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女配她是野路子
【快穿】女配她是野路子 連載中

【快穿】女配她是野路子

來源:google 作者:天橋下的老神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斂之 江珂

簡介:一場意外,垂死之際,江珂被系統綁定,進入小說世界,為女配完成心愿,獲得功德,獲取重生的機會1權謀文的惡毒小公主2總裁萌寶文,冒名頂替的未婚妻3末世矯情小炮灰……展開

《【快穿】女配她是野路子》章節試讀:

江燁辰傷得比江珂重。

江老二那混蛋射出的箭里,居然淬着毒藥。

江燁辰馱着藤繩,沒撐多久就倒下了。

於是,兩人就從一開始的江燁辰拖藤繩走,到後來江珂拖藤繩走。

江珂不懂得辨別方位,江燁辰只能強行讓自己保持清醒,然後燒得迷迷糊糊地給江珂指路。

江珂看着都有些不忍。

「小九,我怕是活不了了,你自己走吧。」

「說什麼胡話!」江珂擺了擺手,「我們都能活!」

身為男主,每一次都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因為每一次都有奇遇。

江珂估摸着,這一次江燁辰的奇遇,就是她。

為此江珂還沾沾自喜。

而後,她就笑不出來了。

一開始,她覺得被拖着屁股疼。

但現在換她拖人了,那就不是屁股疼的問題了,而是手,胳膊,以及小腿,甚至渾身上下使勁的地方,都酸疼得厲害。

只能說,先前嫌棄被拖着走,是她不知趣了。

原主身子骨弱,只拖了一個時辰,手就被磨破了。

兩個時辰,就滿手鮮血。

江珂只能撕下布條,死死的纏住被磨破的手。

之後,滿手的布條也都被磨出血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肩膀的衣裳,也透出了血跡。

拖不下去了。

「皇兄,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江燁辰顯然已經聽不到了。

他已經徹底陷入了昏迷。

於是,這茂密的森林中,只剩下江珂一個人。

雖說是午時,她也覺得有幾分森然。

江珂將人拖到河邊,又從山上撕下一塊布條,浸透了水,蓋在江燁辰額頭上,給他退燒。

順便將他的傷口,重新處理了一下。

隨即她坐在地上,久久站不起來。

太累了。

渾身都疼,還一點力氣都沒有。

江珂也顧不得身上的髒亂,倒在地上,想歇息一下。

誰知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就直接昏死了過去。

昏死過去那一刻,她估摸着,這又冷風又大鬼天氣,昏死一晚上,人怕是就活不了了。

轉念一想,森林裏全是野獸,本來也活不了。

比起有希望活,徹底的死,顯然更讓人坦然。

她倒是安心了。

……

傍晚。

第一個找到江珂的人,是十一。

看到江珂的那一刻,十一陰鷙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喜意。

手裡的刀,也握緊了些許。

潛伏這麼久,終於能要江珂的命了!

他欣喜地跑了過去,一刀下去剛要割斷江珂的脖子,不曾想,月光下,那小姑娘突然睜開了眼睛。

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小姑娘雖然虛弱,眼睛卻亮了。

那是十一不曾見過的光亮。

他心裏莫名覺得有些不自在。

【系統:十一好感度+10%,當前好感度:-40%】

「十一?!」江珂絲毫沒有注意到十一的不自在,反而相當高興,「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十一沉默。

江珂知道他身上滿是秘密,作為上帝視角的她,完全能理解十一!

女主的小姦細嘛。

懂的,懂的。

所以也沒有繼續多問。

江珂掙扎着想要站起來,卻發現渾身酸疼,根本動不了。

尤其是手和肩膀,動一下鑽心的疼。

「十一,你扶我一下。」

十一腦子還沒動,手就已經過去攙扶住了。

這是這麼多年,養成的習慣。

要說唯一不同的是,這一次的江珂,不像以往高高在上的姿態,反而因為落魄,狼狽得多了一絲人間煙火氣。

聲音軟乎乎的,動作也軟乎乎的,手也軟乎乎的。

很是討喜。

【系統:十一好感度+20%,當前好感度:-20%】

江珂聽到提示,心裏美滋滋。

小狼崽子看上去兇巴巴的,實則還是很可愛的嘛!

第一次刷好感度,刷得這麼快!

系統:那是因為一開局是負數。

十一的左手一閃,刀在掌心滑動。

只需要一秒,他就能割破江珂的喉嚨。

死得乾乾淨淨。

「十一,你幫我把皇兄扶起來一下。」

聲音沒有以前的蠻橫,竟叫十一覺得有幾分心虛,不由得收了刀子,轉身扶起大皇子。

天色漸漸黑了。

月光下,十一腰間的刀,閃出銀色的光。

但江珂還沒有意識到危險將近。

原文中有提過十一的身份,女主身邊的小姦細,但他這麼多年沒動手,在江珂的潛意識裡,這小姦細就是來探聽情報的。

但她不知道,十一的任務,是殺她。

只是因為往常江珂身邊暗衛太多,他找不到機會下手,這才等到了現在。

十一知道,如果錯過這個機會,他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於是走過去,準備一刀幹掉江珂。

卻不想,剛走過去,一隻細軟的手,就搭上了他的腦袋。

那雙手包裹在布條下,血淋淋的,卻還是那麼柔軟。

她輕輕地揉了揉他的腦袋,笑着說道:「十一你真好。」

十一渾身一怔。

一股很怪異的感覺,從心底生了出來。

細想,卻又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一抬頭,就對上江珂明媚的雙眼。

月光下,她的眼睛,好看極了。

以前都沒發現這樣的好看。

【系統:十一好感度+10%,當前好感度:-10%】

「公主的手……」

江珂這才想起自己滿手的鮮血。

她收回手,遞到十一跟前:「看,傷得很重是吧?可疼可疼了。」

她也知道疼?

十一心底一寒。

她以前打得他滿身是傷的時候,怎麼沒想過,他也疼?

算了,他也不想計較這些。

跟一個死人計較,很沒意思。

十一指尖一閃,一個細小尖銳的利器,便出現了他指尖。

剛要動手,就聽江珂說道:「我以前打你的時候,你得有多疼啊?」

十一一頓。

「那個時候,你很恨我吧?」

他一直都恨她。

不止是那時。

「你疼的時候,為什麼不說呢?」江珂倚在石頭上,準備緩一下了再繼續趕路。

十一疑惑地看向江珂。

江珂頓了一下:「難不成,你不知道疼的時候,要說的嗎?」

也是,自小在殺手營長大,就沒接觸過正常人,後來又被原主擄進府,當童養夫養大。

原主也不是啥正常人,見十一不哭不鬧,就一個勁地折磨。

想聽他哭。

可他從來不哭。

原來他不懂啊。

「沒關係,以後我慢慢教你。」

白頭偕老,還有很長很長的日子呢。

十一的心,亂了一瞬。

【系統:十一好感度+10%,當前好感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