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余小二飛臨半空,狂亂的長髮在風中肆意飛揚,渾身上下戰意滔天,他想要證明自己,絕不比葉新弱! 「余小二,你走吧,看在小七兄弟的面子上,本神子不想傷害你。」 葉新假裝着鎮定,提起殺劍直面大敵,並沒有退縮,當然他不可能真的再去應戰,所以只是在強行裝逼,硬着頭皮發出不屑的聲音,但這種故作高深的姿態並沒有唬住對方,反而令余小二眸中湧現出更強的戰意。 來硬的不行,難道要主動示弱? 葉新心中無奈,余小二這樣的好戰分子他曾經見過不少,都是難纏的不要命的瘋子。 「哎,其實我很想和你打上一場,但是條件實在不允許啊。」 葉新故意長嘆一聲,朝着立於半空的余小二聳了聳肩,悠悠說道:「小二兄弟,我現在不會飛啊!要不...你還是落下來,咱們船上打?」 「你不會飛?」 余小二聞言一愣,沒想到葉新竟會說出這樣的奇葩理由,堂堂妖族神子、天門少主,天下誰人不知你神通廣大,舉世都難有敵手,你不會飛,騙鬼呢吧?! 「要不這樣吧,我的狗如今會飛,就由我的狗先代本神子而戰,你若是能打敗我的狗,就有資格挑戰本神子!」 注意到大白鵝帶着大寶飛了回來,葉新大手一揮,一本正經的開口,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但余小二卻感覺遭受到奇恥大辱,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自己身臨第九境巔峰,難道會打不過一隻傻狗?! 「葉新,你簡直欺人太甚!」 余小二發出一聲怒喝,絕強的氣勢爆發開來,渾身上下有神光綻放,他高舉方天畫戟,施展神通妙術,頃刻間幻化出無數璀璨光點,彷彿漫天星辰墜落人間。 「我是真的不會飛啊!」 見到對方如此反應,葉新不由輕嘆一聲,他可真的沒有騙人,如今自己傷勢未復,根本沒有力氣騰空。 「大寶,本神子命你代我征戰,揚天門神威!」 葉新的左手出現一面神鏡,擋住余小二的攻擊,隨後他對大寶發號施令,但大寶默然立於大白鵝的背上,低垂着狗頭,微斜着狗眼,似乎並不想搭理他。 「贏下這一戰,這面鏡子便送你玩幾天!」 「嗷嗚!這面鏡子本哈要定了!」 聽到葉新給出的條件,大寶頓時兩眼放光,戰意沸騰,他四肢猛地發力後蹬,借力騰空而起,強大的力量令大白鵝無法支撐,墜入湖水中。 「哈哥,加油,打爆他...」 大白鵝在水中撲騰,還不忘為大寶加油,只見大寶直接橫衝直撞過去,狗爪上出現一根碩大妖骨,揮舞着砸向余小二。 「嗷嗚!長發猥瑣男,吃本哈一棒!」 妖骨看起來普普通通,但卻堅硬無比,砸在余小二的方天畫戟上,竟爆發出鏗鏘巨響,有絢麗的能量火花肆意綻放。 「轟!轟!轟!」 大寶連砸三擊,絲毫沒有留手,余小二一時間被震的虎口開裂、手臂發麻,差點拿不穩方天畫戟,他心中驚悚駭然,完全沒想到一隻二哈竟會有如此神力。 「二哈狗妖,看招!星辰漫天!」 對拼落於下風,還被叫做長發猥瑣男,余小二心中怒極,再次施展獨門神通,光芒萬丈間,幻化出的漫天星辰連成一片,爆發出極其恐怖的威能。 「好可怕!」 眾人見狀忍不住驚呼出聲,這一招星辰漫天,似乎已然超越蛻凡九重天的極限,摸到一絲洞天之境的門檻,其威能之強,足以令人絕望。 葉新也同樣有點意外,如今的天地桎梏無法打破,余小二的實力絕對站在神州的最巔峰,比之黑袍聖使還要強上一線。 但大寶這傻狗哪裡會管那麼多,高昂着狗頭便直衝上去,以掌中妖骨轟擊余小二的方天畫戟。 「嗷嗚...嗚...」 凄慘的狗叫聲令所有人心中一凜,大寶掌着妖骨的那隻狗爪蜷縮起來,明顯受傷不輕,連妖骨都脫離他的掌控,墜落而下。 余小二同樣不好受,整條手臂在不住地顫抖,有鮮血順着他的衣袖緩緩滴落,殷紅刺眼。 「小小狗妖,受死吧!」 「你才是狗妖,你全家都是狗妖,本哈乃上古天狗血脈,你算是什麼東西?!」 大寶的狗爪受傷,本來已心生怯戰之意,但見到對方似乎對自己很是不屑,還動了殺意,不由激起他的熊熊怒火,兩隻詭異妖瞳瞬間大亮。 余小二不禁一陣恍惚,猝不及防之間,他被大寶張口咬住手臂,鮮血滲透出來,染紅了大寶的狗牙。 「無恥狗妖,滾開! 