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快穿之天命女配
快穿之天命女配 連載中

快穿之天命女配

來源:google 作者:江子兮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江子兮 系統

一場車禍奪取了她的生命,不知從何而來的系統強行綁定了她,讓她不得不進入小說中為各類女配完成心愿,獲得重生系統綁定成功,任務失敗扣除雙倍積分,一旦積分清零,宿主則會被強行抹殺,進入第一個任務展開

《快穿之天命女配》章節試讀:

謝彥辰臉色冷了幾分,但看到江子兮有些微縮的肩頭,心中異樣,她現在怎麼變得如此膽小?
想來是自己又嚇到她了,才緩和了幾分神情。
「無事,只是出來散散心。」
他確實是出來散散心,只是散心的時候遇到了殿閣大學士,說建南的災情愈加嚴重了,他本就煩躁的心情,一下子變得極遭。
江子兮看謝彥辰如此模樣,心中瞭然。
散散心是真的,見到女主同人『私會』也是真的,只是散心散出了綠帽子。
雖然是自以為是的綠帽子,但總的來說,他也是自己戴上了。
可嘆,可嘆。
江子兮伸出手,表情哀切的拍了拍謝彥辰的肩膀,語氣深切:「皇上啊,有些事情吧,你莫要去想太多,總會過去的。」
他總會知道,自己其實沒有帶綠帽子。
謝彥辰心中疑惑,莫非她知道了災情?
「嗯?總會過去?此等災難,不知要死多少災民,如何能過去?」
他是國君,是皇上,他無法看着自己的子民受如此苦難。
這一下換江子兮懵了。
「你說什麼?」
災情?災民?
他難道不是戴了綠帽子,而是在想怎麼解決災情?
……這誤會大了。
謝彥辰目光深邃,也沒有顧及江子兮只是女子:「建南出現大旱災,一日比一日嚴重,發下去賑災的糧食竟遲遲不到,且即便是賑災的糧食到了,其實也不過是杯水車薪。」
頭疼得很啊。
旱災?
這一點好像文中沒有提及。
她還以為這部小說裏面,皇上只需要談情說愛,沒想到他遇到事情竟如此認真。
江子兮略微思索:「建南離京城多遠?」
「大約一千公里。」
一千公里?據史書記載,夏侯淳曾經六日行了七百公里,如果按照平常人騎馬,更何況還是帶了軍餉,怕是要耽擱許久。
要將這批軍糧送入災區,應該得半個月左右。
如此一算,確實是要死不少災民,更何況,如果有中間商賺差價,那就得死更多的人了。
難怪謝彥辰心急如焚。
「賑災的軍餉何時出發的?」
「半個月前。」
謝彥辰看着面前皺起眉頭思索的女子,心中突然有些異樣。
何時她竟對這些事情在意了?
「半個月?按理說也應該要到了呀,皇上不必如此心急,便是奏摺要反回來也需要不少時間。」
謝彥辰聽到這句話,不僅眉頭皺得越深,語氣也變得冷冽了些:「鄭就是擔心,這軍餉到不了,沿途多有劫匪,鄭不得不擔心啊。」
窮鄉僻壤容易出刁民,自然也容易出劫匪。
謝彥辰的擔憂不是沒有原因的。
「等一下,皇上這軍餉是從京城運過去的?」
謝彥辰一愣:「是。」
江子兮摸着下巴,一臉老謀深算:「大多地方官員都喜歡謀取油水,他們的府上必定有不少的糧食,建南地方不小,官員也多,你先派幾個厲害的侍衛去搜查,暗地盜出銀子和糧食去可以先拿去救濟。」
謝彥辰眼眸一亮:「嗯?」
「如果災情巨大,這些糧食雖然杯水車薪,但也可以解一時之急,京城離建南實在是太遠了,可以找臨近的幾個郡縣往裏面運賑災糧食。」
謝彥辰的眼眸更加明亮了,卻輕咳了兩聲:「說的有理,但若是他們不願說自己沒有呢?莫非也用偷的?」
