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拯救男友系統
快穿之拯救男友系統 連載中

快穿之拯救男友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花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肖希 現代言情 花與

花與本是京城名妓,卻被一個自稱01號的系統擅自拉進了「千千世界」的遊戲世界,體驗各式各樣的人生,完成一個接一個的任務而所謂千千世界遊戲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拯救柯巽的生命,通過遊戲收集某個人的個體人格,塑造重新的他展開

《快穿之拯救男友系統》章節試讀:

京中有妓,名曰花與,娟娟二八,美艷無匹。
八歲習藝,豆蔻登台,琴棋書畫,無一不巧,詩詞歌賦,無一不通,引風流子弟徹夜不願返。
「姑娘,該登台了。」
小侍挪着小碎步,把她搭在一邊的翠衫拾起,輕輕推了推在美人榻上小憩的花與。
沒有反應。
小侍心裏疑惑,使上幾分力道再推,聲音也提高,「姑娘?
別睡了!」
還是沒有反應。
小侍一個咯噔,顫巍巍着手去試探她的鼻息。
「姑娘!」
名妓花與,二八身隕,令無數風流才子扼腕悲慟。
花與輕吸氣,揉着額角迷迷瞪瞪的醒過來,「雲韻?」
這都什麼點了,不是還囑咐好幾遍讓她盯着自己不要睡過了上台時辰嗎?
瘋丫頭又去哪裡了!
一睜眼卻發現周圍的環境陌生的離奇。
自己躺在一張硬木板上,墊得也不是慣常的絲被,硌得她腰背疼得厲害。
四周也是乾淨的出奇,雪白的四壁,就放着幾個兩人高的不知道什麼材料做成的柜子。
她掃了一圈,就是覺得這裡很奇怪,陳列的東西自己見都未見過,頭頂還吊著一個圓不隆冬的球,花與看它搖搖晃晃的心裏一個突。
夏肖希進來的時候就看見花與踉踉蹌蹌的往床下挪,急忙上前扶住她,「咋了?
你這是要去哪啊?」
花與皺眉,狀似無意的遠離她的身體,往上指了指說:「此物搖曳不止,恐墜。」
夏肖希無奈,「知道你是才女了,也不用整天咬文嚼字的吧。
累不累啊。」
「累。」
都說花與姑娘怎麼高雅怎麼寫意的,但要誰整天端着誰不累啊。
「這是哪裡?」
花與藉著她的力又重新坐回硬床板上。
「校醫室。
你被球砸到腦袋了,暈過去了,就把你送這裡來了啊。」
校醫室?
花與不動聲色。
「你現在還有事沒?
腦袋還疼嗎?」
花與搖頭。
除了鼓了一個挺大的包以外沒什麼特別的。
「那我們回宿舍吧?
正好午休時間,下午你也不用去上課了,就在宿舍里好好休息行了。」
花與對這些事情都不了解,秉承了少言的原則,默不作聲的聽從了夏肖希的意思。
她一路上都在打量這片環境,好多事情好多東西都沒見過不知道,要不是夏肖希在一邊她恐怕會驚呼連連了。
夏肖希攙着她回到宿舍的時候門還是被鎖着的,她輕輕嘟噥,「真是的,放了學都不知道去哪裡了,整天亂跑。」
花與扶着牆,努力控制住心裏的驚奇。
宿舍是分上下床的,一間能住八個人,房間也並不是很大,但分兩個小間,外面是洗漱台和衛生間,和床還隔着一道門。
女生宿舍能夠想像到不是很整潔,各人的洗漱用品都有各自的放置習慣,但起碼能看的過去。
花與偷偷的把在剛剛醫務室見到的熟悉的東西收入眼帘。
不過也就是外面的高柜子比較眼熟而已。
她伸手摸了摸,不是木質的,涼涼的,感覺很脆弱。
夏肖希把裏面的門打開,回頭一看她扶着自己的柜子不知道在想什麼,「怎麼了?
忘帶鑰匙了?」
因為柜子是跟洗漱台對着擺放的,在外面,所以她們也習慣在柜子上加一把鎖以防偷盜。
花與反應過來,輕輕一笑,也不肯定也不否認。
「就知道你這個腦子不頂用啊,吶,你鑰匙不是放桌子上了嗎?」
夏肖希隨手一指,花與順着看過去,有些嫌棄。
床是兩側擺放,中間是兩張並在一起的木桌子。
卻是破破爛爛的,不說花式簡陋就連邊角還有毛糙。
但是桌子上還真的擺着一串鑰匙?
花與捻着手指把它捻起來,仔細打量。
這是鑰匙嗎?
好小巧啊。
「你又在發什麼呆啊?
讓一讓啦,我掃一下地。」
花與看她一眼,猶豫的拿着鑰匙晃晃悠悠到外面柜子旁邊。
上面用硃砂色畫了一個圈圈裏面寫着西域數字1。
花與都把這些細節默默記在心裏。
身在異處,當隨機應變啊。
花與鼓搗了一會兒,終於把柜子打開了。
裏面分兩層的,上一層都是衣物,但看上去粗糙簡單,作工也不怎麼樣。
下一層是些雜物,瓶瓶罐罐的,她也認不全。
但是旁邊犄角旮旯里橫着的東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合掌大的東西,能照出人樣貌來。
應該是銅鏡之類的。
花與端着鏡子仔細打量自己的長相,卻是不由深深皺眉。
這毛糙黯啞的頭髮、蠟黃削瘦的小臉——她的天生麗質!
她的美艷無雙!
想哭。
狠狠的哭。
發覺自己身處一個很陌生的境地時淡然無畏的花與,身邊沒有任何熟悉人處境也窮酸落魄時無知無覺的花與,都抵不過一張臉帶給她的影響大!
夏肖希掃完地回頭一看,花與哭的梨花帶淚的。
「你……這是咋了?」
你怎麼能懂!
蠢頓的凡人!
這是仙女的自尊!
她可是名動京城的花與啊,落魄到這種程度,真悲哀。
「叮——能量補充完畢,歡迎體驗千千世界,系統01號為您引導。
初次見面,您好。」
花與:……什麼鬼!
「您好。
作為第一批體驗玩家,您將享受體貼細緻的全局導航,也可自己行關閉。」
花與:……關閉。
「……請您仔細考慮。」
花與:……關閉。
01號:委屈ε(┬┬﹏┬┬)3 表醬紫啊!
花與:還有什麼事情嗎?
「……檢測到玩家知識水平較低,難以在此位面生存,暫停體驗,強制召回。」
花與:……mmp!
哎?
這是什麼,我說了什麼?
她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進了系統空間。
港真,這空間比她一開始睜眼時的校醫室還空曠,四壁花白空空,乾淨的反光。
花與小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她一直都是被人供着捧着的,何曾受過這種委屈!
而且最讓人接受不了的是——這、張、臉!
「出來!」
01號:……嗚嗚,好凶。
ε(┬┬﹏┬┬)3
「01號竭誠為您服務。」
花與:「你到底想幹嘛,說吧。」
這個氣勢,真的是走的溫柔小意范兒嗎?
是不是崩人設了?

