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攬鏡鑒蒼生
攬鏡鑒蒼生 連載中

攬鏡鑒蒼生

來源:google 作者:杺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祁南靖 蒼柏昇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陸續有人被迫進入鏡世界,任何反光面都會成為進入鏡世界的「門」而「鑰匙」就是手掌上的黑線聽說鏡世界是上天對人類的一次審判,審判不正常的人民間傳說、都市怪談、恐怖電影,甚至童話故事都能成為奪人性命的刀你聽說過兔子殺人狂嗎?你進過學校教導處嗎?你見過紅衣小女孩嗎?你聽過童謠嗎?你有……看到過一幅讓人毛骨悚然畫嗎?祁南靖有病,蒼柏昇也有病,只不過一個不會隱藏,一個隱藏的很完美而已展開

《攬鏡鑒蒼生》章節試讀:

吃完東西蒼柏昇拿出個巴掌大的水壺盛了些水,又找了個大的葉片把剩下的魚和兔子包起來「咱們走吧,應該已經過了中午了。」

金永成伸了個懶腰說:「出去之後我一定要連着吃幾天燒烤,這沒調料的肉還真是沒滋味。」

蒼柏昇揉了一把他的腦袋,沒說話。

三人回了療養院,剛上二樓就看見楚媛和宋遠心從另一邊說著話走過來。蒼柏昇走上前問:「你們這是要去哪?」

「我哥和白齊出去找吃的了。」

「嘖。」蒼柏昇皺皺眉問,「知道他們往哪裡去了嗎?」

楚媛搖搖頭說:「我和遠心準備去療養院附近找找。你們找到吃的了嗎?」

蒼柏昇點點頭,想了一下笑着說:「你們去吧,別走太遠。」說完拉了金永成越過她們往213走。

祁南靖看着兩個姑娘一臉埋怨的看着蒼柏昇離開,正準備走就被宋遠心喊住了:「南哥,你可以陪我們去嗎?」

祁南靖剛要拒絕,蒼柏昇喊了一聲:「南青,來幫我個忙。」

宋遠心低下頭撇了撇嘴,楚媛倒是帶着笑,拉着宋遠心給他讓了路說:「那就不打擾你們了,弟弟可以給我們留點吃嗎,誰知道我哥他們找不找得到吃的。」

祁南靖點點頭,低聲說了聲抱歉,快步趕上了蒼柏昇。

蒼柏昇湊到他耳邊說:「一會兒放下東西咱們得去一趟療養院後面。」

祁南靖有些不適的退了一步點點頭問:「你找到線索了?」

「算是吧,那幾頁紙上寫着他召喚出那個惡魔的原因和過程。咱們一會兒去看看。」

祁南靖點點頭,沒說什麼。

療養院後面有一座矮小的木頭房子,隱在半人高的草叢裡幾乎看不見。蒼柏昇讓他們在外面等着,自己彎着腰鑽進去。大概一刻鐘後,他才灰頭土臉的鑽出來,拍了拍自己頭上身上的土說:「下面確實有個法陣,跟紙上封印惡魔的差不多,就是少幾樣東西。蠟燭、銀器、十字架、人血……草!」

蒼柏昇看着紙上的單詞皺了皺眉:「還有一對眼珠,這特么去哪找,殺人嗎?!」

「萬一很快就有了呢?」祁南靖抬頭看着日頭漸西喃喃的說,「太陽要落山了,療養院每天晚上都會死一個人……」

「不對呀!」金永成看向祁南靖,「昨天晚上……」

祁南靖看了他一眼說:「昨天那個男爵幫我擋了致命一擊,他算一個。而且昨天那個惡魔沒打過我。」

「那今晚……」金永成打了個寒顫,往蒼柏昇身後湊了湊。

蒼柏昇從口袋裡拿出之前盒子里的東西,翻看了一下搖搖頭說:「硬幣不是銀的,得另找。我記得206有一截蠟燭。」

後院除了那個小房子什麼有用的都沒有,三人便回了213。剛進屋就看見楚晉兄妹和宋遠心在屋裡坐着,三人都安安靜靜的坐着,桌上的食物也沒有少。蒼柏昇看了他們一眼隨口問了句:「白齊呢?」

