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冷妻難追:窈窕相公跟我走
冷妻難追:窈窕相公跟我走 連載中

冷妻難追:窈窕相公跟我走

來源:google 作者:文淵詩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瑩瑩 現代言情 蕭妃

千古江山,誰枕離亂纏綿?九穿仙劫,與誰共奏長歌?一朝穿越,只為莫名其妙的三魂七魄;深宮惡鬥,只為安身立命的皇帝恩澤;國家紛亂,只想挺身而出與你並肩作戰;妖魔魅惑,只想真相大白讓你看清親疏人面桃花,羞煞萬千錦繡;無懼無畏,笑看血雨腥風此生穿越,愛浸透到骨子裡,即便你不能給我一生一世一雙人,我也願歷經風雨磨難,跟你永生永世在一起展開

《冷妻難追:窈窕相公跟我走》章節試讀:

  看着洪啟順聲淚俱下的樣子,純妃一陣心疼,將他摟在懷裡邊哄邊聲音哽咽地對沈瑩瑩道:「梅妃大度、賢德,順兒不過是個六歲的孩子罷了,梅妃何故跟他一般計較。
若是順兒有錯,我這個做母親的願一力承擔,還請梅妃手下留情,不要難為順兒。」
  冷眼掃過洪烈軒微微發黑的臉,沈瑩瑩只是莞爾一笑。
純妃這句話說來真真是個賢妻良母,雖為兒子求情,但不推脫責任,盡顯寬容大度。
當然,最精彩的就是把沈瑩瑩推到了一個尷尬地位置。
  微微擺弄裙擺,沈瑩瑩拖着長裙來到桂嬤嬤身邊:「你告訴純妃,之前都發生了什麼。」
沈瑩瑩的聲音冷冷的,嚇得桂嬤嬤連連磕頭:「回皇上、娘娘,奴婢該死,是奴婢沒有照看好順王爺,以至衝撞了梅妃娘娘。
梅妃娘娘只是教訓奴婢,並未對順王爺怎樣,還請皇上、娘娘明鑒。」
  桂嬤嬤聲音顫抖,連連解釋,將所有的責任都攬在了自己身上。
她真的怕了,臉上還火辣辣的疼,這一陣陣的疼告訴她,若是不據實稟報,只怕這條老命都會交待在梅妃手上。
雖然自己毀了純妃的好事也得不到饒恕,但相比在梅妃手裡死的慘不忍睹,或許能死在純妃那算是一個不錯的歸宿。
  桂嬤嬤暗暗想着,她不敢抬頭去看純妃發黑的臉。
  純妃暗暗咬牙,一張俏臉黑得可以滴出墨來,避過洪烈軒的視線,她狠狠地瞪了沈瑩瑩一眼,「好一個反咬一口,賤人」。
  心裏雖這麼想,但轉瞬間她便化為一副憐惜兒子的慈母形象,批上了光輝的外衣。
「桂嬤嬤固然有錯,但這一切皆因姐姐宮規不嚴,若是要罰,也當罰姐姐才是。」
  純妃一句話便將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桂嬤嬤的臉上,兩邊臉頰紅腫,可見沈瑩瑩扇打時有多用力。
  「想說我心狠手辣嘛?
呵呵……」沈瑩瑩暗笑兩聲,款款上前,「是妹妹逾矩了,姐姐宮中之事妹妹本不該插手,但妹妹私心想着,順王爺是皇上唯一的皇子,地位尊貴,前途無量,若是跟着一個不懂事的嬤嬤,遇事不能沉着冷靜,只會口不擇言,肆意橫行,終是有損皇室尊嚴。
庶母亦尊,瑩瑩無用,不像姐姐賢德,可以**聰慧伶俐的順王爺,所以只好出手管管下人,免得他日遇到了其他人、其他事,損了皇家威嚴,丟了皇家臉面,姐姐說是不是?」
  說著這些話,沈瑩瑩一臉謙卑,宮裡女人都會示弱,撒嬌女人才命好?
那本姑娘倒也看看,是不是真的如此。
  餘光輕輕掃過洪烈軒,這個男人從來到現在,一句話都未開口,只是冷眼旁觀,是看膩了這宮斗的戲碼,還是……沈瑩瑩微微一笑,看來本姑娘還得再賣力些才行。
  沈瑩瑩字字嘰珠,讓純妃啞口無言,一句話將事情提升到皇家顏面的高度,豈是她護著兒子、寵溺兒子這麼簡單。
況且妃子在宮中教訓奴才,實屬平常,純妃本想通過這點吸引洪烈軒的視線,讓他看清沈瑩瑩心狠手辣,沒想到洪烈軒一直閉口不言,純妃只得心中暗妒。
