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菜雞宿主不要慫
快穿之菜雞宿主不要慫 連載中

快穿之菜雞宿主不要慫

來源:google 作者:夏知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知南 現代言情 白南星

此文無CP,不戀愛,不打臉,非無腦爽文,成長型女主,從消極、抑鬱成長為愛國,愛家,愛人民三觀超正三好大女主系統【宿主可以不要這麼慫嗎?上啊!捶他啊!】白南星望天【給我一個慫包號,讓我去捶滿級大佬?我選擇苟着】展開

《快穿之菜雞宿主不要慫》章節試讀:

江南的天氣總伴隨着陰雨,白南星來了四天,除了第一天是晴天外,後面三天就沒見過太陽。

這天早上外面的小雨終於停了,不過天還是陰沉沉的,沒有放晴的意思。

老高每天早起都會在院子里打一會兒拳,楊凡一般八點多才會起床,而第一天見到的年輕人是古董店唯一的店員,大家都叫他小孟。

小孟是個熱心腸的人,他最開始知道白南星是個大粽子是害怕的,不過接觸幾次發現她並不是危險人物,對這個千年古屍就來了興趣,不知從哪裡淘到了手語教學視頻,用u盤考來給她學。

為了能讓大家都能交流,硬是壓着楊凡和老高跟着一起學。

楊凡無奈,自己還欠小孟好幾個月工資呢,不好拒絕。

吃過早飯,幾人閑來無事坐在電腦前學手語。

突然前屋店鋪中有嘈雜聲傳來。

隨後小孟急急忙忙從店鋪後門跑出來,一邊跑一邊喊楊凡

「老闆!老闆!」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楊凡站起來呵斥他。

小孟沖他眨眼睛,小聲道

「別拿腔了,寶哥帶人來了!」

楊凡一聽寶哥兩個字頓時有不好的預感。

一陣腳步聲後,院子里出現了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男子穿着民國時期的小褂,衣襟敞開着,腳踩黑布鞋,頭上帶了個黑色禮帽,一手叉腰,一手夾着一根未點着的香煙。

站在院子里就喊了一嗓子

「楊大少爺,別來無恙啊。」

他身後是十幾個跟他同樣裝扮的男人,每人手中拿了根半米長手臂粗的木棍。

楊凡穩住心態,硬着頭皮上前陪笑臉

「寶哥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說著拿出打火機,殷勤的給寶哥點煙。

寶哥咧嘴哼了一聲,就着楊凡的手猛吸一口,隨後一吹,將煙霧全吹在楊凡臉上。

楊凡沒有抽煙的習慣,猛的吸了一口二手煙,被嗆了一嗓子,咳嗽起來。

寶哥嘿嘿一笑,讓後面人拿出張紙,陰陽怪氣的說道

「楊大少爺,您欠徐二爺的錢可有些日子了,二爺讓我過來看看怎麼個情況。」

楊凡止住咳嗽,忍着對煙味的不適,好言道

「麻煩寶哥跟徐二爺美言兩句,請他老人家再給寬限幾日,我朋友那邊正在周轉,過幾天就能還上了。」

寶哥環着楊凡肩膀用力拍了拍,再次吸了口煙,楊凡下意識屏住呼吸

「唉,不是寶哥我不幫你,是二爺下了死命令,今天必須把錢拿到,不然就收了你這宅子。」

一聽要收他宅子,楊凡變了臉色。

「當初我跟二爺借的是二十萬,這才兩個月就要還五十萬,利息忒高了。」

寶哥嗤笑一聲,狹長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二爺家從來都是這個價,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你也不想想,你二叔病危,九幫十八派的人走的走散的散,咱們整個沙門都知道你借錢肯定有借無還,哪個敢借給你?徐二爺還不是看在你二叔的面子上出手相幫,你可不能寒了他老人家的心吶。」

