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我的劇本是全員惡人
快穿:我的劇本是全員惡人 連載中

快穿:我的劇本是全員惡人

來源:google 作者:但若安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升生 現代言情 落挽鈴

少女因通宵玩遊戲看小說而紅顏薄命,誰想一覺醒來被系統安排了人生劇本,成為了異世副本惡名遠揚的奢靡王女落挽鈴,但這個世界的親友團們竟是全員惡人?!不過偏執系的竹馬男主還是挺香的嘿嘿嘿…展開

《快穿:我的劇本是全員惡人》章節試讀: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當這具身體逐漸恢復意識,落挽鈴注意到自己受傷的身體部位纏滿了包紮繃帶,床邊的醫療掛架上懸掛着藥液,藥液中含有的葡萄糖正在通過靜脈源源不斷輸進自己體內。

與此同時她的臉上也被戴了一層硅膠製成的呼吸面罩,旁邊的醫療器械也正在為她提供氧氣。

可能是因為正在輸液的緣故,她沒有太強烈的飢餓感了,身上的疼痛倒是隱隱約約的,但是至少比剛才在倉庫時候遭受的要感覺好多了。

【您醒過來了呢,宿主。】

「……是啊。」

因為這具身體現在渾身無力的緣故,少女自然也說不出話來,只是用意念回應了系統的聲音。

【不愧是有着豐富遊戲經驗的您呢,成功從修道院火災事件活了下來,完美遵循了時間事件的軌跡呢。】

「呵呵…經歷了這種噩夢般的劇情,即便你再誇獎,我也是完全笑不出來呢。」

她躺在床上,微微扭頭悄悄觀察窗外的景物。

第一時間判斷出自己所在之處一定是醫院的病房了,因為窗外的醫院大樓外掛着矚目的立式招牌,招牌上標有「夜落城**醫院」七個大字。

【宿主別這麼冷淡啊。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這個道理您應該多少了解吧?您被分配到的這個角色的人生經歷可是豐富多彩的很呢。】

系統音隨後發出了一陣只有機械才能發出的略顯奇怪的譏笑聲。

「這種人生經歷…?我一個成年人都要被嚇壞了,更不用說這具身體的原本持有者…還是個小女孩的落挽鈴了吧。讓我猜猜、這孩子絕對會因此留下什麼心理陰影之類的吧?」

少女揣測着未來劇情的發展,依她本人前世瀏覽大量言情小說堆積起來的個人經驗,不出意外自己被所謂的神明們分配到的是一本虐文劇本。

【您在推理下一步主線劇情嗎?火災事件雖然確實很可怕,但是可惜的是完全沒人在意這個事件對宿主您會不會留下陰影呢,推理失敗哦。】

「……算了,這種事無所謂了。不過你也不要蒙我,我曾經也是讀過一些類似小說的,系統文中的主角順利完成由你這種系統下發的任務,理應獲得些相應的任務獎勵吧?」

少女故作冷靜的在腦中與系統對峙,她讀過的文學中確實都有着任務完成就給予獎勵的劇情設定,那她也理應找系統索要自己應獲得的報酬才是…畢竟她剛才可是經歷了死裡逃生的事情。

【任務獎勵?您該不會以為這裡是打怪升級的世界吧…?咱們不玩這種劇本的哦。但是用通俗的語言來講的話…選中您的神明是「白嫖派系」的呢。來自上天對您方才的回應是——讓宿主您享受至少四十五年落挽鈴紙醉金迷的奢靡人生,就已經是一種任務獎勵了哦。】

聽到這裡,少女感到心底瞬間有一種想罵人的情緒如火焰般涌了上來。

「哈——開什麼玩笑?!我現在可是身體快要被折騰到散架一樣、渾身隱隱作痛地躺在這個充滿消毒水味的病房裡啊?這種主角劇本和紙醉金迷有半毛錢的關係啊?!」

她並非是好欺負的性子,自然也不接受這種敷衍的說辭。

【宿主應該明白「先苦後甜」的道理,爽文劇本自然也是循規蹈矩的呢。不過您這種個性倒確實有幾分貼近貴族人設的感覺,但可惜宿主您又沒時間同我周旋了,因為下一章主線劇情即將開始了,做好準備了嗎?】

「什…什麼——」

還沒來得及反駁系統的語言,病房的門就被「吱呀」一聲推開了。

「快來人!那孩子醒過來了!」

破門而入的侍衛注意到了已經醒來的落挽鈴,急忙高聲呼喊走廊外等候許久的醫護人員。

落挽鈴仍舊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一眨地打量着不斷從門外擠進來的醫護與身披盔甲的士兵隊伍。