  「妹妹誤會了,姐姐沒有責怪妹妹的意思,只不過順兒尚小,本宮不願以這樣的方式進行教育,讓他受到驚嚇而已。」
純妃的聲音細若蚊蠅,但卻可以清晰地傳入沈瑩瑩和洪烈軒的耳朵里。
  「是,姐姐說得極是……」沈瑩瑩輕輕一笑答道。
純妃得到沈瑩瑩的答覆,微微一愣,直覺告訴她沈瑩瑩不會輕易妥協,向自己認錯,畢竟承認就是傷害皇子之罪。
  果不其然,還沒等純妃想清楚其中緣由,沈瑩瑩已經不咸不淡地開口:「順王爺尊貴,路上遇到了我這麼一個死了又活過來的妖怪,自然是受驚不小。」
  死了又活了的妖怪,洪烈軒聽了幾個字,指甲狠狠地陷在肉里。
想到沈瑩瑩落水,七日不醒的樣子,洪烈軒覺得心口蹙緊,喘不上氣來。
  「是誰說出這樣的話的?」
幾個字幾乎是從洪烈軒的牙縫中擠出來的。
  感受到洪烈軒的怒意,洪啟順漸漸止住哭聲,淚眼朦朧地看着洪烈軒:「父皇,是……是……」   「兒臣」兩個字像是卡在了他的嗓子里一樣,怎麼也無法說出來。
他不明白,平日里即使他犯了再大的錯,洪烈軒也不會如此怒目而視,今天是怎麼了?
  「皇上,純妃娘娘說的沒錯,順王爺不過是個孩子,心性單純,此次說出這樣的話,想來也是無心的,臣妾不會與之計較。
痛打桂嬤嬤也不過是小懲大誡,若真要追究,子不教父之過,皇上身為人父,純妃順王之母,再加上我這個庶母,只怕都逃不了干係。
皇上說是不是?」
  沈瑩瑩的話乍聽起來像是在為洪啟順求情,可實際上暗指的不過是「子不教,父之過」一句。
只是這一個父字,更多的指代是純妃。
  洪啟順心性單純尚能說出這樣的話,不是受人唆使是什麼?
  洪啟順聽到沈瑩瑩的話,人小鬼大,瞬間明白了洪烈軒生氣的原因,狠狠地瞪了她幾眼,眼神里的恨意即便沈瑩瑩不看,也能清晰地感覺得到。
  只是有些小聰明的洪啟順這時不敢說話,他亦怕惹怒了洪烈軒。
  洪烈軒的眼神掃過純妃,再看着縮在她身邊的洪啟順,洪烈軒的眼神里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光芒,隨即消逝下去。
  純妃不是沒看到洪烈軒的目光,只是她已經以洪啟順為棋子,若是這一步走不好,便會滿盤皆輸,再也沒有故技重施的可能。
輕輕拭去洪啟順眼角的淚花,而後一下跪在洪烈軒面前哽咽道:「皇上聖明,順兒不懂是非,衝撞梅妃妹妹,實乃臣妾教導之過,臣妾願意帶他受罰,以消妹妹怒意,還請聖上成全。」
  欲語淚先流,純妃淚眼婆娑跪在洪烈軒身前,自顯一番楚楚動人。
  洪烈軒冷眼掃過純妃,靜靜道:「梅妃不會計較,你起來吧。」
  「梅妃妹妹是皇上心中至寶,若是委屈了梅妃妹妹,臣妾定然日夜不安。」
純妃言辭情真意切,連沈瑩瑩都恍惚間覺得自己錯怪了她。
  只是沈瑩瑩看到了梅妃青筋顯露的手背,若不是極度憤恨、極度忍耐,如何會有這樣的狀況。
  「說了這麼多話,哪裡是為了請罪,不過是在洪烈軒面前示弱,讓他覺得我囂張跋扈罷了。
呵呵,既然如此,那本姑娘豈有不成全你的道理。」
沈瑩瑩心底微微冷笑,上前兩步,手臂一揮,一個耳光重重地落在純妃臉上。
  純妃霎時覺得臉火辣辣的疼,心底的恨意更強烈幾分。
  洪烈軒亦是被沈瑩瑩的舉動驚得一愣,還不待他反應,沈瑩瑩已然淺笑道:「皇上愛極了純妃姐姐,怎麼捨得懲罰。
純妃姐姐愛極了皇上,自願承擔過錯,真愛兩難,瑩瑩實在不忍,私自動手為皇上和姐姐解困,得罪之處,還請皇上和姐姐見諒。
傷了姐姐花容月貌,瑩瑩自知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瑩瑩這就回宮閉門思過,還請姐姐息怒。」
  說完,沈瑩瑩看也不看兩人詫異、憤恨的眼光,直接離開的清遠池,向弄梅苑走去……