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來嗑糖,頂流CP又上熱搜了!
快來嗑糖,頂流CP又上熱搜了! 連載中

快來嗑糖,頂流CP又上熱搜了!

來源:google 作者:瓊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李 現代言情 秦溫妤

【娛樂圈+古穿今+日常甜寵+CP】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富家小姐X深情專寵桀驁不馴一線頂流身為宰相府嫡女的秦溫妤死後穿成了一個十八線女明星,明明是個富家千金卻因為追星賬面只有八千塊重獲新生當然要好好生活,追星有什麼意思,又不能當飯吃,站到娛樂圈頂峰才是她的目標頂流俞凌川一向放蕩不羈,面對女明星的示好從來是嘴炮又毒舌,現在卻破天荒的綁着一個小糊咖炒CP,粉絲們不能理解,秦溫妤也不能理解,但為了能吃到俞凌川做的飯,秦溫妤低頭了,炒就炒吧,反正粉絲們也挺歡樂的----------在頒獎典禮上,俞凌川突然下跪求婚,粉絲們震驚了!「雙魚CP」竟是真的!展開

《快來嗑糖,頂流CP又上熱搜了!》章節試讀:

原主非表演系出身,沒什麼演技,她要學的地方還有很多。

表情,走位,台詞,鏡頭感,很多東西不是一朝一夕就會的,或許她應該找個專業的老師。

算了,她現在沒錢,以後再說吧。

春天,說暖暖的也快,才兩三天的時間,日頭出來後就有些曬了。

今天她在劇組的一個陰涼的角落裡讀劇本,讀累了就躺倒在角落的躺椅上,閉目琢磨着台詞。

想着想着就有些睏乏了,她迷迷糊糊即將睡着的時候,聽到了一道甜膩又做作的聲音。

有點耳熟。

「就是秦溫妤那個小賤人嘛,真的好討厭,欺負人家,都沒把我放在眼裡。」

人總是對自己的名字格外敏感,秦溫妤立即清醒了。

是江嵐的聲音,就在轉角的牆邊處。

「沒把我放在眼裡就是沒把你放在眼裡嘛,你就小小的懲治她一下,她一個沒什麼背景的十八線,你一個手指頭就按死她了。」

聽到這裡,秦溫妤掏出手機,開始錄像。

還得感謝原主,要不是裏面存了很多俞凌川的視頻,她還不知道有這麼個東西存在。

她聽着江嵐在說如何「懲治」她。

江嵐說了一會後,話題越來越偏向某個奇怪的方向,秦溫妤收好手機,起身輕咳了一聲。

江嵐聽到聲音,匆匆掛斷電話快步地走過來,看到是秦溫妤,她腳步一頓,抱着雙臂站定,眉頭揚起,挑釁道:「呦,是你啊,怎麼?聽到了?」

秦溫妤淡漠地看她一眼,冷淡回應:「嗯,聽到了。」

江嵐聽見這話也不慌,咧着嘴不懷好意地笑笑,歪着頭又道:「哦?那又怎樣啊?」

秦溫妤神色不變,淡淡的說:「不怎麼樣,你怎麼對我,我怎麼還回去就是了。」

江嵐嗤笑一聲,翻了個白眼,扭過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她一向沒把秦溫妤放在眼裡。

秦溫妤雖然人長得標緻,但偏偏腦子不太聰明,在這個人人說話繞三分的娛樂圈裡,就她嘴上沒個把門的,三天兩頭的得罪人。

因為這張嘴,秦溫妤這三年被換了好幾個角色,被搶了好幾個代言,她還趁機分了一杯羹。

進了劇組以後她發現秦溫妤就是個紙老虎,被她欺負了幾次也不敢吭聲。

江嵐走後,秦溫妤把視頻從微信上發給了她經紀人香香。

香香收到微信就給秦溫妤打了電話,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埋怨:「你怎麼回事?你又惹事!視頻里的聲音是誰?」

