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女主只想做任務
快穿,女主只想做任務 連載中

快穿,女主只想做任務

來源:google 作者:奈何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夭月 小糯 現代言情

【女強,可萌可颯可居家,男人只會影響姐出刀的速度】夭月不知,自己為何要活着,一人一獅,莫名被驅逐,穿越大千世界做任務,夭月逐漸有了情感,有了在意的東西,在意的人,若是必須給活着找個理由,那,便是你吧!展開

《快穿,女主只想做任務》章節試讀:

凱俊本不喜歡被強迫,但這些人也沒有什麼壞心思,他還真不擅長應付這種局面。

夭月看出他的不願,只好犧牲自己,上前替他解圍:「我來吧,一首我的小幸運送給大家。」

婉轉空靈的聲音響起,夭月不經意間看到凱俊,沖他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

「這麼多年,感謝你的照料。

你可以忍受我,所有的,任性壞脾氣,

不肯我,有一點委屈,

有時候難免的,小失落,

我卻很幸運,身旁有這樣一個你。」

凱俊的眼睛自始至終都在夭月身上,不知不覺間,小丫頭已經十二歲了,嬰兒肥也早已不見。

「哪怕整個世界都叛變,

你一樣,溫暖的來作伴,

其實我心裏很驕傲,可我保持着傲嬌,

你是否感覺到,我在偷偷笑,

你對我好我全部都收到,

你是我的小幸運,謝謝你給的照料。」

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夭月有點不好意思,乖乖坐在凱俊身邊。

耳邊突然傳來溫熱的呼吸:「很好聽。」

夭月縮了縮脖子,這孩子,突然靠這麼近幹嘛,耳朵痒痒的。看着夭月的小動作,凱俊覺得可愛極了。

老師看了下時間,覺得差不多了,安全起見,通知家長來接。

「回家好好休息,祝你們度過一個愉快的暑假。」

「老師再見」

暑假凱俊原本計劃帶夭月出國玩,可夭月的課程卡在了高二,心情很不好,不想出去玩。

在薛戚戚的軟磨硬泡下,夭月才勉強同意玩3天。時間短,就只能在周邊了,最後確定下來,去爬山。

凱俊爸爸沈宇瑞,由於自身肥胖原因沒有去,派了兩個保鏢照顧他們的安全。

幾人到半山腰的時候,夭月突然沖後面喊:「阿姨,你們快過來。」

聽到聲音的幾人,還沒走近,就已經聽到瀑布的聲音。

從暗處傾瀉下來,與陽光糾纏不休,在無言的山脈中,營造着與世隔絕,寧可無一人經過,發現她的存在。

夭月在瀑布旁找了一塊光滑的石頭,坐在旁邊,感受着水中濺起的水花,小水花落在她潔白無瑕的臉上,很是舒服。

薛戚戚幾人走過來的時候,就是這樣美好的一幕,不由得感慨:「不知道以後會便宜了哪家的臭小子。」

凱俊聽到後,手不自覺攥緊,想像了一下,將來小丫頭會離開他,心裏就莫名的煩躁。

臨近黃昏時,他們抵達了休息站,兩個保鏢將帳篷搭建好,周圍噴上驅蟲葯。

休息站有各種食物,燒烤,香鍋,冒菜之類的,由於是山上,價位要比山下高出很多。

不過大家也都理解,畢竟山上的食物全靠人工挑上去的。

幾人吃了晚飯,很早就休息了,凌晨三點他們就要起來,準備登上山頂看日出。

由於走了一天,中途也就休息半小時,吃了個飯,這會都挺累的,很快就睡著了,兩個保鏢輪流值夜。

凌晨三點,保鏢將幾人叫醒,夭月很不願起來,睡得正香呢,很不情願。薛戚戚看着小丫頭嘴巴撅的都能掛上背包了。

忍着笑,幫小丫頭穿好外套,將人交給凱俊。

看着小手抓着他胳膊,一邊閉着眼睛睡覺,一邊跟着自己往前走的夭月,真是讓凱俊哭笑不得。

直到抵達山頂,人都沒有醒,薛戚戚在心中感嘆,睡覺的最高境界啊!

當太陽準備露出她腦袋的時候,凱俊叫醒了夭月:「月兒,快醒醒。」

夭月揉了揉眼睛,不大開心的睜開雙眼,看着太陽逐漸升起,心中一處地方被震撼到。看着夭月睜大雙眼,滿眼亮晶晶的,凱俊心中,有說不出的滿足。

中午,薛戚戚帶他們去了山下的馬場,這裡是沈氏的產業。當年沈宇瑞追薛戚戚的時候專門建的。

夭月看着馬背上,英姿颯爽,魅力無限的阿姨,着實驚艷了一把。先是漫步,而後打浪,快步,慢跑。

薛戚戚猛地向側面倒去,嚇得夭月就要上前,被凱俊拉住。

「現在開始,才是表演時刻!」凱俊不急不緩的解說著。

「接下來是凌波微步」

只見薛戚戚向左側滑落,右手固定在馬背上,雙腳落地,與馬同步前行,飛馳而過。

「倒掛金鉤」

薛戚戚倒立於馬背,右手撐在馬背上,而後雙腿分開,成一字型。

……

當薛戚戚下馬,走到夭月面前時,夭月一把將人抱住:「阿姨,你實在太帥了,我好喜歡。」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夭月直白的表露出自己的心情。

薛戚戚幫夭月選了一匹溫順一些的馬,告訴她注意事項:「雙腿緊貼馬腹,腳尖綳直,全身放鬆。」

夭月剛開始還很緊張,感覺全身都很乏累,隨着阿姨的指導,逐漸放鬆下來。慢慢適應之後,大着膽子,稍微加速。

凱俊助跑過去,拉住韁繩,一個側翻,坐在了夭月身後,讓馬兒跑了起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夭月緊張起來。

「太快了,快停下。」

凱俊安撫:「別怕,放輕鬆,感受一下風的速度。」

一個小時後,凱俊才讓馬停下,夭月右腿向前一翻,跳了下來,沒有搭理凱俊,直接去換衣服了。

凱俊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摸了摸鼻子,暗自言語:「看來,一不小心玩過了。」

在馬場休息了一晚,第二日吃完早飯,幾人才回了家。

夭月躺在沙發上想,明明是去玩了三天,不知為何,卻感覺更累了,還是待家裡學習輕鬆。

就這樣,夭月恢復了她的學習模式,早上起來,先去跑一個小時,然後回來吃早飯,接下來就是一整天的學習,晚飯後,會拉着凱俊消消食,在回家睡覺。

陽光透過窗戶,映照着書桌上的兩人,一個一目十行的看着書,一個趴在桌子上做着題。

一根細竹鞭落在夭月背上,夭月忙坐直身子,可不一會,就又趴桌子上了,竹鞭再次落下。

夭月抬頭望着凱俊,凱俊不為所動,繼續看書,不知被打了多少次,凱俊看着她,嚴厲道:「坐直了,身體離桌子一拳距離。」

夭月乖乖照做,不一會,被一道題難住,無意識的在草稿紙上隨意畫著,凱俊抬頭看了一眼,知道是被題難住了。

起身,走到夭月身後,看了一下題目:「不會?」

夭月點點頭,凱俊拿過她手中的筆,在草稿紙上給她講解。這道題有些複雜,講着講着,凱俊便坐在了夭月的凳子上,幾乎將人圈了起來。

兩人剛開始都全神貫注在題目上面,沒有覺察到此時他們之間的距離。等題目講解完畢後,凱俊轉頭問她:「聽懂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