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
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 連載中

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太史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太史嬰 現代言情 盛暖

【甜寵+病嬌1v1】為了活命,盛暖要穿越不同世界,扮演作死炮灰,拯救最黑暗的反派,他們冷血偏執心狠手辣,談笑間伏屍百萬,揮手間舉世覆滅,握着炮灰劇本的盛暖很慌……後來:偏執少年神情陰鷙:「暖暖,除了我身邊,你哪裡都不許去」冷血帝王面頰染血:「暖暖,為了你,覆滅江山又如何」入魔仙尊白髮如雪:「暖暖,你便是我的心魔」末世屍王眼神執拗:「暖暖,你來決定,殺死我,亦或拯救我」盛暖更慌了……展開

《快穿:反派太寵太撩人》章節試讀:

晚上,盛暖洗漱完後和盛靈珊一起靠在床上說話。

盛靈珊知道這次女兒孤身回國是因為和父親吵架,她之前幾次想找女兒聊聊,奈何女兒卻一點沒有想要跟她溝通的意思。

直到今天,她感覺女兒好像沒那麼排斥跟她溝通了,才終於找到機會。

盛靈珊語調溫柔又有些無奈:「暖暖,我和你父親的事很難跟你解釋清楚,可無論如何,你要相信,萊斯利是愛你的,他對你的愛不比我少,你應該和他更坦誠一些……」

盛暖沒說話,因為客服給的原劇情中和原主父親相關的內容很少,盛暖也不確定那位Y國富豪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只知道對他僅有的描述里,那是一個強勢又手腕強硬的男人。

見她不說話,盛靈珊嘆了口氣拿出手機:「暖暖,我覺得你應該給萊斯利去一個電話……他昨天還聯繫我了,他很擔心你,卻又怕你不想理他。」

不等盛暖拒絕,盛靈珊的電話已經撥了出去,很快對方就接起來了。

「喂,珊……」

低沉又極富磁性的聲音讓人輕而易舉就能想像到電話對面的男人應該是怎樣紳士又矜貴的模樣。

「萊斯利,暖暖想跟你說話。」

下一瞬,手機就被塞到盛暖手裡。

盛暖跟自己父親說話三句之內必定暴走,這一刻,聽到對面低沉又溫柔的聲音,她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反而是對面的男人先開口的。

萊斯利·諾曼語調柔和:「暖暖,我的小公主,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盛暖終於低低喚了聲:「爹地。」

萊斯利緩緩吁了口氣:「我還以為我的小公主永遠也不想理我了……」

他的寵溺隔着電話都能聽出來,盛暖幾乎沒有過這種被人全心全意在乎和疼愛的體會,難免有些不適應。

她沒說話,電話對面的萊斯利以為她哭了,語調更加柔和:「不要哭,我的小公主,一切都是我不好……爹地把你喜歡的那座古堡買下來當做跟你道歉的禮物,好不好?」

盛暖猛地一愣,有些僵滯的眨了眨眼。

禮物?古堡?這……這這這……

盛暖自己家以前也算得上豪門,可第一次直面這種動輒送古堡的豪氣,她還是有些被衝擊到了。

直到打完電話後盛靈珊出去,盛暖一個人躺在床上,她都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就在盛暖被一座古堡砸的暈暈乎乎的時候,另一處,葉南烆在醫院醒了過來。

睜開眼的一瞬他幾乎立刻就坐了起來,眼神一片陰戾和戒備……可接着他就發現自己在醫院。

護士恰好進來,看到他忽然坐起來頓時着急呵斥:「幹嘛幹嘛,針待會兒跑了,掛吊瓶呢你亂動什麼!」

葉南烆回過神來,神情瞬間變得溫馴。

「你好,請問……是什麼人送我來醫院的?」葉南烆問護士。

護士本來對他這種隨便亂動的病人是很不滿的,可看了眼少年蒼白的臉色和漂亮的五官,終是忍住了惱火,回道:「一個小姑娘和你差不多大。」

說著,護士又忍不住嘮叨:「小小年紀一身傷,出門要潔身自愛,不要亂碰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還年輕,容易傷身體。」

葉南烆眼底閃過冷意,隨即低聲道謝。

等到護士查完房離開,葉南烆靠在病床上,沒插針的手拿出手機點開群……找到盛眠,他頓了頓。

這時,他失去意識前的記憶已經緩緩回籠……

他想起了意識模糊中那個扶着他走出巷子的人,以及……車上他近乎失控時的撕咬。

想到模糊的視線里校牌上那個「盛」字,還有耳邊那道有些模糊的聲音,葉南烆有些煩躁的按了按眉心。

是盛眠?

她一開始就想幫他,雖然被那些人嚇走了,可後來還是回來了嗎?

葉南烆不願和不相干的人扯上關係,可對方到底救了她,還送他來醫院,還有在車上他冒犯了她……不過她也打回來了。

臉上的腫脹還沒消退,葉南烆面無表情發了好友請求,對面第一時間就通過了。

葉南烆:今天的事謝謝你。

盛眠很快回復:不用謝,你沒事吧?

葉南烆:沒事,醫藥費多錢我轉你。

對面沒再回復,葉南烆於是叫來護士問了花費,然後把錢轉了過去。

沒再看手機,他定好鬧鐘後把手機塞回枕頭下,沒過多久又沉沉睡了過去……

另一邊,正在和母親周茹說話的盛眠看到葉南烆發的消息,頓時一愣,眼底閃過疑惑,可接着就意識到什麼。

有人救了葉南烆,還墊付了醫藥費,葉南烆以為是她?

她不確定自己的猜測是不是對的,想了想,乾脆沒有回複葉南烆……沒有承認,卻也沒有否認,也沒收那一千多塊錢。

「誰啊?」周茹問。

盛眠收了手機:「一個朋友問點事兒。」

周茹嘆了口氣,然後不忿說道:「明天你把項鏈帶去那個黃毛丫頭……那母女原來就是表面光鮮,看樣子也真是沒多少錢了。」

盛眠眼神微閃:「媽,你今天去見姑姑了?」

周茹嗯了聲,把今天去見盛靈珊母女的事大致給女兒說了一遍……盛眠提了提嘴角。

看盛暖平時那架勢,還真以為姑姑在國外嫁了有錢人,原來是打腫臉裝胖子。

想到這裡,盛眠從書包里拿出一個首飾盒,打開,裏面是一條亮晶晶的寶石項鏈,和周茹借盛靈珊的那個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

只是這個是高仿。

盛眠微笑着把這條高仿遞給母親看。

周茹先是一愣,然後眼睛就亮了,一拍巴掌:「對,把這個還給她……老娘辛辛苦苦替她照顧爹娘,到頭來,一個破項鏈都跟我斤斤計較,老娘偏不還她,這是她欠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