楚晉身子一僵,沒有說話,宋遠心在一旁抽泣起來,哽咽着說:「他……他被關在檔案室了。」

「所以呢?」

宋遠心抹了一把眼淚說:「我看見他被那個拿斧子的黑影拖走了。」

蒼柏昇皺了皺眉,扔給楚晉一把匕首說:「我和南青去看看,你和小成保護好兩個女士。」

楚晉沒反駁,默默撿起了匕首放在自己手邊。

蒼柏昇看向金永成:「進來之前讓你帶的東西,你帶了嗎?」

金永成點點頭,掀開衛衣,從貼身的腰包里拿出個東西問:「蒼哥,這個真的不會有事嗎?」

「不會。」蒼柏晟拍拍他肩膀說,「就像你在射擊俱樂部玩的一樣打就行,把怪物想像成移動靶。」

金永成眼睛一亮說:「那可以,我移動靶成績很高的。」

蒼柏昇點點頭,拉了拉祁南靖的袖子,兩人就出門往四樓走。走着走着,蒼柏昇就發覺旁邊的人在看他。他轉頭笑着問:「你看我做什麼?」

「我在想,你為什麼可以帶這麼多武器進來?」祁南靖收回目光說。

「每個世界都有禁止條件的,這個世界不禁止武器,我就可以帶進來。下次你也記得隨身帶一兩件武器,也不用撿那髒兮兮的鐵棍了。」

蒼柏昇話音未落,突然間就感覺身邊暗了下來。

祁南靖抬頭看了眼窗外,聲音淡淡的說:「太陽落山了。」

療養院四樓祁南靖是第一次上來,四樓看起來更加髒亂,蒼柏昇愣了一下,撓了撓後腦勺說:「抱歉,我忘了上邊臟。」

祁南靖搖搖頭說:「沒事,快去快回。」

檔案室的門已經被劈開了,門上還有幾道斧痕。推開門,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傳來,蒼柏昇搖搖頭說:「看來是已經沒救了。」

果然兩人轉過一個檔案櫃就看見了躺在地上的白齊,幾乎已經看不出模樣了。祁南靖指尖抖了抖,沒再去看地上的人,舉着手電照了照屋子裡。

兩人剛走到白齊身邊,突然蒼柏昇聞到一陣焦糊味。猛一轉頭,就看見祁南靖身後站着那個拿斧子的黑影。

「南青小心!」

話音剛落,就看見祁南靖身子一矮,衝著黑影的肚子一拳打過去。黑影一斧劈空,肚子上還挨了一拳,往後退了退站定了看着已經退到安全距離的祁南靖。

蒼柏昇看黑影沒注意到自己,從口袋裡拿出彈弓對準黑影的眼睛射出一顆鋼珠。

黑影吃痛舉着斧子朝蒼柏昇衝過去。蒼柏昇找準時機把他的另一隻眼也打瞎了,然後靈活的躲過黑影那一擊,跑到了祁南靖身邊。

「有沒有事?」

祁南靖搖搖頭,看了看手上粘上的黑色粉末皺了皺眉。那黑影被射瞎了兩隻眼,此時正哀嚎着胡亂揮舞手中的斧子。兩人靈活的躲着黑影的斧子和被他劈碎的檔案櫃。

蒼柏昇出來的時候沒穿外套,給祁南靖擋了兩下,手臂上立馬就出現了兩條傷口,流了些血,倒是不深,但手卻用不上力了。

兩人退到鑰匙牆那裡,祁南靖低聲說了聲謝謝,看着癲狂的黑影抿了抿嘴問:「你的打火機在身上嗎?」

「在。」蒼柏昇明白了他要幹什麼,拿了打火機遞給他。祁南靖接過來打開扔進了黑影身邊的檔案堆里,沒一會兒,火勢上來,照的檔案室如同白晝,那黑影似乎感覺到了火焰,呼哧呼哧的喘了會氣,飄出檔案室消失了。

