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假太監九千歲纏我入骨
快穿:假太監九千歲纏我入骨 連載中

快穿:假太監九千歲纏我入骨

來源:google 作者:娃娃貓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琛 藺綿

出了車禍,藺綿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卻意外遇到小說中的「系統!」直接穿到宮中當妃子本以為任務是攻略皇帝,沒想到是攻略個太監?!還是個權傾朝野的假太監還好,任務不算太難系統:「攻略後,殺了他」藺綿愣住,這是什麼詭異任務?系統說:「這只是個交易,殺了他後,你才能回到原世界活下去」經過一番思想鬥爭,藺綿鄭重看向系統「保證完成任務!」展開

《快穿:假太監九千歲纏我入骨》章節試讀:

趁着濃濃夜色,我躲開四周的守衛,偷偷溜到了御花園,系統忽然現身,對我會心一笑道「程妤跟上來了。」

我秒懂,蹲到了一旁的假山後,不出一會,便聽到了程妤喃喃自語道「奇怪,那個賤人明明往這邊走了,怎麼消失不見了。」

我抬頭望了望天空,今夜的月色被墨雲遮去大半,只剩寥寥幾點月光。

我再次看向系統時,他不知從哪裡拿了一塊抹布,看上去髒兮兮的,充滿了油垢。

我和系統相視一笑,屏住呼吸,放輕腳步,慢慢繞到了程妤身後。

在她猝不及防間,我火速衝出去,從身後一把抱住她,將抹布一把塞進她嘴裏,程妤驚恐的嗚嗚着,發不出太大的聲響。

我冷笑一聲,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下一秒,我一把薅住她的髮髻,狠狠的往後拽着。

程妤吃痛,兩隻手胡亂往身後抓着,見抓不到我,便想將口中的抹布扯下,系統急忙在一旁緊緊的抓住她兩隻手,讓她動彈不得。

我看向系統,沖他豎了個大拇指,他對我比口型道「速戰速決。」

我比了個ok的手勢,扯下裙子一塊布料,蒙在面部,緊接着,我走到程妤面前,一勾拳對準了她的臉。

她一下子被我打懵了,半響,她眉頭皺成一團,怒氣沖沖的瞪着我,口中不知道在嘟囔着什麼。

我嘿嘿一笑,幾個大耳光落在她臉上,又使出吃奶的勁賞了她幾腳,她疼的直翻白眼,要不是系統抓着她兩隻胳膊,估計已經倒地了。

我又給了她幾拳,每下都精準的落在她臉上,這才心裏有些痛快。

程妤已經被徹底打傻了,她從小到大都是家裡寵慣了的大小姐,什麼時候受到過這種毒打。

此時,她鼻血都冒了出來,系統一鬆手,她直接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我和系統快步離開,走遠後,系統低聲問道「會不會下手太重,她毀容了?」

