若隱若現勾起了一抹淺笑。

生逢亂世,有人命運如螻蟻,但仍有人心向光明。

新時代、新思想、新青年,而一個嶄新的時代即將拉開序幕。

我們是時代前進的苗牙,逐漸茁壯成長已經走在路上,毅然也是歷史的見證者,參與者。

而你準備好要和我們一起見證歷史車輪的前行嗎?

等算完手裡東西,往敞開的窗戶望去,太陽已經落山,黃昏追逐着夢想,夢想追逐着我們的未來。

千萬金光破雲而出,於塵世中貫徹天地。

關窗收拾好桌上稿紙,便出門去醫院接江菁。沒錯,她怕人迷路,況且一個女孩子人生地不熟地多不安全。

再順便一起吃飯飯,然後回家家。

系統:別說了,你就是餓了!!

江菁今天一天工作很輕鬆簡單,更多的是幫齊雲流打下手,她感覺到齊雲流對她的不信任和考察。

這是無可厚非,所以是真的很輕鬆。

到了夜晚,她準備走的時候卻被齊雲流叫住,「幹什麼?」不明所以轉回頭看坐在辦公桌的人。

齊雲流面上裝的一派高冷,內心小糾結,「你怎麼這麼瘦?」都瘦得脫相了。

看着像餓的。

咔哇噻,良心莫名有點不安。

江菁這個身體常年挨餓又營養不良,她的臉上的確很瘦,看着就像只有皮和那麼一點點肉。

身材瘦弱,感覺風一吹就倒。

不怪齊雲流不由自主會多想。

不會是那位大小姐把人虐待成這樣的吧……

「啊?」了一聲。

「你不會是被人餓成這樣的吧?」

江菁好像能從齊雲流那高冷神情中,看穿他想什麼似的,頓時哭笑不得:「放心吧,別多想了,我之前很窮吃不起飯才這樣。」

幾天還沒那麼上天能把肉吃回來,只能說現在看起來比一開始不錯了,氣色和身體都漸漸好起來。

原來是這樣!

還好不是被那人給…哎!不對不對我想那麼多幹什麼?

「好了,我先走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一個人不安全。」

江菁想想,讓齊雲流送回家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等她開口答應。

有護士在門口喚齊雲流說來了一個受傷病人,聽說傷的很重。

齊雲流想讓江菁再等等他,等他回來再一起回去。

「你先去看病人吧,我來接她一起回家。」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江菁轉過身,原來是小鈺鈺呀!

回……回家嗎?

平靜地心不由顫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又恢復於平靜。

齊雲流沒時間多說什麼,應了一聲就跟剛剛過來叫人的護士一起離開,看樣子病人真的很嚴重。

「我們走吧。」拉着走神的某人出去。

在出醫院途中,她們聽見不斷有人討論一個人。

「流了好多血,看着半死不活,不會要死了吧。」

「不知道,應該能救回來吧。」

「他們怎麼受那麼多傷啊?」看着好可憐。

「你又不是不知道,看着應該是鐵路工人吧,又多了一個,上一個好像被槍死了,不知道那人能不能撿條命回來。」

……

聶鈺腳步頓了一下,利國軍閥極力剝削壓榨華工人,為他們做事換來的是得寸進尺,更多人是迫於生活和家。

這世道還是窮人居多。

她一個人終究是幫不了,連自己想要站不起來的決心都沒有,別人連拖帶拽也立不起來。

遲早會倒。

還得……

她們隨便找了個看起來還不錯的中餐廳,吃飽喝足後就回到家裡,江菁突然叫住剛要提腳上樓的小鈺鈺。

「你早點休息,別睡太晚了,對身體不好。」

昨晚無意間出來喝水。

不經意抬頭看到小鈺鈺房間門底下細縫,那麼晚房間燈還敞亮着。

也不知道她那麼晚到底在忙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