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虐渣:宿主她總能恃寵而嬌
快穿虐渣:宿主她總能恃寵而嬌 連載中

快穿虐渣:宿主她總能恃寵而嬌

來源:google 作者:小小beauty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1573 折青顏 現代言情

[1VS1][攻心為上][又美又撩]都說被愛的人有恃無恐,而人美心黑的折青顏總能仗着各路渣男渣女的寵愛恃寵而嬌,歡歡快快的在他們的墳頭蹦迪,就算不能蹦迪,也要虐的他們懷疑人生!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慫噠噠的小哭包、勾心奪魄大妖孽、暴躁嬌縱小辣椒、黑化病嬌小千金、綠茶棄妃等等,總有一款撩動你的心!大家不要猶豫,都進到我的碗里來啊展開

《快穿虐渣:宿主她總能恃寵而嬌》章節試讀:

欺負?

我什麼時候欺負她了?

「你還有多少單外賣要送?」

折青淚眼婆娑抬了抬頭,「三單。」

被她濕漉漉的眼睛蠱惑的看着,那慘兮兮的模樣竟然讓沈留肆不受控制的脫口而出,「你吃飯,我幫你送。」

「啊?」

折青顏真的懵了啊,是真沒想到沈留肆會幫自己送外賣。

苦肉計計什麼時候那麼好使了?

沈留肆明明是美人計。

「啊什麼啊?把外賣給我,我去送。」

其實,話說出口的瞬間沈留肆就後悔了,可話已經說出口,總不能不男人的出爾反爾,雖然他不知道怎麼就心軟了。

「外賣在下面。」

「我知道了。」沈留肆踏步出門,「你進屋等着。」

折青顏自然不會放過攻略沈留肆的機會真在屋裡等他。

她選擇和他一塊去送。

看她堅持,沈留肆回屋拿了包零食給她帶上。

然後!

他騎着折青顏的小電驢載着她走街串巷送外賣!!

他搞不明白,自己明明有車,為什麼會鬼使神差的選擇騎折青顏的小電驢。

天知道他一米八八的男人騎着小巧可愛還粉**嫩的小電驢心情是有多複雜紛紛。

忽然,車子顛簸了一下,折青顏趕緊伸手抱住了他精瘦的腰,身前嬌軟緊貼他。

因為車在動,嬌柔軟也一抖一抖的摩挲。

感受着晃動,沈留肆的心跳不受控制的亂跳,心上小鹿似要蹦出來。

他眼神暗了暗,嗓子壓不住的沙啞,「你別抱我腰。」

折青顏觸電般收回手,往後移了移,「對、對不起,你別生氣。」

明明人乖乖聽話,為什麼心有不甘想要繼續?

沈留肆甩了甩頭,拒絕那旖旎的想法。

「兄弟,你女朋友陪你送外賣啊,真是好福氣。」

最後一單外賣,是一位粗狂大哥,看折青顏和沈留肆俊男美女站自己面前,沒忍住話。

「小姑娘挺好的,你可要好好珍惜,別讓其他臭男人拐跑了,不然啊,有你哭的。」

折青顏手腳無措想解釋,「你誤會了,我們……」

話未說完,大哥重新腦補出聲,「你們結婚了啊,抱歉抱歉,我口誤。」

「誒,不是……」

不是?

難不成人小姑娘害羞沒表白在一起?必須撮合!

「嗐,是不是老哥還看不出來?人兄弟一看就知道心裏有你,再說了,他都沒反駁。」

「我……我……」折青顏急的看沈留肆,希望他出聲澄清,可他什麼都沒解釋。

「走了,回去吃飯。」

不就是被誤會,有什麼好費口舌澄清的?就一個無足輕重的陌生人而已,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人。

對 就是這樣,才不是因為他思想有問題,有些喜悅。

「好、好吧。」看沈留肆沒解釋的打算,折青顏嘴巴動了動,沒再出聲。

「百年好合啊。」

進屋前,老大哥還不忘祝福一下,折青顏俏臉更紅了。

進了電梯,折青顏拽了拽沈留肆的衣服,小聲詢問「顧客剛剛誤會我們的關係你怎麼不解釋啊?被人誤會多不好。」

沈留肆看了看折青顏拽自己衣服的小手,膚如凝脂,細長好看,嘴裏有些渴。

「沒必要。」

「可……」

「怎麼,你行不正坐不端?」沈留肆難得起了逗弄的心思,狹長的眉眼蕩漾起撩人心弦的淺笑,看得折青顏驚艷愣神,怔怔出神,忍不住低喃,「沈總,你可真好看。」

「哪裡好看?」看她被自己攝住了心神,沈留肆靠近一步,逼近她。

「哪、哪裡都好看。」折青顏羞澀退後,可身後是電梯,退不了了。

沈留肆溫熱的氣息撲撒而來,絲絲縷縷的沁入肌膚,折青顏的臉染上嫣紅,慫巴巴出聲,「你、你別、別過來了。」

沈留肆眼梢的笑意深深,「你在緊張什麼?」

她反應極大,口是心非,「我才沒有緊張!」

看她又慫又慌張還反應激烈,沈留肆慢慢的彎腰湊向她。

兩個人距離很近,彼此的呼吸交織在一起。

不受控制的,目光遊離到折青顏微張的唇上,絳唇映日,引人犯罪。

沈留肆情不自禁口乾舌燥時忍不住心意動搖,終究還是沒控制住,竟繼續俯身而下,準確無誤親在了折青顏唇上。

折青顏瞳孔微縮了一下,佯裝因為太震驚,沒有立刻推開沈留肆。

不多久,她故作猛的清醒,手忙腳亂的猛的推開人,紅彤彤着臉,「你、你喝醉了。」

她給沈留肆冒犯自己的行為找了一個蹩腳的理由。

沈留肆詫異自己的反常。

說真的,他都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親了折青顏,等他理智回歸,已經被推開。

明明只是心血來潮想逗逗 怎麼就吻上了她?

思索時,他抬手,摸了摸嘴唇,出乎意料的,他竟然不厭惡剛才的親吻。

他沉思時,折青顏已經跑到電梯一角,有限的空間里能離沈留肆有多遠就有多遠。

電梯里安靜了下來。

最終,折青顏沒和沈留肆回市中心的房子,下樓了,連他都顧不上,火急火燎的落荒而逃。

她騎着小電驢跑回家了。

站在原地,沈留肆孤高的身影埋沒於燈光里。

注視着逃跑的折青顏,心中疑團怎麼也想不清楚怎麼回事。

怎麼就控制不住呢?

恁是難解。

第二日,沈留肆似乎忘了那晚的事情,和尋常一樣對待折青顏,可她一直躲着他。

程談頌這邊。

自認為折青顏身上僅有的錢已經花完應該來找自己才是,可十天過去,對方卻沒主動要錢的意思,甚至知道銀行卡的錢沒了也不過來問問他怎麼回事。

要不是前兩天見面時注意到她情況不好,他都以為她不缺錢。

或許,該去看看怎麼回事?

念頭起時,他起身趕去沈氏集團。

他趕來時,沈留肆已經了解清楚折青顏為什麼會去送外賣。

只有兩個字——沒錢。

還沒錢好幾天了,要不是他突然發現她在送外賣,公司里還真沒人知道堂堂月收入幾萬的跨國公司總裁的秘書竟然在送外賣!

《快穿虐渣:宿主她總能恃寵而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