江子兮嘴角一抽:「臨近的郡縣又沒有災情,防衛必定嚴厲,你就是想偷也偷不到。」
「那該如何?」
「你派一個三品之上的將軍,再加一個三品以上的文官,前去遊說,一個威逼,一個利誘,我就不信他們不開倉賑災,最多不過災後皇上再給補貼就行了,更何況,他們是朝廷命官,這些都是他們應該做的。」
江子兮說的頭頭是道,手不停的摸着下巴,眼珠子飛快轉動,絲毫沒有注意到謝彥辰看她的眼神不大一樣。
「糧食到位了,就得來處理災情了,現在正是種糧食的時候,缺水到如此地步,明年指不定又是災情,所以水利工程必須得極快開展,而且今年讓建南種的田地全部換成麥子,應該能緩解不少。」
江子兮身着一身嫩紅,襯得膚色越發的白皙,認真的模樣更是平添了幾分艷麗,不愧是當年所謂的京城第一美人。
「叮~謝彥辰好感度上升百分之10,當前好感度百分之25。」
江子兮還準備說些什麼,卻被系統的聲音給打斷了。
百分之十?
還來不及竊喜,便被謝彥辰給拽住了肩膀,他眼中散發著亮光:「以往倒是沒有看出來你竟這般的聰慧,鄭必定重重有賞。」
說罷便轉身揮手:「愛卿,跟鄭回書房,要事商議。」
江子兮這才注意到,謝彥辰身後除了一個太監,竟還有一個被擋住的人。
大約二十好幾的模樣,黝黑的面容,卻透着一股精緻,眼眸深邃,便是對視一眼便可以感覺到他的睿智。
「是。」應了一聲便跟着謝彥辰走了。
待人走後,江子兮便被青黛拽住了手。
回頭一看,是雙腳跪得發軟的青黛險些倒了下去。
「小主,奴婢不是故意的。」青黛哭出了聲。
她剛剛也是太過於驚訝江子兮的眼界和聰慧,才會一時走了神,險些摔倒,才會拉住了江子兮。
「你竟跪了這麼久?」
江子兮驚呼,剛剛她只顧着說話,便忘記了身後還有青黛這個丫頭。
謝彥辰來了多久,青黛便跪了多久,算起來也有半個時辰了,膝蓋肯定是青了。
「快起來吧,今日出來太久,身子不適,你替我去找太醫開些玉露散。」
玉露散可以治療如何淤青和傷痕。
青黛愣住了,江子兮居然不怪罪她?
「是……是……」支支吾吾的回了話,便扶着江子兮回去了。
當天下午,皇上同梅嬪在御花園相會,相談甚歡,許久未笑的皇上居然喜笑顏開等等人腦離奇的傳聞傳入後宮。
梅嬪以強勢的手段鎖住皇上的心讓後宮妃嬪防不勝防。
要知道,這些年皇上專寵靈妃一人,其他人再沒有接受過半點恩澤,如今梅嬪受寵,旁人雖然眼紅,卻也心中暗喜。
總算是不專寵一人了,她們或許也有機會了。
午覺睡得舒舒服服的江子兮,半分都沒有察覺自己成了輿論中心。
……
御書房中。
「皇上,剛剛那位妃子莫非是皇上一力舉薦的皇后人選靈妃?」翰林大學士劉偉邊整理奏摺邊問道,「聞名不如一見,果然是不平凡的女子。」
謝彥辰臉色一僵:「不是。」
翰林大學士眸子深沉,靈妃受皇上獨寵在京城中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但今日所見的妃子能說出如此高見,卻不受皇上寵愛,可見那靈妃確實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她是梅嬪。」
「梅嬪?以前的梅妃?宰相的女兒?」
劉偉驚嘆,原來是她,皇上的兩小無猜,拚死嫁給皇上的京城第一美人。
可今日一見,梅妃和傳聞中的不大一樣啊,沒有半分囂張,甚至有些膽小和呆萌,倒是讓人喜歡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