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老王穿越日記
老王穿越日記 連載中

老王穿越日記

來源:google 作者:上山的貝里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上山的貝里克 其他小說 王小慧

有一天我穿越了,我回到了小時候,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人,他們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里,後來又消失不見了,徹徹底底不見了展開

《老王穿越日記》章節試讀:

「我是你妹妹,我對天發誓,我的姐姐,我太想你了,我真是對不起你,之前你活着的時候從來沒叫你一聲姐姐,我真的對不起你,你走了之後我才知道你對我有多好,這些年我每天都在想你……」

我哭着止不住淚水,把姐姐抱的更用力了。

她生病的那一年,我永遠記得,當時我家空無一人,家人都去醫院看望姐姐了,我只好去隔壁王小慧家,那天我坐在門口看着暴雨傾盆。

那天的雨很大,打在我心裏全是憂愁,和着急,雖然家裡人告訴我,她可能救不活了,但我依舊堅信老天爺不會對我這麼不公平的。

我等啊,等啊。

我的內心不斷的祈禱各路神仙,我看着天空,我哭了,我對着天上的神仙說,請保佑我的姐姐一定會活下來的。

等了很久,她沒來,最終我與姐姐的故事還是畫上了一個句號。

小時候不懂什麼是生死,每天一直傻傻的期待着,等着死去的人早日歸來,後來時間久了等來的卻只有難過,那種難過,書上說叫失望,直到長大之後才知道還有更大的難過叫絕望。

而我跟姐姐最後的告別是一起吃枇杷,那個枇杷是姐姐和我一起去老家摘的,她把最好最大的留給了我。

後來她去上學了,去學校的時候我跟奶奶把她送到路口搭班車,她還笑着跟我們說了一句「再見」,沒想到一個月後等來卻是死訊。

後來才明白,有些告別,就是最後一面,以後永遠都見不到了。

姐姐把我推到一邊,滿臉嫌棄:「噁心吧啦的,一邊哭去。」

「對了,我什麼時候死的?」

姐姐半信半疑的走去柜子那,她把袖子卷的老高,白嫩嫩的小手一邊整理衣物一邊說。

姐姐是一個很愛乾淨的女孩子,前世也很愛乾淨。

我找了把椅子小心翼翼的坐下,這椅子是乾淨的,樓下的椅子好多都有雞屎還有很多灰塵。

「你2012年就死了,你得了白血病走的,七天你就沒了,那年你才十七歲。」我哽咽的說。

姐姐的眼神瞬間就獃滯了,而後又露出淡淡的微笑。

我怕姐姐承受不了,接受不了現實的打擊,我着急的問:「姐姐,怎麼了,沒事吧。」

然後只聽到姐姐說:「原來我的生命只有十七歲啊,我早就知道我活不過二十歲,這樣也好,我從小體弱多病早就該離開這個世界上了,我不想為家裡添負擔,媽媽爸爸老是罵我是遭錢鬼。」

我聽完不是滋味,內心是五番雜味,心如刀割一樣,姐姐確實從小體弱多病,每次爸爸媽媽就會寄好多錢回來給姐姐看病,姐姐看病都是一個人孤獨的去的。

前世的姐姐在2012年就想離開這個世界了,她的QQ空間也是說自己想離開這個世界,誰也沒想到她的QQ留言居然成了現實。

姐姐走後,我問爸爸姐姐死了你難過嗎?

爸爸說,難過有什麼用,這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誰也逃不掉,人想走誰也攔不住,而且你姐姐走了也好,這樣再也不用拖家裡人了,你也知道你姐姐從小就體弱多病花了不少錢,走了對我們也是一種解脫。值得慶幸的是,你姐姐走了,你弟弟不是出生了嗎。

家裡從小重男輕女,聽大人說,我爸媽生下我姐姐後又生了我,沒想到我是女生,本來打算把我送人的,還是我爺爺不同意才把我留了下來。

當時我是無話可說了,我無力反駁,我知道我要是反駁只有挨罵的份。

這時樓下傳來奶奶慈祥的聲音。

「小妮,小染,下樓吃飯啦!」

姐姐放下手裡的衣服,也不疊了,她腳踩拖鞋,看了一眼椅子上的我說:「走,我們下樓吃飯去。」

我只好起身跟姐姐一起下樓吃飯。

姐姐走的老快了,她的腿又長,我只能拚命的奔跑「噠噠噠……」快速下樓梯。

樓下黑的發亮的木桌上一共就三道菜,那個木桌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都那樣了還不捨得丟。

奶奶已經在吃了。

有韭菜,白菜,還有芹菜。

奶奶在吃她最愛的芹菜。

我看到芹菜就想吐,我從小就不愛吃芹菜。

還記得前世小時候跟奶奶去溝溝里摘芹菜,芹菜那綠綠的肥根上全附滿無數條吸血的螞蝗。

有細的跟針眼一樣的,還有肥的像西瓜皮一樣的。

每次奶奶摘完芹菜,腿上都會有好幾條螞蝗吸血,螞蝗總是吸的飽飽的。

奶奶本來就瘦,能有多少血給螞蝗吸。

有一次我也被螞蝗咬上了,螞蝗吸在我的小腿上怎麼也甩不掉,後來還是奶奶用鹽水反覆洗掉的。

「來,小妮,你的蛋炒飯。」奶奶遞給我一碗黃燦燦的蛋炒飯,我的眼睛看着都放光了,蛋炒飯我從小就愛吃,可惜後來長大後奶奶就再也沒給我做這個了,還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我要上學,一直吃學校的飯。

我接過米飯就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吃了,吃的老淚直流。

姐姐的碗里是白米飯,就我一個人是蛋炒飯,也是,雞隻下了一個蛋啊。

好像有了我之後,奶奶爺爺總是喜歡把最好吃的留給我,而姐姐啥也沒有。

姐姐吃飯吃的很快,這些菜估計也不合她胃口,她一下就吃完了,吃完以後又跑去樓上睡覺,她好像對我是未來人一點兒也不感興趣,我覺得她還是沒有相信我。

奶奶也放下了碗筷,奶奶準備牽屋後的老黃牛去吃草。

我還有好多話想跟姐姐說,小小的我站在木門口發獃,木門上面用粉筆寫了很多歪歪扭扭的字,我知道這些字全是小時候的我寫的。

還是爺爺教我寫的。

爺爺教我寫全家人的名字。

想到這些,我的內心暖暖的,甜甜的。

木門口前面有一片鋪滿水泥的空地,那是我家秋天曬稻子的地方,也是我玩耍的最佳地方。

水泥空地周圍都是花花世界,好一個美麗得世界,地上好多野花野草沒有打理,無數的蜻蜓蝴蝶在百花中盡情飛舞。

抬起頭,向前面眺望,就可見一片又一片綠油油的大山,真的非常美麗,大山上面開滿了好多白色花骨朵,美極了。

好像晚上的天空,點綴着無數顆小星星。

這些美原來只在記憶中的,現在也看到了。

遠方還有鳥叫「賊跑快……賊跑快……」

「布穀布穀……」

「吱吱吱……」

……各種昆蟲還有動物的聲音,這些聲音是我童年的回憶,很讓人尋味無比,每次回老家聽到這種聲音就會勾起我對童年的回憶。

「幺兒,和我一起去看牛去不?」

奶奶用力的拉着那頭老黃牛從我眼前路過,奶奶本來就矮,拉黃牛之後背更彎了,這下顯得更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