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我是宿主專屬小甜心
快穿:我是宿主專屬小甜心 連載中

快穿:我是宿主專屬小甜心

來源:google 作者:伴山而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若笙 沈淮遼

【1V1甜寵】、【雙強】「啊啊啊!宿主你怎麼把反派boss踹下床了!」小甜心炸毛,她們的任務可是攻略反派呀林若笙尷尬撓頭,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看着反派賤兮兮爬床的樣子就想把他踹下去,好吧,她這麼想着也這麼做了但這種感覺好像這不是她第一次這麼做了,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習慣小甜心汗顏,看來她們宿主家的那位,家庭地位十分堪憂呀不行,一定要讓宿主大大善待大boss,這樣自己才能走上統生巔峰呀,嘿嘿嘿……展開

《快穿:我是宿主專屬小甜心》章節試讀:

「阿淮,你幹什麼?」林若笙喊道。

「有些不好聽的話,皇姐便不要聽了。」沈淮遼神色淡淡,眼底卻蘊藏着風暴。

「阿淮,為什麼會這麼覺得,我倒是覺得滄雄國王說得十分誠懇,反正我宮中也未有男妃,他的提議我倒是……唔……」話音未落說完,雙唇便被人狠狠吻住。

林若笙故作吃驚地抗拒着,沈淮遼卻趁機加深了這個吻。

寢宮中的紅木大床上,兩人厚重的宮裝早已散落一地。

「沈淮遼,我可是你皇姐!」林若笙喊道。

「笙笙,我可從未當你是我的皇姐。」沈淮遼眼尾血紅,聲音中已然染上了深深情意。

「笙笙,你連天下都可以給我,為什麼不能把你給我?」沈淮遼繼續說道。

「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嗎?」林若笙道。

「我知道,笙笙,我愛你。」沈淮遼已經開始扯她的裡衣。

「宿主,宿主,反派大大好感度到達95,那個我,我先下線了。」小甜心說完便再無反應,接下來的東西可不是她這個未滿十八歲的小系統可以看的,快逃,快逃。

林若笙不再掙扎:「沈淮遼,這件事吃虧的只會是你。」

「只要是笙笙我心甘情願。」說著,便在林若笙脖頸處落下一吻。

林若笙抬起沈淮遼的頭,神情極為認真地道:「沈淮遼,若在得到天下與和我遠走高飛之間,你怎麼選?」

「我選你。」幾乎毫不猶豫。

沈淮遼本就不是貪戀權力之人,他所做不過是想將傷害欺辱過他的人踩在腳下,對於江映雪他不過是恨前世他們青梅竹馬卻比不過認識幾年的衛煜罷了,而如今當衛煜說要兩國聯姻時,他卻是深深的害怕,他害怕林若笙答應,害怕失去她,那時沈淮遼才發現自己早已愛她至深。

「沈淮遼,這是你說的,你先招惹的我。」林若笙說完,抬起頭吻住了沈淮遼的雙唇,一個翻身將人壓在身下。

「笙笙……」沈淮遼聲音嘶啞,看着眼前明媚如紅日的女子

「此後,你生是本女皇的人,死了也是本皇的鬼。」林若笙說得霸道至極。

只聽一道機械的提示音響起:「反派好感度加一,崩壞值降至百分之二十。」

紅木大床上,身影交疊纏綿,真可謂芙蓉帳暖度**,**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從早晨到中午,從中午到黃昏,兩人可謂勢均力敵,直至夜幕降臨,林若笙最終還是敗下陣來。(嗯,這是一場很持久的戰役,大家不要誤會。)

第二天清晨的一縷陽光緩緩照進寢宮之中,林若笙緩緩睜開眼睛,出現在她眼前的是沈淮遼放大數十倍的俊顏。

林若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真可謂男**人啊。

突然,腰被人摟緊,清晨帶着沙啞的男聲傳入耳畔,如同羽毛般划過人的心弦:「笙笙。」

林若笙不禁耳根發燙,這樣的沈淮遼真是讓人受不了。

「該起了。」林若笙故作鎮定地推了推他。

沈淮遼卻當沒聽到般,蹭了蹭她閉上眼睛作勢要繼續睡覺。

「我要去牢中見見衛煜。」林若笙輕輕將他環繞在腰間的手拿開。

明顯感覺到沈淮遼僵了僵,林若笙心下無奈:「阿淮,相信我,我定是會對你負責的。」

「我要與你一起。」沈淮遼說道 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自然可以,你先起來?」

說完沈淮遼便起身下床,林若笙忍不住瞟了一眼,那青青紫紫曖昧的痕迹幾乎遍布在沈淮遼稀白的肌膚上,林若笙忍不住捂住眼睛,這真的是她會幹出來的事?

地牢中,滄雄國一群人無語地看着牢外的兩人。

「笙笙,地牢太冷了把衣服披上……笙笙,你今天早上吃得太少了,來吃點糕點。」沈淮遼一邊為林若笙披上一件衣服,一邊拿起點心投喂。

終於 ,林若笙開口了:「不用了,阿淮,我們說幾句話就走。」

轉而對衛煜道:「想必滄雄國王也看到我給的答案了吧。」說著便牽起沈淮遼的手。

「女皇陛下,當真不再考慮我的提議嗎?」衛煜還想再爭取。

「滄雄國王既然你我都心有所屬,你又何必苦苦強求?」林若笙說著看了牢中的江映雪一眼。

「為天下之太平,兒女情長又算什麼。」衛煜幾乎毫不猶豫地說出這句話。

林若笙看到江映雪一下暗淡下去的雙眸搖搖頭道:「還是幸苦滄雄國王,呆上三天,關於你所求,都會有結果,這個錦盒給你,三天後自會有人送與你鑰匙。」

說完便拉着沈淮遼離開了地牢,也不顧地牢中是疑問或是喊罵。

「阿淮,我們今後去哪?去江南吧,聽說那裡一年四季如春,我們去那裡定居,蓋個竹樓,開家小店。不不不,還是先去遊歷四方,看看我在皇宮裏面一直想看的地方,等我們老了,走不動再去江南。」

女子一路上在他耳邊念叨着他們的未來,沈淮遼覺得這一切就如同一個美夢一般。

不由環住女子的腰:「笙笙,這一切都是真的,對不對?」

只見林若笙轉過身,輕啄一口沈淮遼的臉頰:「當然是真的,沈淮遼你挺好來,我林若笙現在無法給你一生一世的承諾,但只要你不放手,我就絕對不會離開你。你能放棄天下選擇我,我亦能如此。我的心很小,無法裝下整個天下,小到只有你一人」

女子神情嚴肅,彷彿向上天起誓一般,沈淮遼不由紅了眼眶,若是前世也有這樣一個人站在自己身邊,如此莊重地和自己說這些話,自己便不會有那麼多的不甘,好在上蒼垂憐讓自己重活一世,遇上她,愛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