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妖妖暮時
快穿之妖妖暮時 連載中

快穿之妖妖暮時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暴富的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一隻暴富的碗 南莯蒔 現代言情

南莯蒔,人間小妖精靠着心機手段和美貌流連於a市權貴富商之間,甚至美名流傳外省,一度成為褒姒代言人,最後卻慘死在自家豪宅里位面一:啞女vs陰冷少年剛見面他渾身是傷髒兮兮的蜷縮在角落裡眼神流露出狼的凶性,搶她錢還威脅她,後來男人跪在樓道裡頭貼在門上矜貴又委屈:「莯蒔,開門,讓我進去跪」位面二:權貴的玩物『許你年老,許你情深——沈京梵』『愛如附骨之疽,我卻求而不得——景淵』展開

《快穿之妖妖暮時》章節試讀:

南莯蒔提起保溫桶橫在兩人面前隔開距離,她低垂眼眸眼中狡黠。

「你做的?」他滿意的笑了,輕捏她的臉蛋「算你逃過一劫」

接過保溫桶坐在沙發上,南莯蒔轉身要走他拉住她:「幹嘛,過來」慵懶的腔調,單手擰開保溫桶。

等他看見裏面寡淡的白粥,南莯蒔驚慌一下想跑,可手還被人拉着怎麼都動彈不了。

稍稍停頓幾秒,天暈地旋過後南莯蒔已經被拉進他懷裡坐下,他輕挑眉頭:「白粥?」聲音聽不出好壞。

南莯蒔一聲不吭捏住手,表情有些心虛,卻被他一點一點展開指尖伸進她的手縫裡,十指相扣。

「清粥小菜」他挖了一勺米粥,別有深意詢問「小菜呢?」

在她的視線下周慕楚一口吞下白粥,隨後朝她碾壓過來。

半小時過後,保溫桶里的白粥已經被完全消滅乾淨,南莯蒔也已經躲到角落裡,懷裡抱着靠枕,面色紅潤嘴唇微腫,眼圈有些紅一臉控訴和委屈的表情望着他。

男生倒是一臉饜足對她伸出修長的手指:「跑那麼遠幹什麼,我還能吃了你?」

莯蒔不搭話,只是瞪着眼睛看他,臉蛋都氣鼓鼓的像極了河豚。

周慕楚直起身子,走到她面前蹲下,要抽開她懷裡的抱枕她不願撒手,他掀起眼皮看她勾着笑:「我要是真想對你做些什麼,憑個抱枕就想攔着我?」

他伸手在她腿彎處一把抱起她,湊近她耳邊低啞着聲音道:「銅牆鐵壁我都能給你鑿穿」

南莯蒔氣的想打他,卻被他抓住手腕:「又想家暴?乖,等爺傷好了隨你處置,一夜想用多少姿勢都隨你挑,但爺現在得養傷,不然落下根了別怪爺以後伺候不好你」

他偷偷在南莯蒔臉上親了一下。

南莯蒔聽聞更氣了,這人,簡直無恥,又痞又色情。

周慕楚本來想抱着人再調戲會,結果門被敲響了:「周哥,人我們找來了」

周慕楚臉色一下淡了下來,隨後把她放在床上:「知道了」

「你在這等我會,我去處理一件事」

他關上門,可能怕她跑還把門給鎖上了,南莯蒔獃滯了一下然後問小a【小a,他去幹嘛了?】

【昨天打傷他的人被手下抓過來了,他去處理人去了】

小a又說【要看現場畫面嗎?】

【你還有這個功能?】南莯蒔微微驚訝。

【我可以悄無聲息的進監控器系統】

【好啊,反正閑着也是閑着】

監控畫面很快傳輸過來,而且還是高清視頻,監控下是在某個包廂里,桌子被他們抬到一邊去了,小弟稀稀拉拉的站在一旁,中間是跪在地上的彪性大漢。

