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狂龍歸來
狂龍歸來 連載中

狂龍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失眠大吹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烈 蕭詩韻 都市小說

不是我目空一切,是你們,還入不了我眼界!我想虎遁山林,可蛋疼地發現,沒有一方深林,能放得下我這條猛虎!怎麼辦?想當鹹魚,可實力它不允許啊……展開

《狂龍歸來》章節試讀:

  「媽,姐,你們怎麼來了?」

  一道悅耳的聲音響了起來,只見蕭詩韻這個時候從二樓走了下來。

  在家裡,她換了身家居的睡裙,裙擺下那白嫩修長的美腿,晃得楚烈心裏痒痒的。

  「我的乖女兒,你沒事吧?聽你爸說,你遇見兇徒了?」

  見到蕭詩韻下樓,沈茹芸緊張地迎了上去,抓着自己女兒的手,上下打量着,生怕蕭詩韻少了一根汗毛。

  蕭靜涵也關切地看着蕭詩韻,一時間都把楚烈這個陌生男人,拋到了腦後。

  「你們別這麼緊張了,我這不是好好的?」

  看見母親和堂姐的反應,蕭詩韻笑了笑說道。

  她其實內心裏仍舊有些後怕,不過在母親和姐姐面前,裝也要裝得輕鬆一點。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多虧平常你身邊帶着保鏢,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沈茹芸表情凝重道。

  「媽,這次救了我的,不是我身邊的保鏢。」

  蕭詩韻這時候扁了扁嘴,說著看向坐在那裡,老神在在的楚烈:「喏,是他!」

  沈茹芸和蕭靜涵這才把注意力,重新轉移到楚烈身上。

  「我還沒問你呢,這人是誰?竟然在這裡胡說八道,說自己是什麼男主人?」

  沈茹芸眼神不善地盯着楚烈,沖蕭詩韻問道。

  蕭詩韻聽見母親這話,狠狠地瞪了楚烈一眼,暗罵這個混蛋真能口無遮攔。

  「他……」蕭詩韻琢磨着,怎麼跟母親和堂姐解釋。

  就在此時,蕭靜涵用修長的手指頂了頂自己的眼鏡,突然想到了什麼,秀眉微蹙地問道:「妹妹,他不會就是你選中的人吧?」

  蕭詩韻見姐姐猜到了,便聳了聳肩,默默地點了點頭。

  下一秒,沈茹芸和蕭靜涵對視了一眼,然後一張臉同時拉了下來。

  「韻韻,你是不是昏頭了,竟然找這麼一個……一個貨色,來結婚?」

  沈茹芸這當媽的,頓時炸毛了,指着弔兒郎當,穿的破破爛爛的楚烈,厲聲質問道。

  因為激動,身上那股風韻嫵媚的氣質都瞧不見了。

  「詩韻,魔都那麼多年輕俊傑,你怎麼選這麼個人?你是去勞力市場,閉着眼挑了一個?」

  蕭靜涵也皺着眉頭,有些嫌棄地看了楚烈一眼。

  她是蕭詩韻大伯的女兒,不過蕭詩韻的大伯兩口子,在這位堂姐小的時候,就出車禍雙雙去世了。

  從那以後,蕭靜涵就由蕭萬山和沈茹芸撫養,所以不是親女兒,也跟親女兒差不多。

  跟蕭詩韻的關係,也跟親姐妹一般無二,所以見到妹妹找了這麼個男人,蕭靜涵內心替妹妹十分的不值。

  「咳咳!我說丈母娘,大姨姐,其實我也很優秀的。」

  這時候,楚烈感覺到沈茹芸和蕭靜涵的嫌棄,不爽地喊道。

  話音落下,客廳里的三個女人,同時朝他呵斥出聲。

  「閉嘴!」蕭詩韻語氣嚴厲。

  「誰是你丈母娘?」沈茹芸一臉厭惡。

  「我不是你大姨姐!」蕭靜涵眉頭緊皺,臉色冷得能掉渣。

  下一秒,沈茹芸冷哼了一聲,接着沖蕭詩韻道:「韻韻,就算你為了不嫁給秦家的大少,想隨便找個人結婚,但怎麼也要找個有點家世,有點背景,稍微過得去的男人吧?」

  聽見這話,蕭詩韻淡淡地說道:「媽,為了保住咱們蕭家的產業,我要找的是個上門女婿,有家室有背景的,誰願意做上門女婿?」

  話音剛落,蕭靜涵就沒好氣地說道:「怎麼沒有?以你的條件,魔都多少公子哥心甘情願入贅咱們蕭家,你隨便挑一個,也比……」

  說著,她指着楚烈,嫌棄地說道:「怎麼也比這人強吧?」

  蕭詩韻卻是搖了搖頭:「姐,這幾天來我也相過不少親了,只有他給我的答案,讓我放心!」

  聽見這話,沈茹芸和蕭靜涵表情同時一滯。

  下一秒,沈茹芸嘆了口氣:「女兒,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但……」

  「好了媽,你們別勸我了。其實這傢伙也不錯,有他在我身邊,起碼能保證我的安全。我不是說了,今天那些殺手,都是他解決的。」

  蕭詩韻打斷了沈茹芸的話,為了勸母親和姐姐,破天荒地開始說起楚烈的好處了。

  「嘿嘿,那是。我說丈母娘,你女兒能嫁給我這種世紀猛男,你家可是賺大了!」

  難得聽見蕭詩韻誇自己,楚烈一副非常受用的樣子,臭屁地說道,就不知道什麼叫謙虛。

  聽見這話,沈茹芸嘴皮子抖了抖,蕭靜涵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不行,我不同意!絕對不行!」