「那太好了」我興奮的笑道「她毀容了我放炮慶祝。」

系統停下腳步,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道「女人真可怕。」

我懶得理他,繼續往前走。

今天心情好,不和他計較。

往前走了沒多遠,系統忽然拉住我。

我不耐煩的回頭看他,剛要開口問他幹嘛,他卻指了指對面。

我看了過去,程麟此時正獨自站在橋邊,白衣墨發,衣袂飄飄,夜色已深,襯的他有一番清逸出塵的氣質。

我悄聲問道「怎樣使用美人計?」

「美人計已經成功一大半,最後一步是美人計與苦肉計的結合…」我貼了過去,系統在我耳邊說了半天。

我面色複雜的看着系統。

「你好像對英雄救美,美女救英雄有股莫名的執着,而且,這也太綠茶了。」

「別廢話了,快去。」

罷了,硬着頭皮上,暫時先不要臉了。

不一會,我裝出一副醉的不輕的模樣,搖搖晃晃的往程麟身邊走去。

我故意將走路的聲響弄的很大,程麟很快便發現了我,往我這邊看來。

我見他瞧了過來,發揮出我逼真的演技,假裝身體有些不穩,往一旁倒去,跌倒在地面。

他急忙趕了過來,半蹲着扶起我,擔憂的問道「貴妃娘娘,您沒事吧?」

我半眯着眼望向了他,柔柔的笑了笑道「宴席上喝太多了,有些暈。」說完,我假裝撐着地面想要站起來,緊接着,我身子一仰,向後跌去。

程麟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我道「娘娘,我扶您起來吧。」

我微微前傾,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柔若無骨的貼了過去,用甜膩的嗓音道「謝謝你啊,公子。」

少年的臉從耳根順着臉頰,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結結巴巴道「娘娘,您,您別貼這麼近。」

我裝作沒聽到,等他將我扶起後,我慢慢悠悠的走到橋邊,背對着他,努力瞪大眼睛,漸漸的,眼睛開始發乾,刺激出了淚水。

是時候了,我回眸望向了程麟,他正手足無措的站在我身後,見我一臉淚痕的望着他,不禁有些慌了神問道「娘娘,您這是怎麼了,怎麼哭了?」

我嘆了口氣,強扯出一絲笑意道「公子,你人真好,你若是娶了妻,你的妻子定會過得甜甜蜜蜜。」

我悲傷的看向他「不像我,被一個不愛的人,困在這深宮當中,我真的好累。」

心中腹誹道,系統這詞用的也太茶了。

程麟愣住了,一時之間被我的話驚到了,半響,他不解的問道「可您之前為聖上擋刀…?」

我苦笑道,淚珠子大顆大顆的往外滴,「那天我想的是,我救他一命,他可以放我自由,從此以後便不用再呆在宮中,可我沒想到等我再次醒來時,卻被封為了貴妃。」說罷,我抬眸望向遠處,一臉絕望。

太佩服自己的演技了,演的太情真意切啊。

不過系統想的這些話,着實有些胡言亂語了。

我抬眸看向程麟,他低頭沉思着,並未開口。

看來還得再加把火。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再次起身走到湖邊,沙啞着嗓子凄涼道「這後半輩子都將被困在深宮,守着不愛的人,我情願死了。」話畢,我看向漆黑一片的湖水,心中不免有些發怵。

我心一狠,咬咬牙,深吸一口氣。

「撲通」一聲,程麟望向湖邊,見我跳湖,他快步沖了過去,也隨即跳入湖中。

雖已是夏日,但湖水仍有些冰涼,我盡量保持不動,憋住氣,不多時,便有一把手箍住了我的腰,帶我向上游去。

快要浮出湖面時,我感覺有些憋不住,便嗆了幾口水,難受的緊,好在程麟極快帶我上了岸邊。

我睜開眼睛,猛烈的咳嗽着,程麟輕輕拍着我的後背,好一會,我才覺着好受些了。

我看向他近在咫尺的臉,少年清秀臉上全是水珠,眉間微蹙,透露出擔憂道「娘娘,您就算再不想待在這宮中,也不可自裁啊,想想您的家人,自裁是會牽連到家人的。」

我使勁眨巴眨巴眼睛,擠出幾滴淚水道「多謝你程小將軍,那會我喝的有些醉了,說的胡話你別放在心上。」話畢,我凝視着湖面,深深的嘆了口氣。

我用餘光掃向他,發現他有些心疼的凝視着我,也嘆了口氣道「貴妃娘娘,我能理解您的感受了,您放心,今夜您說的話,我會幫您保守秘密。」

看來是信了我的「酒後吐真言」了。

先是喝醉後無意遇到,隨即情真意切的酒後吐真言,再因自己的悲慘遭遇想要自裁。

嘖,系統這一系列的套路太周全了。

主要我這個演員演的也挺不錯。

自我滿意後,我偏頭看向了程麟,勉強地笑了笑道「謝謝你,程小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