聽着還在破口大罵,言語惡劣程度讓好幾個小弟想上前,卻都被人攔住:「交給周哥處理」

小弟眼神陰涼猶如看向死人,偏偏這個人還不知死活,直到門被推開,周慕楚進來了。

「周哥」

「周哥」

看的出來周慕楚在這裡確實混的可以,他悠閑的靠近深沉又愜意,男人一看見他氣焰虛了一下然而很快又復燃:「周慕楚你個狗雜碎靠着女人吃褲襠……」

他越罵越凶,越罵越狠,起初周慕楚沒什麼反應叼着煙慢吞吞的聽着,後面也不知道是煩了還是厭了。

在男人驚恐的目光下,拿起旁邊的煙灰缸朝他走來,他嚇得想跑其他人摁住他不讓他動彈。

他開始痛哭流涕:「我錯了周哥,我」

沒等他說兩句,周慕楚痞着笑就不願意聽了,在他視角下那隻拎着煙灰缸的那隻手狠狠地落下砸在牙門處。

嘴唇頓時血肉模糊,牙齒也直接崩掉,鮮血溢到下巴處,周慕楚半點沒鬆手,又狠狠砸了兩下,一口牙齒全被砸掉,嘴巴也已經完全成了爛肉。

周慕楚依舊是來時的表情,看戲一般撬開他的嘴,裏面全是鮮血和牙齒,他抓着他的頭髮,在他絕望充滿哀求的眼神中夾下自己的煙,眼神不變直接把人嘴當成煙灰缸塞了進去。

一股淡淡的焦味飄出,他鬆了手對方沒有活力的垂着頭被小弟攙扶着。

以為這就是終點了,誰知道小弟又遞上一把短刀。

「我身上,十二道口中,你划了三刀」周慕楚記得清楚,他不緊不慢的比划著,在對方瞪大的雙眼中直接捅了進去,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

六刀以後對方已經進氣多出氣少了。

渾身上下已經被鮮血覆蓋,血液流淌到深色的地毯上,在場人沒一個吭聲的,有人遞上濕巾給他擦手。

他低着頭:「處理一下」冷靜無情,隨後抬起眼睛沉壓壓的落在攝像頭上,狠厲異常。

小a嚇了一跳【哇哇哇,他不是知道我們了吧】

南莯蒔格外淡定【他只是在考慮刪除視頻】

果不其然,處理完這些後他第一時間就來了監控室把視頻全部刪除乾淨。

【時時,你看見這些你就不害怕嗎?】小a發現宿主情緒波動異常平淡,看見血腥像是完全沒有感受一樣。

【我曾經跟過一個黑老大,他處理背叛者就讓我在旁邊看着,比這血腥多了】

小a【哇,那你豈不是傳說中大哥的女人】

南莯蒔白它一眼【笨蛋】

周慕楚完成這些以後第一次時間來到房間,打開門南莯蒔正窩在沙發發獃。

他放輕腳步走過去,一把攬住她的肩頭,聲音有些疲倦:「你好乖」毫不走心的一句誇獎。

南莯蒔卻清晰的從他身上聞到淡淡的血腥味和煙味,她乖乖的蜷縮在他懷裡,他低低笑出聲:「小別勝新婚這句話我算是了解什麼意思了,一會不見就這麼黏人」

南莯蒔抓過他的手臂在他刻意不阻止的情況下,一股氣咬出一個淡淡的牙印,像是泄憤一般。

他也不惱,反而揚着眉頭說:「兔子牙都敢食葷了」

而莯蒔卻很清晰看出他剛剛從外面帶進來的黑暗和壓抑在這一刻,悄無聲息的土崩瓦解了。

她朝他齜牙,炫耀自己牙口卻被人抓住指腹摁上去摩擦:「嗯,適合吃肉」眼底深沉腹黑。

南莯蒔慌了,咬都不敢咬,被拿捏的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