然而,沒有人能輕易讀懂一顆女人心。
尤其是被壓抑了十幾年的女人心。
「……大小千世界任您瀏覽體驗,預先祝您旅途愉快。」
花與:……到底是她傻還是這個玩意兒傻?
勾流交通有問題是不是。
「表明意圖。」
高冷的女神范兒一起,連01號都有些按捺不住。
「尊敬的玩家您好,因為技術研發部的一丁點兒小錯誤導致您成為本次遊覽的第一人,向您表示衷心的祝賀——」自帶一陣鼓掌聲,「在旅途中您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向我們提出要求,在不違反和平協議的情況下我們會盡量滿足。」
花與:「……我要回去。」
01號:跟說好的不一樣啊。
「抱歉,無法識別,請重試。」
花與:「返程。」
「抱歉。」
花與:「你個驢拉車上稻草垛里的牛糞糞!」
01號:……o(╥﹏╥)o
「我還要登台,耽誤了時辰怎麼辦!」
「……經檢測,玩家現實存在的生命跡象已經消除,請玩家節哀。」
肆意報復的01號。
花與:「你個長壽龜殼上的孑孓!
還我盛世美顏!」
「……經檢測,玩家長相未變動,只是缺少保養。
美顏丹五瓶請玩家收下。」
花與看着眼前突然冒出來的五個精緻的小瓶子,矜持道:「有什麼用?」
「青春永駐,容光煥發。
水嫩肌膚,靚麗發質。」
花與:「……嗯。」
大步上前把東西收到自己懷裡,「接著說,來龍去脈說清楚,我考慮考慮。」
「首先向您闡明研發目的——救人一命;其次向您解釋出現錯誤——在位面搜索過程中出現意外導致您經歷世界未完;最後向您提出請求——儘可能幫助我們完成任務,您也會得到相應的回報。」
花與沉思,「回報?」
「是的,絕對物超所值的回報。」
緊張ing,這次別再出什麼岔子了啊!
「嗯。
允。」
允?
允!
01號:撒花撒花!
第101次終於拐騙成功!
「請您簽署此份契約。」
在她面前出現一張白紙,「這怎麼簽?」
「署名即產生效力。」
花與挑挑眉,順從的在紙上籤下一行簪花小楷。
01號:字那麼溫柔,為什麼人那麼凶?
「訂立成功!
歡迎玩家花與!」
隨着系統把紙嗖的一下收起來,花與渾身一個輕顫,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身體里紮根。
「發佈第一項系統任務:鑒於玩家對新世界適應力不足,請在系統空間詳細學習儲備知識,知識儲備完成後正式開啟任務。」
花與一個不留神又轉換了場景,變成一片廣闊的未開發的草地。
「現在進行識物學習。」
哐的一聲,在她面前先砸下一輛車,接着是一座小洋樓、學校、醫院、商場……應有盡有的建築。
「請玩家探索琢磨。」
一扇新世界的大門在花與面前輕輕推開,時代的智慧普灑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