」 方天畫戟橫空而立,落在大寶的頭頂,碩大的狗頭被直接刺中,發出震天巨響,大寶只覺得天旋地轉,狗頭已是鮮血淋漓,他鬆開狗嘴,直直墜落進湖水中。 而余小二雖然在空中穩住身形,但方天畫戟卻倏地炸裂開來,氣機牽引下,他忍不住噴出一大口鮮血,氣勢迅速萎靡下去。 他的傷勢,似乎不比大寶輕! 「余小二,你簡直欺狗太甚,竟不惜摧毀法寶也要殺我神寵!黑玥,大白,代本神子而戰,為大寶報仇!」 葉新當即下令讓天鵝王和大白鵝繼續出戰,余小二對自己兵戈相向,他當然不可能手下留情,兩妖聞言先是微微錯愕,隨即騰空而起,運轉神通攻向余小二。 長發猥瑣男,敢欺負我哈哥,拿命來!」 大白雖然平常獃頭獃腦的,但真正打起來一點都不含糊,第八境的他直接施展本命神通,用扁長的鉤嘴對準余小二的腦袋,猛地啄下。 余小二勉強揮動手中的小半截斷戟,擋住大白鵝的攻擊,但卻被天鵝王黑玥口中射出的一道黑光擊中後背,頓時遭受重創,半邊身子血肉模糊。 「二哥!」 余小七見狀衝上前去,擋住黑玥與大白,他不可能任由自己的二哥遭劫,這場大戰在他看來毫無意義,根本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葉兄,此戰就此作罷,如何?」 「你二哥莫名其妙上來就要與我決一死戰,還意圖殺我神寵,如今潰敗便想要作罷,你覺得可能嗎?!」 之前的兩擊對拼,葉新能感受到余小二對他的凌厲殺意,此時有機會斬殺對方,他不想放棄,並準備親自出手,以絕仙古劍來終結這場決戰。 沒有什麼公平與不公平,他重傷在身,余小二趁機來襲,本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殺劍橫空,蓄勢待發! 冰冷的殺意宛若實質一般籠罩全場,令周圍所有人都心中發寒,不由驚懼的看向葉新,他們沒想到,葉新如此殺伐果斷,竟真的要斬殺余小二。 王鉤吻看向葉新的目光更是變得極其複雜,似乎重新認識了眼前的這位天門少主,因為在這一刻,葉新表現出的氣質與平常的溫和截然不同。 「轟!」 就在葉新準備不顧傷勢強行出手的時候,遠方突然傳來一聲巨響,掀起驚濤駭浪,席捲整片彭澤之地。 巨浪滔天,洶湧澎湃,好似有不明生物出現,隱藏在湖水中,在朝他們的方向極速衝來。 「小龜...」 王鉤吻的情緒變得有些激動,她不禁微皺眉頭,目光又看向墜落在湖中的大寶,頓時恍然道:「原來如此,是莽荒的氣息!」 「莽荒的氣息?」 葉新順着王鉤吻的目光看去,見到大寶狗頭傷口中流出的鮮血與那根妖骨莫名融合在一起,激發出神秘古老的可怕氣息。 「難道這傻狗,真是什麼上古天狗的血脈?」 葉新低頭沉吟,覺得這種可能性極低,大寶的狗血之所以如此神異,定然是因為本屬於他的那碗造化神液! 「王姑娘,你之前不是說能感應到霸玄聖龜就在此處嗎?」 葉新眺望遠方席捲而來的滔天巨浪,隱藏在其中的龐大黑影若隱若現,看距離能有數十里遠,如果那是霸玄聖龜,那王鉤吻之前的感應算是怎麼回事? 「回少主,鉤吻所說的此處,指的便是整片彭澤。」 王鉤吻淡然回應,令葉新心中無語,他早就猜到了,這什麼破玩意感應,根本就不靠譜! 「哈哥,你沒事吧?哈哥真是神威無敵,狗頭竟比法寶還硬,小弟佩服至極。」 大白鵝飛臨而落,將大寶拖出湖水,他剛剛啄擊余小二,被半截斷戟擋了一下,整隻鵝頭被震的到現在都還有點發懵,大寶竟一頭轟碎方天畫戟,真的太恐怖! 「當然沒事,剛剛本哈只是在研究這根妖骨,不然早飛回來將長發猥瑣男給一口咬死了!」 大寶恢復意識,一瘸一拐的爬到大白鵝的背上,狗頭上的血跡逐漸乾涸,他叼着那根散發神秘氣息的妖骨,斜眼看着被余小七趁機救走的余小二,滿臉的嘲諷與得意。 這一戰,應該算是自己贏了! 「那二哈狗妖,速速獻上仙骨,本君饒你不死!」 忽有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眾人聞聲抬頭望去,只見一名充滿妖邪氣息的綠髮男子踏空而來,手持一柄綠油油的半圓彎刀,狹長細小的眼睛掃視着全場,最後將目光落在奄奄一息的余小二身上,發出陰陽怪氣的笑聲。 「呵,這不是號稱星辰之子的餘二爺嗎?在泰山下表現那麼神勇,怎麼會變得如此凄慘?」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