  沈茹芸看着楚烈那痞里痞氣的樣子,更加不能接受了。

  如果讓這小子當了自己的女婿,她絕對會成為魔都貴婦圈裡的笑柄。

  蕭靜涵這大姨子也冷着一張臉,一臉嫌惡地看着大爺似的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妹妹,你看看你找的這個男人,根本從頭到尾就是個流氓混混。就算身手好又怎麼樣,只要有錢,再厲害的保鏢我們蕭家也能聘到。」

  楚烈坐在那裡,此時「啪」的一聲,點了一根煙叼在嘴裏。

  這個動作,更是惹得沈茹芸和蕭靜涵嫌棄厭煩!

  楚烈無視了她們的臉色,臉上笑嘻嘻地,緩緩地吸了一口煙,打量着蕭靜涵這大姨子。

  嘿,正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大姨子看起來挺知性的,給人的感覺好像沒有蕭詩韻那麼清冷。

  但骨子裡差不多,都挺傲的,根本看不上自己這個妹夫啊?

  「我說大姨子啊,又不是讓你跟我結婚,你何必這麼嫌棄我呢?」

  楚烈嘆了口氣道。

  「抱歉,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也談不上嫌棄你,只是你真的配不上韻韻!別以為有點武力,就能夠當我妹妹的男人。你救了我妹妹,我們蕭家會用別的方式報答你。甚至可以高價僱傭你做詩韻的保鏢。但跟她結婚,你還不行!」

  蕭靜涵面無表情地說道。

  「對,我們蕭家也不是忘恩負義之人,你開個價吧。」

  沈茹芸也點了點頭,沖楚烈冷聲說道。

  楚烈哈哈一笑,戲謔地問道:「開個價?你覺得你女兒的命,值多少錢?嗯?」

  聽見這話,沈茹芸和蕭靜涵動了動嘴皮子,語氣頓時一滯,都啞口無言。

  是啊,家人的命,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么?

  「媽,姐,我的事你們別管了。反正不管跟誰結婚,都是一場形式而已,何必在意?」

  蕭詩韻這時候說道,美目當中帶着一絲疲倦和無奈。

  如果不是得到確切消息,燕京秦家幾天後就要過來跟蕭家逼婚,向自己提親,她也不必這麼著急找人結婚。

  甚至,在蕭詩韻心裏,她從沒想過要談婚論嫁。

  因為她的心裏,早就有了一個人的身影!再優秀的青年才俊,在她心裏都會被那道身影給比下去。

  以至於,她對所有男人,都毫無感覺!

  其實可笑的是,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心中的那個男人,到底長什麼樣子。

  那是兩年前,她出席一個在公海中的游輪上,舉辦的拍賣會。

  當時,一夥極端分子闖入拍賣會現場,劫持了游輪上的所有人,她那出眾的外表,第一時間被極端分子注意到了。

  在那種情況下,蕭詩韻的下場可想而知!

  然而,就在她要被施以獸行的時候,一道偉岸的身影,如同戰神一般出現在那艘游輪上,一人將那伙極端分子盡數格殺!

  那個男人,當時帶着一副黑色面具,蕭詩韻並沒有看到他的真面目,但那道偉岸的身影,卻深深地印刻在她的心底。

  兩年來,她不知道多少次在夢中,又見到那偉岸身影的主人。

  甚至有一次,還跟他……花前月下!醒來後……心中嬌羞之餘,更多的卻是失落。

  因為,她知道那永遠只會是一個夢!

  通過一些渠道,她打聽到那天出現的男人,乃是大炎國守護神一般的存在,她知道了他的代號,叫做……影魔!

  但以蕭家的能量,能讓她了解到的,也僅此而已。

  那種層次的大人物,一切信息都是機密中的機密。

  而那樣神一般的男人的世界,更不是她這種小女人能接觸到的。

  她知道跟自己心中的神,不可能!

  所以說,嫁給誰,跟誰結婚,對她來說沒什麼不一樣,隨便吧……

  「我有些累了,就這樣吧。」

  說完這話,蕭詩韻帶着一抹疲倦,跟母親和堂姐說了一聲,重新上了二樓。

  看着她那嬌弱疲憊的身影,沈茹芸和蕭靜涵都心疼地嘆了口氣。

  「都是我沒用,只對研究感興趣,生意上的事情一竅不通。要不然,妹妹也不用這麼累了。」

  下一秒,蕭靜涵嘆了口氣,有些自責地說道。

  沈茹芸拍了拍侄女的後背,安慰地笑了笑,然後一臉嫌棄鄙視地看着楚烈這個所謂的「女婿」。

  「韻韻跟你相親的時候,問過你一個問題吧?」

  沈茹芸一臉冷傲,居高臨下地問道。

  「媽,你真聰明。」楚烈咧了咧嘴,拍了個馬屁道。

  看見他這樣子,沈茹芸和蕭靜涵都露出嘲弄之色,後者嗤笑了一聲:「果然是這樣。」

  說著,蕭靜涵鄙視地看着楚烈,譏諷道:「你知道我妹妹為什麼選你么?因為,你足夠廢物,足夠沒用!」

  話音落下,楚烈眼睛微微眯了起來,深吸了一口煙,然後緩緩地吐了出去。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