「不是我惹事,是同組的江嵐。」

「你們倆井水不犯河水,你長得美啊她欺負你,你是不是又招惹人家了?」香香很是了解原主性格,跟個炮仗一樣,四處點火。

「我沒招惹別人,不過這點你說對了。就是因為我比她美,所以欺負我。」

江嵐的心思其實很好猜,嫉妒而已。

「我比她美,她嫉妒,她接受不了,內心扭曲所以使壞。」

「前幾天落水戲她還故意害我嗆水。」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她老老實實,這視頻就不會曝光。」

香香又叮囑秦溫妤幾句,跟她說帶完這兩個新人,就去劇組看她。

秦溫妤掛斷電話,抬頭就看見旁邊的陰影里站着一個身形高挑的男人。

男人背光而站,修長的手指捏着半截香煙,漫不經心的斜靠在牆邊,面部輪廓如刀削一般冷硬,五官隱沒在黑暗裡看不太清,但氣質恣意,張揚不羈中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他偷聽?

非君子所為。

秦溫妤裝作沒看見他,轉頭收好劇本,剛想離開,就看到男人熄滅煙蒂,從陰暗裡走出來。

看清男人的臉,秦溫妤大腦宕機了一陣。

這不就是原主家裡掛的那個男人么,原主的男神——俞凌川。

也是這部劇的男一號,之前的戲份拍的是男主小時候,用的是小演員,沒有他的戲份,俞凌川前幾天沒進組,僅在開機儀式上匆匆露臉了幾分鐘就離開了。

今天這是見到本尊了,真人更為俊美一些。

想到原主書房裡的寫真集,秦溫妤略有些不自在,想控制着自己的雙腿離開這個尷尬之地。

俞凌川低頭微不可查地笑了下,沒想到他的新鄰居,他的粉絲,還真的是個大明星,還是這部劇里的一個演員。

是蓄意還是巧合?

他今天剛進組,想躲着抽根煙再去找導演報道,她剛剛躺在躺椅里,他沒注意到她。

聽到兩人談話他再出去就不合適了,於是他又點燃了第二支煙。

兩隻煙的功夫,他不僅聽到了江嵐跟人打電話,要給她使絆子。還聽到了秦溫妤給人打電話誇自己漂亮,面不改色地說別人嫉妒她,

她說的沒錯,她確實太漂亮了,他在電梯里第一次遇到她的時候就覺得她很漂亮。

此刻她穿着一身淡青色襦裙,膚色瑩白,眉眼精緻,滿身清冷疏離的氣質,但是看人時眼下的那顆淚痣又給人一種楚楚動人的憐愛。

是個讓人看過一眼就忘不了的美人。

但是。。。

「雖然有些土,但還是有點想問一下。」

秦溫妤剛想邁出去的腳微不可查的往回縮了一縮,睫毛微顫,抬眼疑問道,「問什麼?」

「我們之前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秦溫妤意味深長的看了俞凌川一眼,這句搭訕通用語還真的是哪個世界都流行,聽着牙酸。

「俞老師真是貴人多忘事。前幾天,開機儀式上。」

俞凌川回憶了一下開機當天上香和拍照的時候,當天大家都穿的私服,他有點對不上她是哪個。

秦溫妤想也知道他在想什麼,別說是俞凌川了,就連她自己翻原主相冊和社交自拍的時候都覺得眼睛疼。

古典美人的長相卻畫著歐美風的濃妝,不是難看兩個字就能形容的。

她來這裡後,頂着古裝扮相,第一見面,就被他搭訕。

若是原主還在,頂着厚重的粉絲濾鏡,定然要被他迷得暈頭轉向。

俞凌川回神時她已經走遠了,風吹得她的髮絲一挑一挑的,好似戳到了他的心尖上。

俞凌川低頭,手指細細捻了捻,低聲呢喃道:「秦溫妤。。。這個名字。。。」

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裡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