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惡女攻略總會失敗
快穿之惡女攻略總會失敗 連載中

快穿之惡女攻略總會失敗

來源:google 作者:浠兒殿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蘊 宿祂 現代言情

她是混沌靈主,生來無心、嬌蠻薄情主神養大她,卻想吞噬她,結果被墨蘊一招結果意外與鬼神系統綁定,穿梭三千浮世執行任務【嬌蠻霸道小靈主女主VS瘋批求而不得主神男主】展開

《快穿之惡女攻略總會失敗》章節試讀:

雲城XX酒店。

墨蘊挽着南宮榮入場後,一下子就注意到坐在角落裡的霍淵。

他穿着長大褂,脖圍面巾,很像電視劇里的儒雅先生。要問墨蘊為什麼知道,這就得問辛苦打工的鬼鬼吧,連夜找了一大堆煽情的狗血電視劇求着墨蘊看。

希望可以改變一下她直到不能再直的腦迴路。

南宮榮入席後,也沒再管墨蘊,而是左顧右盼地找段妙歌。他必須要找這位段家大小姐談一談了,不為別的,只為南宮伊人在段家受委屈的事。

近年,南宮家和段家也有一些生意上的往來。

南宮榮就想問問段妙歌,他和南宮伊人長得有那麼不像,以至於段妙歌能讓她兒子包養他南宮榮的女兒?

墨蘊心想,霍淵果然是放心不下段妙歌。

看得出當年的事確實給了他不少陰影。

他下意識躲避男人的觸碰,真有點好奇能強了霍淵的男人是什麼樣的bug。

只可惜眼下顧冷玉正吵着要和段雲廷解除婚約。

「爸,你說段雲廷會不會想殺了我?」墨蘊等了十幾分鐘都沒有見到段雲廷,不免有些着急。

南宮榮拍了拍墨蘊的肩安慰道:「欲成大事,不拘小節。伊人莫急。」

墨蘊無語,真當她不知道南宮榮在背後搞的小動作。沒辦法,南宮伊人在他的眼裡就是這麼無助的女兒。

墨·實力強大·直女·蘊表示她不懂。

「我這不是怕他們聯合起來搞南宮家嗎?」墨蘊稍微婉轉地表達顧家的那場鬧劇,「剛才在顧家……您不是也瞧見了嗎,若非我那麼一鬧,顧家大小姐或許還對段雲廷抱有幻想呢。」

話末多了一絲玩味的語氣。

南宮榮越發看不透墨蘊,可她明明就是他女兒,為何和以前相差那麼多。

她的話不是沒有道理。

但如果是以前,南宮伊人又不會管家族的事,不然她放着好好的南宮家大小姐不做,跑去雲城做什麼。

**

顧家。

段雲廷努力安慰懷中不停哭泣地顧冷玉:「玉兒,我早就是你的人了。至於南宮伊人,她已經是過去,別鬧了,今天我們還要訂婚。」

顧冷玉抽泣的聲音突然停下,她並非是沒有思考若將這件事鬧大的後果,可她是不甘心。原本是孤兒的段佳人怎麼會搖身一變成了那個赫赫有名的安城紅玫瑰。

南宮伊人!!!

她要打定主意搶段雲廷,顧冷玉恐怕都搶不過她。誰讓段雲廷原本就偏心於南宮伊人。

顧冷玉慢慢冷靜後,手放在段雲廷的肩上,整個人靠着他說:「這次我原諒你,等下一次我絕對不會……」

沒等顧冷玉說完,段雲廷就打斷她並做出承諾。

「顧冷玉,你聽好了,我這輩子的女人只有你一個。你不能把我推向其她的人。」

段雲廷眼中的深情無法忽略,如果墨蘊在這兒,估計她會揍他。

揍到他毀容。

這狗男人賊會演。

顧冷玉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是啊,她喜歡他,喜歡了十幾年。如果十幾年的感情說放棄就放棄,未免顯得顧冷玉這些年的堅持更像一場笑話。驕傲如顧冷玉,又怎會讓自己置身於這種無關緊要的流言蜚語里。

「好,我答應你。」顧冷玉也警告段雲廷,「段雲廷,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你。」

她不要做那朵易摘的月季,她顧冷玉要做便做難覓的玫瑰。

段雲廷摟着懷中的顧冷玉,感覺冥冥之中彷彿丟了什麼東西。

是什麼!

腦海中不自覺回想起他與南宮伊人獨處的畫面,他們像尋常的戀人一樣遊走在花海之內,他為她拍照,她則手捧鮮花對他笑意揚揚。

這是多麼美好啊。

可惜都被他親手毀掉了。

南宮伊人!

他愛的人是她嗎?

**

「好感度漲、漲了!」

鬼鬼再次查看好感度,卻驚奇地發現男主的好感度竟然漲了。他不會真是墨蘊猜的抖M吧,可原著男主不是這個性格。

墨蘊感受到意識海的異動,頓感不悅,沉下聲問:「怎麼回事?」

鬼鬼高興得無法形容,沒想到表面看上去霸道無情的宿主大人竟然也有這麼柔情的一面。

墨蘊如果可以讀心,她會把鬼鬼捏爆,一次不成就成千上萬次。看鬼鬼還敢不敢編排她。

「宿主大人,段雲廷對您的好感度竟然上漲了百分之二十。」冷靜下來,鬼鬼才發現了好感度的異常,「但不對……必須產生愛意才可以上漲好感度,可是宿主您並沒有攻略段雲廷啊?」

墨蘊已經懶得解釋。

作為靈,她不需要愛情這種無聊的調味品。可不妨礙主神靈界有個對她痴迷成病的主神,即使不懂感情,墨蘊也可以從細節中發現各種愛意的變化。她當初之所以敢殺了宿祂,就是篤定宿祂一千年後重塑不會殺她。

因為祂的愛意是扭曲而偏執。

總而言之,墨蘊覺得段雲廷有病,她以回應宿祂感情的方式同樣對待段雲廷說不定會擦出不一樣的火花。

結果證明墨蘊的想法是對的。

當然這不能說三千浮世的主神是個抖M。

雖然墨蘊確定宿祂不會殺她,不代表祂可以拋棄自己作為主神的顏面。

婚禮上的賓客開始騷動。

墨蘊慵懶地抬起眸子,望向舞台的目光由平靜轉變成震驚。霍淵居然是訂婚的主持人,她想歪了,霍淵就算怕男人也不代表他是社恐。

氣質儒雅的中年男子手持話筒,「歡迎各位賓客來到段雲廷和顧冷玉的訂婚現場。」

他面帶笑意,場下段妙歌正深情的望着霍淵。

「下面有請新人入場。」

墨蘊也不禁為這對有情人小聲惋惜:「世事無常。」

聲音低到沒有人可以聽見。

南宮榮也和墨蘊一樣驚訝,「他果然關心段雲廷。」如此,南宮榮更加確定南宮伊人回安城的消息就是霍淵派人透露給段雲廷。

你個混蛋,幫着你兒子坑我女兒!

墨蘊瞥了一眼,坐在她身旁,莫名其妙發火的南宮榮。

他咋啦?南宮榮受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