「閑人快退後,給涼院長讓道。」

隨着侍衛不斷的催促,病房內的人們紛紛讓出一條窄小的過道來,一位年近五旬的中年男人一臉嚴肅,風塵僕僕地走進屋。

「這誰啊這是?」

落挽鈴在心底默聲詢問系統,畢竟她需要指示。

【請不要心急,您過會兒就知道了。】

「別賣關子了,難不成這人是分配給我的男主角?太老了吧,這副本劇情這麼重口?」

眼前的男院長俯下身來為落挽鈴做檢查,又將聽診器放在了她的胸口上,醫護們似乎站在一邊竊竊私語着落挽鈴的到來,但她聽不太清。

【宿主的想像力還真是豐富呢,但男主可不是這位,硬要說的話…他是您副本人生中的一位配角叔叔?我不劇透您了,請您自己慢慢體驗吧,接下來的主線任務劇情還挺精彩的呢。】

隨着電子音的消聲,副本劇情繼續延續展開了。

「王女陛下、王女陛下…您聽得見嗎?」

那位給自己做檢查的醫院院長反覆呼喚着躺在床上的她,也許是剛才一直與系統在腦內對話的緣故,沒有聽清楚副本里這些人們的發言。

「…我在。」

她緩緩開口,抬眸望上中年男人焦急的視線。

「落王女說話了!她清醒過來了!」

「修道院里到底發生什麼了?您怎麼會在那種地方?!當年不是說這孩子死了……」

圍觀的醫護們一個接一個的提出問題,只可惜落挽鈴一個都回答不上來,少女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麼會在這個世界,因為她並沒有繼承這具身體之前的記憶。

「肅靜!其他人全部出去在門外侯着!何惜非留下,你拿個本子過來記錄一下王女的話。」

被稱為涼院長的男人厲聲呵斥着身後的小護士們,那些人看院長生氣了忙低着頭趕緊溜出病房,只有那位梳着高馬尾的女醫護被留了下來。

「不用出去…我記不清了、所有事。」

落挽鈴搖搖頭出聲表示不必,她臉上還戴着呼吸面罩吸氧。

「什麼…?!這可如何是好?!您可是修道院火災事件唯一的倖存者!」

院長聽後神色慌張,豆大的汗珠順着發梢從脖頸淌了下來。

「雖然我們救治落王女時,您的身體狀態就已經瀕臨瀕危,但沒想到已經嚴重到失憶的地步。」

名為何惜非的女醫護沉着冷靜地抱着本子,手持黑色圓珠筆在落挽鈴的身體狀況那欄記下「患者本人疑似失憶」一行字。

「唯一倖存者…?」

落挽鈴瞬間意識到這樁事件中那些發生火災時哀嚎的修女們,似乎全都喪生了。

「是的…平日關照你成長的一共十一位修道院修女,在這場烈火中全部不幸遇難了。」

涼院長神情略顯悲痛,這是來自一位醫職人員發自內心的真誠憐憫,他仿若能與那些修女們感同身受。

但落挽鈴不理解他的難過,因為自己只是個類似於這個異世的穿越者一樣的存在,她只慶幸自己順利從火災事件逃脫。

「嗯…王女陛下難道不傷心么?還是您年齡太小了…不明白死亡意味着什麼呢…?」

涼院長看着小女孩略顯獃滯的表情,認為落挽鈴還是太小了,她還不懂這裡發生了什麼。

而落挽鈴也確實是一臉懵逼的狀態,她有些迷惑地在腦中再次向系統發起提問。

「什麼情況?那些修女全燒死了?」

【當然了。因為這可是劇情殺呢,宿主。除了您之外如果還有活人逃出來,那這還算什麼「大事件」呢?】

「那…那些修女們和我關係究竟如何?我現在是應該哭嗎?」

少女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幹嘛,這一切太莫名其妙了。

【宿主的記憶真的很差呢,您似乎都忘了自己為什麼躺在醫院裏掛着葡萄糖輸液了吧?您剛才其實是餓暈過去的哦。】

說到這裡,落挽鈴也想起來在倉庫時系統提醒過她…這具身體的主人一直忍受着修女們的虐待,所以她才會餓着肚子在那個廢舊倉庫里醒來。

「那我應該笑??」

少女有點兒茫然,但系統卻不再回應她的話了。

「不好了!院長大人、自稱是修女家屬代表的平民們聚集在**城城門外鬧事!他們說要上書到法院告咱們!」

病房的房門被猛然推開,門外的侍衛話語極為激動,他似乎剛從外面跑上來,氣喘吁吁地也顧不得禮節了。

「什麼?!修女家屬在鬧事?!他們要告誰?」

涼院長立刻起身大步衝到侍衛身前,女醫護也將目光瞥向了另一邊,只有床上的落挽鈴對着這一切滿臉疑惑。

「那些人說是要到法院起訴城裡的貴族和倖存的小王女,他們要打官司!」

聽到這裡,落挽鈴徹底滿頭問號,她第一反應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鬼…平民們要起訴貴族…還要起訴自己??

「為什麼?!理由呢?」

院長焦急地催促報信的侍衛,侍衛深深呼吸一口氣平復心情,隨後忙開口答覆。

「不知道那些人怎麼得到的消息…知道唯一倖存者是女王陛下的親生女兒,一口咬定修女們是為了保護她而死的,非要小王女和貴族們賠錢!」

待侍衛說完這話,落挽鈴扭頭看了眼窗外,她本以為是天空下雨了,然後發現原是自己無語了。

先不說這個奇葩異世副本為什麼能出現「平民可以去法院起訴貴族、甚至起訴王女」這種平等中帶着一絲迷惑的行為制度…

「保護她而死」這個理由…?她來到這個異世之後…除了現在醫院裏的人給自己做了一些簡單的治療…到底誰保護過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