蒼柏昇笑着看了眼祁南靖,蹲到屍體邊上拿了需要的東西抬頭笑着說:「好了,咱們要怎麼出去?」

祁南靖看了他一眼,用力推倒了身側的檔案櫃,壓住了一部分火勢:「眼珠也有了,走吧。」

蒼柏昇笑笑,受傷的手臂一陣酸麻,估計出去之後不是肌肉拉傷就是骨裂。他暗暗嘆了口氣,跟着出了檔案室。

路上他看着悶頭走在前面的祁南靖越發感興趣,開口說:「南青,看在我幫你擋了兩下的份上給個聯繫方式唄?」

祁南靖站住想了一會兒報出一串數字:「我的號碼,多謝。」

蒼柏昇記性好,心中念了兩遍便記住了。笑着逗他:「昨天跟你要怎麼不給我啊?」

祁南靖瞥了他一眼說:「咱們不熟。」

蒼柏昇反應了一下才明白他說的是昨天,笑了:「那這一天咱們就熟了?」

「你救了我,你想要,就給你。」祁南靖頓了頓問,「你的手,不用處理嗎?」

「沒事沒事。」蒼柏昇擺擺手說,「我習慣了,這一點也不痛,就是有點酸。」

祁南靖沒戳穿他的謊話,看了他一眼,接着往前走。

回去之後,楚晉給了他們一把精緻的小鑰匙,說是在檔案室找到的。蒼柏昇點點頭道了謝。

當天晚上,蒼柏昇的手臂越來越痛,劃傷他的是黑影的斧子,怕是上面不幹凈。他藉著月光看到自己手臂上的傷口似乎已經化膿了,他看了一圈沒人醒着小心的清理了傷口,從床單上撕下一塊布條包紮好忍着痛睡著了。

第二天他醒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屋裡只有金永成在。他動了動,問:「小成,其他人呢?」

金永成看他醒來似乎鬆了一口氣:「楚媛姐他們出去找水了,南哥說是出去找銀器了。」

蒼柏昇感覺自己身上一陣陣的發冷,估摸着自己是發燒了。白天暫時沒有危險,他緊了緊身上的外套,靠着牆閉目養神,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

他再次醒來是被疼醒的,睜開眼就看見祁南靖坐在他旁邊,垂着頭給他包紮手臂。

「多謝,銀器找到了嗎?」蒼柏昇聲音沙啞的問。

祁南靖系好布條搖了搖頭:「沒,附近沒有,我在森林裏找到了些草藥,給你敷上了。」

蒼柏昇笑了笑說:「多謝。」說著餘光瞥見矮桌上那個鎖着的盒子,他靈光一閃,從口袋裡拿出那個小巧的金鑰匙遞給祁南靖:「南青,你看看那個盒子能不能打開。」

祁南靖起身走到矮桌邊上拿起那個鐵盒子,上面似乎之前畫過複雜的花紋,但年深日久脫落了不少,已經看不清是什麼了。他拿着金鑰匙往鎖孔里一插,正好合適。盒子打開,立刻傳出空靈的音樂聲,盒子里是一面鏡子和一個旋轉着的銀色小人。

「原來是個音樂盒啊!」金永成從門外進來湊到矮桌前面感興趣的盯着那個盒子。

音樂持續了一分多鐘,結束之後,那個銀色小人「啪嗒」一下掉了下來。祁南靖撿起來看了看遞給蒼柏昇。

「行了,銀器有了。」蒼柏昇端詳了一下笑着說,「一會兒咱們就回去。」

「蒼哥,你還發著燒,不要緊嗎?」

蒼柏昇笑着站起來說:「沒事,早出去受的傷還輕點,那三人呢?」

金永成看了一眼窗外,沒說話。祁南靖蓋上那個音樂盒說:「他們跟着我去了河邊,估計還沒回來。」

「不等他們了,反正任務結束,他們也就安全了。」蒼柏昇說著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