楊凡氣的臉色通紅,哼哧吭哧說不出話來。

當時家裡出現變故,當人家楊二叔一病不起直接進了ICU,楊二叔一生無子,楊家到楊凡這代就他一個男丁,楊二叔一倒下,家族擔子就落在了楊凡肩上。

他們家說是金盆洗手,可楊二叔私底下一直沒離開盜墓的行當,九幫十八派是道上人對楊家的尊稱,指的是楊二叔一呼百應的號召力,並不是真的就管理這麼多幫派。

楊二叔一病倒,楊凡人小資歷淺,道上的人不認他。

那些人要離開,跟他要遣散費,楊家一直都注重名聲和兄弟情,楊凡也不想到了他這墮了楊家的名聲,為了給遣散費,幾乎傾盡家財,而他二叔那邊還是個無底洞,不得已向徐二爺借了錢,沒想到老狐狸是惦記他的宅子呢!

「楊大少爺,你要是還不上,兄弟們可就砸了。」

寶哥將手中煙頭往地上一扔,就要指揮人砸東西。

「寶哥寶哥,咱們有話好好說。」楊凡忙阻止。

「再給我兩天時間,就兩天成嗎?」

「欠債的都像你這樣徐二爺的生意還做不做?給我砸!」寶哥甩開楊凡,指揮手下開始砸院子里的東西。

他們要的是宅子,東西又不值錢,砸了還省的搬來搬去的麻煩。

寶哥帶來的人舉着木棍對着青瓷大魚缸就要落下。

老高眼疾手快,衝上前一腳把人踹翻。

那人罵了一句髒話,與老高怒目而視。

周圍的人也停止了動作看向老高。

寶哥看着被踹倒的人冷冷一笑

「楊大少爺你可想好了,一旦動手,你就徹底斷了徐二爺那邊的路。」

楊凡也沉下臉

「寶哥,不是我想動手,是你們不給我活路。」

「跟他們廢什麼話,寶哥,咱們人多不信打不過他們!」被老高踹了一腳的人,心口隱隱作痛,自從跟了寶哥還是頭一次被人打,這口氣怎麼咽得下。

寶哥往後退了一步,比划了一個「上」的手勢。

十幾個人舉起手中的木棍就往楊凡和老高身上招呼。

小孟不會拳腳功夫,膽子也小,但他還是從門後拿出個雞毛撣子,跑去支援。

「老闆我來幫……」

話還沒說完頭上就挨了一棍子,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白南星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從屋子裡衝出去。

寶哥那邊的人一看又來一個,心裏雖然奇怪楊凡身邊怎麼會有這麼多人,但他們人多一點都不虛。

老高打架拳拳到肉,腳下生風,一閃一躲加一腳人就被他撂倒了。

楊凡吃力些,臉上掛了彩。

白南星一加入,戰況幾乎一邊倒,沒辦法,她的力氣實在太大了,又不怕疼,迎着棍子就上,一爪子抓上人衣領,拋沙包一樣,順着牆頭往外扔。

她一手一個扔了幾次,人都沒了。

誰見過這陣仗?

不是說好了建國後不準成精嗎?你特么居然開掛!

寶哥見事情不妙,準備腳底抹油開溜。

白南星上前一把抓住他後衣領,寶哥整個人跟小雞仔似的被她抓了回去。

頓時大驚,厲聲道

「楊凡!你可想明白了!今天你動了我,徐二爺不會放過你!」

白南星一巴掌扇他臉上,他一邊臉頓時腫了起來。

被打了還不老實。

楊凡也是頭一次見白南星這麼兇殘,只能說,不愧是千年老粽子。

白南星把人往地上一扔,自己又進屋學手語去了。

系統嘖嘖兩聲

「宿主,沒想到你還有暴力傾向,這不好,咱們得以理服人。」

「我還指望他們給我找個風水寶地呢,要是不出手,楊凡那小子被打進醫院,我的土葬計劃又得延後。」

為了埋掉自己她容易嗎?

看着視頻中比比劃劃的手語,一陣煩躁,那些動作一個都記不住!

難道真如系統所說是她智商太低了?

白南星動動脖子,太久沒活動,身上的骨頭髮出咔咔聲,聽起來別提多瘮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