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一切皆是緣
快穿之一切皆是緣 連載中

快穿之一切皆是緣

來源:google 作者:麻煩叫我仙女大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麻煩叫我仙女大人

世間有太多太多困苦需要一些人會經歷,或幸運或不幸他們被周遭的環境所打磨成為了遊走在善惡交接線的人救贖——當一個人選擇向你伸出溫暖的手時,你是依靠自己還是牢牢抓緊為你而來的人還會離你而去嗎?展開

《快穿之一切皆是緣》章節試讀:

叮鈴鈴…叮鈴鈴…

本來嘈雜的班級因為上課鈴聲瞬間寂靜無聲。

不多時教室里響起了粉筆在黑板上摩擦的聲音。

書本翻動與同學們朗讀書寫的聲音時不時的響起。

本來趴在桌子上的櫻有些昏昏沉沉。

手臂上突然傳來溫熱的觸碰感讓櫻似有若無的意識瞬間被驚醒。

成為靈體這麼久以來她已經習慣了那種虛無的感覺,突然有了溫度的觸碰感,櫻突然生出了一種汗毛直立的不適。

抬頭看向身旁的人,看到他明顯也在愣神,一副驚詫萬分的表情。

「抱……抱歉,剛剛我……」

章普霖的異樣舉動引起了前排幾個女生的注意,她們紛紛都轉頭看了看他。

而他好像也注意到剛剛自己的動靜過於明顯,太引人注意了些。

斂了斂神色,拿起一旁的紙筆,刷刷書寫了起來。

然後把寫好字的紙推到了她的面前。

「抱歉,我雖然可以看到但是從來碰不到,所以剛剛才會這麼驚訝。」

櫻向他搖搖頭表示沒關係。

正好之前她想跟着那三個女生調查一下,同他講了一下要去找那三個女生,還沒等他作答就消失在原地。

章普霖看着已經沒有人的座位,墨黑的瞳孔深處微微閃了閃又扭頭看向黑板。

出了教室站在寂靜無人的走廊里,櫻突然想到一件事除了李樂清,其他兩個人她並不知道她們在哪個班級,無奈之下櫻只得選擇挨班尋找。

費了一番功夫後。

最後知道了劉雯是在八班,余佳怡是在七班。

思來想去櫻決定先去八班,到班級後已經是臨近下課的時間了,班裡的部分學生已經有些躁動。

劉雯坐在靠牆位置的第四排,櫻習慣性的坐在了班級吊扇上觀察着教室的四周。

櫻發現這個劉雯不知為何總是一副神遊天外的模樣。

一上午的時間幾乎很大一部分時間都望着教室的窗戶外面的方向發獃,不知在想些什麼。

中午準備午休的時候,余佳怡突然來找劉雯。

想讓劉雯把李樂清約出來,可是劉雯卻告訴她李樂清已經把她拉黑了沒有辦法。

「真是個沒用的」得知這個消息余佳怡怒不可遏的暗罵了一句轉身離開。

等余佳怡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走廊裏面,劉雯才抬起頭看着余佳怡離開的方向。

嘴角慢慢勾起了一抹奇異的笑容,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櫻感覺自己的渾身汗毛直立,一股寒意迎面而來。

她剛聽到劉雯的拒絕時,只以為是她們的友情不允許她做這種事。

但看到她這個笑容,又覺得一切好像沒這麼簡單。

在這之前她一直以為李樂清是她們三人中藏有秘密的人,卻沒想到這個劉雯也是,真可是各懷鬼胎。

意識到她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絕對沒有表面看起來這麼的簡單,

經過再三思索,她決定下午去看看李樂清,不知道從她那裡有沒有什麼發現。

昨天晚上的事情。

看她們如今的樣子,不管是吳佳怡還是那個李樂清都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的。

——

教學樓二棟五樓

高二三班

「你一直哭也沒有辦法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是誰欺負你了嗎?」

「杜哲,拜託,你都安慰人家半節課了能不能行?沒看到她明顯不想搭理你?」

旁邊的人看着自己同桌貼着臉關心了大半節課,那個李樂清都沒有一點兒反應只知道哭哭啼啼的樣子,一陣心煩。

「李樂清算我們求求你了,現在是在上課時間,要是有人欺負你,你告訴我們也行。

你哭的這麼慘又不說原因真的很影響別人的心情啊!幫都不知道怎麼幫你,真的服。」

「對不起,杜哲,我也不是故意的,沒誰欺負我,過會兒就好了真的。謝謝你!」

李樂清拿出手紙擦了擦眼淚努力緩和着自己的情緒。

午間休息的時候她看到追着慕斯楠跑到她們班的余佳怡。

又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與往日的種種。

緊緊攥在手裡的紙巾已經被揉搓的破爛不堪,低垂的眉眼滿是恨意與不甘。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麼,她把已經破碎的紙巾用力捏成了一團扔進了塑料袋裡。

然後從桌兜里拿出手機,好像是給誰發了短訊後也不看回信直接收進桌兜里了。

——

在三班吊扇上呆了一下午的櫻覺得全身哪兒哪兒都不舒服,暗自吐槽還好現在的天氣已經不開風扇了。

直到晚自修結束就剩下了三兩個最後檢查安全設施的同學時,李樂清才慢悠悠收拾東西的起身離開。

櫻一路上都跟在她的身後。

沒想到李樂清竟然到了學校實驗樓旁邊的小花園,實驗樓因為使用率不是很高。

位置又很偏僻所以大部分課餘時間除了有一些小情侶怕被老師發現來這裡,其他時候很少會有其他人來這裡。

看着李樂清在路邊的花壇邊等了幾分鐘,劉雯從一旁的小路走過來。

「約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做什麼?」劉雯語氣帶着明顯的急促。

「他昨天晚上拒絕我了,怎麼辦?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一定是因為她,都是她的錯。」李樂清急躁的抓着頭髮

「她也該死,她也應該像那個賤人一樣去死。」

「你能不能冷靜一點兒,你是想被別人聽到嗎?」劉雯皺緊了眉頭,感覺到被李樂清緊緊握着的手臂發出了陣陣刺痛。

「劉雯,你別忘了!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我要是出事了,你也別想好過。」

李樂清因為她冷淡的表情和語氣更加惶恐不安說出的話越發不經思考。

劉雯暗暗咬牙努力放鬆着面部的肌肉

「樂樂,你要明白,我只不過是想讓你冷靜一下而已,不要這麼激動好不好?」

「一個已經死了,另一個昨天不是被他當著那麼多人拒絕了嗎?」

「可是…可是她今天中午又來找他了啊,她現在真的好礙眼。」

李樂清突然把手往上移握住劉雯的肩膀晃了幾下「你不會拋棄我的對吧?我真的沒有辦法了,我好痛苦,雯雯,怎麼辦?。」

「雯雯,可以嗎?像以前那樣抱抱我,可以嗎?」

「當然啊,傻瓜」把李樂清的手攬在自己的腰上輕柔的撫摸着她的頭髮。

劉雯的眼神流露出怪異的滿足感,低聲呢喃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嗎?我會永遠陪着你的。」

「那些礙眼的人遲早會消失的,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